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這篇是賠罪文(鬱悶

因為我強迫了朋友去看我的那篇悲文,只是想跟他討論聖女之由來(?)

沒想到他在我面前邊看邊哭,他說為了撫慰他受傷的心靈我下一篇一定得生R18,不然什麼文都不准寫OTZ

連路邊的野花都知道我最不會寫R18 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為了朋友的心靈(?)所以這篇就獻給因為悲文掉淚的孩子們吧(哭泣

*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真的。

*如果看完一點也不治癒就只好給你們打頭了(頂著鍋蓋

*雷者請勿進入OTZ

 

 

「嗯?里斯,你今天怎麼沒跟著阿修羅啊?」大小姐稀奇的問著坐在餐廳喝水的里斯。

里斯總是喜歡繞著阿修羅轉早就是聖女宅邸的常態,哪天沒看到里斯黏著阿修羅就好像月球沒繞著地球轉動一樣的詭異,除了吵架的那次之外。

 

雖說大家都很少看到阿修羅,他總是形跡隱密,而且沒有任何氣息。對著每個人都是帶有刻意的疏遠感,講話有禮但是卻冷淡,目前為止也只有里斯感覺跟他相處得很好,不過看起來更像只有里斯一個人燒的一頭熱,阿修羅對他的態度其實也是一如往常,頂多是會多跟他說幾句話或是有些微的表情變化。

 

「當然是有目的啊。」里斯微笑,看得出來他心情很好。大小姐鬆了一口氣,那應該不是吵架。

「阿修羅該不會覺得你很煩吧?」多妮妲露出嘲弄的微笑詢問。

「喔,這是秘密。」頂著眾人疑惑的眼光,里斯笑著離開了餐桌。

 

沒有人知道,阿修羅真正的感覺。

身為忍者,他總是會將自己的感覺收的乾乾淨淨,冷淡又疏遠的講話方式其實是他的偽裝,忍者是不需要情感的,只需要將主公的命令做好就行了,擁有太多情感只會導致失敗,不跟別人有太多的接觸,總是將所有人擋在他的偽裝之下,這點其實對他也一樣。

 

或許是好奇,或許是被他這種氣質吸引,在他成為他室友後,他總是會繞著他跑。

想要看到他不同的表情,想要知道他在想什麼,想要了解他…諸如此類的想法,當阿修羅受不了的對著他失言,當他看到他就皺起眉頭,當他把他情感的偽裝一層層去除,久而久之,阿修羅雖然不肯承認,但是已然習慣他的存在。

 

阿修羅對這樣的狀況從剛開始的很頭痛到總算會回頭看他一眼,是經過多少掙扎他不清楚,他只知道阿修羅看著他的眼神總是帶著一絲複雜,或許是因為他的行為,或許是阿修羅自己對他的縱容。

但是他知道只要牽起他的手,只要將他擁入懷中,他就再也無法將自己隔離在他的心之外。

 

因為他知道,他最想隱藏的秘密。

 

 

 

才剛進門,就被一股不輕的力道拉進溫暖的擁抱,隨即灼熱的唇便睹了上來,像是掠奪又像是探索著什麼一般的深吻,撬開他緊閉的口捲起他的舌葉交纏,幾乎要使他窒息。本來想要伸手推開里斯好制止他越來越過火的動作,卻被他抱得更緊,一手壓著他的頭不肯中斷這個霸道的吻。

 

沒多久阿修羅就因為缺氧導致腳下一陣踉蹌,里斯扶著他轉了一圈,一手拉掉了他的圍巾,接著是他的腰帶、頭巾,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掉到地上,發出的聲響稍微喚醒了阿修羅的神智,他阻止里斯那隻不安份的手,然後試圖脫離他的懷抱。

 

里斯稍微鬆開對他的挾制然後離開他的唇,阿修羅這一退反而倒到床上。他還沒來的及震驚是什麼時侯移動到這邊,里斯那比平常人要高溫的身子就壓了上來,再度吻上他試圖抗議的唇,然後一手開始在他身上游走,沿著他白皙的頸項,慢慢滑過他的鎖骨,然後滑開他身上僅存的薄衣,露出他的胸口,然後移動到他纖細的腰側。

緩慢輕柔的指尖帶來微癢的感覺,阿修羅皺眉仰起頭脫離里斯的唇,深吸一口氣,被吻的頭重腳輕讓他一陣脫力,不過還是馬上抓住他放在自己腰側的手,另一手推在里斯的胸前。

 

里斯輕吻著他仰起的頸項,對他露出微笑。壓在他胸口的手軟綿綿的沒有半點力氣,抓住他的手也是輕輕一拉就掙脫了,他反過來將阿修羅的手壓在床上,知道第一步擒拿過程算是成功了,只有如同掠奪般的深吻才有辦法在阿修羅開始反抗前奪得先機,不過這得先確定你懷裡的人是本尊才有用。

 

沿著脖子溫柔輕舔,吻過他的肩,在鎖骨留下屬於他的印記,動作一定要非常輕柔,只要稍微喚起他的意識,他的掙扎就不會停止。里斯看向仍是呼吸不穩的阿修羅,平時少有表情的臉上染著紅暈,他皺著眉瞪著他,大有警告的意味。里斯笑著再次傾身吻著他的唇,但是這次只是輕吻,舔過他的唇形輕輕啜吻,像是要得到他的許可。

 

阿修羅本來是沉著臉看著他的動作,突然對著他勾起嘴角,然後回吻著他的唇。

里斯心頭一驚卻不動聲色,通常這種時候他主動絕對沒好事,上次只不過是因為看著他淚霧瀰漫的誘人表情失神了一秒,馬上就被他掙脫了束縛,逃掉了,這次可不能再上同一個當。里斯悄悄思考著他的企圖,一邊回應著他的吻,一邊壓上他的身子,阿修羅本來推在他胸口的手悄悄移動到他的左肩,然後阿修羅突然離開他的唇,一個用力轉身換將里斯壓在床上,不過有心理準備的里斯順勢再轉了一圈,結果還是被壓回床上。

 

「這次可逃不掉了喔。」里斯對著有點愣住的阿修羅露出燦爛的笑容,隨即抓住他的雙手再次賭上他微啟的唇,狠狠掠奪已被吻腫的雙唇,追逐對方想要逃開的舌尖,來不及吞嚥的唾液沿著嘴角滑落,里斯沿著滑下的銀絲舔過再次來到他滿佈吻痕的胸前,一手繞到他的背後將他稍微扶起,吻上他的乳尖,時而輕舔時而摩擦,感覺到微微顫抖的身軀,里斯側耳傾聽他隱忍著越發急促的喘息,露出微笑,將另一隻手探進隱密的私處。

 

懷裡的人馬上僵硬了起來,里斯放柔動作,抬頭吻著他的額側一路向下,吻過他的半瞇起的眼以及早已嫣紅的臉頰,輕輕吻著他紅潤的唇,感覺到隨著他的安撫放鬆下來的身軀,他再接再厲的繼續他的擴張動作。

手指在他體內摸索著,沒多久就找到他要找的地方,只是手指輕輕滑過,阿修羅便整個人一震,緊咬著唇發出悶哼聲,里斯將他毫無力氣的雙手繞過自己的肩,將他放回床上,看著阿修羅瞪向他的雙眼帶著不難發現的淚霧,他另一手拉起他的腿,在他微顫的腳踝落下一吻,然後一路吻至他的大腿,感覺顫抖得更劇烈了。

他抬起頭看著他,應該說等著他。

 

阿修羅忿忿然的皺起眉,里斯總是能很輕易的就把他拖進情慾的漩渦裡,看著他掙扎、看著他試圖抵抗,他緊咬著唇瞪著他,沒有表示什麼。里斯突然對他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然後靠近他的臉,在他耳邊低聲呢喃。

 

你說過,我會擁有你每個現在。

 

阿修羅一愣,沉默了下來,但是搭在里斯肩上的手微微施力,然後別過頭,里斯露出微笑,再次傾身輟吻著他的唇,與此同時,抽出埋在他的體內的手指,一瞬間的空虛感讓阿修羅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忍耐著里斯進入他體內占據他所有感知的痛覺,里斯再次吻著他的額側安撫。

 

感覺到彼此漸快的喘息,灼熱的空氣、逐漸升高的體溫,像是要將身心融化一般。

「-唔嗯…」伴隨第一聲呻吟而來逐漸崩塌的城池,是卸下他偽裝的開始。

里斯一手輕輕撫過他紅潤的臉,輕輕挺進又挺出,有意無意的擦過最敏感的地方,看著阿修羅蹙眉又張開,搭在他肩膀的手微顫,輕輕的調整呼吸,里斯溫柔的吻著他的眼臉,但還是以緩慢的力道進行著淺入淺出的摩擦。

 

看似溺死人的溫柔,但是對他來說不是。

他知道他在等什麼,他緊咬著唇。

他知道他要的是什麼。

這是一段耐力的拔河,看誰先撐不住,看誰先打破僵局。

 

不過他必須承認,不敢誰輸誰贏倒楣的都是他。

他憤然的瞪著里斯,里斯還是輕吻著他的臉頰,像是討好,像是等著他許可。

 

他要的是他的回應。

里斯感受著他越來越高的體溫,忍不住加快了一點動作。

阿修羅平時總是藏起所有的感情,即使面對的是他。

他若想看見毫無隱藏的他,就只有現在。

 

在被快感折磨到滅頂之前,阿修羅終於抬起他放在里斯肩上的手扶起他的臉,找到他的唇,輕輕印下一吻。里斯勾起動人心弦的微笑,看著馬上別過頭一瞬間羞紅的臉頰,里斯終於開始勤勞的擺動他的腰,一口氣深入到最深的地方。

 

「!嗚哼…」啃咬著隨衝擊仰起的白皙頸項,像是要讓他無法呼吸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衝擊。

凝視著盈滿情慾迷濛的棕眸,傾聽著他極力克制仍溢出的細碎低吟,他吻過他因情慾形成的淚滴,彼此因熱度形成的汗水一滴滴落在床單上。

「…哼嗯…唔!」一次比一次加快的速度,像是要讓他無法思考,像是要打散他所有的理智。

聽著彼此的喘息聲,里斯再次狠狠掠奪他的唇,從下身傳來的快感佔據著全身的感官,如烈火般將他狠狠捲入情慾的火海,他只能選擇被動的回應著里斯的吻,任憑里斯將他帶往情慾的高潮。

 

「阿修羅…看著我。」感受到搭在肩上的手抓的越來越緊,里斯突然開口。

阿修羅聽到他微喘的啞音,依言將頭轉回努力睜眼看向他。

里斯勾起嘴角,緊擁著他的身體,將攻勢集中於那最為敏感的一點。

「…唔嗯…嗯…嗚…你-!」過於強烈的快感,讓內壁緊縮起來,一次比一次包覆的更緊。

又一次大力的撞擊逼出阿修羅的悶哼聲,感受到體內流過一道灼熱的熱液,阿修羅緊抓著他的肩與他同步達到高潮。

 

高潮過後的疲憊感馬上一擁而上,阿修羅全身無力的倒在床上,深吸一口氣想要調整不穩的呼吸,里斯突然一把將他橫抱起來,嚇了他一跳。

「總是得清洗一下。」里斯微笑著看著他解釋。

「不…不用!喂,放我下來!」阿修羅在他懷裡掙扎。開什麼玩笑,他還不至於沒有站起來的力氣。

「你不用跟我客氣啦。」里斯笑得一臉奸詐,抱得更緊然後走入了浴洗間。

 

向我展現你所隱藏的面貌,卸下你所有的偽裝,將你所有的一切都狠狠霸佔。

絕不會交給任何人,也絕不讓任何人知道。

 

 

隔天早上當大小姐來敲門的時候,里斯用著一臉燦爛的笑容幫大小姐開了門,但是只開了一半。

「啊,要打任務了嗎?」里斯露出莫名的燦爛笑容,講話異常的緩慢,讓大小姐眉頭一皺,感覺案情並不單純,不過里斯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但是大小姐知道她恐怕得先準備個急救品之類的。

「沒事…你們不用出來了,我去找薩爾大人。」嗚嗚嗚,薩爾大人會殺了我,我要去找個替死鬼一起去。

至少大小姐還滿聰明的聽出了里斯不願出任務的暗示,里斯鬆了一口氣。

 

等大小姐離開後,里斯關上門,看著床上難得還沒睡醒的人,露出溫柔的微笑。

 

END

 

我已經目死了,所以決定隨便結束了(被毆打

好煩啊,我比較喜歡看別人寫的R18啦吼吼吼(閉嘴

我已經把一生的R18都寫完了GJ

寫完R18換我的心靈都受創了,估計開始生些崩壞文來撫慰自己的心靈哈哈哈(被揍

 

是說我現在悲痛莫名的看到蕾格烈芙大人出了R1

我感覺到薩爾大人用銳利的眼光瞪著我,提醒我該去抽人了(菸

 

話說梅爾巴茲家魯卡大公是梅爾巴茲家的魯卡大公嗎??

我一直都打錯你名字了,我以為你名字這麼長!!(笑噴

真是抱歉,好啦我哪天有空回頭改一下你名字好了W快笑死我了!!

阿修你都沒提醒我,我念錯你老闆名字!<怪誰啊

阿修表示他失去記憶不記得他本名了(眼神死

該死!!我寫到落枕了啦!!好痛!


是說感謝大家看到這裡QWQ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梨子
  • 每次看到大大的H文都會覺得....
    里斯 幹的好b(遭燕飛

    所以 抱去浴室 是又要來一次嗎www(刪除線)
  • 我感覺我不知道我寫什麼鬼XD
    里斯你給我禁慾啦!

    就給大家自行想像了喔呵呵呵WWW

    鏡之璄 於 2012/07/28 12:16 回覆

  • 加加
  • 啊啊!!!你的R18出現了XDDDDD!!!!!
    別崩潰啊!!!不是說好我一天才寫好一天都不會壞掉嗎(X

    不過老實說我也很怕羞的(艸
    所以R18總是看得有點SKIP(?)了的感覺
    不能每個字慢慢看
    不然腦內出現情景時自己會爆炸XDDDDDDDDDD

    辛苦了~W (摸摸小言的頭XD
  • 我已經往生了。現在我是在顯靈的狀態下打字的(毆打
    你放心!我一定會先等你的文章出來再去輪迴的喔WW(喂

    我都會仔細看其他人的嘿嘿WW<變態
    但是自己寫的就是沒FU (愣
    加加哪天寫H文就會失血過多送醫急救XD

    <偷摸加加的手(喂

    鏡之璄 於 2012/07/28 12:18 回覆

  • 小雨
  • 表示R18赞!!
    里斯大大做的好~~~

    表示看到梅爾巴茲家魯卡大公
    我不小心看成鲁凯大公了=w=(大中天梗你知道的www)
  • 阿修莫名被捕獲就吃乾抹淨了(大誤
    里斯預謀已久(嘖

    魯蛋已經有影響力到這種程度了嗎?!(笑噴
    喔!所以魯凱(卡)最後跟凌娜在一起了!
    所以大中天只好移情別戀(刪除線
    來人啊快把我打死不然我會繼續妖言惑眾嘿嘿嘿(閉嘴

    鏡之璄 於 2012/07/30 11:17 回覆

  • 小藍
  • 明明就很會寫R18文呢(看到身體發熱)(?)

    雖然你家阿修不肯承認卻還是敗在里斯所給予的柔情與粗暴攻勢(?)

    難得看到里斯一次做到底還不夠(八成在浴室又再來一次)

    阿修肯定腰痠背痛躺在床上休息恐怕要一整天了呢。
  • 我都往生了(愣
    他經過嚴密的計劃XDD(啥鬼
    所以阿修羅會這麼累也是情有可原(喂
    應該不會啦XDD
    我家阿修羅還OK的!(被燕飛

    鏡之璄 於 2012/08/26 2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