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愛就像哭泣的人 安慰拯救說謊的人
誓言同樣能創造地獄
歌名:aLIEz

*其實是不怎麼R18的情人節賀文<偷懶意味(喂

*老樣子前面有很多的廢話顆顆

*差點來不及了OTZ 最近親戚要從韓國到我們家住,所以正在大掃除OWO還沒掃完OTZ總之趕死線成功(XXXX遭毆打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都快過了!!

 

 

 

「哼哈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一天啊,布勞。」大小姐露出一臉不懷好意的表情看著眼前剛進家門的侍僧,一手勾著他的下巴很沒形象的狂笑,順帶一提因為身高不夠,所以她是踩在椅子上的。

「既然落到我手上,你可就再也逃不掉囉,小侍僧?阿哈哈哈哈哈!!!」大小姐心情非常好的插腰狂笑,一群坐在餐桌旁品嘗下午茶的戰士們決定視而不見。

布勞一臉認命的看著她苦笑沒有說什麼,大小姐把臉整個貼近布勞並且露出面目猙獰的表情。

「你知道的吧?你登入獎勵再敢給我一個禮拜的50GEM會有什麼下場…嗯哼?」大小姐一臉燦笑的細數以前被布勞陰得很慘的事蹟。

「…我必須說這是大小姐您自己的人品問題。」布勞擠出一絲笑容這麼回答,眼前大小姐的笑意不減反增。

「喔,為了我的人品著想,我恐怕需要很多很多~的沙包呢。那、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這家的值日生。沒有問題吧?」

「…照顧大小姐生活起居本來就是侍僧的工作。」布勞攤攤手一臉無奈的表示了解,早就知道侍僧總有一天都會成為大小姐的戰士之一,他並不意外會受到什麼待遇。

 

「欸,大小姐妳有空嗎?」突然有人打斷了這不算非常良好的說話氣氛,大小姐看向一臉嚴肅的里斯。

「怎麼了?」大小姐一邊指揮布勞去洗碗一邊跳下椅子滿臉疑惑的看向里斯。

「…我想出門買東西。」里斯搔了搔頭這麼表示。

「喔喔,那我們去找沃蘭德。」秉持著打怪賺到的錢就是大家的錢,大小姐准許宅邸戰士可以自由向沃蘭德申請零用金,尤其最常出任務的人當然就可以領比較多,但因為沃蘭德非常難搞,所以帶著大小姐一起去會省事很多。

 

果不其然沃蘭德在看到大小姐的時候馬上沉下臉,乖乖交出錢包。

與其跟一個沒有常理的人爭論半天,還不如直接給她想要的東西,免得錢還是被拿走還加上自己被氣的半死,根本人財兩失。

「你是要買什麼啊?需要多少?」大小姐打開錢包看了看最近賺的錢這麼開口。

嗯嗯,最近都沒有什麼活動想參加所以錢很夠。

「…要買食材,大概1000GEM就夠了吧?」里斯努力思考上次去菜市場看到的價格這麼表示。

「食材?」大小姐一邊慢吞吞的數錢一邊疑惑的回問,里斯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沒解釋,但大小姐突然開竅了一般指著他鬼吼鬼叫。

「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知道了!!!明天是情人…唔唔唔唔!!」大小姐喊到一半馬上被摀住嘴,里斯一臉頭痛的看著她。

「小聲點啦!」大小姐連忙乖順的點點頭,里斯才嘆口氣放開她。

「那我覺得你一千GEM不夠耶?給你多一點好了?」大小姐小聲的這說,然後倒出更多的錢,不管在一旁一臉黑掉的沃蘭德。

「…要那麼多做啥?沒有要買那麼多啦!」里斯一臉無言的看著她。

「不是啦,我怕你會做失敗太多次,所以給你3000GEM應該夠了吧?你有失敗三次的機會喔!」大小姐一臉很興奮的遞給他手上的錢袋,雙眼閃閃發光好像就是篤定他一定會失敗的樣子。

「……謝謝。」他還比較意外大小姐居然沒有要阻止他用廚房,總之還是先去買食材再說吧。

里斯拿起弗雷特里西臨時抄好的食材跟做法,慢步走向附近的商店。

 

 

趁著阿修羅跑去晨間修行的時候,他連忙衝去廚房準備材料,才剛走緊廚房沒多久大小姐就跑來湊熱鬧了。

「嗯?弗雷也在啊?本來想說我也可以幫忙的說!」大小姐偷偷從廚房的門口探頭這麼說。

真可惜,有弗雷特里西在,她就不能進廚房了。

「…那不用說,我根本沒有一次會成功吧!」里斯一臉哀嘆得這麼表示,大小姐馬上抗議。

「有弗雷在沒關係啊!!」大小姐指著弗雷特里西這麼表示,興奮的語氣感覺就是非常想要加入的樣子。

「是沒關係啦,但是我們要做得是巧克力蛋糕喔?」弗雷特里西露出微笑不慌不忙的這麼表示,大小姐臉馬上垮了下來。

「那算了,我還是乖乖去出我的任務。」大小姐馬上打退堂鼓,讓里斯一陣驚訝,不過他還是不忘囑咐一下大小姐。

「記得帶著阿修羅一起出去,然後不要受什麼重傷回來啊。」里斯皺著眉頭這麼盯著大小姐警告,大小姐對他翻了一個白眼才開口。

「擔心什麼啦,我會帶著王子殿下出去!哼。」大小姐露出一臉不用擔心我的王子超強超帥的表情這麼回答。

「對啦對啦,妳只相信古魯瓦爾多,我早八百年就知道了。」里斯非常敷衍得這麼說,大小姐先是愣了一下之後,馬上沒好氣的回嘴。

「每次喜歡故意受傷的人到底是誰啊!!!」大小姐氣的對著他怒吼,里斯一臉無所謂的遮起耳朵。

「好了啦,那大小姐就請妳晚一點回來了,我覺得前輩沒辦法那麼快做好。」弗雷特里西對著她揮揮手這麼說。

「喂!」一個比一個沒禮貌是怎麼回事啊!

 

是自己的錯覺嗎?為什麼感覺今天的打怪步調非常緩慢?大小姐在自己才剛踏進宅邸大們的那一瞬間就彷彿好像等他很久似的衝了過來,拉了他就跑出去打任務,還以為大小姐是有什麼事所以才會這麼急,但是一到了開始打怪的階段後,感覺好像是為了拿到很多經驗值一樣的把每個技能都要發一次才打算打死怪,而且因為最近要升等的同伴是多妮妲,然後大小姐每次都要在移動階段的時候猶豫很久到底要開超級女主角還是該攻擊,等到魔物等到都不耐煩的攻過來了才慢吞吞的下指示。

不然就是明明防禦已經比對面高不知道多少了,還硬要把攻擊牌用來防禦,每一場戰鬥都感覺花了很久的時間,打的人不累,他看的都累了,但是大小姐一直無視他的不耐煩,偏偏不肯叫他上場,他當然也只能看著大小姐一直在浪費時間

 

…算了,難得很吵的人不在,他嘆了一口氣抬起頭,仰望浮動的白雲。

 

-…我會記得你。

給予那遙遠未來的承諾。

什麼時候開始,只會奪取的這雙手也懂得如何給予了?

早已習慣的…火焰的溫度,以及越來越不像自己的自己。

在混亂的思緒中掙扎,尋找著可能的解答,一次又一次。

…最終還是,只能任由它繼續迷惘下去。

 

「感覺我再拖時間下去,我會死於非命。」大小姐一邊觀察站在不遠處發起呆的阿修羅,一邊靠在多妮妲耳朵上小聲開口,多妮妲聳聳肩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看著大小姐。

「我比較期待我們的廚房會變成什麼樣子呢。」她露出笑容再一次揮下她的血紅鐮刀,將眼前的怪物擊飛。

「喔,這點我也滿擔心的,沒關係收拾的人是布勞。」大小姐這麼安慰自己,多妮妲露出笑容表示但是東西壞了出錢的可是大小姐。

「……果然還是快點回去好了。」大小姐覺得有點頭痛。

 

 

「…前輩,請容許我再次對您破壞東西的能力表達最高的敬意,應該不會再有人比您更有才了…真的。」弗雷特里西看著燒成黑炭的巧克力跟鍋子這麼感嘆。

「……」就算他很想解釋這不是他的錯,因為他完全沒有使用能力,只是把瓦斯爐開到最大而已。

「我上面寫隔水加熱,請問前輩您哪一個字看不懂需要我重念一次?」弗雷特里西以頭痛的語氣這麼開口,然後冷冷的命令他。

「重來。」弗雷特里西是嚴格的實戰派教官,但是對於料理的講究也是一等一的…龜毛,想到上次只是請他教自己煮個稀飯,卻從如何處理魚開始教起…看樣子要花非常久的時間了。

「你不是說這很簡單嘛!」里斯重新準備材料這麼抱怨。

要不是一直被大小姐碎碎念要親手做比較有誠意,他也不想一直破壞家裡的工具啊!

「這真的非常簡單…只要你看得懂我寫的中文字。」弗雷特里西一臉頭痛的用手壓著自己的額頭,看起來跟伯恩哈德真是如出一轍。

里斯決定閉嘴來培養沉默的美德,以免一直被後輩嗆。

 

在重來了好幾次之後,好不容易到達把蛋糕放進烤箱的步驟,離成品只差一步了。

只可惜時間不等人,在他們倆聽到大小姐一衝進家門就大聲嚷嚷好累的時候就知道來不及了。

「好吧,我先出去讓其他人不要靠進廚房,前輩你就快點吧!烤個10分鐘左右就夠了喔!」弗雷特里西丟下這句話就跑出去了,留下一臉錯愕的里斯。

「10分鐘左右?啊你不是說還要裝飾什麼鬼的?是要放什麼東西啦!」

為什麼沒人可以體諒蛋糕初學者的心聲啦!老師是這樣當的嗎!

 

所以蛋糕初學者只好自力自強,努力回想蛋糕上面到底是放了什麼東西,但是才用到一半就有一個聲音從背後響起。

「里斯?你在這裡做什麼?」阿修羅疑惑的聲音就這麼從背後響起,里斯連忙迅速的轉身,擋住那個神奇的成品硬擠出笑容回應。

「喔喔,出完任務了啊?沒什麼…我只是想…想幫忙布勞洗個碗。」里斯臨時找的藉口看樣子不怎麼妥當,因為阿修羅馬上沉下臉低聲詢問。

「所以你打破了幾個碗?」在那邊遮遮掩掩的感覺就是惹了不少禍。

「呃…」烤焦的好像有三個?但是沒有打破碗啦…

阿修羅面無表情的走近他,里斯嚇得冷汗直流的連忙跟著他的視線移動身體,一邊在心中咒罵弗雷特里西是死到哪裡去了,沒想到阿修羅只是站在他面前皺起眉聞了聞,然後他越靠越近都湊到自己臉上了。

「嗯?怎麼了嗎…!!!」里斯非常努力想擠出泰然自若的笑容,但在下一秒阿修羅居然輕舔了他的臉頰一下讓他整個人震驚到不能動彈,腦袋好像遭受重擊般一片空白。

「…是巧克力。」阿修羅一臉淡然的摸了摸唇側這麼表示,一進廚房是先聞到些微的燒焦味,但里斯身上的味道卻不一樣,因為臉上跟衣服上都沾著咖啡色的醬料所以他才想確認是什麼東西,得到答案就更奇怪了,里斯不怎麼喜歡甜食,會特地跑來廚房找巧克力?

他看著整個人癡呆沒有反應的里斯,他從旁邊探頭才看到里斯想要藏起來的東西。

 

「喔。」阿修羅看著幾個不知道受到什麼力量擠壓而面目全非的數個巧克力蛋糕表示了解。

「這是…這是!!那個!對,弗雷特里西忘了帶走的蛋糕!我我我正要拿去給他!」里斯慌張的這麼說完連忙伸手想要拿走那丟臉的成品,卻被阿修羅拉住手。

「弗雷特里西的蛋糕昨天我在冰箱就看到了,還有他料理很少失敗這麼多次。」阿修羅一臉淡定的指著旁邊數個燒焦的鍋子揭穿他漏洞百出的謊言。

里斯覺得自己一定臉紅了,因為感覺臉頰很燙,他默默別過頭低聲抱怨。

「…我覺得你應該學習一下怎麼說善意的謊言…」

聞言阿修羅沉默了非常久,他默默放開了里斯的手,然後認真的看著那數個小型巧克力蛋糕思索了好一段時間後才緩緩開口。

「……這些蛋糕很有特色。」

「…你還是不要勉強好了。」里斯覺得心靈有點受創的遮著臉這麼回答。

 

已經甜到不行的巧克力蛋糕上面居然淋了焦糖,然後焦糖上面黏了幾個歪歪斜斜像是芭樂跟荔枝這種味道跟巧克力有點不搭的詭異水果,可是內容物感覺又像是岩漿巧克力,可能是從模具拉出來的力道太大導致有點變形的蛋糕中流出的巧克力…總之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蛋糕就是了,至少他判斷不出來,可是他卻露出一絲微笑。

「好了,我承認是我做的!如果你笑夠了的話可以把它還給我了吧!」里斯無奈的再次伸出手。

阿修羅沒有搭理他的自嘲,直接用手剝了一小塊塞進嘴裡。

味道果然甜到不行,不過至少不是大小姐做出的料理,只能看不能吃。

「給你做什麼,你又不喜歡吃甜的。」阿修羅拿起那幾個小蛋糕看向他,露出一絲笑意。

「反正還能吃。」

「…你這種時候也該說點善意的謊言吧!」里斯滿臉通紅的這麼反駁,偷偷看著他的微笑卻覺得很滿足。

 

 

當大小姐看到那恐怖的廚房的時候第一個動作就是驚聲怪叫,在阿修羅表示他會跟里斯一起收好她才鬆了一口氣的拉著本來要來收拾慘局的布勞離開了。

「啊對,忘記安排你要住在哪個房間了?你有想跟路德或是梅倫當室友嗎?」布勞連忙彬彬有禮的慎重拒絕,大小姐只好帶著她來到自己房間附近的單人房,侍僧都住在自己房間附近,當然還有王子殿下的房間在大小姐隔壁。

「總之你也差不多知道我們這棟宅邸的規矩了吧?畢竟都來這麼多次了。」大小姐一臉慵懶的這麼表示,根本就是懶得解釋,布勞看著她擠出汗顏的笑容。

他當然永遠不會忘記自家大小姐的壯烈事蹟,當然他住進來之後恐怕還會發現更多…想到就頭痛。

 

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那亂七八糟的廚房給收拾好,回到房間後里斯盯著阿修羅手上的拿著的小蛋糕皺眉。

不得不說外型真的…有點恐怖,被弗雷看到的話,他一定又會雙眼發出兇狠的火光說要重做。

不過阿修羅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它的外型,一邊翻著新借的書一邊解決放在旁邊桌上自己的悲劇作品。

「吶、味道怎麼樣啊?」里斯趴在床上看著他這麼問。

「你自己沒吃過?」阿修羅從書裡抬起頭看向他挑眉。

「我還沒做好你就進來了,我哪有時間自己試吃啊。」里斯沒好氣的回答。

「難怪可以配出這種味道。」阿修羅別過頭拼命忍笑,里斯氣惱的一把抽走他的書丟到一旁的桌上。

感覺到里斯不悅的情緒,阿修羅連忙努力止住了笑提議。

「…那你自己吃吃看。」阿修羅伸手本來想拿起桌上的小蛋糕卻被里斯一把抓住手,隨即他溫熱的唇瓣就貼了上來,先舔過他的唇側,輕易探進他的唇,就像是細細品嘗著蛋糕般的輕吻。

 

「太甜了。」里斯微微皺起眉說出自己的感想。

巧克力的味道加上焦糖的甜膩,當然完全沒有水果的味道,唯一可以嘗到的味覺就是甜。

「…你也知道?」本來還有點愣住的阿修羅,聽著他的感想再次忍笑這麼開口。

感覺一直被取笑的里斯不爽的湊近他微啟的唇瓣,堵上他所有的笑聲,一手壓著他的頭,另一手輕輕拉開他腰間的腰帶,沿著他的背部往上輕輕拉扯著他的圍巾,隨著他的動作漸漸滑下的圍巾露出不常照射陽光而顯得白皙的頸項,感覺到阿修羅開始掙扎想要抽回自己的手,里斯勾起嘴角吻得很深。

 

雖然不是沒發現里斯那不安分的手,但比起散落一床的衣物,他更擔心自己快要窒息了,即使被壓倒在床也還是沒有中斷的深吻,不斷與自己的舌葉交纏,就連想要抗議的話語也只剩下微顫的單音。

直到抵抗的力道漸弱,里斯才鬆開他的唇,讓他補充所有失去的空氣。

「喂…嗯?!」還沒來的及開口,里斯突然舔了他的頸項。

「你做什麼…」濕熱的舌輕輕沿著自己的頸項往下,輕舔著鎖骨。

「你剛剛還不是偷舔我?」里斯的聲音帶著不難發現的些微愉悅,語氣卻像是在抱怨。

「什麼?…那是…」這麼說起來自己確實好像有…

「那是…我為了確認是什麼味道…」阿修羅用著一瞬間紅透的臉頰故作鎮定的反駁。

該死…現在想起來好像太過明目張膽了…阿修羅用另一手壓著自己的臉頰,好遮起害羞的紅暈。

「是啊,所以我也是在確認味道嘛。」里斯的手指輕輕滑過他的腰側,然後湊近他的耳邊輕聲開口。

「你的味道。」

看著紅透的耳根里斯勾起嘴角露出笑容。

 

總是溫柔又緩慢的動作,輕撫過身軀的手指都帶著情欲的溫度,近到沒有距離的貼近,節節高升的體溫,在這種時候他只能聽見里斯的聲音,只能感覺到里斯的氣息,帶著灼熱的溫度佔據他所有的感知,就像這個世界只剩下他站在自己面前。

事到如今他還是很不習慣這種感覺,本來在他眼裡吵雜不休的世界,卻在此刻他絲毫都感應不到。

如果是面對敵人或是敵意他都知道該如何面對,但是眼前這個人卻不一樣。

不論是他所賜予的溫柔,還是他擁抱自己的溫度,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就算已經過了這久他還是找不到答案。

而里斯彷彿早就知道這點般,一次又一次對著自己伸出手。

 

「你有點不專心喔。」伴隨著在耳邊響起的聲音,身下也傳來了不適感讓他皺起了眉頭。

「要放鬆啊…」里斯輕吻著他的臉側輕聲細語,試圖撫平他的緊張,慢慢鬆開他的手,沿著他的手臂往上輕撫著他額前的髮絲。

里斯的眼簾輕輕滑過他的臉頰,帶來一種微癢的感覺,身下增加的力道讓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剛剛的問題,在感覺到抽出體內的手指,他連忙別過頭緊抓著床單承受那最難忍受的一刻。

「不論幾次你還是這麼不適應。」里斯在挺身推近的同時伸手輕觸阿修羅早已紅潤的臉側。

「果然還是應該每天一次或許會比較習慣?」里斯帶著笑意這麼開口,阿修羅馬上轉過頭瞪了他一眼。

「你…很吵…!」稍嫌低沉的警告此刻在他耳裡聽起來卻像個誘惑,里斯露出笑容,傾身將炙熱的欲望推近更深處。

看著阿修羅努力咬緊下唇,里斯湊近他的唇輕舔,另一手沿著他的腰側往上滑動,來到光裸的胸口。

「你心跳好快。」里斯稍微撐起身體露出微笑,沒有停下身下的動作。

「唔嗯…你給…我閉嘴…呃嗯…」撞擊逼出他細碎的低吟,握緊床單的手抓得更緊。

 

「要我閉嘴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嗎?嗯?」里斯低下頭看著阿修羅露出一抹微笑,阿修羅努力穩住呼吸對著他皺起眉還是沒有動作。

「還是需要我教你…唔?」話說到一半,阿修羅氣惱的用手摀住他的嘴想把他推遠一點,但因為牽動到相連的地方讓他整個人僵住不敢動彈。

他可以感覺到里斯的嘴角輕輕勾起,然後開始輕吻著他的手掌,靈巧的舌輕柔的舔著他的指間,微癢的感覺讓他連忙鬆開他的嘴,里斯趁機抓住想要逃離的手腕,輕舔他微顫的手指。

「…嗯…你…!」正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深埋在體內的欲望在摩擦過某一點傳來的強烈快感讓他一瞬間停止了呼吸。

 

里斯輕吻著他顫抖的手腕,一路向下啃咬著他的肩膀,用力吸吮早已佈滿紅痕的頸項及鎖骨,聽著阿修羅隱忍的呻吟,感覺著他劇烈跳動的心跳聲,輕舔著他的乳首。

「啊嗯嗯…嗚…」累積在體內的快感讓身體極為敏感,里斯的動作無疑是在火上加油,隨著他的動作些微的髮絲輕觸著因為呼吸急促而劇烈起伏的胸膛,他伸出另一隻手搭在里斯的肩想要抓緊他卻沒有半點力氣。

 

里斯輕輕撥開他早已汗濕的髮絲,直視著那對因為情慾盈滿淚霧的棕色雙瞳,只有在此時此刻才能融化他那對冰冷的眼神,從中看見自己的倒影。

「你到底…還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阿修羅用著微啞的聲音輕聲開口。

里斯看著自己的眼神中總是會帶著執著以及如同火焰般然燒的情感,所以一次又一次他走到自己的面前,一次又一次漸漸習慣了他的存在,一點一點的得到了他的一切,但那雙眼神總是沒有覺得足夠的一天。

「確實是…還有呢。」里斯再次湊近他的臉側,靠在他的耳邊輕聲低語。

「靈魂…」這個答案讓阿修羅徹底愣住,他看向里斯的眼瞳嶄露的貪婪讓他忍不住笑了。

「你總是要求…得不到的東西呢。」阿修羅收回搭在他肩上的手,轉而拉住里斯的領口將他拉到自己眼前,他稍稍傾身吻上里斯的唇瓣,里斯將手繞過他的背部緊緊擁住他加深了這個吻。

 

只要是所有有關於你的一切我都想要好好收藏,我都想要獨自霸佔,即使是不可能成真的夢我仍是許下了這個願望,自私的希望就算失去了這邊的一切,就算離開了這個世界,不管是怎麼樣的未來…

你的靈魂都能夠記得我。

 

「唔嗯嗯…嗯…」緊緊相擁的身軀,不間斷的酥麻感沿著背脊佔據了顫抖的身體。

再次交纏的舌葉,連深呼吸的時間都來不及,一次次的深入讓私密的部位更加緊密,更能感受到彼此灼熱的溫度,里斯一手擁著他的頸項,溫柔輕吻著被快感逼迫而抬起的頸項,拉起阿修羅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壓到床上緊緊交握。

 

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你,無論如何。

我知道對你來說溫柔才是最沉重的枷鎖,因為那是你無法回報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感情。

每次看著你複雜的眼神就知道你無法放下你的過去、你的目的。

就如同你的堅持,我也不會放棄。

 

所以絕對不會放開你。

 

 

「來,抬頭。」里斯看著滿頭白色泡泡的阿修羅笑著這麼說。

阿修羅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嘆口氣轉過身讓里斯衝掉自己身上的肥皂泡泡。

「…到底好了沒?」阿修羅趴在浴缸上有氣無力的發問。

每次一辦完事,不管自己拒絕外加抗議得有多麼堅決,他都堅持一定會跑進來幫他洗澡,什麼沒力氣要怎麼把自己洗乾淨這種像是潔癖才會說的話,不由分說的把自己帶進浴室,然後不知道到底是他細心還是故意惡整人,每次都洗得很慢!

「…!你在摸哪裡!」感覺到背脊的觸感讓他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

「頭髮啦…別緊張。」里斯看著他的反應露出笑容站起身拿起毛巾擦乾自己的身體,然後拉過一旁的浴衣遞給阿修羅,開始穿起自己的衣服。

阿修羅覺得自己臉頰燙得要死,很想裝死在浴缸裡好了,但是如果他這麼做,等下會被里斯親自穿衣服被捉弄得更慘,他認命的站起身快速的穿上浴衣踏出浴缸,才剛站穩里斯就把毛巾罩在他頭上,剛始幫他濕淋淋的頭髮擦乾。

「…你很雞婆。」阿修羅皺著眉別過頭,他決定忽視臉上傳來的發燙感。

「呵…情人節快樂。」里斯看著他臉頰的紅暈輕聲開口。

「……原來是今天嗎?」最近一直沒在注意日期…難怪里斯這麼不愛吃甜食的傢伙一大早跟巧克力為伍…

「那個…」慘了,沒準備禮物…不對為什麼自己要準備禮物?啊??

感覺到里斯疑惑的目光讓他感覺更難說出口了,好長一段時間他才輕輕開口。

「…情人節快樂,禮物…晚點再說。」里斯走近了他然後拉起了他的手。

「禮物,我已經收到了喔。」里斯將放在一旁的阿修羅的藍色頭巾在他手腕上綁了一個蝴蝶結,他拉起他的手輕吻著蝴蝶結開口。

「已經好好品嘗過了。」里斯看著滿臉通紅的阿修羅露出微笑。

「…白癡。」阿修羅羞紅著臉再次轉過頭,用另一隻手遮起自己微啟的嘴角。

 

從手掌心傳來的溫暖是他所熟悉的-那道火焰的溫度。

現在跟他臉上的溫度一樣。

 

 

END

 

後記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寫完了(眼神死

最近的任務真是讓我興趣缺缺啊,對打對戰沒興趣的大小姐ˊWˋ

所以恭喜我,我有三萬塊了(為啥要恭喜

有點想寫寫大小姐的故事顆顆

然後布勞你死定啦啊哈哈哈阿哈哈哈哈

我這人記憶力不好但是記仇功力是一流的啊哈哈哈!!

我永遠記得你給了我一個禮拜的50GEM!!!然後給了我一天魂碎又繼續給我GEM= _=

以後登入獎勵給很爛就把布勞去當沙包(XX

發牌給了三回合樹枝牌就把梅倫當沙包(XX

獎勵遊戲被系統惡意就把店長當沙包(XXX<根據我精密的推算 店長是讓大家多買幾朵花>

侍僧沙包組成立了喔呵呵呵呵(好其實我家只有布勞,另外兩位不用擔心(喂

布勞你就給我覺悟吧哼呵呵呵呵呵大小姐最近跟王子殿下學解剖需要練習品呢(笑

所以接下來請期待獵奇畫面(不

附上參考網址

http://vivianyang.pixnet.net/blog/post/30024057-%E5%B2%A9%E6%BC%BF%E6%BB%BF%E5%9C%B0%E5%B7%A7%E5%85%8B%E5%8A%9B%E8%9B%8B%E7%B3%95-(%E7%88%86%E6%BC%BF%E5%B7%A7%E5%85%8B%E5%8A%9B%E8%9B%8B%E7%B3%95)

岩漿巧克力

對不起,其實不知道要隔水加熱的是我QWQ

我跟里斯一樣笨(XX

好啦那以後我罵里斯笨蛋就是罵我自己笨蛋嗯嗯

(里斯:.............

 

好了,我發瘋完了WW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再次敬祝各位情人節快樂唷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艸世木
  • 等了一天就是在等這個!(欸)
    沃蘭德悲劇啦w認真就輸了XDD
    被閃閃訓話(X)的里斯www不忍說我看了一直笑(里斯憤怒)
    不過之後就開始羨慕嫉妒恨了但是又被治癒的要死(超反差XDD)

    謝謝鏡大打出這篇暖人的文章想睡的我精神通通來了!
  • 哀呀 大大您要早點睡啊,看時間都爆肝時間了WW
    沃蘭德乖乖 不要跟KY計較(喂WWWW
    閃閃是超嚴格UL特級廚師(XXXX
    里斯表示我是初心者耶!!
    嗯....五味雜陳的FU (啥

    謝謝WWWWWWWWWWWW
    所以大大應該要帶著這份溫暖乖乖休息才對啊XDDDD
    要顧好身體健康唷WW
    感謝留言OWO

    鏡之璄 於 2013/02/20 09:27 回覆

  • 相思
  • 我‧終‧於‧等‧到‧了!!!!!!!((興奮

    然後祝鏡大情人節快樂www((過了##
  • 喔喔喔喔看樣子我真的趕死線成功YES!!!(被打

    情人節快樂WWWWWW沒關係還有很多個情人節可以過XDDD

    鏡之璄 於 2013/02/20 10:03 回覆

  • 小藍
  • 布勞要哭了啦QAQ大小姐不要這麼狠啦XD

    居然是里斯反過來送禮物嗎(笑抽

    不過也好 因為阿修本來就是沒什麼主動送禮的感覺(?)

    侍僧殺包組感覺好殘忍 別這樣WWWWW(躺

    情人節乃怨念節來著單身的人會怨念XD(?)不過情人節那天我在台南玩(?)

    是說感覺好久沒有跟你打一架了(躺地
  • 布勞哭什麼啊!!!他明明以前讓很多小大小姐哭噴啊!!
    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他(XXXX
    好啦,他一來就是金的我也沒要帶他出去當沙包啦W
    而且他最近對我好好,
    我登入獎勵都是碎片跟抽獎卷我哪捨得的啊(牆頭草!!
    該死啊我感覺很好收買討厭(XXX

    要我家那個傲嬌去主動送禮實在太困難了OTZ
    但是下個月還不是得去送..........里斯我可以裝死嗎?

    小藍都寵侍僧!!!!!!!(廢話限定角耶可惡我只是嫉妒
    單身很好啊,都不用花費時間去想禮物,也不用花錢買禮物GJ(不
    閃光我已經麻痺了啊哈哈哈哈哈(有瘋子
    台南耶WW美食聖地!!多吃點(喂

    沒有要鑲金我也很少打XD
    最近準備升王子R4買他的禮物(防五)得好好存錢了W

    鏡之璄 於 2013/02/20 10:03 回覆

  • 水姆
  • 喔喔喔!!!!!我又被治癒了////(暴衝)

    里斯前輩做的蛋糕不論是外觀或甜度都是王牌等級呢!!!((被燒滅

    阿修修想了一下說的那句:[……這些蛋糕很有特色]我笑到不行OTZ(喂,感覺真是太可愛了,阿修修是很誠實的阿前輩WWWW

    情人節真是太棒了(躺鼻血
  • 水姆桑忙著趕稿真是辛苦了!!!請加油OWO

    這真是精闢的見解啊XDDDDDDDD王牌ㄉㄉ的手藝GJ(里斯:= =++

    阿修修已經很努力擠出善意的謊言了哈哈哈哈哈WWWWWW
    以後里斯你再多多訓練阿修吧XDDDD感覺效果不會太好(遭毆打

    我願意情人節被里修閃瞎啊!!WWWWWWWWW(一起躺鼻血

    鏡之璄 於 2013/02/22 22:07 回覆

  • 重要的路人甲
  • 阿~阿~好好看~
    跟里斯一樣在品嘗呢~(ㄟ~不管是誰都別想歪阿~我是很純潔的路人甲~)
    在品嘗小說?ㄋ~
    說起來...阿修羅好XX喔~(笑
  • 純潔的路人甲大大WWW(好可愛
    大大要不要來一個王牌親手做的詭異蛋糕?WWW(被燒滅
    我知道的OWO
    阿修羅好可愛好傲嬌好害羞好誘人好˙˙˙(燕飛燕飛燕飛

    鏡之璄 於 2013/07/13 00: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