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念大家(淚奔

 

 

「為什麼!!!我不能一起出任務!!!」下午時分,里斯響亮的怒吼聲迴盪在整個客廳。

「沒辦法因為你太吃特了啊!我要帶著多妮妲出去升等,就請你先在家裡休息一下啦!」大小姐一臉苦瓜臉,她也想帶著所有愛將出門啊,但是就算除了有色格外,事件卡全塞滿特,結果上次還是被梅倫陰,連續三回合沒特,所以至少帶一個不吃特的戰士是她的習慣。

 

「什麼!我不能跟阿修羅分開……嗚撲!」里斯一臉悲情的抓著大小姐,話還沒說完就被阿修羅狠狠肘擊。

「直接走了。」阿修羅沉著臉對著大小姐這麼說,大小姐當然馬上依言跟著薩爾大人走出宅邸。看著大小姐跟其他戰士走出中庭,阿修羅皺著眉看著里斯一會兒,最後他轉過身只丟下一句話。

 

「馬上就回來。」聲音非常輕,要是不仔細聽恐怕就聽不到了。

里斯微愣,露出無奈的笑容,看著阿修羅頭也不回的跟大小姐他們會合。

所以里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小姐帶著他的阿修羅出門去,搶奪他位子的多妮妲在走出大門前,還對他比出勝利的姿勢,真是鬱悶。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里斯煩躁的火焰簡直可以具象化了。在這種熱死人的天氣裡,無疑對身邊的人是一種酷刑。當店長憤怒的用水搶救第三十八朵差點被燒成灰燼的花當艾茵為難的跑來問他前輩為什麼要一直待在中庭走來走去製造火災當弗雷特里西聽到里斯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嘆息,他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前輩,你也太誇張了吧!」他也常跟伯恩分開出任務,雖然很少,但是他記得之前阿修羅也是有跟前輩分開出任務過的。

里斯看著他再度嘆了一口氣,沒有回答他,然後繼續在中庭的走廊走來走去。

「他又沒有弱到哪裡去,你又何必這麼擔心?」弗雷打了個哈欠,跟阿修羅也出過很多次任務,秒怪簡直是輕而易舉,除非在跟大小姐生氣的時候。

「不是那個問題。」里斯淡然的回了一句,聽的弗雷特里西一頭霧水。

阿修羅的身手當然沒問題,但是在幻影城要無傷完成任務是不可能的,只要稍一疏忽就會重傷,里斯沉下臉。

重點就在於,他是個連重傷都能面不改色裝沒事的人。

 

從第一次見面就是這樣,不知道到底是過去的習慣還是覺得沒必要,不管是感冒不舒服還是受了重傷總是悶不吭聲,總是逞強到他撐不住了他才會發現已經很嚴重了。跟他一起出任務的話,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他傷到哪裡他都看在眼裡,就算阿修羅不肯喝大小姐給的急救品,他也有辦法讓他灌下去。

 

以前因為沒發現當然能夠自在的讓他出去打任務,回來哪邊受了傷也都隱藏的很好,他也一直都不知道。在聖女宅邸傷勢又可以恢復的比較快,總是在被他發現前,傷口就會消失了,阿修羅總是皺眉裝沒事直到那個時候。自從被他發現後,他也不是沒說過,但是阿修羅根本當耳邊風,不肯聽就是不肯聽。

 

現在他又被留在宅邸,這樣要他怎麼放心?

 

 

在幾個小時後,大小姐他們總算回來了。里斯一個箭步衝到他們面前,拉著阿修羅把他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

「看起來你們都沒事。啊,大小姐,店長說里斯燒掉了他的花要從妳的錢扣除,然後他去煮飯了。」弗雷特里西先是問候了他們一句,然後補了一句讓大小姐很頭痛的話。

「里斯!你就不能安份點嗎!」大小姐以抵房租為名義,強迫店長去當值日生,他果然是在記仇!應該是說本來只是要店長付租金或當值日生選一個,結果他毅然決然的決定去當值日生也不肯捐贈些錢財救濟大小姐。

 

里斯完全沒有理會大小姐的抱怨,里斯仔細觀察著阿修羅的表情,然後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把衣服脫掉,我要全身檢查…嗚撲!」阿修羅二話不說的給他一個強而有利的上鉤拳,然後無視倒地KO的里斯,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回他的房間,臉上的紅暈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害羞。

……前輩,你根本就有被虐傾向吧?」說那種話根本是在討打。

「他本來就有好不好!每次明明防禦就可以防好,卻故意都要被打兩下!」大小姐眼神死的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里斯,沒想到里斯一臉嚴肅的盯著大小姐。

 

「你確定他沒受傷?」非常懷疑的眼神,逼的大小姐退了一步。

「算了,妳都站在他那邊,問妳一點也不準。」里斯一臉鄙視,引起大小姐的抗議。

「你給我先吐出你燒掉的花錢!!!!!」

 

因為跟大小姐糾纏了有點久,導致拖到他回房間的時間。大小姐簡直想把他拿去當沙包,說什麼反正他都有自虐傾向了,雖然她每次都這麼威脅,但是還是從來沒讓他當過沙包,只是騙小孩的威脅。

好吧,他承認自己確實是故意受傷的,不過這跟自虐傾向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故意受點小傷只是為了讓阿修羅主動照顧他而已,只有在那個時候他才會從眼神顯露出些微名為心疼的感情,雖然總是邊罵邊輕手輕腳的包紮,可是這些都讓他覺得溫暖的頭暈目眩。

跟阿修羅不一樣,他從來不會掩飾自己的傷口,哪怕這樣恐怕會讓他露出擔心的神情,哪怕這樣會給他添麻煩,可是只要能讓阿修羅主動留在身邊,他可以忽略身上傳來的痛覺。

 

雖然在剛剛檢查過阿修羅應該是沒有受傷,但是他還是記得從阿修羅身上聞到的血腥味。

他快步走回房間,剛好看到阿修羅推開房門,阿修羅看見他微微僵了一下,然後對著他皺起眉瞪了過來。里斯走近了他,從他身上聞到的是沐浴乳的淡淡清香,已經聞不到血腥味,里斯也跟他一樣皺起眉,陰沉的開口。

「你,又受傷了?」里斯專注的盯著他的臉,不肯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你知道你很多疑嗎?」阿修羅顯然不怎麼想搭理他的問題,對他露出一臉不耐煩的樣子關上房門。

「不多疑一點,只會被蒙在鼓裡。」被你。

里斯不否認自己的多疑,阿修羅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頓時露出無奈的臉移開眼神。

「你想太多了。」語畢,便決定前往客廳,任憑里斯怎麼問他就是不肯給予正面回答。

 

難道是自己真的想太多了嗎?里斯煩躁的看著一臉平淡進食的阿修羅,努力思考。

他從阿修羅一進宅邸就觀察過他的神色,如果受的是很重的傷,臉色會稍嫌蒼白,以前的話,他或許會認為只是因為任務過累,因為通常睡過傷勢也好了。而且傷勢如果不是在很容易看見的地方,他也無法判斷。揍他的力道也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出去任務身上會有些微的血腥味也是情有可原…

果然還是脫衣服檢查好了,雖然如果發現是自己想太多的話可能會被打得更慘,因為阿修羅肯定以為他又要做什麼了。

但是絕對比現在這種感覺要好,被隱瞞的感覺很糟,尤其是想到他自己獨自忍受傷口的疼痛,還面無表情的對著他說沒事。

 

「你真的沒事嗎?」里斯再問了一次,看到阿修羅握緊自己的手又鬆開。

「你很煩。」然後咬牙切齒的回答他,感覺像是想要再揍他一次,不過通常吃飯時間他不會怎麼樣,大概是不想打擾大家吃飯…啊!對了。

 

「唔!?」吃飯吃到一半突然感覺到有人的手隔著衣服從右邊的腰側沿著自己的脊椎骨往上,不管是誰都會嚇一跳。

「嗯?阿修羅怎麼了嗎?」每次都吃的很慢的大小姐從埋頭苦幹的飯碗中抬起頭問著。

「沒事…」阿修羅淡定的回答完大小姐後,瞪向旁邊的罪魁禍首,不過他完全沒有要收手的意思。

「你在幹嘛!把手拿開!」阿修羅輕聲卻氣急敗壞的對里斯吼。

「我在做全身檢查啊,誰叫你都不肯說自己的狀況。」里斯難得嚴肅的這麼說,剛洗完澡阿修羅只會穿著裡面的襯衣,這樣要找綁繃帶的地方會比較好感覺到。

「你是欠扁嗎!」阿修羅壓低聲量的想要在被大家注意到之前阻止里斯的行為,右手卻被里斯抓住。

「那你就老實說,你到底有沒有受傷?」里斯板著臉看著緊抿著嘴的阿修羅,另一手繞過他的肚子。

「你…!」阿修羅震驚的站起身,掙脫了里斯的束縛,然後受到了大家的注目禮。

「怎麼了嗎?」大小姐代替疑問的大家發問,阿修羅整個臉通紅,里斯笑著站起身。

「阿修羅說他身體不太舒服就先回房休息了,剩下的幫我們送進房間吧!大˙小˙姐。」里斯異常濃厚的燦笑,讓大小姐非常無言。反正就是要找我去挨罵而已吧!啊,不對挨罵不是重點,重點是阿修羅的飯後甜點…

 

 

阿修羅就這樣被里斯強迫帶回房間,里斯關上房門馬上又是同樣的開場白。

「你到底有沒有受傷?回答我。」里斯以燦笑表示他的耐心已經要磨光了。

「沒有!」阿修羅直視著他的眼睛這麼回答,里斯只是沉默的看著他,兩人的對視持續了好幾秒之後,阿修羅先移開了眼神。

 

「你說謊技巧變高超了。」里斯看著阿修羅又皺起眉,無奈的走向一旁的櫃子。

「把上衣脫了。」他邊找醫藥箱邊這麼說,他剛剛只動用了右手來阻止他,傷口一定接近左側,但是不在腰側這麼下面,那就只會是肩膀附近了。

「……已經包紮過了。」被發現也只能老實承認。

「我不介意燒你衣服,而且你剛剛的大動作一定又牽動到傷口了。」里斯找出醫藥箱,走到阿修羅身邊。

「…並不礙事。」阿修羅小聲的這麼回答,里斯嘆了一口氣。

「不礙事的傷口會從進到聖女宅邸到現在還沒好嗎?」里斯一邊反駁,一邊不顧他的阻止直接掀開了他的上衣。

數道爪痕沿著左側的肩膀延伸到手臂,傷口之深讓繃帶也血跡斑斑讓里斯一陣氣結。

「這叫做不礙事!?」對於里斯的怒吼,阿修羅還是保持沉默,別過頭不說半句話。

這種反應就是他不想聽的意思,里斯也只能閉嘴,沉默的輕手輕腳的拆繃帶換藥,較淺的傷勢已經開始在癒合了,不過較深的地方還需要一段時間,里斯邊為傷口上藥一邊開口。

「又是大小姐勉強你嗎?」大小姐有時候會盲目的相信他們的力量,沒有考慮到戰士們的狀況,導致有些戰士們會因此不小心送命。

「只是沒注意到怪的攻擊方向而已。」因為自己的疏忽受的傷,他不想浪費急救品,但是大小姐一直在煩他說如果被里斯看到他又受傷她會被罵,反正他本來就不打算讓里斯知道,他警告大小姐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然後讓大小姐包紮好傷口後,他換了衣服,打算一回去就洗掉身上的血腥味。

 

在門口遇上里斯的時候他得緊握自己的手,才有辦法讓自己維持淡然的表情,怕稍微一個不對馬上就會被發現。他知道自己不擅長說謊,所以總是避開里斯的問題,雖然最後還是失敗了。

「為什麼不肯說?為什麼要瞞著我?」也算認識很長一段時間了,如果剛開始只是不想給人添麻煩,但是至少他,只有他不是應該有權利知道嗎?

「…沒必要。」千篇一律的回答,里斯每次問就只有這個答案。

阿修羅對於他的過去向來就是避而不談,雖然他一直在等,但是直到現在他還是什麼也沒對他說過。

只要是會跟過去扯上關係的東西,他的答案差不多就是這樣,里斯嘆了一口氣,沒有追問。

 

看著里斯露出有點失望的臉,阿修羅微微闔眼望向別處。

里斯不需要知道這種事情的。

受傷什麼的對每個戰士都是家常便飯的事,但是對執行任務的忍者們來說,受傷緊接著而來的就是死亡。

沒有利用價值的就會被拋下,所以即使再痛也要站起來,即使傷的再重也無法說出口,因為不會有人聽的。

雖然曾經試圖反抗,終究還是只有失敗。

 

里斯不需要知道這種事情,不過理由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樣。

他不想看到里斯露出擔心的眼神,對著他生氣。

因為他知道他陷的比他想像中還要深,他不敢直視自己的心,在看到里斯那樣的神情後產生的感覺。

所以能夠瞞多久就,瞞多久。

 

「!」陷入沉思太久,突然從手臂上傳來的痛覺讓他震了一下。里斯敏銳的發現他的動作,放輕了手上的動作,皺著眉溫柔的開口。

「很痛嗎?」里斯的聲音又帶著不難察覺的擔憂,從心臟傳來的感覺比手臂上更為沉重。

「…不會。」在這種時候,他也只能繼續逞強。

 

在終於包紮好傷口後,里斯看著帶著倦容的阿修羅,突然拉起他受傷的那隻手,看到阿修羅疑惑的看向他。

「聽說有個很有效的止痛方法喔。」里斯微笑著這麼說,然後隔著繃帶低頭吻上他的傷口,一路往上吻上他的肩膀,順勢將他摟進懷裡。

「這樣是不是比較不痛了?」里斯愛憐的拂過著他的棕髮,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微紅的耳朵,以及感覺到他發燙的臉頰。

「…嗯。」小聲到不行的回答,卻讓他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好得不得了。

 

 

大小姐拿著剩餘的晚餐跟飯後甜點膽戰心驚的走進他們的房間。看到里斯燦爛的不行的笑容就覺得很想哭。

「我有叫阿修喝急救藥啊!我沒有故意要害他受傷!」大小姐連忙解釋。

「這不是大小姐的問題。」阿修羅很有良心的幫大小姐說了一句話,確實是自己不準她說出去的沒錯。

「真是!那至少下次帶我出任務!」不然不準帶著阿修羅出去!里斯的眼神讓大小姐完全知道他要說什麼,不過他沒有要把她拿去給布列依斯說教就好了。既然都被發現了,大小姐也光明正大的問了問阿修羅的傷勢。

「當然好了啊,因為有不錯的止痛藥對吧?」里斯搶著幫他回答,讓阿修羅臉色難看。

「止痛藥?找沃肯拿的嗎?要不要多吃一點啊?阿修看起來還是很不舒服的樣子…但是止痛藥會有副作用,還是不要吃太多比較好。」大小姐一邊這麼說,一邊轉頭拿起送來的晚餐。

趁著這一瞬間里斯再次吻上阿修羅的唇。

「要多吃幾次都可以,而且絕對不會有副作用。」里斯看著阿修羅用紅透的臉瞪著他,笑著這麼回答大小姐。

 

 

儘管逞強沒有關係的,因為在你撐不住的時候,我會穩穩接住你。

 

 

END

後記

阿修羅:「不能就這樣當支配者們的棋子就結束。」

新的台詞有感覺阿修羅想要試圖反抗的樣子(?)

不過里斯的˙˙˙˙我怎麼一瞬間腦補成這樣!?

里斯:「我要在這個世界跟阿修羅一起獲得自由,不會讓魯卡岳父你妨礙我的。」

馬上被揍死XD

 

今天布勞送了我靈魂碎片!!!讓我可以升艾茵了!

艾茵你等好久了!辛苦你了!跟我一起打月光姬吧!!

未命名-1  

雖然現在只出現了BOSS3而且我還不敢打OTZ

 


最近工作到好晚,好累呀QWQ有點想要被開除(喂

工作到這麼晚,UL都不能玩是我最大的遺憾(拜託認真上班好嗎

好啦XD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喔!明天又要上班要早點睡了哭哭WW掰掰!

    全站熱搜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