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王子殿下生日賀文

*有些姬王子成份?

*有王子和布列相關的R卡據透,雷者請慎入

 

可能每年都會有的對話XDDD

 

大小姐:喂?

列歐:…(捏起鼻子)您所撥的電話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

大小姐:列歐喔~我知道是你啦!不用開玩笑了!

列歐:不好意思我搬家了!!!!!(秒掛電話

 

從此以後烈歐家有了一年一度的空城計活動。

 

 

 

今天是個有點恐怖…不,很重要的日子。

為什麼大家會知道呢?很簡單,因為一到七月之後,大小姐就在今天的日子上畫了大大的紅圈圈,旁邊還註明了四個字:王子殿下。

有經驗的人當然馬上知道是什麼意思,非常聰明的避開所有大小姐行經的路線,武器不離身,而且絕對不要待在自己的房間,如果有必要還得規劃出一條最快可以離開宅邸的逃生路線。

 

不過有了上次失敗的經驗,大小姐當然不可能故技重施,只是沒人料想到這次她居然會跟布列依斯聯手。

「布列依斯你這個叛徒!!」身為第一個中埋伏的利恩非常悲催得大罵,不過因為中了降魔之光所以就算他想狠狠揍眼前的人幾拳也沒辦法。

「…我是受害者。」布列依斯哀怨的神色旁邊飄了幾個鬼火,神色非常憔悴,不知道是不是被挖走了內臟之類的,感覺非常可怖。

「別緊張,利恩大哥。我難道還會害你嗎?」大小姐一臉淡然的露出微笑這麼表示,利恩一臉驚恐的大吼。

「會!!!!」身為早期三助臣之一,當然早已體驗過非人的『訓練』,利恩現在在心中懊悔早知道該出門去被太陽曬到中暑也不該留在這邊被挖內臟啊啊啊啊。

 

大小姐先是嘆了一口氣,隨即無奈的解釋。

「我只是要你跟我一起去打怪而已啦!」

「我知道!妳自己沒辦法動手就想把我帶去給怪物分屍再來變成古魯瓦爾多的收藏品吧!!!」利恩一臉驚恐的拼命想要掙脫布列依斯的技能。

「大哥沒想到您腦補的功力不錯,但是你搞錯了啦!我真的只是要去解任務!上次布勞說的那個青娃王子的任務還記得嗎?」大小姐決定直接切入正題免得一直雞同鴨講。

「那個?那不是已經結束了?」利恩總算冷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反問。

當時大小姐對這個任務沒有興趣所以就放水流了,現在又提起來很詭異。

 

「對呀,但是我有預留幾個任務,為了當王子殿下的生日禮物。」大小姐一臉驕傲得這麼表示。

「…那你可以找別人打啊,為啥一定要這樣抓我?」利恩無言的反問,剛剛嚇的心臟都要停了。

「因為沒有人要聽我解釋啊,看到我就像看到鬼一樣跑得好快。」大小姐一臉不滿的抱怨。

有了上次的經驗還有誰敢在這天出現在妳的面前啊…又不是嫌自己肋骨多決定分幾根給古魯瓦爾多當禮物。

「還有我想買事件卡給王子殿下,他上次說想要防五,我還得請人幫忙去賺錢,所以你過來幫我抓人。」大小姐對布列依斯揮揮手,讓他解除了他的降魔之光。

利恩花了五秒選擇是要現在落跑還是幫忙大小姐陰自己的同伴?

「大哥,您不想幫忙慶祝王子殿下的生日嗎?好歹你們從新手時期就一直戰鬥到了現在!以前還是連隊的同伴!卻連幫忙慶祝他生日都不願意嗎?想想他當時幫你們扭轉戰局多麼多次…(以下省略一萬八千五百三十九個字。)」大小姐語帶委屈滔滔不絕的講著她的長篇大論。

「……好!停停停!!!我幫我幫!妳不要再吵了!」利恩抱著腦袋這麼大吼。

估計如果他想跑,那他一定會再次被布列依斯降魔,然後聽著那恐怖的演講聽到天荒地老。

 

說服利恩,任務完成。

 

 

 

 

打青娃王子的人選分成了兩組,一組是要打王的,另一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三隻小嫩蛙打爆就好了。

因為大小姐說想要讓王子殿下收集全套任務收藏品,所以每隻怪都得打,還得把最完整的屍體拖回來給沃肯解剖,說服沃肯沒有花太多時間。

「沃肯,你要給我你的全套內臟,還是要幫我解剖全套青娃?」大小姐在這種時候一向笑容可掬。

「……」沃肯看了看站在大小姐背後已經舉著武器而且面目猙獰的利恩跟布列依斯,他一秒就決定投降。

 

不過要找其他人花了比較久的時間,大小姐當機立斷的就決定前往羅索的房間,身為新進宅邸的戰士,他當然不知道今天是多麼恐怖…呃不,美好的日子。

身為科學家每天宅在自己研究室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雖然平常不太講到話,利恩因為過去的記憶所以對他也沒有什麼好感,不過任何人聽到他那口無遮攔的開場白通常也不會對他有什麼好感。

「誰啊!我沒空跟雜碎浪費時間!」在聽到大小姐不間斷的敲門聲三分鐘後,羅索終於暴怒的打開了門。

「嗨,雜碎的戰士。」大小姐一臉不在意的微笑對著他揮手。

 

「…妳又跑來幹嘛?」羅索一瞬間沉下臉,瞪著眼前的人偶語氣不善。

上次帶她出去差點沒被她給氣死,一直扔錯牌就算了,只剩一滴血還讓他自殺,導致他顏面盡失,當下就決定不要再出任務浪費他寶貴的時間了,現在又跑來肯定沒好事。

「幫我去打任務。」大小姐簡明扼要的表達來意,羅索連想都沒想就馬上拒絕。

「喔,我知道了,你是怕了對吧?嗯?畢竟你是研究者,對於實戰總是會有點怕怕的吼?」大小姐露出臉很可憐的表情,無視羅索鐵青的臉色還想繼續講,被羅索一把拎起來。

「妳這傢伙皮在癢是吧?我對實戰可是比妳這小毛頭要強上一百萬倍不止好嗎!」羅索暴跳如雷的對著她怒吼。

雖然這情況讓布列依斯跟利恩非常汗顏,但他們決定保持沉默。

「用說的誰都會啊,搞不好一出任務就露出馬腳了。」大小姐還是一臉欠扁樣。

「很好,我就讓妳見識一下科學家的精神!」羅索非常憤怒的扔下大小姐,跑回房間準備自己的裝備。

大小姐對著身後的他們眨了眨眼,比了個OK的手勢。

 

…雖然跟你不熟,但你保重,羅索。

 

在聽完大小姐要的東西之後,羅索立刻憤怒的提著裝備跑去找那些小青娃算帳,可能要過好一陣子才發現中計了吧…

大小姐開心的對著他的背影揮揮手,繼續前往下一站。

當然要動用家裡的資金一定要找沃蘭德先,這方面沒有什麼問題。

 

就在他們跟著大小姐走出聖女宅邸時,在庭院中與某兩個人不期而遇,而且他們還瞬間提高警覺,連武器都拔了出來。

「不用這麼緊張啦…」大小姐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但偏偏眼前的人就是不肯相信,不過他完全沒有回應大小姐的疑問,直接瞪向大小姐身後的布列依斯跟利恩。

「啊!布列依斯跟利恩你們這群叛徒!居然還跟著大小姐為非作歹嗎!」里斯緊張的拿著劍尖指著他們,一旁的阿修羅雖然仍是待在樹上,但是手上已經拿起了苦無。

「…我是無辜的。」利恩聳了聳肩,有些無奈的拿起短刀。

「我就說我是受害者了…」布列依斯說歸說仍是拔出了他的劍。

「誰會相信啊!你肯定是為了古魯瓦爾多想要奪取大家的肋骨吧!你這見色忘友的傢伙!」里斯一臉鄙視的瞪著布列依斯,布列依斯隨即翻了個白眼。

「…我唯獨不想被你這麼說。」

 

「好了啦,我又不是來跟你們要肋骨的,你以為王子殿下會喜歡同樣的花招嗎?」大小姐連忙出來打圓場,不過效果不彰。

「…妳該不會這次還想要什麼…脊椎跟鎖骨嗎?!」里斯大驚失色的後退了幾步,遠離眼前的恐怖人偶。

「這聽起來不錯…不對啦!我只是要跟你們幫忙打任務這也有困難嗎!你們都已經休息一個月了!」大小姐憤恨的瞪著眼前的里斯,好像都是他的錯似的。

「…可是很熱…」里斯一臉眼神死的瞪著外面的大太陽抱怨。

天氣不知道是出了什麼問題,還不到夏天就已經熱到會中暑,重點是這種天氣還可以每天來個午後大雷雨,還有一次居然給我下冰雹!對於體溫比常人要高而且絕對不想被雨淋或是被冰塊砸的里斯來說,實在是不想出門,但是他更不放心阿修羅一個人出任務,導致兩人每天早上都在宅邸門口大打出手,大小姐拿他們沒辦法,就跑去找別人出任務去了。

里斯覺得不能出門雖然會有點無聊,但是跟阿修羅一起倒也覺得還好,但是阿修羅可就不高興了,這種天氣熱得要死,每天旁邊還要黏著一個暖爐?而且這個暖爐嚴重落後他的修行進度,什麼只能在樹下訓練免得中暑,每過三十分鐘就吵得要死,然後就被他強行拉回宅邸,無限循環!

他現在寧可衝出去頂著豔陽出任務,也不想一直留在宅邸。

 

「我去。」阿修羅跳下樹淡然得這麼表示。

「什麼!別聽她胡說,她一定是在覬覦你的肋骨!!」里斯非常嚴厲的勸阻。

「就說是出任務了!!!你們去幫忙賺錢啦!我要買防五!」大小姐不耐的反駁,然後一五一十的交代他這次的計劃。

「盡量快一點唷,我想讓王子醒來就可以看到禮物。」大小姐一臉喜孜孜的這麼表示。

 

古魯瓦爾多起床的時間…好吧,至少下午兩點以後吧?有時候還不一定。

只是賺錢的話就不需要跑太遠的地圖,這還可以接受。

里斯在分析完利弊之後,總算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大小姐的要求。

 

 

 

 

漆黑的天空落下了雨,他看見自己站在皇陵前一動也不動,或許是因為開始下雨了,這附近只有他一個人。

眼前的兩座雪白的墓碑逐漸被雨水浸濕,裡面躺著的是他的兩位兄長。

喪禮他沒有參加,或許就算他當時還在,恐怕也是被當成兇手而關在牢房裡而不是可以參加喪禮吧。

但就是因為他不在,也因為沒有繼承人的國王,所以他現在才必須回到這裡。

 

雨漸漸大了,沒有人發現他在這裡。

他蹲了下來,在附近收集了大大小小的石頭,在王兄們的墓旁有一個小小的位置,他將小石頭一個接著一個堆疊起來,成了一個小小的石堆。

這是他的墓。

 

兩位兄長已經死了,接下來應該就換他了吧?

但是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恐怕不會得到這樣隆重的葬禮,或許連墓碑也不會有。

因為不會有人記得他。

因為他是被詛咒的孩子。

 

昏暗的氣息給人很沉重的感覺,但對他來說什麼都感受不到。

 

--因為是『夢』。

 

自從恢復了完整的記憶之後,所有的記憶就像是想要回到靈魂般,在夢境中拼湊著片段。

重新再看一次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即使放聲大喊也不會有人聽見,從以前就是如此。

所以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這段記憶過去。

 

場景一換,他彷彿掉入水中,浮在水面上的倒影是他的城堡。

等到視線再次鮮明了起來,他看見了月光。

…他記得這個月光,這段記憶。

他轉過身,在月光下他拔出劍面對當晚的不速之客。

 

布列依斯。他念過這個男人的名字,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布列依斯的光芒比起月光還要耀眼,但那不是指引道路的光明,而是指引死亡的審判。

他聽見自己的劍掉落於地上的聲音,格外清脆。

 

「殺了我吧,布列依斯。就像對其他同伴那樣。」

「看來很想叫我叛徒的樣子,但在這個歷史中,這些都只是小事。我有我自己的正義。」

他的劍尖就在他的頸項上,卻還是不肯動手。

一直是如此。

所以他這次也還是靜靜的看著。

 

「看來失去死亡之所的戰士要繼續活下去是很困難的樣子。」

「你不也是一樣嗎,布列依斯。」

他聽見了自己回答他的聲音,還有一次又一次呼喚的名字。

「我還有、活著的必要。」

他知道,布列依斯最重要的那個人是他的妹妹。

一直以來他擺在心中第一個的位置。

 

他也知道這是他跟布列依斯在現世的最後一次見面。

但直到這個場景碎裂,他仍然盯著布列依斯走遠的背影,一句話也沒說。

 

『你曾經允諾給予我的死亡直到最後都沒能兌現,而死亡也無法給予我…曾經追求的安息。』

 

 

 

 

突然一聲有些遙遠的慘叫聲讓他稍微回過了神,但意識仍然非常模糊。

「里斯,你把脊椎拼錯了。」

「…每個看起來都很像啊。」

「被王子殿下知道你就小心你的脊椎吧!重拼啦!」

「………已經黏住了。」

接著是一聲慘叫跟乒乒砰砰的聲響。

 

聽不太清楚他們在做什麼,好像有聽到在叫他的名字,但他只覺得很累、很累…

 

等墜落的感覺消失,他睜眼看見了手掌上怵目驚心的鮮血讓他恍神了幾秒,他站起身放眼望去。

堆積如山的屍骨讓他可以輕易判斷這邊是戰場,所有人的動作都是靜止的,他沒有聽見任何聲音。

 

他還記得以前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心臟是如何跳動,每一個呼吸間都有人失去性命,當時極為接近死亡得自己是何等的喜悅。

但他現在什麼也『感覺』不到。

 

在放任自己的力量殺戳之餘,他更可以感覺到同樣的力量再撕碎自己的體內。

在狂喜過後的是無止盡麻木與空虛。

 

…又再墜落了。

一股死亡般的力量一直在拉扯自己的靈魂,尤其在夢中會格外明顯。

那是來自死神的召喚。

眼前是一望無盡的黑暗,他知道就算跟著走也只會被擋在『門』外。

因為…

 

「王子殿下~」人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墜落的感覺就停止了。

「古魯瓦爾多,不要再睡了!你到底要睡多久!」布列依斯的聲音還是一如往常的吵。

他感覺布列依斯一把扯開了他的棉被,他不耐煩的睜開了眼,正好對上布列依斯一臉陰沉。

這傢伙…真是讓人頭痛。

明明最重要的人又不是他,但是每一次總是會一直出現。

 

「王子殿下~生日快樂!!!」大小姐一臉開心的開始拉著他的手唱起生日快樂歌,有些人在他的房間門口探頭探腦,都是在這座宅邸已然熟悉的同伴。

「…嗯?」又到了這個時候了嗎?又過了一年了啊。

畢竟生前從來沒有過生日的經驗,要不是布勞的資料他連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這次是第一次這麼準時的過生日吧?

他打了個呵欠坐起身,看向大小姐擺在地上的六款青娃標本,以那精湛的縫紉技術跟處理方法應該是出自沃肯的手,不過有幾個看起來好像黏歪了?

古魯瓦爾多覺得有些有趣的拿了起來端詳,上次的骨頭拼圖還在他專屬的收藏室,現在不會再有人因為他的這些行為懲罰他,甚至願意微笑著幫忙收集。

 

「王子殿下喜歡嗎?」大小姐看著有些沉默的古魯瓦爾多緊張的詢問。

看樣子只要古魯瓦爾多皺一個眉頭,大小姐一定會馬上跳起來憤怒的叫他們全部重來的感覺。

古魯瓦爾多沉默的時間有點久,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睡著了,每個人都很緊張的盯著他的神色。

 

「嗯。」好一會兒,古魯瓦爾多總算肯定的給了回應,雖然是如此冷淡的回應,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

「你真的很不可愛耶,這種時候應該要很開心的說謝謝吧!」弗雷特里西似乎是想起以前的事情而露出苦笑,再次擺出教官的樣子嘀咕。

「喜歡的話,以後還有很多喔!每一年都有生日禮物的!」大小姐非常開心得這麼回應,讓所有人的臉都變得有些難看。

每一年…………都要來個緊張刺激大逃亡嗎…。

 

相較於大家的愁眉苦臉,古魯瓦爾多倒是有些沉默。

以後、還有很多…。

以後。

 

這樣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還說不定,但至少再進入真正的長眠之前…

希望能夠帶走這邊的回憶,如果能夠在夢境看著這裡的回憶的話…

這次肯定能夠睡得很好吧…?

 

以前的時候在黑暗的地下室,只有一個人也沒事可做,不會有人來找他也不會有人跟他說話,所以打發時間最快的方法就是睡覺。

只要睡著的話,所有對於外界的感知就能夠降到最低。

沒有排斥跟斥責,沒有討厭的目光跟嫌惡的眼神。

抱著自己喜愛的事物墜入長眠。

 

但是現在他卻是不能這樣度過每一天了。

因為某個人偶會來跑來撒嬌,他知道她到底有多依賴他,被需要的感覺是第一次。

自從再次見到布列依斯他也沒有什麼反應,因為從那一天起他一直再等,雖然沒有誰約定過什麼。

曾有好幾個夜晚的夢境都是他一人留在那有著月光的夜晚,一個人等著不會再回來的人。

但是每次從那樣的夢境喚醒他的,也是同一個人。

 

明明走遠了,卻又一直出現。

你什麼都不能向他求,因為或許下一秒他就必須回到他最重要的那個人身邊。

但是不管過多久,總是會再次出現在你面前。

 

 

所以他不再回應死神的召喚,即使被召喚到那扇門前,他也只是等著。

因為他知道,有人會來喚醒他。

 

 

END

 

後記

王子殿下!!!!QWQ

我想王子殿下生前的故事已經結束,所以來個總結這樣,寫得有點哀傷唉。

我知道布列依斯他最重要得一直是他僅存的唯一家人,畢竟是射手座男人咩。

雖然布列的心中的第一不是王子,但王子對他還說還是很重要的ˊWˋ

比起王子所想要得到的終局,他更希望他活下去。

 

然後兩個人曾經交會過,卻又走上了不同的路。

 

沒關係王子殿下您是我心中的第一名唷唷,雖然我知道你心中的第一是布列,第二是收藏品…OTZ

最近找到了新的工作,因為工作時間變得很晚,所以不太能陪著自己家的孩子(菸

嗯,我當時看著中颱蘇力說薩爾大人,如果我放的了颱風假的話我就努力準時生薩爾大人生日賀文喔!

然後我看著他變成強颱又變成中颱˙˙˙速度越變越慢˙˙˙˙

˙˙˙˙˙˙˙˙˙˙˙˙˙˙OS:慘了我什麼都沒有想啊˙˙˙(被吊殺

 總之˙˙˙總之˙˙˙努力吧冏


未命名  

王子殿下我買好了喔>O< 沒錢啦!!!!

薩爾大人您不要瞪我,我下次就買您的咒三啦QAQ

王子殿下生日快樂喔!!!!!!!!OWO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O>

另外推薦大家這首歌:

Cryogenic(低溫) / 初音未來原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0lo5BueGC8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1177055


希望大家颱風天都很平安,晚安。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烈歐
  • 颱風天搬家...........(ˋ口ˊ)//
    阿璄你付了颱風多少錢!!!!!!!!!!!
    古魯生日快樂但是我家沒有骨頭要給你啦!!!!!!!!!!!!!!
  • 被我挖脊椎跟颱風天搬家,你選哪一個?・ω・
    不是我付它錢的,可能是王子殿下或是薩爾大人為了讓我準時生賀文作的手腳吧˙˙˙˙˙(?)
    你是把王子殿下當狗嗎?WWWW
    古魯乖乖,可是我沒有骨頭給你吃喔~~=。。=

    鏡之璄 於 2013/07/15 23:50 回覆

  • 星彗
  • 我前幾天才把王子殿下R5哦!不過防5防4早就有了((默
    大逃亡嗎 … 感覺挺好玩嘛 … ((黑笑
    嘿嘿嘿 … 嘿嘿 … 拿起劍、眼觀六道、耳聽八方 …
    然後察覺到附近有人的時候 …
    馬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腳步聲跟氣息都消除 ……
    劍身放下藏在身後 … 直到獵物接近之時 …
    瞬間拔劍斬下去 !!!!!!! 嘿嘿 … 哈哈哈哈哈 !!!!!!

    咳咳 … 對不起,我真的很喜歡說些很不祥的話。
    比起我的腹黑,我的朋友更害怕那黑暗的我。
    每次說到這些血腥、驚慄片、鬼故事,我的朋友馬上逃跑了。
    明明是人類又怕又想聽鬼故事 … 為何就不能說更多給我聽呢 … ?
    我是多麼喜愛鬼故事哎 ~~~~

    現在只能靠網上找完整的鬼故事看啦 … ((淚
    說起來,只要跟我說出一個完整的鬼故事,那一天就會很好運。
    可是,那天過後就會倒霉上好幾天的說 … (已有證實)
  • 太棒啦!!!!!!!王子R5好帥好好用好可靠!!!!!!!!!
    這麼早就有了超羨慕的!防四是有,但還是防五比較方便。
    我怎麼覺得大大您是玩"打殭屍"之類的線上遊戲嗎WWW

    血腥得我是還好,不過我也怕恐怖片ㄋㄟ!
    鬼故事超恐怖的,但˙˙˙也總是會好奇得聽ˊWˋ
    然後晚上就睡不著了<有夠弱的

    居然這麼愛鬼故事!!!還跑去找!!!
    那您一定很喜歡農曆七月的電影院吧OWO
    這是先預支了其他天的人品吧WWWW
    這好有趣XDDD
    要抽新角色先聽鬼故事,或許人品會很旺。
    可是我不想聽鬼故事冏

    鏡之璄 於 2013/07/15 23:55 回覆

  • 相思
  • 薩爾的生日賀文...薩爾的生日...薩爾的R3...薩爾的碎片...((無限循環
    嗚嗚嗚我才剛合完艾伯的R5我誰都合不了啦QAQ
    討厭我沒時間準備薩爾的禮物QAQ
    不然我在你生日那天去金蕾格好了((人家明明是殿下的賀文你給我離題
    對不起我該打((跪
  • 相思大大也要生賀文嗎WWW
    等薩爾大人R3出了我也得快點去收集他的L3才行>W<
    我想阿修R2應該會先出吧OWO 已經準備好了!!!快出吧!
    但是如果又是跟史塔夏R1那種調調我大概會很失望吧(菸

    薩爾大人的生日禮物就˙˙˙˙˙唱生日快樂歌給他聽這樣WW
    金蕾格不錯喔(遭毆打
    沒關係啦WW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也OK的WWW

    鏡之璄 於 2013/07/22 23: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