碎碎念
在遙遠的遙遠之後許下約定。
哪怕那是詛咒、是謊言,亦或是痛苦的開始。
我仍然會...在此等待。

*其實也還好是大家都知道的結局這樣XD(啥鬼

*正好解釋一下我為什麼比較喜歡殉情戲碼而不是個人喝獨活湯(XXX

*我終於可以寫悲文了耶~~哇哈哈哈(被打爆

*算是腦洞腦補這樣,怕雷的孩子們請不要點進來唷!

 

 

『向那銀色月光,傾訴…那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好像有誰在呼喚他。

聲音離的很近卻又很遙遠。

但即使努力睜眼也只感覺到強烈的光。

 

然後,他感覺自己好像在墜落…

 

叩、叩!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讓他終於脫離了夢境。

他睜開眼,看到自己早已看慣的房間天花板,然後坐起身。

「里斯,你醒了嗎?快到集合時間了。」門外傳來同伴帶著些許緊張的聲音。

「我知道。你們先過去。」里斯對著門口應了一聲,撥了撥頭髮站起身,拉起一旁的連隊制服開始整裝,腦袋卻還在思考著剛剛的夢境。

 

今天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如果可以辦到,就能結束這一切。

或許這個夢境是來提醒他這件事的吧?

 

他曾許下的誓言以及決心要完成的事情。

 

 

那是在他正前往本隊的路程發生的事,很多細節他都記不清楚了。

因為路程不算近,在前進的路途上也總是會遇到那些渦的魔物,不過以他的實力跟商隊的人幫忙下,倒也沒什麼大問題,而路上也盡是些被摩物所破壞的村子或是為了避免遭到渦吞噬而全部撤離的空城,而這次要暫時休息的村落顯然是選擇了後者。

 

商隊選在離森林最遠的地方紮營,並在這空無一人的城市中尋找可用的資源,因為怕會遇到魔物,所以大部分人都選擇結伴同行或是待在營地提高警覺,但是他單獨行動卻沒有受到阻止,可能是他在一路上所展現的實力被認可的緣故。

里斯走在破舊的街道上,一邊觀察著周圍的地勢,一邊警戒著周圍,若是遇到幾個迷路的魔物,都讓他輕而一舉的擊殺。他沿著城鎮繞了一圈後,因為都沒有發現人,再加上天色已晚,他才決定要回營地跟商隊會合。

在無人的城鎮中非常寧靜,所以那聲虛弱的咳嗽聲也因為回音而變得格外響亮。

里斯依照聲音判斷位置跟方向,便一間間打開了早已沒人在的家門確認,直到走到最後一間他才看到那個人。

 

那名青年本來看著窗外的景色,在聽到開門的聲音才轉過頭來。

毫無血色的臉色,讓他蒼白的膚色在月光下顯得有些透明,好像下一秒就會消失一樣,即使批著外衣卻仍顯消瘦的身形,一看就知道應該病的不輕,里斯如此判斷,然後抬起頭對上那雙帶著疑惑的琥珀色眼瞳。

「你是…?」青年顯然有點訝異這座城鎮還會有人,虛弱又稍嫌沙啞的聲音帶著意外。

「我是…連隊的人。你怎麼還留在這裡?」里斯皺起眉走近他,當他聞到淡淡的藥味,一瞬間好像有點明白為什麼他會留在這裡的理由。

 

青年沉默著沒有回答,卻對他露出一抹無奈的微笑。

就如同空氣中飄散的藥味一樣苦澀。

 

 

在發現這座城還有人留下的時候,讓商隊的人有點意外,但是在商隊的隨行醫生為那名青年診斷過病情之後,他們搖搖頭沒有再說什麼。青年得的是不治之症,恐怕無法再活多久,會被留下是正常的。

商隊預計會停留一個禮拜,因為要等前往下個城鎮的船隻,或許是基於對將死之人的憐憫,商隊的人會多關照他一些。

 

「你好像很討厭這份工作?」見過幾次後,也不算生疏,青年突然這麼開口。

「…怎麼說?」里斯因為這麼問題愣了一秒,隨即反問。

「因為你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對著前進的路毫不迷網。總是擺著嚴肅的臉。」青年沒有看著他,他將手撐在窗台上望著月亮,好似在自言自語一般。

聽到這樣的回答讓里斯沉默了好一陣子,他低下頭握緊自己的右手。

在守備隊的時候,雖然也見識過死亡以及危險,但是那個時候他對自己的實力是深信不疑的,他有自信守護大家,他有自信即使面對再難纏的魔物,他也有辦法面對。

因為他不打算就這樣坐以待斃,他一定會抵抗到最後一刻,他是如此認為才會決定加入連隊。

但是再好的身手也總是來不及阻止魔物的攻擊,雖然已經很努力在戰鬥,但是商隊還是會有傷亡…

這是第一次他對自己的決定感到疑惑。

自己究竟是為了守護大家而踏上旅途還是…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

 

「能夠擁有力量真是令人羨慕。」里斯聽到他的感嘆抬起頭看向他,青年淡然一笑沒有多做解釋。

「…如果你擁用了力量,你肯定會失去現在這種笑容。」里斯不以為然的這麼回答。

擁有力量伴隨著的戰鬥,肯定無法讓眼前的人繼續擁有著這麼乾淨的氣息,想必都會被血腥味所掩蓋。

聽到這種答案沒想到青年卻笑出聲。

「真是善良啊。是因為覺得已經失去微笑的資格了嗎?」青年別過頭繼續說道。

「或許你說的沒錯。但是如果能擁有活下去的力量,就算失去笑容也無所謂吧?」

里斯雖然想反駁卻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他只能啞口無言的告辭。

「但是那些被犧牲的人,想必希望你別因此自責,能夠露出微笑繼續活下去吧?」從背後傳來的話語讓里斯忍不住覺得煩躁。

你不是他們,又怎麼知道他們心中的想法?

「這是將死之人的勸告嗎?」他一時沒忍住就這樣衝動的頂回去。

看到一瞬間黯淡的憂傷眼瞳,他就察覺到自己的失言,當下他是想道歉的…但是,卻沒能開口。

「…或許是吧。」青年移開眼神,再次淡然一笑轉過頭,將手伸出窗外迎向月光,也沒再開口。

 

那個人從不說再見,所以他也未曾說過。

 

 

啟程之日將近,商隊的幾個人想去跟那位青年做個最後告別,里斯本來沒打算去的,他不擅長處理這種像是生離死別的場景,但是在那幾個人才走沒多久,商隊紮營的地方就遭到魔物的攻擊,商隊的人亂成一團,領隊連忙叫大家冷靜,一同合力對抗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因為魔物的數量沒有很多,里斯判斷商隊這邊沒有問題後,便連忙拉住一匹慌亂的馬,追著離開的那幾個人的方向追過去。

 

遠遠就聽見建築的倒塌聲、槍聲跟狂亂的猛獸吼叫聲,里斯努力加快速度,避開路上少數的魔物後繼續前進,在看到那些人也朝著魔物發動攻擊時,他連忙跳下馬拔出劍想趕過去,但是追趕他的魔物就像是要阻擋他的去路一般,不斷朝他發動攻擊,雖然以他的實力對付這些魔物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還需要花費點時間才有辦法去幫他們,所以當商隊的人子彈用完的那瞬間,魔物連忙趁此空檔對著他們伸出力爪發動攻擊。

「快躲開!」里斯焦急的對著他們大吼,卻還是慢了一步。

而從他們背後突然出現的人影,讓里斯一愣。

 

利爪先是狠狠抓傷了那個人的右肩,而後帶著鮮血的利爪又一次劃過他的胸口,隨著鮮血飛賤而倒下的身軀,讓所有人都驚慌失措,而趁此機會重新裝好子彈的槍枝,再次對著魔物發動攻擊。

「喂!你沒事吧!振作點!」商隊的人連忙扶起地上的那名青年,這麼大叫,里斯一劍解決擋路的魔物衝到他們身邊,將他們護在身後,一同將剩下的魔物打敗,眼見不敵的魔物開始四處奔逃。

「別移動他,去找醫生過來!里斯你先在這裡守著,我們馬上回來!」為首的那個人緊張的對著里斯這麼說,里斯對著他點點頭表示理解,他就趕緊帶著剩下的人回營地去。

 

魔物造成的傷口讓地上都是一灘血跡,里斯努力的想要止血,但是傷口太大,一瞬間就被染紅的白色衣襟,也讓他無法維持冷靜。

「沒有力量的人…果然不管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的啊…」懷裡的人看著他慌亂的動作用著他蒼白的臉色露出微笑艱難的開口,鮮血沿著他的唇側流下,低沉的聲音感覺連呼吸困難。

「別說話!」里斯帶著怒意打斷他,努力用雙手阻止生命力的流失。

「連隊…是為了阻止那種怪物才建立的…那個人是這麼說的…是吧?」他強忍痛苦還是努力開口,看著沉默的里斯繼續說了下去。

「你們會守護這個世界……?」隨著聲音漸弱,里斯深吸一口氣總算開口。

「沒錯,我們會…好好守護這個世界。」血止不住,傷口太深了,再這樣下去…

「嗯…恐怕只能來生再謝謝你們了…」聽到回答讓他再次露出笑容,感覺到越來越沒有知覺的身體,還有一直往下墜落的感覺,漸漸模糊的意識,他再次伸出手對著天空輕聲呢喃。

「想要變強…好想…擁有能夠活下去的力量…」

里斯忍不住收緊了雙手,將他漸漸失溫的身體抱緊。

「會的。等你再次回到這個世界的話…一定可以擁有不輸給任何人的力量…」里斯握緊他伸出的手這麼低語,讓他再次露出笑容,但這次淚水卻滑落他的眼眶。

明明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卻在最後還願意給他這個謊言。

對於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言,已是太過貴重的禮物。

他努力撐起身子靠在里斯的耳邊說了最後一句話。

「…謝謝。」

 

因為淚水模糊了視線,讓他沒能看到他最後的表情。

他只是不斷的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深深的懊悔。

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揮劍的,為什麼總是為了守護而伸出的劍,卻總是…誰也無法拯救。

 

隨著夜色漸暗,逃走的魔物再次帶著另一匹同伴前來,對著里斯發出吼叫。

「為什麼你們這群傢伙總是要奪走我們的東西...」里斯站起身再次拔出劍,站到魔物面前,他的劍上環繞著殺氣以及憤怒。

不論是生命是住處還是親人,總是毫無理由的掠奪!

他也需要力量,能夠強到無人能及的力量,能夠守護這個世界的力量。

他舉起劍砍過一個又一個魔物的身體,冷冽的眼神中閃耀著深沉的光芒。

變得更強。

他必須變得更強。

否則他這趟旅程就失去了意義。

 

等到商隊的人帶著醫生趕回來的時候,卻只看到滿地的魔物殘骸,以及里斯抱在懷裡早已沒有氣息的人。

「還是來不及嗎…」商隊的人露出遺憾的表情。

「本來想將這孩子一起帶走的。不想讓他孤單的一個人面對死亡,至少一起帶上船…他被一個人留在這座死城,至少在最後不要讓他一個人。…幸好最後還有你陪在他身邊。」領隊走近里斯,然後摸了摸青年的頭髮,溫柔的開口。

「好好睡吧,現在不會再感到痛苦了吧?」

 

他們將他葬在遠遠可以眺望城鎮的山丘上,但是墓碑卻沒有名字。

如果當時有開口問就好了,里斯這麼想。

這是他沒能從渦手下拯救到的性命,如果可以他想好好記住。


 

只是往後的日子,與渦的戰鬥還是仍居下風,就算得到了力量,結果還是沒變。

沒能拯救到的同伴以及人民,已經多到他不敢再細數。

而時間過的越久,他也就越記不清那個人的樣子,他只記得一抹無奈的微笑,還有一個請求。

 

「該出發了。」隊長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

里斯提起了精神,握緊了手上的劍。

「模擬結果…令人擔憂啊。」聽到同伴這麼說,里斯也只是回了一個無奈的微笑。

「不管如何,也沒有退路了。」他堅定的這麼說。

就讓這一切落幕吧。

即使希望再渺茫,不試試看又怎麼知道結果?

「E中隊出發。」

前往渦之眼。

 

我一定會守護好這個世界,讓你再到這個世界來的時候,能夠好好活在這個沒有渦的世界。

就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再見吧。

 

 

有人在哭泣。

滾燙的淚都一滴滴掉在自己臉上,還有非常溫暖的手一直緊緊擁著自己。

想開口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想看清楚那個人的長相卻也無法睜眼,只聽得到他希望自己變強的願望。

 

從有記憶開始這段夢境就一直困擾著自己。

明明是不認識的人,但是在夢中卻又總是有身歷其境的錯覺。

在這個實力就是一切的地方,情感是他們所不需要的東西,但是這種夢境總是能輕易喚起他的情感。

 

而弱者只能死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的紮根在自己心中,變強也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他默默訓練自己身手之時,他也不得不思考那樣的夢境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那個是真的,那麼那個人還活著嗎?在這個世界上。

 

啪!

又一次的分心讓他沒能好好完成他的訓練,射出的苦無筆直的刺進不是目標的樹幹裡,讓他皺起眉頭。

這樣不行。

他低下頭緊緊握起拳。

他走近一旁的河水旁,伸出手潑濕了自己的臉好讓自己能夠清醒點。

不管那個人是誰…現在的自己,已經無暇顧及有關那些夢的事情了。

為了活下去,必須徹底的忘記他。

 

他看著水面映照出自己的身影,而那個人的聲音跟模糊的長相就好像隔著水面對著他呼喚。

他伸出手撥亂自己的倒影,然後站起身。

 

過幾天就是成人式了,就將這段夢境跟最後的情感留在這裡,因為往後也不需要它們了。

所以,消失吧,你的聲音、你的身影。

 

接下來這段路,必須由他一個人走。

 

至少他可以答應,ˋ自己會在這個你守護好的世界裡,繼續活著。

 

 

『雖然不知道會過多久,不過我會繼續等待。』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還有必須前進的理由。』

『希望等到那天來臨前,我都能夠記得你。』

『這段路必須由我一個人前進,得把你徹底忘記。』

『而這次一定能夠對你嶄露笑顏。』

『即使失去當時的笑容,也早有覺悟。』

『若還能活著見面的話…』

『若在這個世界還能見到你的話…』

 

『再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END

 

 後記

看到這邊讀者一定都覺得作者有病對吧哇哈哈哈(被打死

自從我看到ㄅㄣㄉㄉ的R4故事之後,就對里斯多了一份尊敬。(里斯:你屁!

在到ㄅㄣ他們這個時候,實戰模擬器所顯示出的成功率還是那麼低,那E中隊去挑戰的時候肯定也早就知道結果。我一直很想知道里斯到底是以什麼心情踏入渦之眼這樣ˊWˋ

明明知道成功率不高卻還是堅信自己實力的里斯?

還是戰鬥到最後一刻,直到最後都相信會成功的里斯?

還是在最後感到絕望時,逼不得以放棄的里斯?

喔喔喔不管如何我都對里斯的尊敬真的是直線上升啊WW

里斯你果然是好男人喔喔喔喔!!

然後就是想要營造出那種擦身而過的緣分吧?

因為當時阿修被一個人留了下來,所以這次阿修選擇一個人前進這樣QWQ

但是也可以把這兩個人分開來看這樣WW畢竟個性完全不一樣哈哈(被揍

我一直超愛病美人的啊!!!!!!!!!!!!!!!!

所以某人不幸的被我寫成病弱(遭毆打

那種像是努力活下去所嶄露的堅強,對比著被病魔纏身的瘦弱身軀,

這種病入膏肓的虛弱姿態啊啊啊啊(閉嘴

然後就是用盡最後生命所嶄露的微笑!!!!!!!!!!(有變態

可惡啊,病弱好棒(XXX


我覺得悲文其實是一種紀錄一段故事的東西WW

雖然悲傷卻能記錄下一段那些人曾經活過的證明W

即使死亡也永垂不巧的那種感覺這樣(啥鬼

好ㄅ發瘋完畢WW

插播一則完全無關的消息(X


薩爾大人R2  

薩爾大人!!抱歉冷落您這麼久QWQ
前幾天想說收集一下您的2等卡好了WW
沒想到您一出任務就非常爆怒OTZ
又剛好遇到衝里斯衣服跟專武的活動
為了徵求您的全力支持,只好誇下海口

說您一定會是三課金BOSS里第一個升R2的人!!
一定會先升您在升其他兩個人WW(被打
當時里斯R1先插隊出來的,只好對著里斯說抱歉啦~
如果里斯先出R2 你恐怕得等薩爾大人R完才能換你這樣ˊWˋ
就這樣您老人家才息怒好好打怪WW

沒想到您未卜先知!!!
才剛收集好您的卡片沒多久下個禮拜就是您的R2了@@
只好趕緊又挪用艾茵的碎片升您WWW

艾茵:為什麼都是要升我的時候!!!大小姐:好險還沒升˙˙˙(被13隻眼

雖然您R2卡片有夠少年WW(被吊殺
但是因為技能夠威WWW完全無損您的英姿的!!(喂
期待您下個禮拜的故事!!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薩爾大人QWQ


最近上班非常的忙OTZ

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啊哭哭

我家小孩都跟我鬧脾氣了真的是˙˙˙˙

幸好今天把神藥拿到手了!!!

接下來也要好好的過這一個禮拜啊OTZ

大家也要養足精神一起面對新的困難!!!!!!!!!!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藍
  • 看到上面的碎碎念忍不住大笑XDDDDDDDDDD看來需要阿修好好打醒他。

    看完這篇悲文才發現我的文所描述感情跟互動性完全都敗筆了XD

    得了絕症而被強大的怪物襲擊而死、投胎轉世而生存於海登。

    腦裡卻有前世的淺意試是吧?

    說起來也很好奇里斯是怎麼死的...死於渦的手裡嘛...(只好等官方詳細說明)

    弱者變為強者...處於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情感總是對於阿修而言是不需要的東西,
    也難怪會得罪一堆人(呵呵)冷淡的表情當中,他內心的某一處被上鎖了吧?

    是說最近冬日好眠、難免日景傷情阿...(望著言大忙碌的背後有一個孤寂的身影)

    嘛題外話...總之恭喜你家薩爾R2囉!XD(這邊在等布朗R1還有阿修R2?)
  • 我們大家等R卡故事等到快瘋掉了
    結果官方給我連停了三個禮拜(鬱悶ING
    嘿嘿 就是這樣的阿修 才是阿修咩WWW

    冬天真的超好睡啊WWWW
    我好喜歡冬天!!!!但是最近該死的天氣都好熱ˊˋ
    可惡啊!!還我寒風徐徐的浪漫冬天啊!!!
    我還可以把阿修冰冰的手塞進我的口袋裡面!!(被打

    加班太晚啦ˊWˋ等連假中OWO
    布朗寧的也好慢 他這個看起來從別的世界過來的偵探
    我也很好奇他的故事WW
    藍大碎片收集好啦?W

    鏡之璄 於 2012/12/21 22: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