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里斯生日賀文

*嗯,剛好有活動應景一下ow<

*里斯:我得了快到生日就會爛骰的病(大小姐:好想揍你

*嗯,順便慶祝阿修羅R2嫁人了耶!!!(遭燕飛

 

 

 

 

夏日的陽光即使隔著窗簾還是依然耀眼,里斯不甘願的緩緩睜開了雙眼,瞄了一眼一旁的時鐘。

清晨六點鐘,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卻還是覺得有些無奈,依照大小姐的起床時間恐怕還得等好幾個小時。

里斯微微側身,轉頭看向坐在床上的阿修羅正在閉目養神,算是一早的修行課程之一,到了夏天修行時間就會變得很早,一方面是為了避開太陽升起的時間,一方面也是為了避開他。

 

不過自從他練就了只要身邊的重量消失就會睜眼的習慣後,阿修羅就再也沒有寧靜的修行時間。

畢竟這種天氣他一點也不想出門,又怕阿修羅中暑了他沒注意到,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在宅邸修練,避開豔陽跟暫停打鬥的練習。

在經過了一個月的糾纏,阿修羅顯然已經不想再拖延自己的修行進度,早上的冥想他就會乖乖待在房間裡,反正只要他不離開床,至少在里斯醒來前會有一段時間是可以專心的。

 

其實宅邸每個雙人房都是兩張單人床,只是在某個冬天里斯以取暖為藉口把他們的單人床拼在一起,那之後阿修羅當然再也沒有將床恢復原狀的機會。

 

里斯盯著他沒帶圍巾的後頸,那深藍色的和服襯托他一向白皙的肌膚,他知道阿修羅肯定注意到他的視線,通常這個時候阿修羅就會側頭瞪向他,可是今天卻沒有任何回應。

看著阿修羅專心得一動也不動,里斯輕手輕腳的坐起身,一手擁起他的肩膀將頭靠到他的肩膀上,整個人緊貼上他的背脊。

「…起來,你很重。」在短暫的沉默後,阿修羅依然閉著眼有些冷淡的開了口。

「呵,早安。」里斯輕笑著在他耳邊低語,還順勢吻上他白皙的頸項,根本就打定主意要打擾他的修行。

 

阿修羅總算睜開了眼睛,似乎是有些不耐的看了他一眼,但難得他居然沒有動手打人這點讓里斯有些意外,不過阿修羅的失神他心裡也有底。

「在想什麼?」他刻意壓低語氣,帶著些微強硬的語氣。

「…無關緊要的事。」阿修羅再次垂下眼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也沒有其他動作。

不滿被忽視的里斯,收緊了手上的力道,將唇再次貼上他的頸項沿著頸線輕咬,果然此舉讓阿修羅整個人僵硬了兩秒,隨即想要起身,被他用力一拉兩個人又再次倒回床上。

 

阿修羅瞪著他,好像是在忍耐著什麼,但隨即又嘆了口氣開口。

「你到底要不要起來?」他的語氣雖然帶著一絲不耐卻沒有該有的急躁。

果然有哪裡怪怪的…雖然這麼想,但里斯還是沒有提出疑問,反倒是一臉嘻皮笑臉的開口。

「也不是不行,你吻我一下,我就考慮一下?」里斯挑了挑眉,露出一臉燦笑。

阿修羅再次瞪了他一眼,握起了拳頭又再次鬆開,一向面無表情的神情卻帶著一絲無奈,他移開了視線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事情。

 

里斯也皺起眉,這反應不太像是恢復記憶之後的樣子,正想開口詢問,阿修羅卻突然像是下定決心似的湊了過來,在他唇上輕描淡寫的落下一吻,而且沒有立即退開,只是拉開了一點距離認真的盯著他。

里斯有些驚愕得看向他,腦袋似乎是無法思考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里斯盡量冷靜的開口詢問。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通常出現意料之外的好事,背後肯定有什麼大禍!

 

盯著他有些慘白的臉色,阿修羅似乎是恢復了冷靜,面無表情的神色讓人看不出來他的情緒。

「依你也不行,不依你也不行,果然是麻煩的傢伙。」阿修羅淡然的說完這句話之後,隨即輕而一舉的掙脫他的手,留下一臉驚恐的里斯走進了浴室。

 

嗯、嗯??嗯?!慘了慘了,阿修羅真的怪怪的啊!!!

 

 

 

 

里斯在自己房間前面來回踱步,努力思考除了恢復記憶之外,阿修羅最近有哪裡不一樣嗎?

嗯,還是一樣喜歡吃甜食、一樣沉默、一樣努力修行、出任務也還是一樣快速…不對不對,重來重來。

吃甜食的時間比之前要多出一分鐘,發呆的時間變得比之前要多出三分45秒,而且還會無視他的騷擾舉動,出任務的時候比之前要常走神,但大小姐最近比較少讓阿修羅上場。

結論:找大小姐收集線索。

 

里斯得出結論,胸有成竹的前往大小姐的房間,看時間現在已經九點了,總該起床了吧!?

正打算不管那臭ㄚ頭到底有沒有起床,都要狠狠得把她從床上挖起來時,卻又在門口遇到了不知道是在專注思考還是專注發呆的阿修羅,感覺也是來找大小姐的,說明大小姐果然又計畫著什麼事。

「好,她肯定又叫你做什麼事了吧?快告訴我。」里斯不甘心的走到他面前這麼說。

阿修羅依然淡定的神情,完全看不出他的思緒,但他也沒有露出任何疑惑的神情,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簡言之,大小姐確實有計劃,但沒打算讓里斯知道。

 

「好,我自己去問。」里斯盯著面無表情的阿修羅只花三秒就決定投降。

把大小姐綑成木乃伊再放火把她烤成焦炭,我就不信她不說!里斯憤怒的轉身卻被阿修羅拉住了手。

里斯疑惑的轉過身看向面有難色的阿修羅,滿臉的不明白。

 

阿修羅飛快的思考要拿什麼藉口阻止他去找大小姐,一方面懊惱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接下這麻煩的任務。

 

「阿修修,明天里斯生日你可不可以幫忙絆住他啊?不要讓他接近廚房跟餐廳,也不可以告訴他喔!第一次過生日就是該有個驚喜!拖延時間就拜託你了喔!!」

這傢伙的生日跟自己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他非得做這種蠢事不可!

雖然他很不爽,但表情再怎麼樣都不能露餡,他努力將怒氣拋之腦後,艱難的開口。

「大小姐…跟王子殿下在同一個房間。」不對啦!這不是形同鼓勵他去找大小姐嗎?!

阿修羅為自己臨時想出的藉口扶額。

 

「喔!這樣喔…」幸好里斯立刻打了退堂鼓,有了多次經驗誰都不想打擾王子殿下的安寧。

「你…你是不是不舒服啊?」里斯看著臉色難看的阿修羅這麼關心。

「沒有。」阿修羅迅速調整了表情,但此舉在里斯眼中看起來就像是在逞強。

「你跟我來。」里斯一臉嚴肅的反握起他的手,就拉著他走。

阿修羅思考如果等等他要繞到廚房去,不知道能不能直接把他打昏直到晚上。

結果里斯是把他帶去找沃肯。

 

「你看看他是不是生病了。」里斯決定參考專業醫生的意見比較可靠。

沃肯無言的看著面無表情的阿修羅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當然知道今天是某人的生日,宅邸大半的人就是去幫忙整理大廳了,他等下還得在晚上前把大小姐要的什麼霓虹燈生出來,但那個某人在這邊可就什麼都不能做了。

「呃嗯嗯、咳,從診斷來看其實是沒什麼事的。」沃肯一臉嚴肅得小心翼翼回答,深怕講錯哪個字就要被燒。

「你確定?」沒想到里斯更加嚴肅得看向他開口。

「你老實說阿修羅他是不是懷了我的……啊!痛痛痛!」里斯話還沒說完立馬被阿修羅揪住了耳朵。

「打擾了。」阿修羅冷冰冰得這麼說完,就把里斯推了出去。

 

不能生氣,再怎麼生氣也不能打一個壽星,這是不道德的,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就算真的很想把某個白癡碎屍萬段,而且非常值得這麼做,但總不能讓生日那天變成第二忌日,雖然死過一次的笨蛋一定不會介意!!!

阿修羅一邊扶著牆說服自己要冷靜,一邊握著自己腰間的五月雨,非常之天人交戰。

 

里斯一臉疑惑的盯著好像累到不行的阿修羅非常之訝異。

奇怪,都這樣了還是不打我?平常這種時候早就被揍死了才對,阿修羅這次真的失常得非常嚴重。

該不會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吧?

里斯非常緊張的把阿修羅上上下下觀察了一遍,感覺沒什麼不同…啊!聽說灑鹽會有用?

「那阿修羅,跟我去一趟廚房吧?」里斯一臉不容拒絕的氣勢再次握住了他的手。

可偏偏這是阿修羅現在最不想聽到的話。

「不行。」阿修羅立刻秒答,里斯馬上露出一臉懷疑。

「…總之就是不行。」阿修羅已經不想再找藉口了,他恢復淡然的神情,默默拉起了脖子上的圍巾。

里斯對著他挑眉,露出越來越懷疑的眼神。

「……我得去趟圖書館。」阿修羅邊僵硬的轉移話題,邊在心中咒罵大小姐的準備時間也太久了吧!大小姐說過等準備工作告一段落就會派人來通知,在那之前都得撐著。

 

喔,至少還會去圖書館,所以果然是阿修羅沒錯?里斯一邊這麼思考,一邊跟在他身後。

 

 

 

 

非常難得的圖書館空空如也,薩爾卡多不在,連平常都會待在圖書館的庫勒尼西都不在。

「嗯?好難得人都不在。」里斯隨口感嘆了一句,讓阿修羅整個人僵硬了兩秒,為了避免里斯繼續問問題,他連忙走向書櫃。

每次來這邊都很無聊,里斯隨意的走動,又再次來到星座研究專區,上次亂塞的書已經被排得整整齊齊的,而且書架跟書本都一塵不染,他敢打賭薩爾卡多可能有潔癖。

他無聊得看過書架上排列的書名,意外的發現這邊居然還有觀星研究?作者還是瑪爾瑟斯。

原來平常瑪爾瑟斯的休閒是觀星?難怪還滿常在晚上出門…這麼說起來史塔夏也滿喜歡看星星的。

 

里斯隨意的讀過書名,停在星座跟血型研究的前面,他猶豫了片刻,最後伸手拿起水瓶A的那本書隨意翻閱。

 

在各星座和A型的配合中,以A型水瓶座的配合最尖銳,因其性格上成強烈對比,有背道而馳的驅向。

水瓶座的人對名利不太熱衷,只希望能過著像風一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而A型的特質則與之相反,他們思想古舊,作風保守,完全遵照社會的模式生活,是合群守法的典範。

 

里斯不得不露出微笑,有些興趣的翻開了後面幾頁。

 

『兼有這兩種特質的A型水瓶座,一般人對他們的看法是缺乏一貫性,難以理解。水瓶座潛在的頑固性,平時不易表露出來,其外在予人的感覺是柔和、冷靜及客觀的觀察力,積極而強烈的求知心,堅定的意志力。極為厭惡逢迎巴結的小人姿態,具有公正無私的一面,這種守正不阿的態度,常容易被誤解為薄情薄義………』

 

里斯默默闔上了書,未將後面的文章看完。

或許有些地方說得對,有些地方說的不對,但那都無所謂。

阿修羅只要維持他本來的樣子就夠了,因為那才是原本的他,不需要任何人告訴他該怎麼樣會比較好。

而且他有自信,能夠完整接受原本的阿修羅跟他的過去。

 

畢竟。

他,可是生於連隊的男人啊。

 

 

里斯將書放回架上,又沿著書櫃繞了一圈,隨即看到阿修羅在門口等著他。

里斯有些訝異的走到他面前,這時才發現圖書館外面多了兩個人。

「啊啊、那個前輩,大小姐拜託你先離開宅…咳!去買菜!」利恩吞吞吐吐的說完要求,還看了阿修羅一眼。

「嗯、我們兩個是…是陪你一起去的。」阿貝爾也偷瞄了阿修羅兩眼這麼表示。

「這麼晚買菜?」里斯一臉詭異的看向這兩個人,眼中大有懷疑之色。

 

兩個人同時對阿修羅投以眼神求救,阿修羅的面孔扭曲了一秒,隨即慢吞吞的附在里斯耳邊低聲開口。

「順、順便幫忙買…布、布丁。」說完的那一瞬間,阿修羅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是什麼藉口!!這到底是什麼爛理由!

可是因為腦袋第一個想到的就只有布丁這該死的甜食,他這輩子還沒有這麼討厭布丁過!

不過更可恨的是還是某個傢伙那該死的笑容。

 

里斯盯著他發燙的臉頰露出微笑,也輕聲在他耳邊低語。

「遵命。」

 

阿修羅決定把這筆可恥的帳記在大小姐頭上。

 

 

 

送走里斯他們之後,阿修羅便帶著一肚子怒火去尋找大小姐,路上行人立即紛紛走避以免遭到無妄之災。

恢復第二階段的記憶之後,幾乎是所有人都能明顯的感覺到阿修羅的變化。

平常一向存在感微弱的人卻一瞬間像是恢復了所有的氣場,氣息變得比以前更加冰冷,而且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壓迫感,有著超然於世的冷漠,不過這變化對兩個人無效。

其中之一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是誰,通常里斯在身邊的時候,阿修羅帶來的氣息都是煩躁跟不耐,而那種壓迫感的氣場會瞬間破功,而且連渣都不剩。

但通常接下來就得遠離戰場,因為十之八九他們會打起來。

 

第二個人也不用猜,因為全宅邸也就只有某個白目人偶會粗神經到感覺不出任何的殺氣,我行我素的對著瀕臨爆發邊緣的戰士們發表高論,不過幸好阿修羅平時立威甚嚴,他只要一個眼神就能讓大小姐閉嘴,但卻無法阻止她的脫線行為。

所以他剛看到餐廳被佈置的活像個遊樂園的時候,大小姐仍舊無視他的怒火開始對他解說整個流程。

蛋糕跟菜色依舊都是布勞準備,這也有可能是大小姐為了處罰他每天的登入獎勵都是GUM的懲罰之一,不過布勞也有可能是為了報復就繼續給大小姐GUM…總之感覺就像是個惡性循環。

 

總之到了晚上五點左右,照道理壽星應該回來了才對,可是先回來的卻只有利恩跟阿貝爾兩個人。

「咦?前輩還沒回來嗎?」利恩氣喘呼呼得這麼回應。

「你們搞什麼啊…看著一個那麼大的人還會搞不見?」大小姐一臉無奈得這麼抱怨。

「不是啦,回來的時候遇上了一些小怪,就跟前輩走散了,我們來回在森林找了很多次都沒看到他啊。」阿貝爾累得直擦汗。

阿修羅跟大小姐互看了一眼,雖然覺得這附近不可能會有里斯打不贏的怪才對,可是到現在都沒回來,不知道是迷路了還是真的遇上了麻煩。

 

雖然非常麻煩,但找人這種事一向是阿修羅最快,他只好跟著利恩和阿貝爾再出門一次,而大小姐決定去待再重生室看看。

「或許里斯搞不好是腳滑跌進瀑布就被淹死了之類的,所以我在這邊等等看,他回來就派人通知你們喔。」

大小姐一邊目送他們離開,一邊沒良心的這麼說。

 

沿著平常出任務的路線走了一段路之後,接下來就是通往街道跟往森林走的兩條岔路,街道在火之聖女的力量下不會受到魔物攻擊,但那也只限於魔女山谷的街道。

越往森林深處的路程就越是凶險,雖然後面的地圖也有人類所建的建築,但都沒有任何人煙,彷彿就但都沒有任何人煙,彷彿就是被歷史遺忘的遺跡般,大小姐推論那可能是因為聖女大人的記憶沒有辦法完全展現那個城市的原貌,所以現在只能展現過去世界最後遭到毀壞的記憶景象,也就是所謂的人類世界最後的殘骸。

 

找到利恩他們跟里斯走散的地方,這邊是斬影森林的區域,這邊的魔物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成問題,阿修羅研究著周圍斷裂的樹枝,發現一群猛獸的腳印,只有一個往不同方向前進,阿修羅追著痕跡來到一個山崖,他發現在草叢中有一抹不自然的紅點,他皺起眉頭輕點起樹葉上的紅色液體,然後看向似乎是被什麼重物壓過的灌木,一路延伸到霧氣濃厚的底層。

 

這笨蛋該不會…

 

 

 

 

因為無法判定到底是里斯還是魔物摔了下去,而且現在也無法確認里斯到底是否回到宅邸,眼下的辦法就是下去確認,阿修羅將數把苦無綁上隨身攜帶的細線,將其中一把交給利恩他們,好確認自己在底層的行動,另外幾把就是當下面的搜索有誤就回到原地重新搜索的標的物。

 

準備妥當之後,阿修羅毫不猶豫得跳下山崖,輕如飛燕的在鬆脫的岩石上跳過,一路往霧氣瀰漫的底層前進,除了石頭掉落的聲音外,幾乎聽不到一點聲響。

等降落到底層,毫不意外的就看到一條寂靜的溪流,因為空氣中的水氣大量增加才會形成霧氣,阿修羅凝神觀察了一陣子,只看到了一具已經摔死的魔狼屍體外,沒有看到其他屬於人的痕跡。

恐怕摔下來的不是里斯,或許他在摔下來的途中往其他方向移動或是他根本就沒有摔下來,而是往其他方向前進了。

 

在回去路途中再三觀察,總算在山崖中途,大石頭上邊緣的雜草上發現了些微的血跡。

因為不能確定這到底是不是里斯的血,這讓阿修羅顯得有些焦躁,他只能猜測里斯應該是沒有摔下去,然後往更深處尋找他的身影。

受了傷不可能走太遠,但卻又不回宅邸療傷…為什麼?

只能暫時判定他沒有受傷,只是被魔物拖住時間,然後在森林裡迷路?

 

阿修羅閉上眼睛搜尋周圍的氣息,卻還是沒有感覺到這附近有人,但他能聽到魔物的嚎叫聲。

快入夜了,到了晚上會有很多魔物傾巢而出,雖然夏天的時間通常都會到七點左右才會天黑,但在這樣拖下去不是辦法。

「欸?等一下…那個不是…」阿貝爾驚訝的指著前方的魔物,有些震驚。

阿修羅望向阿貝爾指著的方向,立刻拔出了苦無。

 

妖精王妃。

為什麼會在這裡?

難道說…

阿修羅仔細觀察這附近的地形跟氣候,卻感覺很陌生。

不可能,他們剛剛還在斬影森林,為什麼妖精王妃會在這邊?就算是迷路也太誇張了。

但他現下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只能先將眼前出現的生物解決。

所幸眼前的魔物似乎先前就受了傷,才攻擊了一次就頹然倒下,恐怕是不適應這邊的氣候…但當他走近一看,他敏銳的發現那切開妖精王妃後背的傷口,是火焰之劍造成的傷口。

 

阿修羅連忙朝妖精王妃過來的方向前進,利恩跟阿貝爾都緊張得跟在他身後,沒多久就聽到附近傳來了戰鬥的聲音,阿修羅以極為迅速的速度朝里斯的氣息前進,但因為一直遲遲沒有感覺到火焰的溫度,讓他覺得非常疑惑。

 

一出樹林他們首先看到就是數十隻根本不該在這邊出現的屍龍,里斯奮力用劍撐著它們襲擊自己的尖牙,另一手被屍龍咬在嘴裡,不知道是不是骨折了。

利恩跟阿貝爾連忙一起拔出武器對付周圍的魔物,阿修羅氣急敗壞拔出武器的對里斯開口。

「你在做什麼?為什麼不用火焰?」使用火焰的話,這些魔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里斯先是訝異他們找了過來,但在聽到問題之後居然露出了為難的神情。

 

阿修羅不明所以,只能一邊躲開魔物的攻擊,一邊使用苦無限制他們所有的行動。

里斯看襲擊自己的魔物變少之後,開始用劍奮力的撐開咬住自己的尖牙,但卻不是退出來,而是繼續將手伸進去,阿修羅一時不敢置信的望著他的動作。

里斯露出些微的苦笑,但還是努力伸手到屍龍的喉嚨深處,痛苦的屍龍立刻奮力的掙扎,一人一怪像是在比角力般的搏鬥,阿修羅忍不住瞪著他問道。

「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有…東西被牠吞了,一定得拿回來。」里斯看起來極力忍著痛苦,卻還是不肯放棄。

「是什麼東西?你先把手拿出來!」阿修羅看著屍龍的利爪破壞著里斯身後的樹幹,那力道之大恐怕不死也重傷。

 

「…我已經碰到它了。」里斯咬咬牙,還是不肯放棄。

阿修羅有些惱怒的拔出了腰間的細劍,用暗器的話,若魔物亂動恐怕會傷到里斯,他身上那可觀的血跡量,恐怕傷的不輕,不要冒險比較好。

阿修羅迅速躲開掙扎的屍龍,一劍斬斷了牠的右臂,痛苦的屍龍更加用力的咬住里斯的手臂,尖牙都陷進肉裡,讓本來就血跡斑斑的衣袖更加豔紅。

「…你放開它。」阿修羅冷靜的聲音帶著溫怒,像是不想再聽他任何解釋。

「但是…」里斯猶豫的望向他。

「不管是什麼,我叫你放開它。」阿修羅的聲音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這麼命令。

 

里斯沉默了三秒,阿修羅像是忍不可忍的上前用劍用力扳開屍龍的嘴,里斯先是驚呼了一聲,隨即被阿修羅推出了屍龍的攻擊範圍,跌坐在草地上。

阿修羅看到血跡斑斑的屍龍嘴裡空空如也,馬上就知道東西應該是滑進屍龍的喉嚨裡了,阿修羅先是揮劍用風力逼退突然撲向他的屍龍,另一手立即拔出苦無朝牠的咽喉砍去,噴濺的鮮血雖然讓視線有些模糊,但他還是看到了,那是什麼東西。

 

他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在他因為震驚之餘,恍神的兩秒間,那東西又再次從屍龍的咽喉消失,這次恐怕是滑進了胃裡。

阿修羅的心情也從一開始的震驚轉為憤怒,一瞬間從他身上凝聚的殺氣,讓一旁戰鬥的利恩跟阿貝爾都受到正面衝擊。

阿修羅衝向前一刀砍斷屍龍的另一個爪子,隨即劍鋒一轉將屍龍從腹部砍到尾巴,大量的鮮血噴出,傷口深可見骨,失血過多即將斷氣的屍龍發出了震天的怒吼往後退到了山涯邊緣,阿修羅再次使用苦無劃開了牠比常人要大的胃袋,隨後失去生命力的屍體就從山崖墜落。

牠的胃袋裡空空如也,恐怕是因為剛消化完,除了一樣東西隨著衝擊飛了出來飄在空中,隨著屍龍的屍體一同墜落山崖。

 

那是精工細緻的木頭裝飾品。

上面刻著艾草的木雕,背後刻著里斯的名字。

 

為什麼他會知道?

 

『使用木頭是做為替身。當里斯遇到危險的時候,代替里斯承受他無法承受的攻擊,代替無法一直陪在身邊得自己,守護他。』

 

因為,那是他親手刻的。

 

 

 

 

利恩跟阿貝爾當然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知道在阿修羅那銳利的殺氣出現之後,所有的魔物好像都得罪他了一樣,他們膛目結舌的看著阿修羅將所有的魔物一個也不剩的全部解決,真要形容那畫面大概就是…

嗯,應該是庖丁解牛的感覺。

就是肉是肉,骨頭是骨頭,內臟是內臟…分家的非常乾脆…

如果忽略阿修羅直接徒手把那血淋淋的脊椎拉出來和到處亂噴的鮮血的畫面的話…

應、應該就只是像個廚師在解剖牛而已…哈哈哈…

 

里斯當然也是非常目瞪口呆的看著阿修羅像被古魯瓦爾多附身一樣殘虐著所有的屍龍,果然相處久了不管願不願意都一定會受到身邊的人影響啊!他毫不猶豫的相信接下來可能是他要被大卸八塊了。

當所有的魔物都倒在地上,沉重的寧靜就開始無線蔓延了起來,里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正襟危坐,雖然他現在實在衣冠不怎麼端正。

 

等了好幾分鐘,但阿修羅卻只是像是在思考事情般的沉默,魔物的鮮血徹底染紅他的劍身跟衣物,看著不斷滴血的刀刃,里斯本來想起身,但他的動作馬上讓阿修羅的目光瞪了過來,他只好再度端正跪坐。

阿修羅走到他面前,染著鮮血的臉龐看起來特別的恐怖,那很難忽視的壓迫感迎面而來,里斯有種自己死期將至的錯覺,雖然他已經死了沒錯。

 

阿修羅靜靜的看著他,而里斯也知道他在等他解釋,可是在腦袋想過的理由好像都不太適合在這種氣氛中提出,所以他只好默默嘆口氣,僵硬的開口。

「你…你沒受傷吧?」話才剛說出口,阿修羅立刻賞了他一拳。

里斯壓著遭受重擊的臉露出苦笑,看樣子這次不能隨便蒙混過去…慘了。

里斯正想保持沉默是金的美德,並露出一臉懺悔貌,但很可惜效果不彰。

「你為什麼會傷成這樣?」阿修羅似乎是想強迫自己冷靜的了解狀況,只可惜里斯發現自己沒辦法幫助他。

「就、就只是不小心…呃!」里斯苦笑著這麼低語,這次連話都沒說完,阿修羅就狠狠再揍了他一拳,抓著他的衣領將他拉到他自己面前。

「為什麼沒用能力?」阿修羅隱忍著怒火,聲音出奇的冷靜,但抓著里斯衣領的手卻收得更緊了。

「……」里斯猶豫著沒有回答。

或許是因為他覺得阿修羅其實沒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意思,或者是阿修羅希望自己能夠給他一個別的合理的解釋。

但事實擺在眼前,他已經做不到掩飾真相這種善意的謊言了。

 

阿修羅的神情在他一分一秒的沉默下變得越來越難看,里斯連忙想要緩和氣氛般的輕聲開口。

「你、你還好嗎?」

聽到這種問句,阿修羅周圍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他毫不猶豫的迅速拉出身後的劍鞘,狠狠敲向里斯的腦袋,隨即無視倒地不起的里斯,默默站起身,看向身後已經抱在一起冷汗直流的利恩跟阿貝爾。

 

啊啊啊、要死啦,利恩!你不是說阿修羅跟其他人比起來比較溫和嘛!阿貝爾驚恐的輕聲抱怨。

我哪有這麼說!正常人只要把他拿去跟古魯瓦爾多和薩爾卡多比都會這樣判斷吧!利恩也驚恐的低吼。

事實證明只看外表和平時作風是不準的,宅邸BOSS都有嗜血傾向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看著可能會把他們倆殺人滅口的阿修羅越走越近,緊張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你們,先回去通知大小姐,把急救品準備好。」阿修羅平穩的語氣聽不出他現在的情緒,但那股龐大的壓迫感還是沒消失,那張沾著鮮血又面無表情的神情,讓眼前的兩人連忙點頭如搗蒜,然後迅速站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衝回宅邸。

 

看著走遠的兩人,阿修羅這才沉下臉。

他默默走回里斯身邊,從他較大的傷口開始包紮止血,將骨折的手臂用樹枝固定好。

他盯著里斯蒼白的側臉,心中仍然回響著他真正想問的問題。

 

只不過是塊毫無用處的木頭。

你到底,為什麼不扔掉?

 

但他或許已經知道他的回答,不管是什麼,那都一定會動搖他的決心。

所以他沒有問。

里斯也沒有回答。

 

直到最後…

終究,誰也沒有說出口。

 

 

 

 

急救品藥效很快,但還是得先等人清醒,但因為阿修羅無論如何都不肯叫醒里斯,其他人看著殺氣騰騰的阿修羅也不敢自告奮勇得去叫醒鼻青臉腫的里斯。

為了挖八卦變成刺蝟?智者不取。

就連粗神經大小姐都能感覺到阿修羅的怒火,連忙先將兩人帶回房間,決定等里斯清醒再開始。

 

一睜眼就先看到熟悉的天花板,他就知道是在自己房間了,房間沒有開燈,所以視線比較昏暗但他還是知道身上的傷口都消失了,里斯動了動身子坐起身,他才發現靠著床側坐在地板上的阿修羅。

「…你還在生氣嗎?」里斯盯著他的背影,帶著些許苦澀的語氣開口。

當他決定去把東西拿回來的時候,其實那時他就知道阿修羅知道或許會生氣吧?但他就是想找回來。

要不是誤入了EX風之大陸的區域,恐怕他能夠毫髮無傷的回來也不會讓人發現。

 

在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阿修羅才沒好氣的緩緩開口。

「…不知道。」如果說是在剛才,他確實是在生氣,里斯惹火他不是第一次,但沒有哪一次是這樣憤怒到不受控制,這對他自己來說是種陌生的感覺。

因為那樣的憤怒不是只有單純的怒氣那樣簡單,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

可是現在…

可是現在,雖然還是覺得很不爽,但卻又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

 

那是以希望能夠守護那個人做出來的東西。

他知道那種東西什麼事也不能做,但他沒想到…

就只是那樣的東西也能害那個人受傷。

 

如果只是搞丟了,回來跟他道歉他還會覺得好一點。

 

聽到這樣的回答,里斯有些無奈的搔了搔頭,最後像是下定決心般的開口。

「我只是…只是想收藏所有與你有關的回憶。我自以為我能…好好保護它…」

「…不准去找。」阿修羅在聽到一半立刻打斷了他。

里斯再次沉默了下來。

沿著那條山崖下的溪流走到底,或許還能找回來,雖然希望渺茫。

從阿修羅親手將它扔下山崖的行為,恐怕也是不想再看到它了吧。

 

「阿修羅…」里斯苦笑著想要解釋,但阿修羅直接站起身。

「那不是為了讓你保護的東西。醒了就出來。」阿修羅迅速結束了話題,率先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唉唉,又惹他生氣。

 

不過還是這樣的阿修羅,他比較習慣。

 

 

走到大廳後就先看到大小姐捧著蛋糕看向他。

「喔喔喔!里斯你終於出來啦!等你好久了啦!吶吶、生日快樂啦!」大小姐開心的捧著蛋糕衝過來,里斯一時無法決定要躲開還是接住可能翻倒的蛋糕。

隨即所有人都後面的餐廳跑了出來,大小姐開始唱起生日快樂歌,整個宅邸熱鬧得不得了。

「喔喔,前輩你該去餐廳看看,大小姐把那邊弄得超好笑的!」弗雷特里西拿著一杯酒走過來祝賀他,一旁的伯恩哈德瞪著已經臉色紅潤的弗雷特里西面露難色,後續工作可難搞了。

 

看著那奇怪的霓虹燈跟滿室的氣球,里斯不禁失笑,這什麼奇怪的風格?

「第一次生日就該印象深刻啊!!這個是我們送的禮物。」大小姐理直氣壯得這麼回應,然後拿出全套武器保養工具箱給里斯。

里斯稀奇的看著裡面所有的工具有些感動。

「其實我本來想送你道士裝跟符咒,或者是恐怖鬼故事全套,但因為陪我挑禮物的是阿修羅,在被冷淡的眼神威脅之下,我只好買實用的東西了。」大小姐一臉惋惜,立刻將里斯所有的感動都化為灰塵。

對,我怎麼該期待大小姐有個正常腦袋呢?里斯眼神死的這麼反省。

 

大小姐看著他表情哈哈大笑,隨即像是想到什麼般的露出一臉賊笑開口。

「那阿修羅給你的禮物喜歡嗎?」大小姐眨了眨眼,里斯不明所以的看向她。

「就是那個顏色跟你的眼睛很像的禮物啊。」

 

 

 

 

夏天的夜晚星空燦爛,就連夜風也帶著溫暖的感覺。

阿修羅蹲在宅邸後院的河水前,他手上握著一小小褐色布袋正在猶豫。

不送禮物的話,或許那傢伙會很吵,但絕對好過這種禮物又繼續害他…

阿修羅皺起眉,豁然站起身,看著天空的上弦月沉默了幾秒,隨即向是下定決心般的高舉起手上的布袋,準備扔到河川下流。

雖然對不起大小姐,但禮物果然還是另外買好了,他這麼想。

 

「等等!」但他才剛要扔出去的時候,有個人連忙從後面衝過來用力握住了他的手。

奇怪,想得太專心了嗎?沒有注意到有人衝出來。

阿修羅看向握住自己手的人,一點也不意外是氣喘吁吁的里斯。

「我的禮物呢?」里斯維持著抓著他手的姿勢,就這麼唐突的問了起來。

「…弄丟了。」正確來說是正要丟。阿修羅平淡得這麼回應,畢竟是既定事項,他迎向里斯的目光沒有半點猶豫。

「丟到哪?」里斯一臉嚴肅的盯著他的眼神,抓住他手的力道有些加重。

 

「…我也不知道。」阿修羅愣了一秒,立即回答。

 

里斯看著他的表情沉默了兩秒後,露出胸有成足的微笑。

「那你現在又要丟什麼?」里斯拉著他的手這麼開口。

「……不用你管。」該死,還是露餡了。

兩人開始互相拉扯,誰也不讓誰。

「給我放…!」里斯突然摟住他的頸項,立刻堵住他所有的話語。

 

他輕輕貼著他的唇,溫柔的啜吻,然後擁緊了他的背。

「對不起,你一定很生氣又很擔心吧。但是…我還是…」里斯猶豫了一陣子之後,將他抱得更緊。

「我還是想收藏所有有關於你的回憶,即使是…可能帶不走的禮物。」里斯的聲音帶著無奈。

如果可以,阿修羅很想再揍他幾拳,叫他不要胡說八道,誰生氣了誰擔心他了!只不過是自己活該跑去追一個沒用的護身符才會傷成那樣,根本不關自己的事。

 

不關自己的事…才對。

他應該要反駁的,但…喉嚨痛到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他開不了口。

 

真是可惡的傢伙。

 

 

阿修羅總算鬆開了手上的小布袋,將它推到里斯胸口,等里斯一拿起來他就移開眼神,對著眼前的河流開始發呆,里斯站到他身旁打開了那小布袋。

裡面是一個不到手掌大的圓形玉珮,紅色的中國結穿過玉珮中間的洞,模樣雖然小巧卻富有光澤。

「嗯,真的跟我的眼睛顏色很像呢。」里斯將禮物舉至眼前,看著它溫潤的碧綠色光澤,心情有說不出的好。

多嘴的大小姐。阿修羅有些惱火的這麼想。

恢復記憶時回想起來的東方特產品中,也有這種東西,在培大小姐找禮物的時,剛好經過那樣的攤子。

那碧綠色的光澤讓他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它硬度不高又怕火。別再帶出宅邸比較好。」其實玉的功效很多,不論是人養玉玉養人的身體方面,或是抽象的消災解難,但那些他都不想說,感覺說得越多,里斯做的蠢事一定也會越多。

「碎了也沒關係啊。」里斯再次摟住他,將他拉到自己身邊。

「見證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心啊。」里斯在他耳邊輕聲低語,那帶著笑意的語氣讓人很想再揍他幾拳。

但他還是決定先拉起圍巾先遮住發燙的臉再說。

 

里斯笑著再次擁緊了他,將頭靠在他的額側,輕聲道謝。

 

其實你才是我最不想要弄丟的…

最重要的護身符啊。

 

 

 

END

後記

喔,熬夜寫果然趕上了,我現在快累死了,還有一堆工作的事情沒做,我死定了啊啊啊!
七夕賀文應該沒時間寫了,所以等明年情人節再說啦!

阿修R2在里斯生日前夕出,里斯R2在阿修生日前夕出,害我忍不住腦補(欸


以下有阿修R2據透(慎入唷)

 

 

 

看完故事當然的一個就會先尖叫阿修羅好帥!

當時卡面出來我整個就感覺到畫師的復活能量!!!

不愧是原作者,不帶頭巾跟圍巾的阿修居然這麼帥!!!!!!

那頭目裝束襯底打中我的心啊!頭巾跟圍巾不流行了喔,現在都要穿帽T啦!(瘋了

這麼說起來我家帥男人都有戴過帽T啦W

王子殿下R2圖,之前就是這張萌殺我的心WW
薩爾大人不用說啦WWW帽T超帥的!!
現在連阿修修都WWWWWWWWWWWWW
還有盜墓筆記的小哥WWW(不要跳動

先尖叫完阿修好帥,再來就是驚愕魯卡爺爺真的好像是把阿修修當孫子來疼的感覺啊!!!怎麼會!

你那限定對話是到底發生什麼事?你是被雷打中,還是真的不滿阿修被里斯拐走啊XDDDD

所以限定對話對象錯了,里斯限定:只有你我是絕對不會原諒的(咬手帕<欸?
不過也有可能是阿修真的極端性思考?

先是忠心耿耿的A型血發作,然後突然崇尚自由的水瓶座發作就跟你SAY掰了嗎XD

 

再來就是我要澄清我誤會了基度先生了。

我以為他是個腹黑男,結果他根本是個守財奴?!

我一生的願望就是要當個暴發戶!只有錢才是我的主人!

阿修你不要相信這種連古老盟約都無視的傢伙,他發的誓都是個屁!

你現在就快殺了他免得他以後背叛你還害你背黑鍋啊!

可是阿修真的好帥啦WWWW你可以先帥完,再更帥得讓他人頭落地啊呵呵(有變態

頭目請讓我跟隨你~~~(被燒滅

果然還是要這麼帥氣凌然的阿修才能讓我燃燒啊!!!(握拳)

最喜歡帥氣度破表的阿修羅了!!>W<

正太修也很可愛啦W但那是因為是阿修所以我才喜歡,其實我本來對正太是無感的呵呵:P

 

然後放上阿修超帥R2帽T照!

阿修R2  

彩圖已是我桌布啦XD

每天被琥珀色眼瞳的阿修注視好爽(被打

那表情真的是有夠美的啦吼,皮膚白皙,舔舔鎖骨(被燒死

這麼美的男人就要嫁(給里斯)了真感傷啊(擦淚<被燕飛

 

 

然後利恩R4也一起升了,所以就讓他在這篇當受到驚嚇的路人哈哈哈WWW(被毒牙

 

 利恩R4  

 

看看新出現的新角又有點˙˙˙是我的菜啊(小聲小聲

再次覺得繪者已經復活了,希望我以後都不會看到再像那恐怖的史塔夏R1之類風格的R卡出現˙˙˙

那真的˙˙˙感覺很敷衍,解釋更敷衍,我覺得那已經不是換個風格的問題了。

 

當我看到天空跟一個男人背影,一秒覺得哪來的文藝片= ="

我帥氣又美麗的史塔夏在哪裡啊˙˙˙˙˙˙˙雖然瑪爾瑟斯也差不多,但那至少是他本人耶!

 

算了,因為阿修R2很帥,所以我已經沒有怨言了唉。

繪者您繼續加油,好好休息吧!

 

最近瘋狂想看奇幻小說,可是一直沒有時間唉。

我一向比較喜歡奇幻風格的作品,尤其是設定完整又很有想像力的超喜歡OWO

但每次要等結局就很累啊(抹臉)

對現代風格就比較無感了,除非是比較有創意的。<逃避現實意味

 

 

總之感謝大家看到這裡<O>

PS不知為何變成10級字,偷偷改回來顆顆。

補上補充資料

玉佩常識http://kaiyun.fututa.com/zhishi/article/1114/index.html

星座血型分析http://blog.yam.com/a0204a7474/article/28287666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星彗
  • 昨日才抽到了R1布朗寧跟L3新角耶 ((揮手
    這樣的阿修羅才是真的的阿修羅!!!!!
    但總覺得里斯被耍了的說 ……

    最近社會謁有社區都發生很多事,
    覺得他們打擾了我的安寧,
    說真我很想把那些打擾我安寧的人殺掉 …
    無奈社會上有法律,所以我決定詛咒他們了。 ((笑

    氣場什麼的,那是必需品!
    不然會很容易被欺負 !!!
  • 我也抽到新角了(歡呼)
    單純只是想讓阿修心情複雜嘿嘿WWW
    里斯太粗神經了沒辦法XDDDDDDD
    第一次過生日大家都很遲鈍呵呵

    冷靜啊大大,你需要淡定紅茶(欸
    生氣傷身啊,有些沒辦法的事情只好看開點囉ˊWˋ
    人生苦短,勸君將時間花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喂,好眼熟的廣告詞
    祝大大笑口常開,長命百歲喔~OWO

    龐大的氣場真得滿好用的,只可惜我沒有唉(搔頭
    為什麼大家的大小姐都這麼厲害(哭成淚海

    鏡之璄 於 2013/08/23 14: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