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愛就像哭泣的人 安慰拯救說謊的人
誓言同樣能創造地獄
歌名:aLIEz

*遲到的白色情人節賀文OTZ

SHIA桑生日快樂喔OWO(秒補

*歡樂治癒向吧?

*沒形象大小姐與烈歐出沒

*利恩大哥生日快樂喔OWO(利恩:已經過了!= =+

*有些里斯R2相關

 

 

 

早餐時分,一直感受到來自身旁的灼熱視線注目實在有點食不下嚥。

阿修羅皺眉嘆口氣,稍稍側頭看著強迫里斯跟她換位子的大小姐,不顧根本來沒動過的早餐,一直對他投以熱情的眼神,他知道她想問什麼,但就算這個問題確實讓自己煩惱很久,他也不想跟眼前愛湊熱鬧的人偶洩漏半個字。

 

白色情人節就快到了,因為某個該死的傢伙害他不得不正視這個跟他一點關係的沒有日子,大小姐顯然非常關注他該送的回禮,自從到了三月以後,每天都接收著她熱情的注目禮,讓他簡直坐立難安。

「三月十四號快到了耶?」大小姐一臉開心的看著他,期待他的回答。

「…嗯。」阿修羅隨意的敷衍,努力想要專注於早餐上。

「是白色情人節喔。」大小姐用著閃閃發光的眼神望著他,他狼狽的避開目光假裝什麼都沒看到。

「阿修修想好要送什麼了嗎?」大小姐繼續歡愉的追問,完全沒有停止的打算。

「…為什麼要送…」事實上,他想做的是大吼他跟這個日子沒有關係!就算某個該死的傢伙送了禮物,也不代表他一定要有什麼表示!

可是很悲情的是他的反駁很微弱,微弱到大小姐根本無視他的回答,就滔滔不絕的開口問自己到底決定的禮物是哪種樣式的?

「是食物嗎?還是衣服?還是武器?反正沒人規定一定要送吃得當回禮對吧?」大小姐自言自語的把所有想到的答案都問了,他決定繼續沉默下去。

「嗯?都不是嗎?阿修修?吶吶?…阿修修?你到底想好禮物了沒啊?」大小姐發現當事人完全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忍不住繼續煩著他問。

「對!!妳不要再吵了…呃?」阿修羅的忍耐終於到極限,結果衝動之下不小心說錯話…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禍從口中。

「喔喔!!好的,那你需要幫忙再跟我說喔!我會保密的!」大小姐不顧一臉灰敗的阿修羅,一臉滿足的拍拍他的肩之後就一蹦一跳的走了。

 

………該死的!

 

總之…總之收禮就該回禮,他只是不想欠任何人人情…沒錯,反正以前也準備過很多次…所以…

阿修羅壓著自己的腦袋開始覺得頭很痛。

最麻煩的是那傢伙不怎麼喜歡吃甜的,平常觀察他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愛吃的食物?

還是先去收集資訊好了。

 

 

每天都一成不變的日子。

來到這棟宅邸也算有一段時間了,結果還是過著跟生前差不多的煩悶日子,不過只要想到這座宅邸的大小姐,他寧可繼續過無聊的日子。

他打了個呵欠將手上的小說蓋到臉上打算來睡個午覺,此時卻有人敲了自己的房門。

過去的經驗告訴他,通常生活中出乎意料之外的來訪都是麻煩的開始,如果是大小姐他就沒安寧日子可過了!

 

所以他趕緊在來訪者開門那一瞬間,以最快的速度跳進花瓶後面,暗自祈禱麻煩人物沒有看到自己的身影

「…呃…布朗寧先生…」打開門的弗雷特里西剛好目睹一閃而過的身影有點尷尬。

「不好意思,現在沒有人在家。」布朗寧以敷衍的口氣這麼回答,重新打開自己的小說靠在花瓶後方假裝研讀了起來。

「…我就說他不會幫忙,讓他繼續宅吧,不打擾了。」站在弗雷特里西後面,身邊飄著許多鬼火的里斯有氣無力的開口,隨即轉身想要離開,因為跟平常充滿自信的樣子差很多,感覺還滿稀奇的。

「呃…前輩,你等等啦,跟他解釋一下或許會有轉機啊。」弗雷特里西連忙喊住了失神的里斯這麼開口。

他已經聽前輩跟他哭訴阿修羅的事情整個禮拜了,而且前輩腦補的劇情已經直奔八點檔的連續劇劇情,他如果想要安寧一點的日子就得快點幫忙解決他的戀愛煩惱。

 

俗話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打探別人的私事就算他很擅長但他更覺得麻煩,所以他默默壓下心中的疑惑決定充耳不聞,直到弗雷特里西蹲到他面前開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然後問他能不能幫個忙。

簡言之,就是請他幫忙跟蹤某個最近行跡不定的忍者,不外乎是想要調查他到底最近是在忙什麼。

 

…老實說,這為什麼覺得跟自己以前的工作很相似的感覺呢?好像是那個外…嗯,這一定是錯覺吧。

 

「要跟蹤你自己去不就得了?」全宅邸都知道要找阿修羅的最快的方法除了吃飯時間就是找里斯問了。

「…我試過很多次了!但他這次怎麼樣都不想讓我知道的樣子…」里斯一臉陰暗的回答,身旁飄的鬼火又多了幾個。

原來如此,所以平常還是忍者先生心情好才會現身嗎?他沉默了下來。

跟蹤普通人沒問題,但對象如果是個擅長隱匿行蹤的忍者就說不定了,而且他會不會把自己當成什麼可疑人士,連解釋都來不及就身首異處啊?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果然還是

「前輩會給酬勞喔。」弗雷特里西笑咪咪的這麼說,不顧一旁挑眉的前輩。

「…成交。」果然是非常識時務的男人。

沒辦法,最近常吃的蛋糕漲價…咳,總之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用到錢,但是可以預支的零用金用的差不多了…嗯,所以就當…打發時間好了。

 

 

 

 

但是跟蹤才開始一個小時他就後悔了。

「…請問我可以後悔嗎?」當他眼睜睜看著自己跟蹤的對象,準確無比的看向自己的方向瞄了一眼,隨即伸出手打了個響指就化為煙霧消失之後,他覺得自己的心靈受到了創傷。

「…這個還是影分身啊?前輩,阿修羅到底可以施展幾個分身啊?」弗雷特里西看著消失在街角的忍者露出一臉哀怨,這已經是第四次被發現了,重點是被發現就算了,居然還不是本尊。

「…不知道。」里斯此刻就像是個滿腹冤屈的厲鬼般,充滿冤屈的回答。

阿修羅除了戰鬥的時候就很少用這個忍術,所以他也沒認真計算過阿修羅到底可以施展幾個影分身,一想到有人問他阿修羅的事情,他居然答不出來就讓他心情很差!

 

最近阿修羅不知道在忙什麼,除了任務時間幾乎不見人影,而且也不是在修行或是在圖書館這種他常去的地方,問了他也只是一臉僵硬,隨即用非常火大的眼神瞪著他,好像都是他的錯一樣,讓他還真不敢問下去,該不會自己又哪裡惹他生氣了吧?

可是努力思考了很久,還是找不到會害他生氣的原因,打定主意跟蹤他好調查他到底是在忙什麼事,卻又總是被甩開,大概被跟蹤了一個禮拜,阿修羅也火大了,連分身術都用了。

「你們住在一起那麼久,為什麼連分身還是本尊都分不清啊?」布朗寧有點無奈的隨便問問,沒想到讓身旁的里斯爆發出強大的殺氣,弗雷特里西連忙跳開幾步,遠離爆裂物以策安全是基本常識。

「…每個都長得一模一樣,距離這麼遠,你教我怎麼分辨啊?」里斯充滿殺氣的露出笑容語帶不爽的請教。

影分身的實力只有本尊的十分之一,每次都是在一交手的那瞬間他才能知道眼前的人是分身還是本尊,雖然普通人都不知道這點,但是被這樣質疑還是讓他覺得很不爽,非常不爽!

 

他也很想只靠什麼狗屁的心靈感應就可以分辨出哪個是真的阿修羅啊!

那種超乎常理的感覺聽起來很帥又很有面子!

但是現實就是沒˙辦˙法!

里斯握緊拳頭,頗有想要把現場燒的面目全非的衝動。

 

「…這位先生,你燃點很低呢…,總之請你冷靜…啊!話說你們幹嘛跟著我!我一個人去查還比較快咧!」布朗寧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完美的跟蹤術會有破綻根本是因為身邊跟了兩個跟屁蟲。

「欸?這麼說也對,前輩我們還是回宅邸等好了。」弗雷特里西對著一旁的爆裂物擠出笑容這麼提議。

「有進展在跟你報告就行了吧?」布朗寧拉了拉胸口的領帶,拿出口袋的菸這麼開口。

宅邸實行全面禁菸,所以想要抽菸只能走到大門外,被布勞看到可是會被罰錢的,當然如果被大小姐發現會更慘,那小女孩鼻子挺靈的,唉,連抽根菸都這麼麻煩。

 

「啊,我也要聽喔!」弗雷特里西指著自己這麼表示,看樣子就是想湊熱鬧的樣子。

里斯沉默了許久之後嘆了一口氣,也只能放棄的跟弗雷特里西回去。

 

 

繞了很多路總算把所有疑似追兵的人都甩開了,雖然鬆了一口氣,但他也開始哀嘆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

「因為先知道就不是驚喜了啊。」站在他身旁的大小姐以理所當然的語氣這麼開口,好奇的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商品。

阿修羅想了很久也想不到什麼好主意,每天面對閃亮亮雙眼的大小姐,他感到非常厭煩,所以就直接交給她想好了,而大小姐就提議去街上逛逛。

 

因為時逢白色情人節,街上多了許多產品試吃的店,眾多裝扮精緻的甜品,甜膩的香味飄散在整條街上,頗有過節的氣氛。

這個時間人還沒有很多,還有時間可以一間間慢慢挑。

不過當大小姐看著阿修羅走進了巧克力專賣店的時候臉色變得頗為難看。

 

「呃…阿修修…今天我有找烈歐來…要不要先等他一下?」大小姐面有難色的站在門口冷汗直流。

「您好像說過需要幫忙可以跟您說。」阿修羅面無表情的拿起巧克力試吃品遞給面色慘白的大小姐。

「…那個,烈…烈歐很愛吃巧克力喔,你請他品嘗比較可以得到不錯的建議!真的!」大小姐欲哭無淚的退了一步這麼提議。

「我想也需要不嗜甜品者的意見。」想當初大小姐吃布丁吃的那個痛苦樣,大概就是對甜食很沒轍吧。

阿修羅居然露出笑容可掬的表情!!!要死啦!大小姐心中充滿著無限的孟克,她連忙驚恐的表示。

「那個阿修修…其實我對巧克力過敏啦…」大小姐對著他擺擺手,擦了擦額側的冷汗。

阿修羅對著自家大小姐挑眉顯然對這番說詞頗有疑問。

 

「過敏?我記得妳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食物過敏啊?」偏偏這個時候烈歐找了過來,一見面就這麼把她推入死亡的邊緣。啊啊啊啊,我死了一定會變成鬼去找你的啊!烈歐!!

大小姐只好頂著阿修羅目露兇光的視線,含淚吞下那個甜膩的巧克力。

 

當然下一秒大小姐馬上衝出大門去尋找飲料店去了。

 

「喔不…超甜的啦…我牙齒好痛…嗚嗚…巧克力的味道還在嘴巴裡啦嗚嗚…」大小姐一邊狂灌手上的綠茶,一邊對著一旁的烈歐哭訴。

「好啦!吵死了!」烈歐少爺在聽到第八遍同樣的抱怨後總算表示他的不耐。

走在後方的阿修羅默默拉起自己的圍巾,皺眉望向後方。

有個人的氣息,一直在不遠不近的地方跟著他們,根據其他分身的觀察好像已經跟著他們一段時間了,不過那不是他所熟悉的氣息。

其實讓他跟著也不會有什麼危害,不過感覺還是很怪,如果要回去還跟著他們再處理好了。

阿修羅看著前方的兩人在一家甜品店大門口開始互相拉扯,他決定還是先去阻止他們。

 

跟一群甜食控來逛甜品街是不智之舉,大小姐默默反省了一下。

想當然爾,她的苦難還沒有結束。

以後還是不要隨便主動說要幫忙好了,尤其是這種甜蜜蜜的閃光節日。大小姐默默接下烈歐忍笑遞來的不知道第幾個甜品,她嘆口氣為自己哀悼。

 

走了一段時間,阿修羅突然指示他們走進暗巷,然後跳上附近鄰居的大樹上,把兩個人都拉了上來。

「怎麼了嗎?阿修修?」大小姐疑惑的詢問,學著阿修羅探頭觀察附近的行人,阿修羅只對著她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他們很快就知道為什麼了。

 

有個男子東張西望的走到了他們前進的方向,一臉疑惑的來回走了好幾趟,口中還一直念念有詞。

「奇怪?剛剛還在這的…?」

那是布朗寧。

大小姐與阿修羅有點驚訝的看著這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咳,那個總是對什麼事都興趣缺缺的偵探先生,居然跑出來逛街?

阿修羅皺起眉,難道剛剛一直跟著他們的…?

 

「阿修修,把我放下去,我去引開他。」大小姐附在他耳上小聲的這麼說。

 

 

忍者真是個神祕的職業,布朗寧不得不這麼下定論。

靠得太近會被發現,太遠又搞不清楚他們在做什麼,只能確定應該是大小姐拉著自家戰士去逛街?

換做是他絕對敬謝不敏,光是想到要跟那ㄚ頭對話他就會迫切的需要尼古丁。

「吶吶、布朗尼。」該死啊,話說那ㄚ頭每次都會念錯自己的名字…雖然比瑪爾濟…瑪爾瑟斯好一點…

等等?

布朗寧思考到一半,才發現真的有個大小姐拉著自己的衣角,還露出燦爛的笑容,他嚇的臉都白了。

「妳妳…妳怎麼會在這裡?!」布朗寧驚恐的退開了幾步,還是沒能讓她放手。

「我來買大哥的生日禮物啊!」大小姐開心的回答。

是哪個倒楣的傢伙收了這種人當小弟肯定會短命!

「等一下?…其他人呢?」這麼說來大小姐身旁空空如也,什麼人也沒看到。

「喔~所以阿修說好像有人跟著我們是你囉?」大小姐一臉平淡的說出驚人之語,布朗寧馬上擺出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的臉色。

「不然你怎麼會出來逛街?難道是為了蛋糕嗎?」…大小姐該聰明的時候都不聰明,該笨的時候都不笨。

但這個時候他也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頭,當然接下來他的跟蹤任務徹底泡湯。

「好!那我們一起去挑大哥的生日蛋糕吧!」大小姐緊緊抓住他的手,開心的走向一旁的蛋糕店。

 

看著漸漸被拉遠還不忘掙扎的布朗寧,阿修羅與烈歐在心中默默為他哀悼。

 

 

 

「啊、布朗…………」里斯看到布朗寧一臉灰頭土臉的回來正想問問題,卻先看到了跟在他旁邊同樣有點髒兮兮的大小姐馬上停止了發問,頓時有種不妙的預感。

「哼哼哼,原來兇手就是你。」大小姐拍拍了手掌的灰塵,然後斬釘斷鐵的指向他,讓所有人都一頭霧水。

「呃…總之,那位忍者最近是被這位大小姐帶出去的。」布朗寧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這麼表示。

他為了甩開大小姐,在山路上全速前進,結果大小姐居然抓著他的衣角,就算站不穩都沒鬆開,因為一時驚嚇過大就摔進附近的沙坑裡了,費了一番功夫才爬出來…他現在真的累到想當一輩子宅男。

 

「喂!妳幹嘛一直帶著阿修羅出去逛街!還不准我跟!」里斯馬上就抓到重點開始砲轟。

難怪阿修羅總是一直把他甩開,原來是大小姐的命令!

「嗯?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嗎?」大小姐突然露出陰森森的表情看向他,用低沉的聲音緩慢的開口。

「但是…我怕你晚上會睡不著喔。」雖然是興奮得睡不著啦…

「廢、廢話少說,快點告訴我!」里斯吞了吞口水,故作鎮定的回嘴。

「放心,明天晚上你就會知道答案了,哼哈哈哈哈哈~」大小姐發出像個巫婆一樣的尖笑聲,讓在場的人都想裝作不認識她。

 

「啊啊、布朗尼明天記得要去幫我拿我們一起定的生日蛋糕喔。」一邊對著一哄而散的戰士們揮揮手,大小姐喊住本想偷偷離開的布朗寧這麼囑咐。

「…妳自己去不就得了?」布朗寧有氣無力的轉過身這麼回答。

「我要帶著大哥出任務,不能自己去拿啊。」大小姐把身上的錢包遞給他。

所以還為了不想讓當事人知道自己要幫他們過生日,還要把人帶出去就只為了給他們一個驚喜。

為…已死之人。

 

「真的有這個必要嗎?」他自言自語似的開口,聲音微弱的根本不期待會有人聽見。

沒想到大小姐卻看向了他開口。

「嗯?你想聽什麼答案?」大小姐疑惑的歪著頭望著他,回答的詭異答案連他都一起疑惑了。

「有些人在問問題的時候,心中早就存在著自己的答案,只是想要從別人的口中聽到一樣的答案。」大小姐看向著他難得正經的解釋起來:「所以你是想要聽到什麼樣的答案?」

我想要聽到什麼答案?

 

「不…這種事…」怎麼樣都好…怎麼樣都無所謂。

「既然你問了,不就是因為想知道嗎?」

但…就算追根究底的去尋求答案也是沒有意義。

不管是活著的時候,還是現在已死的時候,什麼…也不會得到。

「這個並不重要。就算深究了又能得到什麼?」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這裡能給你們『時間』。」大小姐閉上了眼伸出了雙手,好像在展示著聖女宅邸。

「無盡的時間,直到你們能面對悲傷的過去,直到能夠治癒那些傷痛的時間。」

「然後,你們就得選擇前進的方向。」大小姐張開了眼睛直視著他。

 

「…聽起來真是麻煩死了。」布朗寧拉下帽沿用著慵懶的聲音這麼回應。

「因為你比誰都接近現實,所以你還沒追求自己的願望之前就放棄了。但你最後一定是選擇了改變,所以你才會在這裡。」大小姐踩上沙發與他平視,輕輕拉起他的帽沿露出微笑。

「呿、奇怪的ㄚ頭。」真的是該聰明的時候都不聰明,該笨的時候…都不笨。

人類最不喜歡看見的就叫做真相,男人最討厭的事就是被看穿。

「是嗎?這樣你看到我就能很快的『醒夢』了啊,話說回來你自己還不是很奇怪,彼此彼此啦。」大小姐開心的拍拍他的肩,讓他差點想飆髒話。

被奇怪的人說奇怪,何等的奇恥大辱。

 

布朗寧默默拿出口袋的菸,果然跟她講話就會迫切需要尼古丁!

「啊啊啊!不要在這裡抽菸啦!我對菸味過敏!!!」大小姐對著他破口大罵。

「妳過敏的東西也太多了吧!哪有人對巧克力、青椒、香菇、洋蔥過敏的。」布朗寧對著她挑挑眉,開始翻找起口袋的打火機。

「我就是對討厭的東西過敏!!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帶你出任務喔!」

 

布朗寧以他最快的速度衝出了宅邸。

他永遠都記得他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因為某個腦殘,一天可以死十幾次以上的慘痛經驗。

當然,現在一天死最多次的紀錄保持人是某個叫瑪爾開頭的人。

 

 

聽了大小姐那番詭異的話,讓他本就很稀少的勇氣變得又更少了。

明天晚上就會知道…該不會是這一個禮拜的阿修羅與大小姐的靈異事件簿!?

不對!大小姐也很怕那種故事,而且出門的時間通常是下午啊!

啊啊,黃昏時間不就是逢魔時刻嗎!!

 

胡思亂想了太多,就算他看到阿修羅回房的時候,就算想問也不敢開口,導致整晚都睡不好,第二天只好頂著黑眼圈出任務。

「你還真的睡不著喔?」大小姐看到睡意朦朧的里斯露出很欠揍的痞子笑。

「到底是誰害的啊!」里斯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打了個呵欠。

阿修羅只是皺著眉沒有表示什麼,而一旁突然被帶出來出任務的利恩正在懊惱自己忘了戴墨鏡。

 

隨著前進的地圖,魔物明顯強了許多,攻擊力也高得只要稍稍分心就會一命嗚呼的程度,隨著漸漸增加的難度,任務進行的時間也變得越來越長,不像之前的戰鬥還可以游刃有餘的聊天,現在每一次的戰鬥都必須竭盡全力,受傷根本變成家常便飯的事。

 

再一次握緊了劍,里斯專注看著眼前飛龍的動向,震耳欲聾的咆嘯讓他皺起了眉,自己的火焰無法完全抵禦龍的吐息,他咬牙忍耐灼傷的痛覺,試圖找出能夠攻擊的瞬間,但飛龍的攻擊速度卻比他的思考更快。

「里斯!」大小姐的驚呼聲讓他只來的及勉強用劍擋下攻擊,飛龍的利爪劃過他的左手臂,他不顧蔓延的痛覺與鮮血,奮力將劍刺進眼前的魔物,被火焰纏繞的劍刺傷的痛覺總算讓飛龍退開了幾步,發出恐怖的悲鳴。

「等一下!里斯你先回來!」大小姐緊張的在後面大吼大叫。

里斯用劍撐起身子,用力甩開了劍上的鮮血,蘊含殺氣的雙眸緊盯著眼前的敵人,此時此刻大小姐的聲音聽起來非常遙遠。

 

他只知道眼前有必須打倒的敵人,而自己必須戰鬥。

在命懸一線之際的戰場上沒有所謂的思考,只要慢一秒就可能會導致死亡,就只是不停的前進,不停的揮劍,直到所有生物的氣息消失,所有的聲音都消失……

為了活下去而戰鬥,為了戰鬥而活下去。

或許在那個時候,一切都亂了也說不定。

自己的…

 

左手臂傳來劇烈的痛覺讓他意識恍惚了起來,但是還是依著本能揮劍砍向飛龍的腹部,隨著飛濺的鮮血他感覺到自己好像在墜落,並再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一旦失去了生命就再也回不來了,連曾經存在的回憶都像個幻影,不論怎麼呼喚…都不在了。

所以…所以。

里斯再一次撐起身體,盯著跟他一樣傷痕累累的飛龍深吸了一口氣,就像記憶的延伸一樣,再一次舉起劍指向眼前的敵人,本來想要再次邁步,卻有人抓住了自己握劍的手。

先映入眼中的是他所熟悉的藍色,然後是他那雙淡然的眼眸,讓他徹底從回憶中清醒了過來。

阿修羅。

他是自己只有在這裡才能遇見的人,所以這裡不是那遙遠的夢境,而是現實。

里斯看著他的薄唇輕啟講了一句話,但是因為周圍太過吵雜,所以他只能讀著他的唇語。

"在這裡你不是一個人"

 

然後他鬆開了自己握劍的手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迎面而來的烈風,將自己跟他的髮絲都吹亂了,他望著他的背影看著他舉起武器。

 

阿修羅,老實說我其實不太喜歡看到你的背影。

那總會讓我想到你轉身離開的畫面,或是想到…

又再一次被你所救的自己。

 

 

幸好飛龍是最後一個任務了,大小姐決定等里斯傷勢稍微好一點再回宅邸,當然這期間她都沒有停止碎碎念里斯。

「我說你是聽不懂中文嗎?需要我說英文給你聽嗎?還是你聾了?需要我叫沃肯給你看看耳朵嘛!」大小姐滔滔不絕的開始長篇大論,這次里斯完全沒辦法掩耳不聽了,因為他的左手臂剛剛骨折了。

「吵死了,反正就快打死了。」里斯有點心虛的這麼反駁,大小姐完全不相信的挑眉看著他。

「你那叫同歸於盡吧!!」

「好了好了!大小姐,反正都打完了,也沒有任務失敗啊。」利恩馬上當起和事佬把大小姐帶去一旁安撫。

阿修羅帶著大小姐隨身攜帶的急救箱走過來開始做緊急包紮,雖然一直皺著眉頭但是意外的居然沒板著臉開罵。

「呃、你…你沒受傷吧?」太過安靜的氣氛讓他有點尷尬,只好隨便問了一句。

「沒有。」阿修羅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後,就沒再接話。

 

寧靜的周圍真是讓人坐立難安,雖然自己有太多個問題想問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一個都不敢問,感覺到越來越沉重的氛圍讓他忍不住偷瞄了一眼阿修羅,看著他眉頭深鎖好像在想什麼事情可是又很像在發呆。

「…在想什麼嗎?」里斯輕聲開口,稍微喚回了他的神智。

「只是在想…如果只是站在身後看的話,那樣還算一起戰鬥嗎?」

他是在里斯恢復完第二次的記憶後注意到的,一邊觀察著周圍,一邊找出空隙攻擊敵人,幾乎不會回頭,只會一直往前,揮劍的方式,防禦的動作…那都是習慣一個人戰鬥的身影。

 

是自己很熟悉的動作,雖然還是有點不一樣,但動作是一樣的。

決定一個人去戰鬥。

 

「謝謝。」里斯露出笑容,牛頭不對馬嘴的這麼回答。

這是這個世界的規則,一次只能一個戰士上場戰鬥,他們都早就知道了,但還是一樣不明白。

就算向大小姐抱怨這點也沒用。

「這個規則在我有意識以來就存在了,我不能更動這個原則。任務也不只是為了收集你們的記憶而已,也是對聖女之子的試煉。」

推測對手的想法,參考所處地形,考慮戰士的能力與敵人的能力,還有不可掌握的運氣。

跟平常戰士們自己合作打魔物不同,只有聖女之子在場掌控的戰鬥才是正式的戰鬥,只有這種戰鬥才能增加地圖的進度,才會有收穫,當然戰士們都得付出一定的風險,例如大小姐可能會忘記轉牌之類的。

所以這種時候,身為同伴卻不能彼此幫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在戰鬥的樣子。

但是這番話的背後,不就是他想跟自己戰鬥的意思嗎?

 

「是一起戰鬥的,因為你就在我背後。」里斯露出微笑,感覺自己的心情終於好了起來。

「奇怪的傢伙。」他瞪了他一眼又轉過頭,完全不能理解這傢伙的想法。

里斯聽著他的感想笑出聲,伸出右手輕輕抹去阿修羅臉頰上在戰鬥中沾上的鮮血。

 

因為你就在我身後,隨時能讓我『醒夢』。

 

 

「利恩大哥生日快樂!!我們要一直做個好兄弟喔!!!」大小姐一回宅邸就拿著超大蛋糕遞到利恩面前這麼說。

「誰要跟你做好兄弟啊!」利恩大驚失色的這麼反駁,但還是接過了她手上的蛋糕。

布勞被迫做了一整桌的豐盛晚餐,差點沒累死。

里斯看著壽星面有難色的聽著大小姐唱生日快樂歌露出微笑,轉過身卻沒看到阿修羅。

「嗯?先回房了嗎?」恐怕是為了洗掉一身的髒污吧,里斯邊這麼想著邊打開了房間的門。

灰暗沒有開燈的房間裡,沒有看到阿修羅,倒是看到一袋手工餅乾放在自己的枕頭上。

 

里斯好奇的走上前,因為傷勢還沒痊癒,他坐在床邊用右手拿起那袋餅乾仔細觀察,手工餅乾的顏色有些不同,應該是不同的口味,但是為什麼突然…啊!

此時窗外突然發出小小的斷裂聲,里斯愣了一下後,用單手打開了窗戶,看到正在努力爬下樹的阿修羅,手上正是一截小小的樹枝。

「你要去哪?」里斯靠在窗台用手撐頰露出別有深意的微笑,看著臉頰早已嫣紅的阿修羅。

可惡,本來想趕快回來找個地方藏,讓那傢伙自己發現,這樣回禮也給了也不會知道是誰,但是因為猶豫太久,聽到了腳步聲他連忙把回禮扔在里斯枕頭上就跳窗逃跑了,沒想到不小心拉到脆弱的樹枝…被發現了。

「你是我要現在去大廳炫耀我收到了回禮呢?還是現在要上來老實說一句情人節快樂?」里斯露出滿足的微笑,一臉不慌不忙的樣子看著他。

 

…真想撕爛他的嘴。

 

「手工餅乾的話,阿修修自己做不就好了?」大小姐看到阿修羅盯著手工餅乾考慮了良久,便這麼問。

而且還有現成的師傅可以問,大小姐指向烈歐。

想了老半天,他還是決定放棄自己做比較好。

因為…自己做的話…會不小心變得太甜。

 

「謝謝囉。」里斯開心的道謝,對著阿修羅的背影。

因為到現在他還不肯把頭轉過來,肯定是臉上紅暈還沒消。

原來阿修羅一整個禮拜都在忙要給自己的禮物嗎?早點知道就不用那麼緊張了。

 

「嗯…可以幫我拆開包裝嗎?」里斯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讓他總算回過頭看向他。

阿修羅看了看里斯包著繃帶的手,畢竟傷的很重,看樣子一時半刻也好不了,他默默坐到里斯面前拆開包裝。

「…你是常常一個人去戰鬥的嗎?」想起早上的事情,有件事他一直想要搞清楚。

「嗯?也不是一個人,一直都有同伴在身邊啊。」雖然記憶不完全,但這點他是可以確定的。

「但你的動作…不像是有人在身邊跟你一起戰鬥的樣子。」這句話讓他一時語塞,好半晌說不出話。

以前的時候還有父親會與自己並肩作戰,但到了後來,其實能靠的只有自己。

即使進了連隊,要面對的怪變強了,同伴變多了,但是當戰鬥發生…前進的也只有他一個人。

「你這麼一說,我反而不清楚了呢。」里斯露出無奈的笑容。

去戰鬥,必須戰鬥。當時的他是這麼想的,對此深信不疑的自己就這樣一路前進到了現在。

 

「每個人都是自己戰鬥的,只要是自己的決定的話,也就沒什麼好迷惘的。」阿修羅看著他的微笑皺起眉。

「是自己決定的沒錯,但總覺得哪裡不太一樣。」里斯看著自己的右手宛若喃喃自語般的開口,隨即摸了摸自己的頭,微微一笑。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吧?…嗯?」阿修羅突然移開了手工餅乾坐到了他面前。

「如果迷惘的話,就問自己的心不就好了。」阿修羅伸出了雙手,先是輕輕遮起了里斯的耳朵。

「不是聽別人的話,不是問別人得到的答案,而是去傾聽你自己的心。」

然後找到你自身的願望。

 

「嗯…這是冥想嗎?」里斯勾起微笑。

「…不算是。」然後他正想退開卻被一把抱住,里斯伸出右手攬住他的腰,讓他靠得更近一點,近的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與溫度。

「你還欠我一句話。」里斯的唇輕蹭著他的頸項,讓他一僵。

猶豫了一陣子,他輕輕湊在里斯的耳邊開口。

「…情人節快樂。」里斯先是露出開心的微笑,隨即湊到他耳邊輕聲開口。

 

「『在這裡你不是一個人。』」趁著阿修羅愣住之餘,里斯輕柔的吻上他的唇瓣。

 

情人節快樂。

 

 

END

後記

抱歉OTZ

我家裡突然斷網就˙˙˙˙遲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請原諒我里斯ㄉㄉ!!還有利恩ㄉㄉ!!!

利恩ㄉㄉ我保證會第二個升你R5的!!!但是要先等王子殿下啊!QWQ

里斯大大的R2真的很帥,而且比起R1的自己成熟了很多,雖然急躁的個性倒是沒變XD

比較哀傷的是我覺得里斯怎麼總是一個人在戰鬥?

不過這也表示里斯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滅了一整隊的魔物顆顆,里斯大大超強!

里斯:你們都等我打完再來,是要幫忙收屍的喔?

 

布朗寧R1最近有跟親友借來看,看完故事整個對他好感度提升不少。

大概是從站在比較前面的鄉民路人→這人不簡單的這種程度!!(喂

我滿欣賞他對世界看透透的想法,雖然他最後還是選擇了改變這一成不變的生活!

讓我覺得他其實根本是懶吧XD

懶得不想去跟這個世界爭論什麼,但是想要改變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GOGO布朗寧!!衝啊布朗寧!!我會升你R的!!!等我!!!!!(欠R一堆

 

今天又是禮拜一了,希望每個人都能有好的開始。

在迷惘的時候,記得也要傾聽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喔OWO

然後追求自己的願望吧。

 

感謝各位看到這裡!

爆字數到一個無法控制的境界OTZ

希望大家還看得滿意了OWO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水姆
  • 想落跑的阿修修好可愛喔WWWWWW(前輩之後會不會還是去炫耀?)(X)

    前輩爆炸的地方也超有趣,是說我好想知道前輩腦捕的八點檔劇情是什麼WWWW(別

    太歡樂了這篇太可愛了甜甜又歡樂(翻滾),看的很滿足喔喔喔喔!!!

  • 前輩可能很想大聲炫耀,但應該還是會保密吧OWO
    只有他一個人知道的回禮<<<這樣他很爽(欸

    大概就是:
    為什麼最近阿修羅對我這麼冷淡?而且常常跑不見人影?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怠惰期什麼的嗎?!
    (弗雷:你想太多了。)
    怎麼辦!!!而且出門都不讓我跟,跟著還會被甩開?!難道...是跑去見新歡?如果他移情別戀了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
    (弗雷:......我哪知道啊?)
    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哈哈哈哈XDDD(被燒滅

    我自己寫的時候也一直狂笑,我妹都罵我神經病XDDDD
    我覺得我實在太智障了OTZ
    總之水姆桑看的滿足就好OWO
    水姆桑的本也很歡樂啊~~!!!我好喜歡OWO
    治癒了我的身心呵呵呵WWW
    坐等您的下一本肉本!!!!!!!

    鏡之璄 於 2013/03/24 22:11 回覆

  • 小藍
  • 原來言大討厭巧克力、青椒、香菇、洋蔥(筆記+

    我很喜歡巧克力  青椒洋蔥還好 最討厭香菇(眼神死

    阿修羅不坦率的個性真的都是如此呢,不過他真的很為里斯著想耶。

    好兄弟XDDDDD大小姐你是想要跟利恩做阿飄兄弟嗎(笑死

    說到布朗寧,請你務必一定要壓他R1!!亞細亞的曙光超好用的!!

    (正經)其實我很喜歡他R卡故事裡面講的其中一句話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那句吧。
    然後 好期待他的R2可以跟侍者們有些交集

    不過你還欠這麼多人升R就慢慢來吧XD而且偵探喜歡吃蛋糕變成眾所皆知的印象了嗎XDDDDD

    還是祝利恩生日快樂啦!!

    說到白色情人節我真佩服我自己居然寫這麼多CP微小說 連好久沒寫的里修都...阿修我對不起你(躺地

    我也不喜歡布朗寧抽菸(討厭菸味)不過是官方設定也沒辦法。

    然後閃閃辛苦你了(拍拍肩),里斯的訴苦真的一直聽就會覺得煩吧XD

    [題外]不過最近官方出的音音夢(小夢)真的好可愛!!(激動什麼

    讓宅邸可以多個護士幫忙治療戰士們,還有新鮮牛奶可以喝。

  • 其實巧克力我吃,只是吃得很痛苦而已呵呵(那有差嗎XD

    他得了只要坦率點就會死掉的病(XXXXXXX
    一直看著他,所以看著看著也總是會不小心多管閒事,里斯就會很爽嘖

    我們是"好兄弟"沒錯啊,利恩確實也領便當了OWO(喂

    說要金他,金到現在還沒成功(扶額
    是他平常都在爛骰,除非跟他討論蛋糕的事情才會好好骰啊
    不能怪我ˊWˋ
    (布朗寧:到底是誰一直堅持要疊移動疊到10才肯殺對面的!!

    多CP也不錯,很多願望一次滿足XDDD

    沒關係,反正我聞不到哈哈哈哈要抽就抽吧阿哈哈哈哈(被打

    弗雷表示他最近也需要寧靜XDD

    基本上我對女的沒啥興趣耶WWW
    但是加加示範了他是多麼的好用,打沙包當沙包都一樣快速(欸
    為了薩爾大人的專武,我也去按了一下金抽。
    然後我看到兩個衣櫃跟事件卡再轉=..=

    我當然得到了衣櫃嗯嗯
    所以我已經決定叫新角衣櫃了(這什麼邏輯

    鏡之璄 於 2013/03/24 22:24 回覆

  • 烈歐
  • 你死了請趕快去投胎不要來找我(推眼鏡
    還有說謊是不對的行為 挑食也是(正經
    阿修羅做餅乾需要別人交嗎?WW
    感覺他會做诶W
    蛋糕叔請讓我為你默哀....1秒!(被槍3
  • 身為我的好友,你應該跟我一起走啊XD
    放心我會帶你一起走的,別擔心我不會丟下你唷呵呵❤
    孩子,人生總是有逼不得已說謊的時候,挑食也是(XXXX

    我覺得忍者雖然可能會野炊,但烤餅乾感覺需要先把生活技能點滿(喂

    你不用擔心蛋糕ㄉㄉ的,
    所有來到我家的孩子第一個學會的就是自立自強XD
    就算大小姐腦殘到忘了丟防禦,留牌留成樹枝牌
    他們還是可以活的好好的OWO
    不過要學會王子普攻爆骰還需要加強嗯嗯
    (戰士們:妳才該加強妳的腦袋!!!!)

    鏡之璄 於 2013/03/24 22:32 回覆

  • 星彗
  • 說起來 我有寫文 ...
    卻沒放到日誌 ...
    都放到論壇去了 ...
    而且 好像全是肉文 ...
  • 喔喔喔,讓我去偷看一下OWO
    可是我得先回想我的帳密OTZ

    大大還是可以在日誌留一份當存檔唷XD
    可以觀察自己文風變化呵呵OWO

    鏡之璄 於 2013/03/24 22:35 回覆

  • 水姆
  • 鏡桑能喜歡就好喔喔喔喔喔(翻滾)////,結果我現在每天都會想要怎麼上阿修WWWW(總覺得我會死於非命)

    前輩會想那些有的沒的太好玩了,感覺就是笨男ㄧㄡ...(燒滅燒滅燒滅)
    不過阿修修比較不主動前輩會這樣好像也難免WWWW,總之弗雷ㄉㄉ辛苦你了XDD
  • 我也好喜歡王子躺在公主腿上!!!!!!!!!!我一直無法移開視線哈哈
    王子太帥了WWW
    然後阿修修跟里斯真的好可愛啦WWW 看完心情愉悅呵呵XDDD
    水姆桑加油!!肉本我先預訂了呵呵WWW

    沒錯就是笨男一ㄡ(一起被燒滅
    笨笨呆呆就很可愛呀WWW萌萌的!!!(鼻血
    小倆口一起笨笨呆呆的幸福下去,為娘的就死而無憾啦ˋWˊ
    (誰你孩子啦

    弗雷表示他不是戀愛諮詢好嗎XDDDD

    鏡之璄 於 2013/04/01 15: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