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快樂

 

 

 

「大小姐…可以請您不要躺在路中間擋路嗎?」布勞為難的拿著登入獎勵這麼開口。

「好冷…我不想動。」大小姐趴在大廳的火爐地毯上成馬鈴薯狀,頭也不抬得這麼回應。

入冬開始後一直是這種頹廢狀態,別說出任務了,不管吃飯還是睡覺時間都像是個黏在地板上的膠帶,從她身上走過去也只會唉唉叫很痛之外,絲毫不會移動她的身體。

雖然今年確實比平時要冷上許多,但一連好幾天都是這個樣子,看起來比較像是自暴自棄的狀態。

 

基本上每個看不下去的戰士們都念過她一次了,只是都沒什麼效果就是了,真正有影響力的BOSS們根本懶的管他,古魯瓦爾多甚至還會加入一起當巨型障礙物。

沃肯已經從叛逆期、怠惰期,推測到更年期,還是找不出大小姐異狀的原因,索性就直接放著了。

反正大小姐的古怪毛病已經不是一兩天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里斯在大廳角落看著頹廢中人偶猶豫了半天,決定還是自己想辦法,所以他硬著頭皮拿著紙筆跑去找冥想中的阿修羅,假裝閱讀著書本,苦思著要怎麼下筆。

 

「造型巧克力嗎?」他有些疑惑的重複不懂的名詞,介紹的小姐露出微笑拿出各式各樣訂製的模組解釋。

「可以訂製成自己要形狀,將獨一無二的心意傳達給對方喔!」

「就決定是這個了!」他躍躍欲試得這麼表示。

結果事後才發現要提供"形狀"有多麼的困難,更何況又想要保留這個驚喜,更是難上加難。

因為訂製的模型需要幾天得時間來製作,所以里斯只好提早開始收集。

 

「…你又在做什麼?」一直感覺到有人盯著自己的視線,阿修羅默默睜開眼睛,無奈的看向鬼鬼祟祟的里斯。

「唔、喔!我正在看、看書啊…」里斯緊張的回覆,悄悄把畫紙藏在書本底下。

阿修羅皺起眉顯然一點也不相信,但是他也沒有繼續追問,緩緩閉上眼又繼續他的修行,才讓里斯鬆了一口氣,可是他的工作進展的還是一點都不順利。

 

「…喂、你們誰會畫畫啊?」里斯抓著手上擦過不知道幾次的皺巴巴紙張跑去找以前的同伴求救。

「畫畫?我們又沒上過這方面的訓練…」弗雷特里西疑惑的看向自己哥哥,伯恩哈德立刻搖了搖頭,里斯只好看向其他人。

「前輩,別說畫筆了,我連寫文件都有困難啊!」利恩立刻擺手表示自己不行,阿貝爾也立刻點頭如搗蒜表示自己也差不多。

「…本大爺的手只拿過槍跟刀,沒拿過筆!」迪諾自豪得這麼表示,但是對問題沒有任何幫助。

「……沒畫過。」出葉淡淡的表示。

 

里斯長嘆了一口氣,正要轉身去找女性的幫忙時,弗雷特里西突然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畫。

「你自己畫的不行嘛……這個是…」弗雷特里西研究著手上幼稚園等級的圖畫,想要辨識出前輩畫的到底是什麼。

「還給我!」里斯緊張的想抽回畫,但所有人都圍上去觀賞,害他不知道該搶回畫先,還是該找地洞去鑽。

「這個應該是人…?」伯恩哈德不太確定得這麼問。

「所以周圍延伸的線條是…桌子嘛?」阿貝爾看著那四角的東西這麼推測,利恩立刻罵了他笨。

「誰會站在桌子上啊?當然是床啊!」

「……我想他不是站著。」出葉默默加入了討論。

 

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討論也不管里斯的臉越來越紅,迪諾拍了一下手直接做出結論。

「唉唷,這哪還需要猜,能讓里斯這麼在意的人還有誰?」

「喔--」大家露出了然於心的表情,里斯覺得自己的臉已經可以拿來煎蛋了。

「你們有種就給我自己畫啊!我就不幸你們畫的可以比我好!」

所有人面面相覷,不得不說這話很有道理,決定還是不要自取其辱。

 

「你們朝夕相處還要用畫來促進感情嗎?」弗雷特里西立刻從惡如流的轉移話題。

「才不是。」里斯猶豫著要不要說實話,剛剛一針見血的迪諾再次毫無保密的美德。

「不用問了,情人節快到了。」迪諾撥了撥自己的頭髮,擺出了自以為最帥的動作如此回應,難得自己可以在後輩面前掌握先機讓他頗為得意,雖然是這種八卦方面的事情。

「喔--」大家又異口同聲的發出明白的聲音,里斯立刻有了把迪諾碎屍萬段再把他的屍體拿去餵羅布的衝動。

 

「咳咳、但宅邸裡面應該沒有人懂繪圖方面的事情吧?」伯恩哈德感覺到某人的面色不善,只好立刻把問題拉回來。

「工程師的設計圖不是畫了很多嗎?」弗雷特里西想起總是在C.C辦公桌上看到的各式各樣的草稿圖這麼問。

「那畢竟是武器的設計圖,誰也不知道對人物的素描好不好?」伯恩哈德看向里斯尋問他的意見。

現在可好,居然要麻煩到工程師那邊去。里斯雖然百般不願意,但看著弗雷特里西手上那張失敗品,他還是決定去碰碰運氣。

 

不過就算是工程師對人物素描一點都不拿手,他們對繪畫這種花時間的事情沒什麼興趣,索性直接找了一台相機借給里斯,省時又省力。

里斯雖然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這不就表示自己必須像一個跟蹤狂一樣跑去偷拍阿修羅的意思嗎?!

先不說他被阿修羅誤傷的可能性,重點是被阿修羅發現他在做這麼可疑的事情肯定跟他沒完!到時候他可能會跟相機一起壽終就寢。

 

正大光明跑去跟他合照一張應該可行,所以他走回房間假裝稀鬆平常的開門。

「啊、阿修羅,我們一起拍張照…」他開門得時機非常不好,因為阿修羅正在換衣服,雖然平常他就沒敲門的習慣,但問題是他現在手上拿著相機,搭配台詞外加這種節骨眼時機開門根本就像居心不良。

阿修羅冷冷瞪向他的眼神第一次讓他在寒冬中打了冷顫,他只好立刻衝出去表示當他沒說。

 

 

各種計劃失敗讓他思考或許該改成用阿修羅身上的配件做造型可能會比較安全,但這就表示他又得像個小偷一樣去翻阿修羅物品,他真心覺得自己前途多災多難,這時候真的覺得有個白目大小姐可以轉移注意力很重要。

想起那個白癡人偶讓他一時心情複雜。

阿修羅恢復記憶得那天,他還記得那時有多麼憤怒,不光只是因為阿修羅受的傷,更多的是自己以及所有同伴努力的結果都化成了泡影。

 

為了不讓世界被渦吞噬而戰鬥的他們,離鄉背井,捨棄家人,被同伴背叛,被丟棄在渦裡。

被這樣保護下來的世界,卻因為自己連聽都聽不懂的理由而毀滅。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脾氣好的弗雷特里西他們聽了也會抓狂。

 

但是大小姐卻比他還要更生氣。

 

後來的得事情很混亂,大小姐爆跳如雷的衝去罪魁禍首的房間,不知道是把他抓去哪裡打了一架還是打了幾千場的任務,總之一直到深夜兩個人才回來。

回來的時候,兩人像是虛脫一般,全身髒兮兮得好像在野外求生了一個禮拜。

大小姐那時候只說了幾句話。

「真是可笑的地方…把傷害人的跟被傷害的人都關在一起。簡直就跟人類的『家』沒什麼兩樣啊。」

 

從那天開始了她的自暴自棄的日子。

 

不知道事情經過的人,當然以為是正常發揮的大小姐。

但知情的人,也無法多說些什麼。

所幸那天之後,阿修羅沒有任何異狀,雖然他不清楚是真的不在意了,還是藏得很深很沈,讓他無法察覺到。

 

想到這裡,他立刻重新振作。

既然如此他這次一定要送個特別的禮物!

 

 

所以里斯只好默默折回房間,一邊祈禱阿修羅已經先去用餐了一邊敲了敲門,他專注聽了一會兒確定沒有回應才悄悄打開房門,確定阿修羅真的不在後,他才小心翼翼的走進房間。

他稍微環顧了一下房間,對於要找什麼配件完全沒頭緒。

…想到阿修羅肯定會有圍巾、頭巾、忍者…武器?

五月雨的話不好借也太大把了,暗器之類的應該就可以了。

 

想到阿修羅必須吃掉自己平常用的武器不知道會露出什麼可愛表情?里斯一邊心滿意足的幻想,一邊將所有抽屜都拉開,但是都一無所獲。

奇怪了,平時阿修羅保養武器自己都在旁邊的,為什麼現在要找卻找不到啊?

里斯摸著自己的下巴努力回想當時的情境,然後終於發現自己的視線跟本從頭到尾都在阿修羅本人身上,根本沒印象他都把武器收在哪裡。

 

里斯抓亂自己的頭髮,顯然對自己的記憶力很不滿,他嘆了一口氣只好繼續翻箱倒櫃的作業。

「…你到底在幹嘛?」當里斯翻過所有的衣櫃時,阿修羅的聲音突然在房間內響起,嚇得他差點沒心臟病發。

「喔喔…呃、整…整理衣櫃啊!」里斯擠出微笑這麼回應。

「那是我的衣櫃。」阿修羅靠在牆側一臉懷疑的看著他,讓他瞬間百口莫辯。

「喔!那是…嗯,我、我有個東西不見了,我正在找,想說會不會在你這?」里斯尷尬得隨便編造藉口,阿修羅盯著他良久,才緩緩開口問是在找什麼。

 

「呃呃、我我發現這邊都沒有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啊、對了!你的苦無能不能借一個給我?」里斯若無其事的轉移話題,阿修羅顯然無法跟上他的思維,他先是露出疑惑的表情,最後皺起眉。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幹嘛?」

「嗯-我覺得我也需要練習投擲暗器…之類的?」里斯以不確定的語氣這麼開口,連自己都覺得可信度很低。

阿修羅沉默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後,才抽出隨身攜帶得苦無扔給他,里斯喜出望外的接過苦無,眉開眼笑的道謝,阿修羅移開眼神淡淡的回應。

「…別做蠢事就好。」然後他轉過身就直接離開房間了。

 

里斯愣在原地,過了好幾秒才理解他的意思,忍不住露出無奈的微笑。

「你還擔心這種事啊。」

尋仇什麼的,他不是沒想過。

但他更清楚這是什麼樣的地方,做了也沒什麼意義。

 

只要現在還能留在你身邊,這樣就足夠了。

 

 

 

 

記憶湧上來的瞬間,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感也一同回到體內。

明明是自己的記憶,卻像是在看另外一個人的經歷一樣,既遙遠又模糊。

已經太久了。

那些曾經已經、全被現在代替。

沒錯,終於要結束了。

記憶的盡頭就是終點,他想這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不管是他前進的方向或是他們的選擇,都不會有改變。

 

「妳還要躺在那邊裝死多久?」老實說真的很擋路。阿修羅默默得這麼想。

「無法公正公義的法律是不需要存在的。」人偶依然趴在地上,賭氣似的這麼回應。

「…這裡沒有法律。」阿修羅奇怪得看了地上的大小姐這麼回應。

「…對,這裡只有失魂落魄的靈魂。」大小姐總算翻過身看向他,難得正經的這麼回答,讓阿修羅陷入沉默。

無法進行溝通。

正確來說,是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里斯呢?」大小姐躺在地上左顧右盼了一下這麼問。

「…出去了。」阿修羅拉起圍巾不耐煩的回答。

一群該死的人有事沒事就愛跑來問里斯跑哪去,怎麼沒跟著你之類的蠢問題,那傢伙愛死去哪就死去哪,關他屁事!而且憑什麼認為自己一定就會知道!

「嘿嘿…因為里斯跟在阿修修身邊的話,阿修修也會變得很溫…唔啊啊啊啊!我錯了我錯了!我什麼都沒說!」大小姐自顧自的說到一半,阿修羅立刻抓起她的腦袋推進火爐裡。

 

「您的腦袋好像凍壞了,在下幫您解凍一下。」阿修羅冷冰冰的抓著大小姐的腦袋這麼低語,大小姐立刻痛哭流涕的求饒。

「小的不敢,小得不敢啊!救命!燙燙燙燙!」

大小姐終於在對天發誓絕對不會再胡言亂語後,阿修羅才沒有讓她加入柴火的行列。

「呼、呼…阿修修正常運作中…感覺沒什麼事…」大小姐驚魂未定得這麼嘀咕,阿修羅目露兇光的瞪著她,害她差點沒跪地求饒。

 

「…少瞎操心,很麻煩。」阿修羅瞪了大小姐一眼淡淡表示,大小姐看著他愣了幾秒,阿修羅立刻拉起圍巾遮起臉轉身離開,大小姐看著他的舉動露出微笑。

「那麼、再一下下就好。」大小姐閉上眼睛這麼對自己說。

不可能一直逃避,總是必須前進。

那麼就在一下子就好。

喜歡對自己好的人,不論是誰都做得到吧?

但要體諒對自己不好的人,卻總是很困難。

 

 

在黑暗中,她感覺到有個人坐到了自己的身側。

帶著些許血腥味,有些冰冷的體溫,卻總是會令她感到安心。

 

「王子殿下。」大小姐緩緩睜開眼睛這麼呼喚。

「你是我第一個戰士。所以…」當時特別的不能忍。

對於從一開始就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王子殿下,自己卻什麼都不能做。

可是那時的王子殿下也是一樣,毫不在意,他依然過著自己的生活,堅持著自己的路。

「…還有其他傢伙…的…」古魯瓦爾多難得以睡意朦朧的語氣反駁。

畢竟就是多了那些人他才擁有了更多的補眠時間,不得不讚賞一下。

 

「不是喔。那些侍者不是我的戰士。都是聖女大人的侍者。看著的是身為聖女之子的我。」大小姐坐起身堅定得轉向古魯瓦爾多。

「第一個陪著我去戰鬥得,只有您。」大小姐以認真的口吻這麼回應。

「…以後也會。」古魯瓦爾多用著沒睡醒的表情這麼回應,大小姐露出感動的神情,一口答應絕對會繼續增加王子殿下的收藏品,讓全宅邸的人都打了個冷顫。

 

「好!既然已經這麼決定了!那就得做出改變!所有人都給我覺悟吧!哼哈哈哈哈哈哈…」完全復活的大小姐發出高八度的奸笑聲站在大廳中央如此宣言。

「您還是繼續COSPLAY地毯吧…」碰巧經過的布勞看著全身是灰的大小姐把地毯弄得髒兮兮的,忍不住無奈的這麼說。

 

 

 

 

從那天之後的大小姐開始變得非常勤奮,具體在忙什麼他們也不太清楚,總之不再繼續躺在大廳擋路就好。

 

天氣好了一陣子又在今天變天了。

里斯看著窗外紛飛的細雪有些苦惱,但再拖下去就到晚餐時間了,所以只好鼓起勇氣對著房間內看書的阿修羅開口。

「啊、那個…大小姐要我去幫她拿個東西,跟我一起去吧!」里斯雙手合十得這麼拜託。

「……你是小孩子嗎?」阿修羅放下書不以為然得反問。

「呃、其實是因為上次去那間店的時候,不小心造成了一點騷動,所以我怕他們會有戒心。」里斯尷尬的解釋。

 

畢竟上次他也沒多想就直接在店內拿出苦無,完全忘了這類利器會造成的誤會。

有那麼一陣子店內只聽得見尖叫聲跟搶劫的聲音,害他不知道該說什麼,還花了很多工夫才讓店員們鎮定下來,如果帶著阿修羅去的話,店員肯定可以理解吧。

阿修羅嘆了一口氣但沒有拒絕,不疑有他得合起書跟著里斯一起出門了。

 

街道即使在這種冷天也很熱鬧,即使知道這些不過是聖女記憶的投影,也還是非常逼真。

里斯帶著他繞了幾條街後,停在一個甜品店的時候他瞬間有了不妙的預感。

 

因為大小姐根本不愛吃甜的。

 

「喂。」阿修羅懷疑的瞪著里斯,里斯對著他微微一笑抓緊他的手將他拉進甜品店。

「歡迎光臨…來、來取貨嗎?」店員本來笑容滿面的招呼他們到一半,看著里斯突然就僵住了,店內的氣氛瞬間有種如臨大敵的狀態,阿修羅挑起沒有些不懂發生了什麼事。

里斯連忙尷尬得傻笑著點頭說是,然後把阿修羅拉到身邊說。

「給他就好了。」

 

店員看著沒什麼表情的阿修羅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連忙把包裝精緻得禮物遞給他,阿修羅疑惑的伸手接過。

「原來、您才是訂貨人?真是失禮了。」店員緊張兮兮的道歉,阿修羅還無法理解是什麼意思,一旁的里斯一派正經的糾正。

「不是,他是收禮…唔唔唔!」阿修羅立刻掐住了里斯的臉側阻止里斯繼續說下去,原因是他看到了店員身後的櫃台旁邊有個小小宣傳單上面寫著情人節快樂那幾個大字。

「只是幫人領貨而已。告辭。」他冷冷的接完話,就立刻抓著里斯的領口把他拖出那間店。

 

「痛痛痛…真是的,也不用害羞成這樣啊!啊、好痛!好好好,我不說了!」里斯調侃似的看著他繼續說明,立刻被阿修羅很很捏住臉頰只好立刻討饒。

「…你幹嘛又做這種麻煩事!」阿修羅紅著臉瞪著手上的禮物表示憤怒,上次明明已經強烈警告過他了!

「這才第四次而已。你還是習慣吧,因為我們還會有更多更多的一年。」里斯揉了揉被捏紅的臉側笑著這麼回答,拉過他的手踏上了回去的路。

 

從掌心傳來早已熟悉的溫度,就跟往常的每一次一樣握得很緊。

阿修羅在寒風中呼出一口氣,待白霧散去,他看著里斯的背影,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

 

啊、原來如此。

因為待在這裡越久,過去才會離自己越來越遙遠的嗎?

只有線在此時此刻,強烈擁上心頭的情感,才是現在得自己真正的心。

 

不要去思考那些不斷流逝的時間。

不要去管那些無法改變的過去或是未來。

就只是這樣,跟在你的身邊。

…一直一直往前走就好。

 

 

因為下雪的關係讓他們回去還是遲了,按照慣例大小姐留下他們的晚餐,讓自告奮勇的弗雷特里西送過去。

「喔,謝啦!」里斯接過熱呼呼的年糕湯這麼道謝,只見弗雷特里西笑咪咪的對著阿修羅開口。

「唉唷!這麼說來,前輩你忘了一個東西在我這呢!那阿修羅你就幫他拿吧。」然後他掏出了里斯那張非常可恥得畫作。

「弗雷特里西!」里斯驚恐得想要阻止,但雙手都沒空只好用吼的。

阿修羅疑惑得接過那張鉛筆稿,疑惑得研究了半天,弗雷特里西很沒良心的表示那是原本里斯要送她的情人節禮物。

「才不是!!!!!!!!!!!!!!!!!!」里斯漲紅著臉激動的大吼,引來旁人側目。

「喔!這種節日我也不該繼續打擾囉!掰掰~前輩~」弗雷特里西露出一個欠打得微笑說完就落跑了。

 

等到阿修羅猜到畫像中的人是自己的時候,他足足壓著自己的唇側憋笑了十分鐘。

「我這可是生平第一次拿畫筆耶!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張圖!還不是為了你…」里斯悲憤莫名的抱怨,結果講到一半阿修羅的臉比他還紅。

「咳咳…吃你的飯。」阿修羅不自在得別開眼神這麼說完,就默默將那張經典幼稚園畫作放到他自己的書桌上。

「…你不會是要留著吧!不要吧…」里斯愁眉苦臉得這麼哀求。

看著里斯那張臉阿修羅又險些笑出來,他又咳了幾聲掩飾後,小聲的回應。

「…反正、已經給我了。」他若無其事的拿起湯匙喝湯。

 

里斯既有些感動又感覺有些丟臉,所以他想了一會兒後認真的看著阿修羅要求。

「吶、你也畫一張我嘛~」

「…蛤-?」阿修羅瞬間就變臉了。

「我畫一張,你畫一張,很公平啊。」里斯露出微笑這麼提議,阿修羅立刻表示拒絕,然後兩人開始了爭論。

 

「不要。」

「為什麼!」

「…我又不會畫畫。」

「我也不會畫啊~又沒關係。」

「…那是你自己要畫的。」

「欸~~~哪有這樣的!」

 

因為阿修羅死不鬆口,里斯也只好無奈得放棄。

真可惜,不然被阿修羅專注的盯著觀察肯定很有趣。

所以里斯起鬨似的要阿修羅快點拆開禮物,阿修羅無奈的瞪了他一眼,默默拆開了包裝。

淡藍色的禮物盒裡面裝著數個迷你苦無形狀的巧克力,大概有食指那麼大,整齊的裝在塑將模組中。

因為從來沒看過這種形狀的巧克力,讓他一時驚訝得說不出話。

「喔~原來做出來是長這種樣子啊?吃吃看?」里斯看著阿修羅的表情露出微笑,伸出手拿起一片巧克力就湊到他嘴邊。

「…我自己吃。」阿修羅尷尬得接過巧克力直接塞進嘴裡,從口中淡淡暈開得太妃糖帶著甜膩的味道,恰好的融合了微苦的黑巧克力。

 

「這裡,沾到了喔。」里斯用手指輕撫著他的唇側,抹去了沾唇的可可粉,他看著紅霞滿面的阿修羅輕聲開口。

「情人節快樂。」

「…哼,你這傢伙麻煩死了。」阿修羅微微蹙眉這麼回應,收了這麼特別的禮物,光是想回禮就讓他頭大。

里斯嘴角輕勾似是覺得這是種稱讚,阿修羅瞪了他一眼,決定不要理這個自戀狂,里斯輕抬他的下巴毫不猶豫得堵上,舔過他唇側殘餘的可可粉。

 

雖然他不是很喜歡甜食,但如果是在阿修羅的唇側品嘗,他倒是很樂意。

 

不擅長得事情也好,不可能改變得事情也好。

不願意得事情也好,不喜歡得事情也好。

如果那是為了你的話…

 

我都願意去嘗試。

 

 

Fin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