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愛就像哭泣的人 安慰拯救說謊的人
誓言同樣能創造地獄
歌名:aLIEz

*獻給加加親親的生日賀文

為了配合加拿大標準時間,現在才PO

是說從第一次看到加加的留言到現在也已經快一年了呢>W<

我和親親是從去年的5/18認識的,再過幾天就滿一年了唷(羞)OWO

感謝親親這一年來的幫助跟支持!讓我也認識了好多同好大大。

雖然我很笨常惹親親頭痛跟想打我,但親親還是很寬宏大量的包容我呵呵

以後也請親親多多指教了喔!!

 

生日快樂:)

 

 

 

「阿修,可以解釋一下你最近為什麼都半夜跑出去嗎?」大小姐難得一臉正經的看著他認真開口。

其實答案也很簡單,為了躲開囉嗦的某人去修行就只是這樣而已,但當那個某人跟布勞都在這邊的時候,好像不是把答案說出口的好時機。

「…只是為了修練。」在一段沉默之後,他淡然開口。

「一個人跑去魔境修練?而且還死掉了兩次。」大小姐皺眉如此回答。

被發現了,早該猜到那重生室會有記錄。

他感到有點小小的不安,但他仍是不動聲色的淡然回答。

「只有修練是不夠的,若無法用在實戰也沒有用。」若是修行的成果無法在實戰發揮,那一點用都沒有。

 

雖然這話聽起來非常有道理,但大小姐根本無動於衷,本來以為大小姐會因為自己擅自跑出去的事情而生氣,但大小姐只是無奈的壓著自己的額頭嘆了一口氣。

「好吧,那你被禁足了。沒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宅邸一步,布勞去看著門,里斯你看緊他。」

什麼?

震驚之餘,他還來不及抗議,站在大小姐身旁皮笑肉不笑已久的里斯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很生氣的樣子。

看那微笑就知道他快氣炸了。

雖然意外的是他這次完全沒有要說些什麼,只是維持著那很詭異的微笑一直跟在他身邊,而且安靜到跟平常完全成反比,但卻又能讓人感覺到他不滿的情緒。

 

真棘手。

 

他也清楚在這個世界修練是會有極限的,恢復記憶才有辦法恢復自己的力量。

雖然他一直認為如此輕易被自己遺忘的過去,肯定不是什麼很重要的記憶,但每次遇到更強的魔物,他都會忍不住想要盡快恢復記憶,就只是為了力量,就只是渴望變得更強。

從小開始就一直是這樣,修練是他視為最重要的事情,一個人修練,一個人去村子外,所有事情都一個人處理的他。就算其他人將他花費在修練的時間以一個天才之名來解釋一切,但若擔個虛名可以更接近他所追求的力量的話,那也無所謂。

 

但畢竟在這個世界不一樣。

或許已死之人不管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超越生前的實力。

 

本來想至少熟悉魔物的招式或許能夠更熟練於戰鬥,這下看樣子也泡湯了。

 

 

 

自從那天後他就沒跟里斯講過話了,或許是因為他沒有問,他也不認為自己必須解釋什麼,但是里斯還是黏著他沒錯,走到哪跟到哪,而且散發的強大氣勢導致沒人敢靠近,就只是一直擺著那恐怖的微笑看著他,根本全世界都知道是誰惹他生氣了。

阿修羅決定默默拿出書阻擋某人的目光,他覺得他沒做錯什麼事,只是去修練不小心失敗了罷了,而且他現在也沒受傷,但是被這樣盯著就是完全無法理直氣壯。

事實證明大吵大鬧的某人比安靜爆走的某人要好擺平多了。

幸好今天大小姐好像會帶著里斯出門,至少可以減少尷尬時間。

 

「那薩爾大人,就拜託您了。」大小姐臨走之前居然還派人盯著他。

「知道了。」薩爾卡多還往他這邊疑惑的挑眉,看樣子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雖然他應該能夠躲過薩爾卡多的耳目出門,但他一點也不想看到下次守門的變成王子殿下之類的,而且最近某人看起來真的快氣炸了,他還是…安份一點的好。

 

不能修行還真是無聊,根本沒事做。

回去房間也太悶,他隨意翻著手上的書,一個字也沒看就翻過一頁又一頁。

「嗯?你難得待在宅邸呢。」突然出現的女聲讓他抬起頭,看到多妮妲一臉微訝的盯著他,後面跟著有點神智不清的瑪格莉特,還有扶著她的艾茵。

之前任務合作過滿長一段時間,跟多妮妲不會不熟,而且或許是因為同樣是近距離角色,她跟里斯互看不順眼,導致他每次都會被捲入他們的戰局,還是水準不太高的那種。

「嗯。」他簡單回答,瞄了一眼感覺根本是喝醉的瑪格莉特就轉過頭,多妮妲卻自動自發的解釋起來。

「母親節喝掛到現在啦!欸!布勞帶醒酒液跟茶過來。」多妮妲一派自然的指使站在門口的布勞,一旁的艾茵總算把搖搖晃晃的瑪格莉特扶上椅子。

 

阿修羅本來想起身離開卻被多妮妲喊住。

「喂,所以那傢伙到底在生什麼氣啊?最近都那個鬼樣子。」多妮妲就這麼開門見山的開口,外加一旁的兩個人也一起看向他,好像也很好奇的樣子,讓他覺得頓時有點難以回答。

「…不知道。」沉默良久,他只好默默這麼說。

他只知道里斯不喜歡他受傷,但他現在又沒有受傷,或許是因為瞞著他去修練這件事感到不高興罷了,但他也沒開口問。

 

「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不去問啊…?嗝、嗯。」瑪格莉特對著他疑惑的開口,趴在桌上搖搖晃晃的,好像還在宿醉。

阿修羅一陣沉默,幸好布勞這時剛好拿著醒酒液過來,瑪格莉特接過藥液豪邁的一口灌完,然後直視著他。

布勞也異常緩慢的把所有人的下午茶都放在他們面前,然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沉默好半晌才艱難開口。

「…不想問。」他皺起眉低沉的開口,還來不及反應,瑪格莉特又緊接著問。

「嗯?那又為什麼不想問啊?」瑪格莉特似乎很感興趣的露出微笑。

跟一個還神智不清的人對話好像有點奇怪,但是他還是回答了她的問題。

「…那傢伙還在生氣。」深究起來好像也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已,或許等他氣消了再說?

 

瑪格莉特聞言先是喔了一聲,隨即拉起桌上的茶杯開始喝了起來。

感覺話題應該會到此為止,他也默默拿起茶杯,但是才剛喝第一口,艾茵帶著笑意的聲音就突然傳了過來。

「果然很在意里斯前輩呢。」

「噗-咳咳咳咳!」他差點沒形象的把茶噴出來,硬吞下去的後果就是被嗆到,她們三個人帶著好整以暇的微笑默默等著他咳完。

 

「因為已經在生氣了…所以不敢去問為什麼會生氣,怕他更生氣對吧?嗯?」瑪格莉特帶著微笑說出的精闢見解讓他一陣無言,但所有人卻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該死!才不是這樣子!!!

「吶、這個時候呢?…你就先道歉就對了!」瑪格莉特露出一臉你聽我的準沒錯的樣子,她悄悄壓低聲音開口。

「道歉後面是什麼話都無所謂啦…你或許只是想問他為什麼生氣,總之你先道歉完再等他一下,就會知道原因了。但是第一句必須是道歉…知道嗎?嗝!」然後瑪格莉特霍然站起,才剛踏出第一步就差點跌倒,艾茵連忙拉住她,扶著哼著歌的瑪格莉特回房間。

「……」聽喝醉的人建議這樣可以嗎?

 

 

 

漫天的火焰,燒焦味中還帶著濃厚的血腥味,他很冷靜,或者該說他自認為自己很冷靜。

「嗯…所以是從我讓你們休息的那時候開始的吧?」大小姐絞盡腦汁的回想。

重生室的記錄是最近才發現的,但是里斯說過最近阿修羅都熱衷於修練,有他跟著的時候阿修羅也總是往更深的地圖前進,去尋找更強的怪。

前陣子因為他的阻止,他才停止了這種修練,結果根本只是瞞著他去更危險的地方。

 

想起來就有氣。

「我只是想說你們帶新人也帶很久了,才讓你們去休息一下,哪知道你們一刻也閒不下來啊。」大小姐無奈的抓抓頭。

「也有可能是因為一直遲遲無法恢復下一階段的記憶吧…」畢竟身邊的人都已經變得更強了,王子殿下還恢復了完整的記憶,或許是因為這樣才覺得急躁。

但這不是她能決定的事情啊。

 

突然一陣爆炸聲中斷了她的思緒,她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面目全非的花草樹木驚恐的開口。

「…你就直接跟他說你很生氣他這樣做不就得了?」大小姐充滿無奈的看著里斯把怪燒光光,默默又退離一步戰場。

「這樣說他才不會聽。」里斯沒好氣的回答,快速甩開劍上的鮮血。

「我是叫你看緊他,不是叫你一直生悶氣。」大小姐開始覺得把事情交給里斯處理只會鬧得更大了。

「…不讓他明白,只會一直犯同樣的錯誤。」里斯小聲的像是自言自語,隨後又握緊了劍繼續往前走。

 

「喂…你還要打啊?該回去了啦!」大小姐欲哭無淚的看著里斯不肯結束任務,默默後退了好幾步。

「給我喝水,打到妳體力水沒有為止。」里斯一把抓起正想落跑的大小姐,兇巴巴的威脅。

「你是想要打通宵嘛!!你什麼時候變成工作狂了啊!!!!」大小姐拼命掙扎,只可惜隊伍只有沃肯和史塔夏沒人可以救她。

沃肯露出一臉您加油的表情攤攤手,一旁的史塔夏根本非常享受廝殺獵物的快感沒空理她。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王子殿下!」

我果然不該跟您分開!!我錯了!!請快點來救我啊嗚嗚嗚嗚!

 

 

不知道該說幸還是不幸,暗黑塔的任務進度就在今天完成了。

 

 

 

 

回到宅邸的時間非常晚,沃肯揹著筋疲力竭大小姐回家,全員都受了傷,他還是傷得最輕的。

問了布勞確定阿修羅今天一整天都沒出去,他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走回房間,在開門之後有看到自己想見的人才放下心來。

阿修羅聽見開門聲反射性都會轉過頭來,看到自己一身狼狽樣,露出以往每次都會出現的陰沉臉色,他總是會先是皺起眉然後又不耐的鬆開,沉默的去找醫藥箱,然後會開始像是關心似的說教。

但是今天他實在太過沉默,他緊盯著阿修羅的神色還要隱忍被他瞞在鼓裡的滿腔怒火,阿修羅看著他貌似想要開口卻突然一陣尷尬,隨即緊抿著唇默默去尋找醫藥箱。

 

第一句必須是道歉。他在心中默念數萬遍,但是看著那張臉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真是該死。

這就像是那個…蒐集情報的一環!差不多就是那種感覺,不是真的要道歉,只是為了瞭解到底為什麼生氣…

根本越描越黑了。

而且他的思緒已經亂成一團了,里斯還不肯乖乖讓他包紮傷口,一直緊抓他的手不放,還不發一語的盯著他,雖然很想開罵但瑪格莉特的忠告又在腦海不斷迴盪。

 

他觀察里斯的傷口,應該是做過緊急處理,纏著繃帶的手臂還微微滲出血跡,帶著淡淡的鐵鏽味。

想必今天又在亂來吧?

里斯還在盯著他,好像也是想說什麼卻又不肯開口。

「…抱歉。」為了避免尷尬的時間持續拉長,他硬著頭皮開口,聲音還帶著些微的顫抖,他不著痕跡的移開目光不敢看里斯現在的表情。

里斯沒有立即回話,但卻突然起身很用力的抱緊了他。

 

現在是什麼情況?

阿修羅全身僵硬,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任由他緊緊抱著,好半晌他才聽到在耳邊的輕聲低語。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擔心…你這個老是讓人放心不下的傢伙。」

這答案倒是讓他意外的愣了。

「在這裡…你應該知道我們不會有事…」只要是在這個世界,不論是怎麼樣的死亡都會回到這棟宅邸的。

「你怎麼能這麼確定?…或許哪一次就回不來了不是嗎?對我們來說,人死不能復生才是根深蒂固的真理,你又怎麼能確定你每次都回的來?」

從王子殿下恢復了完整的記憶,而且知曉了自己死亡的原因,他們再次確認自己早已死亡的事實。

就像不願觸碰的傷口,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揭穿,時時刻刻提醒著他們不願回想的過去。

 

聽著漸漸微弱的解釋,他突然懂了。

「抱歉。」阿修羅輕聲開口,發自內心的道歉。

他將頭輕輕靠在里斯的肩上,輕闔雙眼。

「不會再這樣了。」

 

正因為身處不可能相遇的過去,所以才想緊緊抓住能夠相處的每一刻。

如果那天你沒有伸出手,如果那天你就這樣輕易放棄。

或許現在我們也仍是陌生人。

 

隨著度過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們或許早已忘記,

我們所認為的那些理所當然的日子,其實是原本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解禁的日子,大小姐馬上衝來找他們出任務,好像深怕他又到處惹麻煩似的,不過似乎還在為自己放他們去休息結果出了這種事而耿耿於懷,對著他解釋了一大堆。

「妳好囉嗦,到底要不要走了?」里斯聽著她滔滔不絕的碎碎念,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嗄?還不都是因為你這傢伙每次都為了阿修修的事情擔……唔唔唔!」里斯迅速遮住大小姐的嘴巴對著他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

「走吧?」

 

帶點無奈跟尷尬的微笑,卻是他已然熟悉的笑容。

「嗯。」他淡然回應,邁開步伐。

面對逆光而來的風,他看得最清楚卻是那個人溫柔的眼神。

 

 

當早已習慣的日子變成理所當然,總是會忘記或許少一個環節就不會演變成今天。

希望直到分開的那天前,自己能夠將感謝的話,傳達給那個人知道嗎…?

 

 


END

後記

喔,親愛的,希望你有覺得治癒到冏

就算再忙也要來慶祝一下親親的生日啦!

如果當時親親沒有來找我搭訕的話,或許我們現在還很不熟咧XD

果然緣分是要自己締造的啊!一個陰錯陽差或許原本的朋友就是陌生人了。

要好好珍惜得來不易的朋友啊QAQ

特別感謝每位曾經留下痕跡和潛水的朋友!!

 

是說親親我們認識交往一年了耶!!時間過得好快~~~

我們還要一起度過很多個春夏秋冬!!天天發廚!!(喂

再說一次,親親生日快樂喔!!

祝你工作順利,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加加
  • 謝謝親親~真的SO可怕~時間過超快WWWW
    還記得我在GOOGLE搜里修發現了你(XXXXXXX

    現在被你說到好像我們的週年紀念日一樣啦XDDDDD (恥
    一年來謝謝了~之後還有更多的一年喔OW<
  • 原來估狗大神是我們媒人(XXXXXXXXX

    公開我們的周年紀念日哈哈哈哈(啥鬼
    感謝加加親親一年來的支持囉WWW
    以後還要一起走下去更多的一年呵呵WW

    鏡之璄 於 2013/05/26 22:59 回覆

  • 星彗
  • 自己一人冒險走不遠 → 因為很易出事。
    多一個人陪伴去冒險 → 走得有多深都不會擔心,因為身後有人支撐著你。
    感覺跟我一樣挺模式化的說,
    只要知道死了之後一定會回到宅邸裡,
    那麼死多少次都沒問題,
    說理所當然,並不是如此,
    只是對自己的事毫不在意罷了。
    阿修羅知道這個規定以後,
    對自己死多少次都沒所謂,
    所以才會讓里斯十分生氣啊 ...
  • 總覺得太習慣就會忘記很重要的東西
    因為知道可以復活,所以就不太重視性命這樣ˊWˋ

    對呀> <
    大大說出了重點WWW

    鏡之璄 於 2013/05/26 23: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