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補上阿修羅的回答WWW

*兩個人的年齡是死前的年齡,所以現在都是青年囉WW

*里斯還是有點崩壞囧

 

 

正文>>

 

「沒有記憶的他還會是他嗎?」

「你何不親自確認看看呢?」

 

 

他感覺到有一個人在呼喚他。

他不想回應,但是那個人突然說了一句話。

「我能實現你的願望。」

願望?他有過這種東西嗎?可能是因為好奇,所以他回應了那個聲音。

 

當他睜開眼,感覺頭腦還一片渾沌,有個像小女孩的人撲向他狂吼狂叫,讓他頭更痛了。

「大小姐,你先冷靜一點啦!」利恩趕緊把她抓回來站好。

「薩爾大人謝謝你!不枉費我求你求了兩個禮拜喔喔喔」

「不要再吵了!」薩爾卡多的頭上出現青筋。

「喔喔喔阿修羅跟我回家吧。」大小姐拉住他的手。

現在只要能夠讓她安靜,他什麼都願意做,他扶著頭。

 

 

他被帶到一個超大的宅邸,大小姐先是將拉到一個人前面。

「他叫里斯,以後是你的室友喔!認識一下吧,我要先去找布勞。好好照顧新人喔!」然後大小姐跑走了。

「唉呀呀,大小姐真是性急,你好,我是里斯,請問你是?」里斯露出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

「……阿修羅。」頭還在痛的他,好不容易才想起來自己的名字。

 

里斯正在跟阿修羅解釋這邊世界的事情的時候,大小姐跑了回來。

「那,阿修羅這是你的專武,用來守護重要人士的苦無。」大小姐將那把苦無放到他手上的時候,他盯著它好一會兒,這是……他的東西?看起來非常熟悉,但是卻什麼也想不起來。

奇怪的是,里斯也愣住了,他突然問:「可以借給我看看嗎?」

阿修羅看到他拿起來仔細觀察,然後一臉落寞的還給他。

「是我記錯了嗎?啊,以後請多多指教囉!」他對他伸出手。

阿修羅默默回握他的手,感受到手掌傳來的溫暖,也是有一股熟悉感。

而日後,他極度後悔在那個時候跟他扯上關係。

 

 

他在聖女宅邸的第一個禮拜過得很累,這都要多虧某個傢伙。

講好聽一點就是很熱心,講難聽點就是多管閒事!

而且非常任性、聒噪、霸道、囉唆、惡劣、歇斯底里、我行我素、愛惡作劇而且還很自戀!

就現有記憶中,還沒有見過這麼吵的人,而且看著他一直會有奇怪的感覺。

 

既熟悉卻又陌生。

 

尤其是在他不著痕跡的幫助他的時候。

他是第一個發現他生病的人,為了照顧他而手忙腳亂。

他是第一個知道他喜歡吃甜食的人,看著自己多麼細微變化的表情就能知道自己的感覺。

不管躲得多隱密,總是能發現自己的身影。

不管在哪裡,總是會不辭辛勞得找過來。

每次戰鬥時的互相幫忙,

每次的體貼溫柔。

 

都讓他覺得……很討厭。

明明是個吵死人的傢伙,但是自己卻無法跟他保持距離。

感覺就像被對方步調同化一樣,所以就算他每次都有衝動想要跑去跟大小姐說要換室友,卻總是在最後一刻退回來。

大小姐一直都很尊重他們,所以只要他提出的話,一定會被准許。

但是……

真是個討厭的傢伙。

 

 

在一次下著大雨的天氣,打任務打到一半回來的大小姐他們趕緊衝進屋子,里斯受了點傷所以姍姍來遲,阿修羅等在門口,看到被雨水淋濕的里斯,鮮血染紅了他的軍服,里斯站在雨中虛脫的對著他露出微笑,一種熟悉的既是感,讓阿修羅愣愣的站起身,他走向前走進了雨中。

好像在哪裡見過又好像沒見過,又是那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簡直想把人逼瘋。

 

阿修羅朝他伸出手,想找出腦袋中屬於這一段的記憶。

里斯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你在看誰?」里斯的語氣不善。

啊?

「我…不就在看…?」你?

還沒說完,里斯硬是將他拉過來,霸道的吻上他的唇。

阿修羅先是愣了一下馬上想要掙脫,里斯用另外一手把他抱得更緊,他開口想抗議,里斯看準時機將舌滑進與他的舌糾纏,看到阿修羅因為缺氧泛紅的臉頰才放開他。

「不要說謊,你看我的眼神才不是那樣。」

阿修羅站在雨中看著他的眼神帶著崇敬跟哀傷,那不是看著他的眼神。

如果能夠去除他眼中的哀傷,他什麼都做得出來。

 

阿修羅邊喘著氣,邊瞪了他一眼。

這才是他看著他的眼神,帶著無奈和羞澀,明明氣得要死卻硬是要維持淡然的表情。

「不管你剛剛想的是誰,在我面前就只准看著我。」

聽到這番話,阿修羅翻了一個白眼,正想抗議,雙唇又再次被掠奪,里斯的深吻簡直像是要讓他窒息一般。

「我不想聽到除了『好』以外的回答。」扶著有點站不穩的阿修羅,里斯笑著說。

「你又知道我是會說什麼了!?」阿修羅恨恨的低語。

「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了。」

「那你還問個屁!」

「因為我想聽你說好。」里斯露出惡作劇成功的笑容,他將他摟近。

「不管過去是什麼,都忘掉,反正現在都想不起來,你只要看著我。」

「……」沉默之後,阿修羅嘆息,依言望進他的眼睛,直到兩人的眼中都看的到自己的倒影。

 

果然還是擁有著澄澈的眼神。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突然閃過這句話,里斯還滿同意這句話的。

傾盆大雨將兩人淋的濕透,里斯再次低頭品嘗誘人的薄唇,直到兩人的氣息合而為一

 

還有雨的味道。

 

 

 

「你的願望實現了嗎?」 

「我的願望,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實現了。」

 

 

 

 

 

番外延伸

 

 

 

初到這個聖女宅邸,他的腦袋還處於一片混沌的狀態,大小姐對他解釋了很多事情,包括他所失去的記憶。

 

「怎麼了?臉色很差呢?」大小姐看著他略為失落的臉。

 

「不,沒什麼,只是有點累了。」他微微勾起嘴角試圖做出一個微笑。

 

「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喔,不用客氣的。」

 

「嗯。」他只是回以淡淡的微笑。

 

而從到這棟宅邸的第一天開始,每天晚上入夢,他都會夢見同一個人。

 

 

 

他一直都看不清夢中那個人的樣子,但是他還是聽的到他內心的願望。

 

好像在追尋著什麼,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回頭的決心。

 

他感覺到鮮血、戰爭以及越追尋越深沉的絕望。

 

他在夢中伸出手無數次,他都碰不到那個人,然後在夢醒的時候除了悲傷什麼也不記得。

 

 

 

但是今天晚上的夢讓他覺得很真實,他看到焚燒的村子,以及起身反抗的那個人,他看到他受了重傷,敵人近在咫尺,他知道沒有用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伸出了手,火焰突然旺盛起來將他遮蔽,他看到他微微睜開眼看見了他,然後看到淚滑過他的臉頰,然後他向他伸手,並從掌心確實感覺到了他的溫度,心中湧出的不知道是什麼感覺,他緊握住他的手,看到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夢到這邊他就醒了,他還是記不清他的臉,但是手中傳來的溫度讓他知道,他確實在那個時候握住了他的手。

 

而從那之後他再也沒有夢見那個人的事情了。

 

他為了這件事找過大小姐,大小姐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聽說做夢的其實是人的靈魂,或許是他的靈魂在那個時後終於碰到了那個人的靈魂吧。

他知道來到這邊的人都會失去記憶,如果他就這樣出現在他面前,他不知道是否還認的出他,而失去記憶的他,恐怕也認不出他了。

可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座宅邸,等待。

 

 

 

 

 

 

「唉呀呀,大小姐真是性急,你好,我是里斯,請問你是?」他對著新人露出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

當他看到那個苦無的時候一愣,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我記錯了嗎?啊,以後請多多指教囉!」察覺到自己的失常,他趕緊對他伸出手。

感受到手掌傳來的溫暖,有一股難以忽視的熟悉感。

 

 

 

從那之後,他的眼神再也無法離開他。

 



END


後記

哇哈哈,我打完了。

如果里斯來我家,我就補上阿修羅的回答哼哼哼(喂

然後專武居然變成他們的定情信物我要笑死了XDDD

不然沒事武器為啥要穿個洞XD

好啦,希望這篇有撫慰大家的心靈顆顆。

頂著鍋蓋逃跑的作者。


6/21

里斯這家伙終於來我家了WWW

所以我在這邊補上阿修羅的回答跟小番外WWW

    全站熱搜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