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升金賀文(?)算有點遲到的情人節賀文

*有崩了的瑪爾瑟斯出沒<<慎點慎點

*有雪莉R4微捏

 

 

宅邸少了大小姐顯得有點冷清,因為最近的活動讓她才剛帶著戰士們出去升金之旅,等她回來想必又會陷入窮途潦倒的生活吧,全部財產都拿去買花了。

而這次是換里斯對著他揮手道別出門打對戰。

 

思考到此,他才稍微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怎麼還留在聖女宅邸的門口。

居然走神到這種地步,阿修羅稍微用手撫平被風吹得有些亂的髮絲,決定先回宅邸,才剛出門而已,要回來還早的很。

才剛走進宅邸沒多久,就看到了一個新來的戰士。

阿修羅微微皺起了眉頭,這個月新來的戰士有兩位,都給他一種似曾相見的感覺。

那個小鬼是艾茵的家人,兩人相見的時候緊緊相擁,可見感情非常好,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

但是另外一位就不是這種溫馨的氛圍。

從第一次看見他就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種很不好的氣息,那是一種名為死亡的氣息。

經過大小姐解釋過後,他知道那是瘴氣,吸入太多是會喪命的。雖然平常他都會收斂身上的瘴氣,但是只要是活的生物都不會想要靠近他。

 

基於對死亡的恐懼。

 

剛好那位戰士也發現了他,停下他的腳步,看了過來。名字好像是叫瑪爾濟…是瑪爾瑟斯,阿修羅先在心中反省差點被大小姐洗腦的名稱,然後提高警戒的看著眼前的人。

「汝對吾的敵意很深。」瑪爾瑟斯淡然開口,這是肯定句。

阿修羅並沒有否認,以沉默做為回答,隨即邁開步伐決定回到大廳。

他沒有與人交談的興致,尤其還是剛進宅邸的還很不熟的新人,但瑪爾瑟斯平淡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傳了過來。

 

「所有的生物都畏懼死亡,那是種與生俱來的本能。每個人對吾等都身懷恐懼,但汝的敵意並不像這種東西。」瑪爾瑟斯沒有變化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他到底想要得到什麼答案。

「你想說什麼。」阿修羅停下腳步,索性直接問了。

「吾等所在的地方並沒有所謂的恐懼這種情感,吾只是好奇你所守護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能夠克服對於死亡的恐懼。」瑪爾瑟斯的語氣就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阿修羅還是沒有否認,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但是腳下一愣卻沒能踏出下一步。

 

「但汝現在在這裡,這就表示即使克服死亡,汝當時還是沒能守護到底。」他從大小姐那邊已經聽過會來到這個世界的靈魂,多半帶著後悔與遺憾,既然自己來到這裡,也就表示他也有過那些情感,在過去的那段時間裡。

所以他很意外,為什麼到這裡的人還能夠露出笑容?找回失去的記憶究竟是能找回什麼?人們總是在追求著什麼東西,然後在失敗的時候又深深為此而苦,既然早就知道會痛苦,為什麼要繼續祈求?為什麼要這麼努力?為什麼還要懷抱著希望?他不能明白。

尤其是在見到總是護在那個人前面的他,每次出任務總是互相守護的那兩個人。

 

阿修羅皺起眉握緊起雙手,雖然很刺耳,不過他說的…確實沒錯。

過去的失敗,導致現今的結果,而自己正踏在要找回那樣的記憶之路上。

「或許是,但我沒打算重蹈覆轍。」阿修羅看向他,語氣帶著堅定。

過去的事情他不能改變,即使在現在他也不能改變什麼,但是自己早已決定好,要繼續前進的方向,以及要繼續…守護的東西。

 

語畢,他再次邁步,留下還是一臉平淡的瑪爾瑟斯。

 

 

等時間差不多,阿修羅再次回到大門口,沒多久就看到大小姐一臉燦笑的拉著古魯瓦爾多的手,雖然身上都是血跡,不過看樣子是打了勝仗,但是一旁的弗雷特里西跟里斯卻臉色難看。

「喔喔喔,阿修羅,我好想你!」里斯一邊假哭的衝向阿修羅,阿修羅馬上側身閃過他的擁抱,讓里斯撲了個空。

「大小姐您怎麼又全身血腥?」阿修羅忽略一旁兩手空空尷尬的里斯,直接問還在笑得很開心的大小姐。如果又被別人看到了,恐怕又讓人誤會大小姐在宅邸殺人。

「喔!那當然是因為王子很帥啊!」大小姐以一臉滿足的燦笑這麼說。

「那畫面妳為什麼可以用帥來形容啊…」一旁的弗雷特里西臉色難看的離大小姐遠遠的,阿修羅大概心裡有個底。

「是說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不肯叫醒古魯了。」里斯靠在他耳邊補充。

 

大家都知道古魯瓦爾多會有不定時睡著的習慣,唯一可以叫醒他的只有布列依斯,有時候逼不得已大小姐才會去叫醒他,通常都會是在打任務的途中,有次大小姐叫醒還沒睡醒的古魯瓦爾多上場,看那個姿勢搖搖晃晃的,一看就知道還沒睡醒,果不其然下一秒就被怪打成重傷,伴隨著大小姐的尖叫聲跟痛覺,總之古魯瓦爾多馬上就醒了,他一臉不耐煩的一劍重創眼前的怪,在下一回合補滿自己的血,然後用他鋒利的劍尖一塊一塊將怪整個肢解,連骨頭都不放過整個碎到不能再碎…

再加上一旁因為靠得太近也同時染滿鮮血的大小姐,一邊燦笑的呼喚著王子殿下好帥,一點也不介意濺到身上的鮮血…

整個畫面簡直獵奇到不能再獵奇…

里斯他們看到的是人類的屍體恐怕更…更…

 

「好啦!王子殿下先去好好休息吧!」大小姐一邊跟著王子殿下進宅邸,一邊還不忘回頭對里斯說。

「里斯今天也很帥喔!一打三呢!不過防禦不要爛骰啦!晚餐後去收著碎片的倉庫等我喔!」

 

三人以尊敬的眼神目送兩個人進宅邸,從某方面來說,他們的大小姐也是很厲害的。

 

從某方面來說。

 

 

晚飯後,剛提升完實力的里斯正打算走回房間,經過了中庭卻先看到一個人背靠著樹,似乎是察覺到他的視線看了過來。里斯對著他點頭致意便打算回房間,結果那個人卻開口了。

「汝等是無法走到最後的。」

「什麼?」里斯有點疑惑的回問。

「汝跟那個忍者。」下午的談話他清楚那個忍者帶著什麼覺悟,是個明知痛苦卻絕對不會回頭的人。

「或許該有人教教你,不太清楚別人的事情就別擅自下定論會比較好。」里斯冷冷的回答他,任誰突然被這麼說都會不爽。

「汝等無法選擇未來及命運,在這個世界。」聞言瑪爾瑟斯平淡的表情還是沒什麼變化,他再次開口。

「如果你想找碴,恐怕找錯了人。」里斯站在階梯上望著還靠著樹的瑪爾瑟斯,語氣帶著不難察覺的不耐。

「不是只有汝等,這邊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吾不能明白汝等為什麼還選擇繼續走在明明沒有結局的路途上。」瑪爾瑟斯走出了樹蔭,站到里斯面前。

「那是我們的選擇,沒有需要經過你的同意。」里斯握緊拳頭。

「汝等的努力都將會變成徒勞。」從過去直到現在,就像他一樣。

一輩子頂著一個稱號,一輩子頂著另外一個人的光環,明明放棄了希望,那為什麼自己現在又會在這裡?

 

「新來的,就讓我這個前輩告訴你,這個宅邸的規矩好了。」里斯終於忍無可忍的拔出劍,火焰馬上纏繞上劍,動作之迅速與之前見到的要更快上許多。

「在這棟宅邸嚴禁自相殘殺,汝要以身試法?」大小姐早已有告訴他們絕對不可以互相殘殺,但是瑪爾瑟斯雖如此回答卻也沒有退縮,握起隨身攜帶的矛槍。

 

「只是個切磋的話,大小姐不會過問。」話雖這麼說,里斯手上的火焰卻絲毫沒有手下留情的樣子。

雙方武器交鋒發出清脆的聲響,聽到打鬥聲音的弗雷特里西與伯恩哈德連忙隨著聲音趕到,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前輩!你做什麼又要拆房子啊!」弗雷對著里斯大吼,但是里斯只是專注的揮劍,攻擊還越來越猛烈。

「我去叫大小姐。」伯恩哈德看著越演越烈的戰鬥,決定以最快的速度去找大小姐。

 

里斯簡直是氣到失去理智。他凌厲的劍與火焰讓瑪爾瑟斯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力量之大連自己都感受到劍上傳來的反作用力,不過瑪爾瑟斯光是防禦就耗盡全力了,所以沒有遭到反擊。

那種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了。在這邊的每個人都知道,即使恢復了記憶也不確定的未來,即使恢復了力量卻還是只有戰鬥的命運。不是沒有想過,哪天就會失去的日子,他們早就清楚到連掙扎都覺得無奈。

但是他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決定繼續前進的!

所以他跟阿修羅約定的是現在,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

阿修羅比他還要清楚,所以他不肯承認,不肯說出口。

即使如此,他還是選擇留在他身邊。

如果連僅存的也無法珍惜,他們之間還能剩下什麼?

 

「里斯。」隨著這聲細微的呼喚,有個人擋在他跟瑪爾瑟斯中間,他一手用苦無擋下他的劍,另一手三日月劍擋下了瑪爾瑟斯的矛槍。

兩人隨即一愣,各自退開了一步,看兩個人都收了手,阿修羅也收起武器站在里斯前面。

「為什麼衝進來?很危險…」里斯連忙查看他有沒有受傷。

「當然很危險,因為你想殺了他。」阿修羅冷冷打斷他的動作。

「我沒有要殺他,只是在切磋…」里斯有點僵硬的解釋,卻馬上被阿修羅揭穿。

「你的劍上帶著殺意。」里斯殺氣很好辨認,在房間就能感覺到那種氣息,因為他的殺氣跟阿貝爾渾然天成的鬥氣很不一樣,帶著強烈的憤怒以及凌厲的力道。一看就知道到底是在切磋還是認真的。

 

「都把武器收起來。」不知何時到現場的大小姐,面色凝重的這麼命令,古魯瓦爾多戰在大小姐旁邊已經擺好必殺架勢。里斯只好先悻悻然的收起武器,瑪爾瑟斯看到里斯的動作後,也放下武器。

「可以解釋一下發生什麼事嗎?」大小姐難得一臉責難的看著里斯,里斯別開頭,他早就知道大小姐唯一禁止的就是他們不准互相殘殺。

「很好,既然感情不好就只好多多培養革命情感了,做為處罰里斯以後都跟瑪爾一起出任務!」大小姐這麼命令。

「跟那家伙…」里斯一臉陰沉的看向瑪爾瑟斯,手上的火焰頗有再次旺盛的跡象。

那東西會被你燒掉。」阿修羅在一旁拉起圍巾突然說了這麼一句,本來正想起火燃燒的里斯瞬間如同被吹熄的蠟燭般,火焰消失的一乾二淨。

看到里斯彷彿沒有異議,大小姐便這麼決定了。

搞得里斯回房間的時候是一臉不滿。

 

 

「你根本是故意的吧?」里斯將手上的小東西拿到眼前仔細檢查,確認它有沒有受到損傷,一邊跟阿修羅抱怨。那是一個小型的木雕品,中間刻的是精工細緻的艾草。幸好是把它放在腰袋裡,還有用塊布包好,不然他可就虧大了。

「你少無聊。」阿修羅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坐到床上。

「不然你為什麼要用木頭刻?」明明知道他是用火焰的戰士,卻故意選了木頭做為禮物,肯定有什麼含意。情人節快過完的當天晚上他才在枕頭下發現這個小東西,當時阿修羅還支支吾吾的想要把它要回去。

「這是什麼?」

「…那是…那是我的!給我。」阿修羅說完就想搶。

「嗯?是嗎?可是後面刻的是我的名字耶?」好險他眼尖不然就被拿回去了。

當時阿修羅懊惱的害羞表情,讓他真的笑好久。

 

「比較方便你自己毀屍滅跡罷了。」阿修羅還是不肯正面回答問題,轉身決定躺平。

艾草聽大小姐說是求平安的植物,算是一種平安符,最近的日子聽說也是用艾草比較好,因為它也有驅邪的功用,使用木頭是做為替身。當里斯遇到危險的時候,代替里斯承受他無法承受的攻擊,代替無法一直陪在身邊得自己,守護他。

「這麼說來,我給的禮物很寒酸的感覺。」里斯搔搔頭有點懊惱,果然不該送一整箱的巧克力蛋糕嗎?

「……」這讓他想起,即使分給全部人吃都還沒能吃完的巧克力蛋糕,現在還在宅邸的冰箱,付錢的還是大小姐。

「過一陣子再補給你吧,現在先付訂金。」說完里斯便湊近阿修羅的唇,卻被枕頭正面擊中。

「…睡你的覺!」阿修羅微紅的臉一點威脅力都沒有。

「好啊,一起睡。」里斯燦笑的將阿修羅身上的被子一把拉起,然後鑽進他的被窩裡。

「給我滾出去!」

 

 

即使最後是徒勞無功也沒關係,他只是想要守護他到底,直到結束的那一天。

 

 

END

小番外

 

布勞:恭喜您獲得瑪爾瑟斯。

大小姐:喔喔喔喔!我拿到馬爾濟斯啦!

瑪爾瑟斯:吾是瑪爾瑟斯。

大小姐:我知道啊,瑪爾濟斯比較可愛。

瑪爾瑟斯:吾名為瑪爾瑟斯!

布勞:大小姐,故意叫錯別人的名字不好吧?

大小姐:不然簡稱小狗狗??

布勞:請您繼續叫錯吧。

 

 

大小姐:各位,這是今天的新人,他叫瑪爾濟斯!

瑪爾瑟斯:吾名為瑪爾瑟斯!!!!!

弗雷特里西:你好,瑪爾濟斯。

瑪爾瑟斯:吾名為瑪爾瑟斯…

阿貝爾:你好喔,瑪爾濟斯小姐?先生?你是男的女的?

瑪爾瑟斯:汝等聾了嗎?吾名為瑪爾瑟斯!

大小姐:不然簡稱瑪爾好了?

瑪爾瑟斯:……

馬庫斯:……(拍肩:我等早已超越了慈悲同情<台詞錯

 

 

古魯瓦爾多不會怕他身上的死亡氣息,本來以為或許可以理解彼此的想法,但是……。

大小姐:王子殿下好帥!!(全身血淋淋

古魯瓦爾多:(燦笑揮劍<全身血淋淋

 

這不是吾能理解的世界。

 

 

後記

很好,我又崩了一位角色,瑪爾迷不要打死我(逃

以後瑪爾或許就可以跟里斯他們好好相處了WW

最初感覺理念不一樣

就是因為有希望人們才會痛苦。只要全部都放棄就好了

我滿認同這句話的耶QWQ

其他的限定對話都有感覺瑪爾瑟斯想要被承認的感覺ˊWˋ。

可能看過雪莉R4的人比較了解吧(

 

我超喜歡研究R卡故事的WWW

 

這篇的重點:

金里斯  

感謝烈歐跟加加的幫助,讓我可以這麼快金你啊!!
身為我家第三個金的孩子,就封你為課金角三BOSS之一好了(XD
都金了就要好好的骰啊!
每次都被你的防禦爛骰給嚇死!
最後一金也是靠你贏的讓我好感動!

尤其是對面是R3王子跟三等伯恩和狗狗
我家444牌組弗雷先被王子打死,我家四等王子也被王子剛好打死
你又被伯恩打到只剩三滴血,本來以為輸定了ˊˋ
沒想到你居然一打三,先殺了王子再殺了伯恩。
最後第18回合我拉遠距離你用普攻殺了狗狗,我整個就超感動啊!!

今天的你真的很帥!
肯定是阿修羅給你情人節禮物吼?(里斯爆骰XD
以後也要請你多多指教啦!
要好好骰啦!!

 

 

以下有蕾格跟多妮妲R3相關不負責任推測WWWW(請反白

根據我跟我朋友的推測

蕾格大人故事裡面的那三個人,其中一個應該是不死皇帝吧?

另外一個喜歡製作人偶得或許是沃肯<<因為多妮妲R卡裡面有人說,現在博士自稱為沃肯。

然後我跟我朋友都認為那個自殺的人應該是變成人偶了。

所以沃肯可能是人偶(大誤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喔!

真的很感謝留言的人(土下座

因為我知道這邊留言很麻煩WW

超謝謝你們的喔!揪咪<好噁

 

    全站熱搜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