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薩爾大人生日賀文

*喔耶及時生出來實在太好了QWQ

 

 

 

「這真是太難想了啊…」大小姐在吃過早餐之後就一直在中庭的走廊來回踱步,路過的戰士都決定視而不見,免得捲入什麼麻煩事,但事後證明就算無視麻煩,麻煩還是會自己找上門來的道理。

大小姐發出了公告要某些戰士在午餐過後到中庭走廊集合,被點名的幾位雖然很想無視但這樣可能得待在宅邸外一整天,但現在外面正下著大雨,不管是誰都不想選擇這個選項。

 

「好了,古魯的生日都過好了,妳又有什麼事啊?」弗雷特里西一臉無奈的抓抓頭這麼開口。

「當然還有啊!還有薩爾大人的生日。」大小姐一本正經的回應,讓在場的人都繃緊了神經。

「…妳又想做什麼?」弗雷特里西馬上離遠了幾步,手已經握上腰間的虎撤。

「幫我想要送什麼啊,我不知道薩爾大人喜歡什麼啦…」大小姐很苦惱的這麼開口。

這問題讓氣氛沉默了下來,然後大家不約而同的開始回憶薩爾卡多平常的行徑。

 

「呃?大概是鋼絲?」弗雷特里西有些疑惑的脫口而出,大小姐翻了個白眼。

「你是叫我送他用來綁我到天花板反省用的鋼絲嗎?」就算薩爾大人願意收而且還覺得很實用,她也不想增加自己跟天花板交流感情的機會。

「我覺得他很需要…」伯恩哈德一臉嚴肅得附和自家弟弟的意見,而且覺得非常之中肯。

「…駁回!」大小姐思考了當自己拿鋼絲去當薩爾大人生日禮物的情境,聽起來就不妙連忙拒絕。

 

「我知道啦,他喜歡罵人。妳就去給他罵就好了啊。」里斯一臉不耐煩的提出了有些詭異的意見,雖然依照限定對話來說,好像…沒有錯?!

「為什麼不是你去被罵啊!」大小姐暴怒的指著里斯吼。

「因為你是要送禮物,不是我。」里斯瞪著大小姐也不甘示弱的指回去,眼下看樣子他們倆就要進行幼稚的吵架,一旁的阿修羅便插了話。

「書。」阿修羅簡潔有力的給了一個字,大小姐愣了愣突然覺得好像有些道理。

「也對,薩爾大人都泡在圖書館裡面…可是他會喜歡什麼書啊?難道宅邸有改造身體的書嗎?」

眾人沉默了一下,突然覺得這種書也太難找了吧?然後同時將目光投向一旁的沃肯。

 

「…我就算懂,也沒有書啊,難道是叫我整理資料成冊送給他嗎?」沃肯有些驚恐的反問。

那些資料太龐大,一時半刻也生不出來吧?

「…幫我去找布勞或羅索問問。」大小姐嘆口氣對著弗雷特里西這麼說,弗雷嘆了口氣只好認命的走回宅邸去找人,大小姐便繼續問沃肯有什麼其他方案之類的,沃肯想了一分鐘後的答案讓大家差點沒吐血。

「我想他可能喜歡…蘿莉吧?」沃肯以有些認真的語氣這麼開口,馬上遭到大小姐的反駁。

「那是你的興趣吧!!是你自己想要這種生日禮物吧!!」大小姐生氣的抓著他毆打。

「不是啦,妳想想蕾格烈芙嘛!」沃肯連忙閃開大小姐的攻擊這麼開口。

「啊對,蕾格跟薩爾大人比較熟,你去幫我叫她來!」大小姐一臉鄙視得這麼命令沃肯,沃肯只好無奈得去尋找過去的同事。

 

「那利恩,你覺得呢?」畢竟跟薩爾卡多接觸的人還算不少,即使關係都不太好,還是可以參考參考意見。

「啊?…應該是…囉唆吧?」利恩絞盡腦汁的回想當時的情況,薩爾卡多就是個喋喋不休又很難纏的傢伙,從頭到尾就是被強迫一直聽他聒噪的言論,恐怕他很喜歡…演講?

「…你們可以舉出一些具體的禮物嗎!你是要叫我送他一本『如何說話不顯得聒噪』之類的書嗎?我還不想死咧!!!!」大小姐惱怒的反駁這詭異的意見,一旁的多妮妲默默開了口。

「眼影。」語氣認真的提出了非常"具體"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還在記仇之前被誘拐…被設計的事情。

 

這項提議成功讓本來就不怎麼熱絡的氣氛降到冰點,大小姐無奈的表示。

「……我說了我不想死,好嗎?」而且這種問題要怎麼問!薩爾大人請告訴我您用哪一個牌子的眼影?!

估計她可能會被倒吊在外面的樹上體驗風雨交加跟飢寒交迫的雙重體驗三天三夜吧!

可能參考關係人的意見不太妥當,大小姐正在這麼思考的時候,里斯再次開了口。

「啊,對啦,他肯定喜歡來一場快樂的對戰,你就讓我們辦一場武鬥大會,請務必把我排在第一個…」里斯以有些躍躍欲試的語氣這麼提議,馬上遭到大小姐的否決。

「你閉嘴啦!誰不知道你想公報私仇啊!」以前跟薩爾大人結下樑子的人選的意見就是該忽略。

「哼。」里斯不悅的沒有回話,他怎麼可能忘記之前為了想知道某人的記憶而跟薩爾卡多在圖書館前大打出手的事情,所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但要名正言順得找碴有困難,只好作罷。

 

幸好蕾格烈芙這個時候跟著沃肯走了過來,大小姐一臉救星來了的表情上前迎接。

「太好了!蕾格烈芙,妳一定知道薩爾大人喜歡什麼吧?」大小姐一臉期待得看著眼前的少女這麼說。

「當然。」蕾格烈芙不負眾望得這麼表示,然後嚴肅的開口。

「薩爾卡多一直以來都很熱衷於工作。」

聽到這樣的回答,大家有些不知所措的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向無言的大小姐。

「……沒有別的,具體一點的東西了嗎?」大小姐沉默了良久,眼神死的盯著蕾格烈芙這麼開口。

連最有希望的人選都只能講出這種答案?!薩爾大人您平常可以有些休閒活動嗎!或者有什麼喜歡吃的東西也好啊!啊、他說過想要咒三…

但是最近剛買了王子殿下的生日禮物沒有錢了啊!

 

眾人看著表情變化豐富的大小姐抱著腦袋哀嚎嘆了口氣,看樣子又要忙起來了。

 

 

 

 

第一次見到那傢伙是在剛從暗房甦醒的時候,那時候的大小姐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看向他,只是用著有些驚訝的語氣說了句。

「喔、是薩爾卡多。」

現在回想起來那大概是那傢伙少數非常正常的時候,原因當然是因為那傢伙對自己還不熟悉,當然他也沒有打算要跟她熟起來的意思。

能夠命令他的就只有蕾格烈芙大人,能讓他效忠的對象也就只有蕾格烈芙大人而已。

 

不過能讓他放棄這原則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他向來討厭跟無能的人一起共事,但偏偏身邊就是一堆沒有能力的上司跟不會思考的笨蛋,而且沒想到連死後都不能倖免這該死的定律!

明明已經解釋過很多次了,但是那傢伙就是沒辦法改過來!

牌還是可以放錯!連算術都不會嗎!怎麼樣攻擊比較高都算了那麼久的時間了,還可以算錯!

他再次體驗到靠別人不如靠自己的道理,當他可以無視對手多麼猛烈的攻擊都可以輕鬆閃過而且毫髮無傷,那傢伙看著他的眼神就變得異常得尊敬。

「喔喔!薩爾大人神防耶!好帥!」

哼,只不過是點程度有必要這個樣子?

但是從此他就變成常駐任務組,那傢伙對他的尊重也與日俱增,甚至到了有點放縱的地步。

 

他承認他不吃這種感覺像是收買人心的事情,但是偏偏那個少根筋的白癡,沒有任何的心機算計,就只是單純的…尊敬他。

這種態度直到許多新人進門都沒有變,那傢伙還是一樣顧慮他的感受,唯命是從。

但,那還是跟她對其他人是不一樣的。

他能讀懂她對古魯瓦爾多的敬重,也能讀懂當她迎接自己喜愛的戰士進門的表情。

那跟對他的感情,是不一樣的。

其實無所謂,因為一直以來…他效忠的是蕾格烈芙大人。

 

那傢伙從來沒有延遲過自己恢復記憶的事情,只要是一出現有關於他記憶的事情,她就立馬開始準備所有的碎片,不管要插多少人的隊伍,她都沒有猶豫幫他恢復記憶的事情,記憶中關於蕾格烈芙大人的印象逐漸恢復,他卻沒有想像中的高興。

或許死過一次會擁有不同的想法,他並不認為蕾格烈芙大人的作法有錯,但在這個世界總會遇見那些決定的『後果』。

每個人背後所擁有的故事。

 

他對於自己的選擇沒有後悔,甚至認為這些犧牲是必要的,但對於那傢伙而言,這些都不重要。

他肯定是受到了不好的影響,才會去注意其他野蠻人的生活,果然選好效忠的對象是很重要得一件事,雖然他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總之,在這座宅邸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奇怪,但是一旦有奇怪的事情發生在自己周圍就會倒大楣。

像是現在。

一群可疑人士在圖書館走來走去。

如果是以前他會想要把這群平常跟書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一邊的傢伙們轟出去,但現在因為蕾格烈芙大人居然也在其中讓他頗為猶豫。

果然是選錯人當追隨的對象吧。

他感覺蕾格烈芙大人已經受到某個白癡的不良影響了!

 

先不說蕾格烈芙大人正再以漂浮的姿勢待在最高的書架上找書有多麼奇怪,光是那個坐在角落還帶著墨鏡似乎是想偽裝的紅髮野蠻人跟肌肉男一臉嚴肅的盯著書,還時不時瞄了自己一眼又迅速瞪著眼前的書,就會覺得有什麼大事正在這個宅邸發生。

他花了一分鐘考慮到底該直接去找那傢伙搞清楚她到底在搞什麼鬼,還是不要管他們繼續整理文件?

他還沒思考出結論,眼角又看到某個已經進駐圖書館黑名單的野蠻人正帶著一股豁出去的氣勢走到他面前來,僵硬得拿出整疊的星座速配相關的書放到他面前。

 

他承認愛情確實會讓人智商降低變成笨蛋加三級的白癡,但他不知道某位連隊王牌已經沒救到這種地步了!他必須非常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臉部表情才不至於露出詭異的表情,而且非常嚴肅的考慮借書給這用火的笨蛋會不會最後回收的是一堆灰燼之類的問題,所以他沒發現已經偷偷移動到他頭上的阿修羅輕聲將『薩爾大人生日快樂』的紅條掛上去。

 

看著他遲遲無法下決定的樣子,眼前的里斯先是鬆了一口氣後,再度把所有的書拿了回去,但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把所有書的位置都放錯了,他氣的衝了過去,里斯連忙棄書而逃,讓他差點罵出髒話。

等他把書整理好的時候,莫名感覺圖書館的人好像變多了。

而且他感覺到很多人的目光飄向自己,又在他看過去的時候迅速移開,根本搞不懂他們想幹嘛。

偏偏在這個時候整個圖書館的燈都暗了,不知道是因為停電還是人為的疏失,因為圖書館的窗戶都有窗簾所以一停電馬上就伸手不見五指。

 

突然在他一直處理文件的座位上發出了微弱的亮光,他感覺所有人都整齊的圍了過去,等他走近才發現那是蠟燭的光,馬庫斯一語不發的拿著大蛋糕看向他,桌上的文件都不知道收到哪裡去了,只有滿桌的豐盛菜餚,和一個包得非常大的禮物。

「薩爾大人,生日快樂喔!」大小姐從桌子底上跳了出來,非常開心的這麼說,在安靜的圖書館引起了非常大的回音,也格外清晰。

 

生…日?薩爾卡多愣了愣,看向開始唱起生日快樂歌的大小姐有些反應不過來,直到大小姐拉著馬庫斯走到他面前。

「薩爾大人,要許三個願望然後吹熄蠟燭!」大小姐有些開心得這麼說,卻先被薩爾卡多賞了凌厲的眼刀。

「圖書館給我保持安靜。」大小姐馬上閉嘴,一臉驚恐得看向他。

「…不過今天就、就算了。」薩爾卡多瞪了她一眼,隨即盯著馬庫斯手上的蛋糕這麼說。

大小姐總算鬆了一口氣露出了微笑。

 

等圖書館的燈光恢復,薩爾卡多無言的看著一群狼吞虎嚥晚餐的野蠻人嘆了一口氣,隨即拿起手上那超大包的禮物有些猶豫。

根據那傢伙的腦袋能夠想出來的禮物,恐怕不是什麼好東西…

可是大小姐就在一旁一臉閃亮亮眼睛的看向他,好像很期待他打開的樣子。

 

薩爾卡多有些無奈得打開包裝,結果看到裡面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有,大小姐看著傻眼的他還幫忙解說。

「喔喔,因為不知道要送薩爾大人什麼啊,大家就都送了覺得你需要的東西!我送的是這件帽T喔!」大小姐拉出裡面得一個紙包裝這麼說,算是裡面很正常的禮物。

另外有幾本書叫做什麼『如何擦眼影才不顯得突兀』、『如何烤出好餅乾』、『說話的藝術』之類的莫名其妙的書名。

除此之外裡面居然還有鋼絲、鞭子、撲克牌、螺絲起子、沃肯的小小工具箱唷之類的詭異東西。

聽說古魯瓦爾多在大小姐叨擾之下還忍痛割愛了一個小鳥標本給他………雖然他覺得他不太需要,嗯。

 

收到這種詭異的禮物,薩爾卡多突然覺得頭很痛。

或許他該找出到底是哪個死渾蛋送了一堆垃圾的東西給他,以防止下一年他會繼續收到廢物…。

「大小姐,可以切蛋糕了嗎?」阿貝爾非常興奮的開口,一旁得利恩居然開始做起了熱身運動。

「喔喔,可以啊!薩爾大人來切吧!」大小姐不顧他的意願就將他拉到蛋糕前面。

薩爾卡多默默切完了蛋糕,正想說這場鬧劇可以停止了吧…

 

結果冷不防臉部就正中了一樣軟軟的東西…嗯,這是蛋糕吧…

一瞬間大家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大小姐一臉驚恐得看向動手的利恩大叫。

「喂、利恩你瘋了嘛!」居然向薩爾大人砸蛋糕!

「嗯?砸壽星蛋糕不是潘德莫尼的習俗嗎?」利恩一臉不明白得這麼開口,一旁的阿貝爾看情況不對默默將手上的蛋糕放下。

「是誰跟你說…有這種習俗的…嗯?」薩爾卡多露出非常燦爛的微笑,默默將臉上的蛋糕清乾淨。

「瑪格莉特啊…」利恩感覺到危機的退了幾步。

啊啊,果然不該相信喝醉酒的人說的話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毛骨悚然的女人!!!

 

「很好,我相信你一點也不介意接受潘德莫尼的習俗!」薩爾卡多燦笑的拉開他的鋼絲,另一手拿起了蛋糕。利恩連忙慘叫的退開一大步,阿貝爾閃避不及直接用臉迎接了蛋糕。

「利恩你身為我的好兄弟居然暗算我!!!」阿貝爾悲痛的壓著自己的鼻樑大罵。

「誰要跟你當好兄弟!你自己也想砸的吧!」利恩一邊回話一邊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圖書館。

「不准跑!」薩爾卡多跟阿貝爾連忙順手拿起蛋糕邊砸邊追了出去,一旁的弗雷特里西跟伯恩哈德不幸遭了殃,頭上頂著面目全非的蛋糕無言的看著對方。

「唉…這兩個人也是從連隊開始就這麼愛惹麻煩啊…」弗雷特里西無奈得抓抓頭,開始幫伯恩哈德清理他頭上的蛋糕,伯恩哈德也無奈得拿起衛生紙擦拭弗雷特里西頭上的蛋糕殘骸。

 

「欸!你們不要在宅邸裡砸蛋糕啦!要打掃很久啊!!!!」大小姐邊慘叫著跑出去追那群人去了,當然事後她也是被砸了一身蛋糕回來。

布勞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血被摧殘表示心痛,而且晚點還要打掃整個充滿蛋糕的宅邸………

算了,喝杯紅茶吧。

離戰場最遠的阿修羅坐在一旁悠閒的解決他手上的蛋糕,沒注意到里斯偷偷塞自己的蛋糕到他盤子裡。

 

蕾格烈芙有些無奈的嘆口氣,她勾起自己蛋糕上的奶油嘗了一口。

她一生追求的東西,其實就只是像這樣,大家能夠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罷了。

只是當人擁有得越多,反而越看不見平凡的幸福。

 

在這座宅邸輕而易舉實現的這個小小的願望啊。

當真相顯現的那一天,這個小小的幸福會不會…

 

 

 

 

你聽,窗外雨聲依舊。

過去的記憶浮現,連接著還隱隱作痛的舊傷。

對於無法再改變的那些時間,有好多個早知道拼湊著後悔。

如果遺忘是一種賞賜,又何必苦苦追尋那些碎裂的曾經?

 

你聽,窗外雨聲依舊。

如果放棄了就會無法前進,所以只能將錯就錯。

在身上留下的一道道傷痕,只有自己才懂得痛。

起身追求就勢必會受傷,當你回首又留下了什麼給世界?

 

窗外雨聲依舊,你是否還有勇氣往前?

追尋旅途的終點。

 

 

 

 

END

 

後記

嗯,其實是想要從頭歡樂到尾的。

但最近的心情好像不太配合(菸

我只是想說我對薩爾大人跟對其他人是有些不一樣的。

這種感覺帶著淡淡的悲傷,因為是有點無能為力的事情。(鬼才聽得懂

總之,我還是希望在我宅邸的孩子都能快樂的過日子OWO

在體會現實之後,就會對所謂的人性有點…,唉,總之我很討厭那種感覺啦,毫無理由加諸於他人的傷害。

有點像我的老師說的:我們在世界經歷過的事情已經夠討厭了,實在不想再看到一些不美麗的東西。

我們不需要由你來告訴我這個世界有多麼黑暗,因為我們都已經經歷過了。這種FU嗯嗯。

我希望我能傳達出即使悲傷卻還是能夠看到令人感動得一面之類的感覺(???)

然後,總有一天或許就能傳遞勇氣了吧?

 

好了,薩爾大人我生完了喔!不要再爛骰了啦><

雖然我寫得很奇怪,而且咒三還沒有買,但是拜託您不要生氣嗚嗚

害我薩爾大人的娃娃我都抽不到,唉。

里斯的倒是很快就下來了……

好想要阿修修的,官方不能改成兩手都拿娃娃嗎OWO<想把王子放頭上或肩膀意味>

然後緊接著就是里斯那傢伙的生日賀文啊…

啊…沒有時間了…沒有時間了…OTZ(被燒滅

 

再次感謝大家看我胡言亂語到這邊了<O>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藍
  • 看到利恩跟薩爾卡多的砸蛋糕互動 我笑了XD阿貝保重(?)
    薩爾娃娃和前輩娃娃都抽到了
    (說到阿修,這週R2好開心)(等著升他R2)
  • 以前在班上慶祝生日就一定要砸壽星蛋糕才爽WWW
    薩爾大人就是不肯掉下來啦!!!!吼~~~~> <
    超爽的,阿修R2又帥到破表!

    鏡之璄 於 2013/08/05 23:58 回覆

  • 紅紅
  • 薩爾和阿修都是我最喜歡的角色//////(沒人問
    非常認真拼命 但卻不善言詞 笨拙於坦率表達心情的個性
    大家一起為薩爾準備的小生日會其實就是最好的禮物吧
    和大家一起過雖然吵鬧但愉快的生活是最幸福不過的事了

    還好在這孤單無奈的世界裡
    大家有這緣分相聚在一起
    最喜歡看和樂融融的日常歡樂文了!!

    借星座書和偷塞蛋糕的里斯真是可愛到不行WWW

    還有鏡大要打起精神來喔!!
  • 同伴啦WWW(握手
    對呀,超可愛的OWO
    薩爾大人生日禮物好難想啦WW
    感覺他就是實用派,可是第一次過生日肯定很新鮮吧呵呵

    我也希望在我家的孩子們都可以過得很快樂>W<
    平凡的幸福就是最好的幸福了(遠目
    感謝小紅醬的喜歡XD

    嘿嘿,里斯負責引開注意力XD但其實這是有伏筆的唷W(下篇文)

    謝謝你ˊWˋ(蹭蹭
    我會好好加油的>W<
    來抱一個OWO(欸

    鏡之璄 於 2013/08/06 00:04 回覆

  • 星彗
  • 我跟阿修羅一樣,早就離開『戰場』了。
    而且是還沒開始變成這樣之前早就走了 …

    說起來我送人禮物也會想很久,
    想是自己能做得出來的東西,
    不過到最後就跟自己名字一樣,
    親手摺一瓶星星送給對方。
    雖然不知道對方喜不喜歡,
    但我還是想表達自己對他的祝福,
    所以還是摺了。(不論是用飲管摺還是用紙摺)
  • 我覺得自己做出來的東西很有心意啊!
    摺一千個星星可以實現一個願望(喂
    拜託,一瓶星星耶!超感動得好不好~~
    我都沒什麼耐心,要我手做我一定會吐血WWW
    飲管摺好像很難耶?!
    真厲害OWO

    鏡之璄 於 2013/08/06 00: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