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算是腦抽文!?

*看了第一句如果覺得OK再往下拉喔,避免被雷ˊ_>ˋ。

 

 

 

他們吵架了。

這是從認識以來第一次吵的這麼嚴重,因為以往也只是意見不合罷了。

正確來說也不是吵架,因為只有他一個人很生氣而已。

而原因只是因為他看見了那些跟他相關的人,擁有著自己絕對不可能擁有的東西,卻不知珍惜。

那是,他們無法共有的曾經,他不管做多少努力都得不到的東西。

他只是太嫉妒了,以至於在阿修羅走過來關心他的時候,沒能控制好自己的脾氣。

 

「你不會懂,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相關的過去!」話一說出口他就知道他說錯話了,因為阿修羅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沉下臉。

一瞬間沉重下來的空氣好像維持了好幾個世紀,他想道歉,他想說他不是這個意思的。

但是阿修羅先是轉過身去,然後他只說了一句話。

「所以對你來說,擁有著共同的過去比較重要,是嗎?」他平穩的聲音,就像爆風雨前的寧靜,他以為他會對他生氣,或者說他寧可他對他生氣,但是他只是在過了幾秒鐘後,離開了房間。

 

然後一整夜都沒有再回來。

 

 

他知道他跑得太快了,導致他呼吸換氣轉不過來,但是他不想停下來,一路移動到宅邸外,數十公尺外的樹林才停下來。

他扶著樹幹撐住身體,然後努力想要調整呼吸,里斯對他說的話揮之不去一直在他腦海裡重複。

是,他確實不懂,他不懂為何里斯要執著於他所失去的過去,那些對他來說現在根本沒有半點印象的東西。

他累的靠著樹幹緩緩的坐在樹枝上,盯著星空想要讓腦袋冷靜下來。

 

如果對里斯來說過去有這麼重要的話,那他不可能給他回應。

因為那是他改變不了的事情,那是他無法給予的東西,也不想給予的東西。

就算過去再怎麼忘的乾淨,他還是記得一些感覺,那是烙在靈魂上的感覺,是鮮血、是無奈、是悲傷。

是他無論如何都不希望里斯體會到的東西,比起過去沒有他,他更害怕這樣的過去,有他。

 

胸口很痛,而他知道這不是因為剛剛的呼吸凌亂造成的。

來到這裡之後,他體驗到很多很多事情,讓他一直忘記他本該是一個人。

他是忍者,一直都是一個人執行任務,一個人面對困難,一個人解決問題。

自從認識他之後,他擁有了很多不同的感覺與回憶,但也有了忍者不該有的感情。

 

那是他必須捨棄卻沒能捨棄的東西。

他閉上眼睛,試著把所有雜亂的感覺丟棄,讓自己的心恢復平靜。

 

 

第二天大家馬上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怪異,因為平常總是黏在一起的兩個人突然分開出現當然有問題,更何況所有的表情都寫在臉上了。里斯的笑容帶著疲憊,感覺就是熬夜了,阿修羅的氣色稍嫌憔悴,神情倒是沒什麼變化,不過也就是因為看不出變化才有問題,他跟著里斯的時候表情變化會比較明顯,雖然其他人還是感覺不出來,但是絕對不是這種好像沒醒來的感覺。

 

「喂,我今天不要出任務。」薩爾卡多馬上毅然決然的對著大小姐提出請假宣言。雖然沒說清楚,言下之意就是:我才不要跟正在吵架的笨蛋情侶出任務。

「不,今天太熱了我本來就不打算出任務啦…」大小姐無奈的對薩爾大人揮揮手,隨便找了藉口回應,拜託,她眼睛還沒瞎好嗎…不過這也太奇怪了,從來沒見過他們吵架啊?

 

他本來以為阿修羅會因為生氣而避開他,不過情況比想像中更糟,因為阿修羅好像根本沒看到他一樣。

「阿修羅。」他叫住直接側身正要離開他的阿修羅,阿修羅停住了腳步,一句話也沒說。

猶豫了幾秒鐘,他總算鼓起勇氣講出他要說的話。

「對不起。」他轉過身,看著他的背影。

「為什麼要道歉?」他平穩的聲音傳來,此刻聽起來很陌生。

「我…」因為我說錯話了?因為我太任性?里斯絞盡腦汁的思考,但因為沉默的時間太久,阿修羅頭也沒回的繼續往前走,里斯連忙拉住他的手,卻還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沒有錯。」只是我不能給予回應而已。

阿修羅這麼回答,然後掙脫了他的手,努力忽略心中的感覺往前走,他可以排除其他感覺,但是這股痛覺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習慣,或許再花點時間就可以習慣了吧?直到最後他都沒有回頭,如果重視的東西不一樣,那麼現在是不可能有辦法溝通的。

 

望著漸行漸遠的身影,他還是沒有追過去。

他不肯接受他的道歉,而且用行動表示他現在不想跟他談任何事,里斯迷惘了起來,他不懂他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你先好好休息吧?你…很累的樣子。」大小姐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臉色詢問。

這麼晚了,在宅邸中庭看到阿修羅,想說他現在可能不想回自己的房間吧,就把他帶回自己的房間了,反正她可以去跟艾茵擠一間,只是阿修羅沒有神情變化的表情更讓她擔心,就好像剛到宅邸的時候,還沒有完全甦醒的靈魂。

 

「我沒事。」他淡淡的回答,果然什麼也不肯說。大小姐嘆了一口氣,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後走上前摸了摸他的頭髮。

「我是不知道你是有什麼煩惱啦…」大小姐撥了撥他的頭髮:「但是阿修羅只要當阿修羅你自己就好了,不管你選擇了什麼道路,我都會支持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大小姐傾身用她嬌小的個子輕輕的抱住了他。

「你一定要,一定要對自己的心誠實。」阿修羅因為這句話一震,大小姐更緊的摟住他。

「不然你選擇的道路,會充滿著後悔。」說完大小姐起身,望進阿修羅那雙複雜的眼神,然後她起身離開了房間。

因為太過在乎,所以總是彼此傷害,到頭來傷自己最深的,永遠都是自己最重視的人。

她決定要去找另外一個人談談,她一點也不希望好不容易重新得到的生命,又被染上遺憾之類的色彩。

 

 

在大宅裡繞了一圈,都沒看到她要找的人。大小姐有點苦惱,不在房間也不在這棟宅邸是跑去哪裡了?

她只好跑出大門,雖然東看看西看看,如果是阿修羅的話一定知道他在哪裡吧?她有點氣餒自己居然這麼不懂同伴們的習性,好不容易在宅邸外繞了好幾圈,終於在爬上一棵大樹之後,看到稍遠的距離樹上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里斯,能談談嗎?」大小姐在因為路癡跑錯好幾個方向之後,終於找到那棵大樹,然後她努力的爬上去,但是這棵樹實在太高了,她爬到一半只好對著里斯求救。

里斯愣了一下才發現,聲音是從下面傳來的,才看到灰頭土臉的大小姐,然後一隻手把她拉上自己的位置上。

「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大小姐先撥掉自己身上的葉子跟塵土,然後提出問題。

先是看到里斯皺起了眉,她連忙緊張的說:「如果不行也沒關係…」然後趕快看向前方,不敢看他。

里斯沉默了一會兒,他的聲音才幽幽的傳來。

「我知道是我自己的錯,我不該跟他說那種話,我知道他其實很害怕面對自己的過去,比起過去他寧可專注於現在,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也不是認真的,只是有點失望而已所以說錯話了。」然後他又沉默了一陣子,露出迷惘的眼神繼續說:「但是他卻跟我說不是我的錯…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他要的是什麼答案…」

 

老實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這是大小姐聽完之後,悲劇的第一個感想,但是現在不是研究這個時候。

「那你還記得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嗎?我是說,他有問你什麼問題嗎?」大小姐只好從話中尋找蛛絲馬跡。

里斯稍微回想了一下之後,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而看向她。

「嗯…你也知道阿修羅他總是很認真的,如果開頭不對,接下來他也不會繼續下去,只要第一步錯了,他接下來的計劃就會全部拋棄,因為他就是會這樣嚴格的對待自己,只能說是職業造就的個性吧…」大小姐無奈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只是不安而已,但是他一定也跟你一樣不安,或許在意的點不一樣,但是心情是一樣的,因為你們都是這樣重視彼此。」

這樣嚴格的人,若是要離開他,一定也會狠狠的自己掐斷所有的後路,絕不回頭的離開吧。

里斯苦笑,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這麼在意他,正因為如此所以他不想放他離開,因為只要讓他離開,他一定,不會再回頭了。里斯握緊雙手,但是這樣對自己狠心的人,要怎麼樣才肯讓他聽自己說話?

 

看著里斯好像有點頭緒卻還是煩惱的樣子,大小姐小心翼翼的觀察他的表情,然後說了一個方法。

「我教你們一個對付不安的方法好了,雖然是別人告訴我的啦。」大小姐有點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靠在他耳邊小聲的解釋了那個方法。

 

 

第二天大小姐就帶著他們去打任務了,因為薩爾大人堅決拒絕看到笨蛋情侶,只好讓王子殿下隨行。

阿修羅還是沒有表情的執行任務,看不出來到底是想忘了昨天的話,還是想好好思考。

不過打怪還是打得很順,雖然有時候沒辦法一擊秒怪,還會受點小傷,但是已經算不錯的了。

 

後來怪拉到了近距離,大小姐就讓里斯跟阿修羅交換,但是阿修羅還沒完全撤出怪的攻擊範圍,怪就發動了攻擊,里斯只是微笑看了大小姐一眼,大小姐覺得這個笑容很不妙,她還來不及警告他,她就看到里斯完全不防禦,讓怪直接朝他衝過來。

 

「里斯!」大小姐的呼喚還是慢了一步,怪在他身上造成了足以致命的傷口。

聽到大小姐驚慌的聲音,阿修羅馬上轉身,剛好看到大量的血從里斯的胸口飛濺出來,他還來不及思考,身體就先動了,他接住里斯倒下的身體,慌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這白癡!!王子先幫個忙吧!」大小姐對里斯怒吼,然後指揮王子殿下上前解決這隻怪。

瞬間被血染紅的軍服,以及快速流失的生命力,沒救了,一看就知道,雖然知道戰士在任務中死亡後會在聖女宅邸裡重生,但是死亡可不是什麼很好的體驗。

 

阿修羅緊壓著他的傷口,慌亂的不得了,里斯染血的手撫上了他的臉,如果不這樣,你一定不會准許自己回頭對吧,如果不這樣,你一定也不准自己露出這麼慌亂的表情。

感覺血一直從口中溢出,他對著他笑了笑,然後艱難的開口。

「不是…不是這樣子的…我只是太貪心…想要擁有你的一切…但是…那些…都沒有,都沒有…現在的你…重要…」阿修羅終於忍不住緊抓住他臉上的那隻手,這種時候還惦記這種事情做什麼!只是為了告訴自己這個答案嗎?他緊抱住里斯逐漸失溫的身體,他當然知道死亡有多痛,因為他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

 

他不知道他們來到這裡的靈魂到底受過多少看不見的傷,雖然不記得自己死亡的記憶,但是靈魂還記得,這個身體還記得,這種即將死亡的絕望有多痛苦,他只能緊抱著他,希望能減輕這種感覺。

終於當懷中的重量消失,他才准許自己握緊自己胸口沾滿血跡的圍巾。

好痛。

真的好痛,他還是無法習慣這種痛覺。

 

不管從以前到現在。

 

 

大小姐簡直想殺人,她很討厭因為自己的關係害自己的同伴們送命,雖然這次里斯是故意的,但是她還是不能忍受,她最討厭看他們受傷,她最討厭看著他們死亡而自己只能待在安全的地方。

她更討厭不能上場一起跟他們並肩作戰的,自己。

 

她立馬結束任務,帶著所有人回宅邸,阿修羅當然第一個衝到重生系統的房間,雖然死亡後所有的傷口會消失,但是致命傷的痛覺還是會再持續一段時間,這期間他們都不能動,只能躺在床上。

重生花了一點時間,當里斯一睜開眼,就對上阿修羅那強忍悲傷的眼神。

「…你願意原諒我了嗎?」重生完第一句居然還在說這種事。阿修羅很想揍他,但是他可以狠心的對待自己,卻無論如何都不能這樣對待眼前這個人,他想對他說什麼,但是喉嚨太痛了,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看著眼前什麼也不能反應的他,里斯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然後勉強自己坐起身。

「吶,大小姐她啊,教了我們一個可以消除不安的方法喔…」里斯看到阿修羅對他的舉動皺眉,伸手想讓他躺好,里斯卻將頭埋進了他的胸口,他聽到他穩定的心跳聲。

 

「如果覺得不安,那你就緊緊抱住他,然後傾聽彼此的心跳聲,就能消除那種感覺了。因為心跳聲代表著生命,你們的生命還活在這個世界的證明。聽說嬰兒都是聽著母親安穩的心跳聲入睡的喔!」里斯雖然想說他們又不是嬰兒,但是這種穩定的心跳聲真的能讓人心情安定。

 

阿修羅不知道里斯在做什麼,所以他稍微動了動身體,里斯笑著抬起頭,將他拉過來靠在自己的胸口,然後緊緊的抱住他,在他耳邊解釋大小姐說過的話。

 

「能夠聽見我的心跳聲嗎?」里斯撥順他的頭髮,問著懷裡的人。

「嗯。」很令人…安心的聲音。

 

兩天沒能安穩入睡的阿修羅,不小心就這樣在他懷裡睡著了。

 

 

第二天恢復正常的兩人,散發出無可比擬的耀眼光輝。

「你看看你都瘦了,應該要多吃一點。」里斯很順其自然的把他愛吃的菜夾起來湊到他嘴邊。

「不…我自己吃…唔。」阿修羅有點臉紅的開口想要拒絕又被里斯趁機塞進自己嘴裡。

「好吃嗎?」里斯燦爛的微笑看著他,今天是他自己做的菜,多虧弗雷的教導,他的廚藝大有進步。

「嗯。」阿修羅別過臉遮掩微紅的臉頰,但還是小小聲的給了回應。

「不過,還是你做的菜比較好吃。」里斯湊近他的耳邊,微笑小聲說道,再次看見阿修羅羞紅的臉,瞪了他一眼。

 

而不幸在旁邊聽見從頭到尾對話的弗雷特里西差點沒把早餐都付諸於垃圾桶,而旁邊的伯恩哈德難得覺得今天眼睛比自己的頭還要痛。

薩爾卡多再次毅然決然的對著大小姐做出拒戰宣言,他死都不想跟剛和好的閃光情侶出去打怪。

大小姐也很無奈,本來應該要把里斯抓過來很狠罵一頓才對,照這種情況還沒走過去她的眼睛恐怕就會先瞎了。

 

「哪個人都好,誰去阻止一下他們好嗎…」利恩覺得他的早餐食不知味,感覺有點哀傷。

當然不可能有人理他。

 

今天宅邸最閃光的笨蛋情侶就決定是他們了,他們非常盡責的用他們的光輝照亮整座宅邸。

 

 

 

END

後記

所謂夫妻床頭吵床尾和,大概是這樣吧(??)

吵過架感情才會更好啊(?)

不過應該不會再吵了啦XDD

近幾天都得帶著墨鏡度日了OTZ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喔!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藍
  • 最搶鏡的人是薩爾吧(燦笑)

    里斯無心的一句話就讓阿修過分在意了...其實我也會很在意別人的話Orz

    自暴自棄什麼的...

    看到怪打傷里斯...會很痛...

    就像夢夢打死阿修是一樣的東西orz

    沒錯 大小姐只能在一旁看不能承擔那種痛苦...

    緊緊擁抱在一起的依賴感很溫馨...

    這兩人不管是吵架期還是和好都是這樣的閃阿(苦笑)

    不論有沒有記憶都不應該為了珍不珍惜而傷感情吧...

    看到悲傷的阿修羅就會讓我有想寫悲文的預感...(躺地)
  • 被發現了WWW
    其實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在意別人的想法啦,
    但是如果他說的你不認同或是你覺得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就不用太在意了(拍肩

    每個孩子受傷都好痛QAQ
    然後就會對著對面的怪罵髒話WWWW
    我家夢夢都是被王子跟利恩打死的XD

    我好想衝上去打怪啊!!!!<<你以為這是線上遊戲嗎?
    覺得不安或是很傷心的話,就緊緊相擁吧WW
    來吧,投入我的懷抱(遭毆打

    對呀,閃耀光輝的世代(喂

    咦??難得聽到小藍說要寫悲文耶,怎麼辦我有點期待(去死

    鏡之璄 於 2012/07/04 13:46 回覆

  • 加加
  • 我終於來爬文了OWO
    所以不要分手喔QAQ(煩

    只好笑的地方是
    老實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莫明的笑了出來
    我想大家一亂了就亂七八糟吧~W
    這對怎麼這麼閃眼這麼歡樂(X

    阿修修就是可愛的糾結屬性小萌物,
    但千萬別跟他冷戰....因為必定會輸很慘(艸
  • 就跟你說很忙不用留言啦XDD
    好啦,我們永遠在一起W(閉嘴

    我也覺得自己那句好像有點智障WWW
    但是不看前因後果一定真的聽不懂啊XD

    你最後兩句我實在是不能再同意你更多了(菸
    所以我都很識相的,很尊敬阿修(啥鬼

    鏡之璄 於 2012/07/13 12: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