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時空不清不楚

*無限腦補

*雷者請不要往下拉

 

 

正文>>>>>>

 

不習慣的跳過一個又一個民宅的屋頂,他看著熱鬧卻陌生的街道有點無奈。

他第一次到這附近來,因為之前的任務通常都是偷取情報或是阻止敵人之類的,地點不是深山就是大官宅邸,附近自然不會有這種熱鬧的街道,就算有,深夜也是什麼都看不到。

不過也因為這次的任務比較特別,聽說要去保護隊長的一個朋友,長期資助他們的一個有錢人吧?隊長並沒有說出他的身份,這點他也不需要知道,只是聽說他最近遇到了麻煩,所以才拜託隊長幫忙。

 

而隊長就找了他,讓他去當這個人的護衛,一方面保護他,一方面要隨時回報狀況保持連絡。

老實說他沒什麼自信,他們向來就是殺人比較拿手,但是守護人這種事根本從來沒做過。

不過既然是隊長的命令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他跟隊長約的時間還早,本來打算觀察附近建築,熟悉一下環境,卻聽到街道上傳來爭吵聲。

 

看著一個壯漢對著一個青年大吼,青年後面有個妙齡女子躲著,好像很害怕的樣子。青年好聲好氣的勸了一會,但是言語真的是非常自戀,然後壯漢好像被激怒了,朝他揮拳過去,他輕巧的擋下然後一個迴旋踢就把他踢飛了,他身後的女子好像非常感謝他,朝他的臉獻上一吻,而後旁觀的眾多女性也一起跑出來圍著青年有說有笑,青年一個一個很紳士的回禮。

只不過是個有點實力的花花公子,他在心中默默評語,正想離開的時候,那位青年突然朝他的方向看了過來。居然發現了我?他稍微訝異了一下,然後那個青年對他露出玩世不恭的微笑後,就轉回去繼續跟女性眉來眼去。

剛剛那是挑釁嗎?他挑眉,決定馬上離開這裡,反正時間也快到了。

 

先到了目的地,是個規模很大的房子,他稍微等了一下之後就看到了隊長,隊長帶著他就這麼進入那棟宅邸,門口的人好像都跟隊長很熟,果然是好朋友?他隨便猜測,順便看看庭院的擺設,非常清新自然,以植物居多,不像其他高官貴族都擺一大堆炫耀自己財富的裝飾品,主人可能是個內斂的人,他想。

 

「他還在外面啊?好吧,那我們就先等一等。」隊長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恐怕是常常發生這種事,所以這位要保護的對象恐怕事務繁多,所以很忙。

 

但是當他看到從大門走進來的那個人的時候,他決定把所有剛剛的感想全部收回。

「抱歉抱歉,剛剛被纏住了,來很久了嗎?」剛剛那位青年豪爽的從大門直接進來,但是在看到他的時候,臉色明顯一僵,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這位是這次要你要保護的對象-里斯,不過我們都是多年好友了,這些敬稱就不用了吧?阿修羅先打聲招呼吧?」隊長完全沒發現里斯臉上的僵硬笑容,但是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自己部下的殺氣。

「在下見過里斯閣下。」他冷冷的打聲招呼,眼神說有多鄙視就有多鄙視。

「呃,你好。」里斯心中真是有苦難言,本來以為是派來殺他的殺手所以才…完蛋了。

「嗯…那你現到處繞繞好熟悉一下環境,晚點再回來吧?」誤以為自己的部下可能是心情不好,隊長讓阿修羅先出去,阿修羅對著隊長點個頭,馬上頭也不回的就走出房門。

 

阿修羅一出去,里斯非常無言的問。

「嗯…你是怎麼決定人選的?」看他剛剛的神情根本就想先暗殺他吧,雖然說這是誤會。

「因為隊上能選的人不多,只有他比較讓人放心。」隊長憂心的回答他的問題,雖然身為隊長但是也不能表示都了解自己的部下跟同伴。

「你是沒看到他剛剛的表情嗎…」里斯有點無奈,雖然說是他的錯。

「只要能讓他認同你,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你,他也絕對不會背叛你。」隊長很有信心的說著,顯然完全不覺得剛剛的氣氛很糟糕,然後又補上一句話:「但他可是很嚴格的。」他俏皮的對他眨眨眼,讓里斯瞬間有種想要揍他幾拳看能不能治治他的粗神經的念頭,看這糟糕的第一印象,他的評價一定是從負分開始起跳,里斯開始覺得頭痛了。

 

 

人的第一印象果然是非常重要,里斯再次默默體認到這個事實。

這位前來保護他的護衛,完全不肯接近他一公尺內,跟他多說一句話好像會死一樣,聽著超級疏遠的敬語,里斯就算想要解釋誤會,感覺他也不肯聽。

 

「那個我有件事要跟你說…」里斯弱弱的開口,阿修羅連頭都沒轉過來。

「上次那件事是個誤會。」里斯再接再厲的繼續解釋,阿修羅還是沒看他。

「呃,是這樣的我以為你是別人派來的殺手…」跟在他身邊也一個禮拜了,當然他也知道他這樣懷疑很合理,因為他自己就親手解決過不少入侵宅邸的殺手,每個殺手素質都很好,可見是受過訓練的,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來殺這個看起來只是很富有的紈褲子弟,但是他也沒興趣去了解。

就算他當時真的誤以為自己是敵人所以露出那種笑容,但是那不是他討厭他的理由。

 

唉,看著完全沒反應的阿修羅,里斯決定想辦法來扭轉自己的形象。

但是過去的教育讓他只知道追女人的手段應該是說不得不學,不過現在也只好都試試看了。

山珍海味,失敗。他不得不說阿修羅做的還比較好吃,雖然他只吃到稀飯,還是因為他吃的那個山珍海味很不習慣導致他拉肚子,阿修羅看廚房居然還打算煮第二頓來補充他的營養,無言幫他做的,但是他根本還是正眼也不瞧他。

 

酒根本不用說,他自己也不碰的,當然他也很冷又有禮貌的拒絕了。

茶的話,還是他泡得比較好喝,當他的花被他以修剪的名義剪個精光的時候,他承認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然後請彈琴達人來表演也是以失敗告終,他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說了句不打擾了,告退。然後就不見了。或許他不該請個花魁來…

 

幸好他對自己的書房的書還滿有興趣的,只是他在看書的時候完全不會注意到他這個人,所以當然他也不會露出冷淡的眼神,但是這根本是因為他跟書比起來就根本沒有存在感了吧,他欲哭無淚。

但是很神奇的是,就算他再專心看書,也還是會注意到那些殺手的氣息,居然可以一心多用讓他也很佩服,只是這個多用永遠都不會用在他身上,他嘆氣。

 

對於為了扭轉形象而做出這樣一堆事情的里斯,阿修羅除了冷眼旁觀外,也有許多疑問。

例如身為富家子弟卻不習慣吃那種昂貴的食物,而且滴酒不沾,完全沒有紈褲子弟的感覺,除了跟女性調笑的時候,他對音樂也是滿有興趣的,但是他完全沒有要當電燈泡的意思。

對於知識他一直很有興趣,所以當他說自己的書可以隨便看的時候,他也就不客氣了,而且盯著書也可以不用看著他的臉,賺到。

反正他感覺的到殺手們的殺氣,也不用擔心他會死於非命。

可能發現只要他一看書,就會完全忽視他,所以他總是無奈的在書房辦公,有時候書看到一個段落,他也會觀察一下他在做什麼。

 

他通常會處理公文,然後應該是幾個商人的合作單,但是還有一部分是把錢轉出去,不是資助商家就是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其實以宅邸的第一印象看來,他確實看的沒錯,內斂不喜張揚,清新自然簡樸,因為雜物事務繁忙,只可惜他看到的是人的第一印象。

 

最近阿修羅願意看著他說話了,他好感動,雖然眼神的溫度還沒超過20度,但是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他感到人生充滿著希望!太悲觀了嗎?如果你討好這種舉動已經持續三個月才有這種成效,你就知道我的感覺了。至少關係有好轉,他稍微鬆了一口氣,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朋友交代。

 

 

難得今天街上好像有廟會,他非常誠懇又膽戰心驚的問阿修羅要不要去看看。

阿修羅皺眉看著他一分鐘,讓他覺得如坐針氈,然後才終於回答了算是肯定的答案。

「你去哪,我就得去哪。」好吧,至少他答應了,雖然好像很心不甘情不願。

 

然後意外的發現,他居然喜歡吃甜的。

他第一次看到他出現這種表情,突然瞪大眼睛看著他遞給他的蘋果糖,然後從他手中默默接過,小心翼翼咬一口的舉動實在是太可愛了,改天也找個甜點師傅進家門好了。

第一次看到之後就從來沒去逛過的熱鬧街道,那時候還很不習慣、很陌生的街道,本來以為這輩子都只能遠遠觀望,不會再有機會參與這種盛事,沒想到今天真的見識到了。

周圍每個人都幸福的笑著,讓他也感染到這種氣氛,稍微勾起了嘴角。

 

里斯一直都在觀察他的表情,深怕他一個皺眉他就要趕緊帶他回去,沒想到居然看他看到呆了,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里斯連忙往旁邊看去,然後吞吞吐吐的跟他說,時間也晚了,他想起來還有點事要辦,等等很快就回去了,讓他先回去休息。

 

盯著他不知道為什麼微紅的臉,阿修羅不知道為什麼也覺得臉頰燙燙的,所以他也別過頭應允,然後便趕緊轉身離開。注視著很快就消失的背影,里斯才往後看向角落那熟悉的制服。

 

 

不過說很快就回來的人,卻一直沒回來。阿修羅覺得不太對勁,該不會在路上遇到麻煩吧?

他才剛決定要再出門去找他的時候,突然有數個不速之客從宅邸跳進來,他連忙拔劍攻擊,不過這次的殺手水準不太一樣,居然躲過了他的攻擊,見狀他連忙拔出數道暗器,一邊攻擊一邊打算出宅邸。照這種情況,怕里斯也是遇到麻煩了,他得快點去找他。

 

「別追丟了,這次唯一的線索了!」聽到這句話,他連忙打消去找里斯的念頭,這表示他們不知道里斯在哪,現在這樣帶他們過去找里斯才是大麻煩,那就只好在這邊解決他們了,一思考完他馬上跳回宅邸,跟他們纏鬥了起來。

 

他們實力真的跟之前來的殺手比起來要強太多了,他稍微認真了起來,連忍術都用了,總算把他們打個措手不及,他連忙把倒地的幾個殺手刺穿,回過身擋下另外一個敵人,劍也這麼朝眼前的砍去,砍傷了他的手,黑色手套裂開,即使鮮血擋住了視線,他還是看清楚了那個刺在右手的黑色紋印。

「!?」怎麼會?離這裡這麼遠的暗殺部隊怎麼會在這裡?一個分心,所有的劍都架到了他脖子上,劃過了他的脖子跟臉側,鮮血馬上沿著臉流下。

 

「這座宅邸的主人在哪裡?」似乎是為首的人這麼問他。

我也滿想知道的,到底是什麼人需要動用到王室的暗殺部隊來殺,他沉下臉色。

大概是他沒打算回答他們任何問題,他就被綁起來了,他們決定要在這邊等里斯回來的樣子,他現在到底該怎麼通知里斯,不要回宅邸?雖然之前一直都不在意,反正他們忍者本來就只接任務不問理由,但是里斯這傢伙怎麼看都只像個紈褲子弟…看樣子只可能是裝的了。不,重點是他也沒打算任務失敗,他現在離窗戶很近,打算等里斯如果一進門,全部人被他吸引注意力的時候再行動。

希望來得及,他皺眉沉思。

 

沒想到進宅邸的人居然不是里斯,而是隊長。

「什麼人?」

他太過驚訝而導致差點忘了行動,他趕緊坐起身,突然有個人批著斗篷從窗戶跳進來,把他扶起來。

「站住!」既然行動被發現,那就只好跟隊長一起打倒他們了,他正想掙脫那個奇怪的人的時候,他突然舉起手上的苦無指著他的脖子,然後輕聲在他耳邊說別動。

本來以為是同伴,沒想到是這個人,他再度皺起眉頭乖乖配合。

 

「別動喔,你們要是亂動的話,唯一的線索就沒了喔?」一邊說,他還一邊把他拉到窗戶邊。

因為不知道他的企圖,他們都愣了一下。隊長趁這個機會放了兩發煙霧彈,然後他就抱著他跳下窗戶,跟隊長一起往外面跑。

「看樣子是我們這邊的人洩的密。」隊長對著那個批斗篷的人這麼說:「你得快點離開了。」

「隊長!」他看到了站在他們面前阻擋的人,居然是昔日的同伴。

「果然是這樣,你帶著阿修羅先離開。」隊長難得神情嚴肅。

「開什麼玩笑!」他跟阿修羅同時大吼。

「你不可能在這邊使用能力吧?至少也要到人少的地方,而且他們還沒真的確定你的身份,你不要自己露餡。阿修羅,你要繼續執行你的任務直到最後。現在,快點跑!」

他不肯鬆開抱住他的手,也不肯移動腳步,而敵人從背後跟前方一路逼近,一旦被圍住就逃不掉了。

「放我下來!」他開始掙扎。

「你再不走就是讓阿修羅跟你一起陪葬。我是欠你一命,不過他可沒有喔。你想害我的努力都白費嗎?」隊長笑著,居然拿出了炸藥點燃。

批斗篷的人用力握緊了拳頭,終於移動了腳步。

「住手!等等!!隊長!師父--!!!」阿修羅被他扛在肩上,他看到他的隊長對他露出微笑。

你是我唯一的徒弟,在所有的東方衛士隊中我最相信的就是你,但是其他人並不是像你一樣一心一意,我不希望你被他們所影響,所以做了任性的決定。

無論如何我都不想看到你死在這種地方,跟著我最後一定還是會走上忍者的末路,所以最後我拜託了我的朋友能夠帶你一起離開,對你說謊了,真的很抱歉。

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喔。

你們。

 

 

然後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還有染紅天空的一片火光。

 

 

緊咬著牙,他沒有回頭。

現在回頭等於辜負了朋友的心意,更何況還有他朋友交付給他的,最重要的徒弟。

阿修羅安靜的不可思議,他寧可他繼續大吵大鬧,因為這死寂的寧靜讓他很難受。

 

追兵還是追來了,他將失神的阿修羅護在身後,拔出了劍。

追來的人沒幾個,他應付得不吃力,不過他還是決定速戰速決,他扯掉了披風,看著眼前的敵人。

眼前的敵人都是一愣,然後更加握緊自己的劍,專注的盯著他。

火焰從他的手中冒出,一瞬間籠罩全場,在他眼裡他們已經都是死人。

雖然以前怒火常常讓他無法操控自己的力量,但是現在他有必須守護的東西。

 

等解決完所有的敵人,他轉身蹲到阿修羅的面前,解開了他的繩子,看他還是沒有反應,他掏出了自己的手帕想要幫他擦一下臉上的血跡,但是才碰上他的臉,他就如同驚醒一般,用力的將頭轉過去。

「你的臉上…有傷。」他解釋。

「你到底是誰?」他皺著眉頭問,還是不肯看他。

「為什麼直屬潘德莫尼王室的暗殺部隊會追殺你?為什麼我的同伴會背叛你?為什麼我的師父…」說到這裡他就說不下去了。

 

「……先療傷吧…」他有點逃避現實的再度伸手,卻被阿修羅一把揮開。

「我不想接受來路不明的人的治療。」

「……」看著一點也不肯妥協的他,他只好開始解釋起來。

他脫下右手的黑色手套,在他的右手手掌上也是有一個黑色紋印,跟來追殺他的人一樣的圖案。

「我曾經是直屬潘德莫尼王室的暗殺部隊-『連』的成員。但是因為我的力量太強大,可是我又不能好好控制,因為常波及到同伴,所以我就自己決定離開,但是王室不願意平白無辜放一個強大的力量離開,所以我就成為王子們的護衛,但在之前的王位戰爭,我保護的王子落敗,現任國王想要剷除所有其他的勢力,所以我就逃了,我之前那個宅邸是一個專收暴利的爆發戶商人,我就取而代之,就只是這樣而已。」里斯老實的說完所有經過,看著阿修羅終於正眼看他才鬆一口氣。

「……我以為你是潘德莫尼的奸細。」說完就靠在樹上。

當里斯幫他擦拭血跡的時候,他這次沒有拒絕,但是還是有點失神的樣子。

現在身上沒有帶急救用品,得先去下個城鎮才行,但是

 

「你,還要跟我走嗎?」他怕阿修羅不願意跟這個害死他師父的人離開,如果這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不想放他走,也不希望他離開自己,但是他沒有資格阻止。

他是不知道他跟隊長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但是他還是知道里斯是他師父願意以性命相保的朋友,那麼他就該代替師父繼續保護他。

「我接到的最後一個命令,就是保護你。」他看向他,然後站起身。

「那麼直到死之前,我都會跟著你。」

其實是,你師父拜託我保護你。他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至少他師父還滿懂他的個性的。

不過現在那些都無所謂,只要他還跟著他。

 

 

幸好平常有資助其他商家,現在才不會沒地方去,他得先躲過這次的風波,來暗殺他的人沒有半個活著回去,他的能力也還沒有人知道,這樣消息暫時應該不會走漏了,暫時,他皺起眉頭。

幸好阿修羅臉上的傷口不深,不然居然讓朋友的徒弟破相了,他死後可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師父交代。

脖子上的劍傷倒是比較麻煩,幸好沒有砍到頸動脈。

他嘆了一口氣,讓阿修羅先好好休息。

他得想想日後的走向。

 

他不可能一輩子躲下去,每次躲每次失敗,雖然也有想過把所有來追殺他的人都殺掉,但是他們的實力絕對跟自己差不多,而且他們人多絕對有很多機會可以陰他。

那就只能換個方向想了,為了可以安寧的生活,試試看吧。

 

阿修羅傷好之後,就還是會跟著他,但是看得出來他還是有點心不在焉,雖然表情還是一如往常的淡然,但是情緒收的不完美,讓他還是看得出來,他不想要讓他這樣下去,卻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不過事情在他帶著他上街要找個人的時候有了轉變,但是這種轉變他寧可不要。

只不過是個茶店老闆娘的女兒拉著他的手問說要不要進去喝杯茶而已,阿修羅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到冰點,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說了句不打擾了,然後轉身就離開。

咦??發生什麼事?他連忙追過去,阿修羅一路走的極快,他得用跑的才追得上他,一直到荒郊野外他才拉住他的手。

 

「我不懂,你為什麼生氣?」里斯拉住他的手,語氣充滿疑惑。

「在下沒有在生氣。」阿修羅甩開他的手,別過頭。又用敬稱了,他苦笑。

「那你為什麼不肯看我?」他小心翼翼的問,深怕讓他的心情更不好。

「……」他盯著他沉默的臉想了很久之後,得到了一個有點不可能的答案。

 

「難道說…你在吃醋?」里斯看著沉默的他,然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不會吧?

「……閣下恐怕熱到腦袋不正常了,在下給您去找點水。」阿修羅鄙視的盯著他,顯然不以為然,說完便像要逃跑似的快速站起,里斯拉住他的手強迫他坐下,並將他壓到樹上。

「等等,我道歉,你不要生氣,那你告訴我為什麼生氣?」里斯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繼續重複問題。

阿修羅只是瞪著他,然後說了一句。

「我只是看不慣花花公子。」

 

「咦????」他徹底震驚了,啊,該死,對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確實圍著一大群女性,等等啊!這是個誤會啊!

「你認真聽我解釋喔!我這個,不是你想的那樣啦!!」他緊張的臉都紅了。

「我不是說過我取代了那個爆發戶商人的宅邸嗎?但是我又不可能變成他的樣子,所以只好裝成他的兒子啊,然後因為聽說那個爆發戶很喜歡跟女性調笑!所以我是裝的啦裝的!你沒看到我的微笑都很勉強嗎??」他緊張的對著他解釋,完全不知道這個舉動非常像是在解釋外遇行為。

 

「哼,有很勉強嗎?」阿修羅雖然還是冷眼的看著他,但是顯然不怎麼生氣了。

「真的啊!我可是很不樂意的…耶?」等等這個語氣為什麼還是很像吃醋啊?他搔搔頭,突然想起了一個他一直很想問,卻又問不出口的問題,因為他一直以為不可能會有他想聽到的答案。

 

「你只是…因為你隊長的命令才會跟著我的嗎?」他認真的問,他一直以為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又希望能夠聽到不一樣的答案。

「這很重要嗎?」他挑眉。

「很重要,如果你真的這麼勉強…不用這樣委屈自己…」講一講他自己又後悔了,既想知道答案,又怕聽到答案。

 

盯著里斯好像很緊張的臉,他不懂這有什麼好問的。

「如果我不想跟著你,我早就走了。哪會留到現在?」沒想到里斯突然緊抓他的肩膀,很認真的問。

「所以你是想要留在我的身邊?」

「!」現在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很驚人的發言,他愣愣的看著里斯認真的臉,然後瞬間紅透的臉揭曉了他的答案。

「我…我要回去了!」然後他連忙想要站起來,卻又被抓住。

「你不想知道我的答案嗎?」里斯認真的看著他。

「與我無關,放開我!」他想要掙脫卻被壓得更緊。

 

然後,里斯突然吻了他。

一瞬間結合的氣息,讓他腦袋一片混亂,他下意識想要推開他,里斯反而吻得更深,將他牢牢困在自己的懷中,直到懷裡的人終於停止掙扎。

 

「這樣,我的答案夠清楚了嗎?」里斯微笑的看著他紅透的臉,覺得這輩子心情沒有這麼好過。

 

 

里斯最近心情非常好,好到可能已經變成癡呆,搞的他資助的商家有要事要談,也只能等他自己清醒。

阿修羅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的錯,但是讓商家等那麼久也不太好,所以他會狠狠巴他的頭讓他清醒。

「呃!抱歉抱歉!!現在馬上談正事。」里斯撫著自己的頭,趕緊恢復正常。

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他得振作點,但是才專心沒多久,又露出了傻笑。

「……」商家之間都流傳不知道是愛上了哪個人,搞得七魂六魄都沒了。

完全不知道當事人就近在眼前,用圍巾遮著他紅透的臉。

 

一決定好日後要去的方向,里斯就決定要開始跟自己的過去一刀兩斷。

他可不打算讓他們好過,既然犧牲了你的性命,那他就得為他的朋友獻上盛大的復仇,讓他們為你的性命付出該有的代價,他一天都沒有忘記過,那時候的心情。

 

思考到一半,一隻白鴿從天而降到他的肩膀,這是信號。

來吧,你盛大的葬禮就要開始了,我的朋友,雖然嘉賓只有我跟你的徒弟,不過祭品倒是有很多,他的眼神發出狠戾的殺意,拔出劍,等待接到密報的隊伍抵達。

 

這邊是阿修羅觀察附近之後決定的地點,如果他的計劃失控也不會影響到別人,也不會有人發現他們。

而且這批敵人也不能全殺死,得留個人通報「他的死訊」。

至於要留誰,就得看誰能在這場祭祀中活下來了。

 

當阿修羅回到他身後,他看見他引來的追兵,站到了為他們準備好的墳場。

里斯跳下樹,站到了他們的面前,他必須成為誘餌,不然很容易被發現這邊動了手腳。

 

阿修羅皺眉看著他的舉動,他知道這個計劃很冒險,但里斯很堅持用這種方式,為他師父祭祀。

他舉起手,火焰飛舞著,所有追兵都跳下馬,有些人舉起了弓,不過羽箭都被阿修羅的暗器打掉。

「給我殺!」

阿修羅也站到了他身後,而後火焰以他與阿修羅為中心,往四周擴散了出去,讓他們停住了腳步。

「該送你們上路了。」他露出微笑,伴隨著滿滿的殺意。

里斯的火焰全部往地下鑽,等追兵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所站的地層一瞬間下陷,點燃了所有埋藏與地下的煙火、鞭炮跟炸藥,強大的爆炸威力伴隨著巨大的爆裂聲,讓站在外圈的兩人也都吹飛出去,雖然兩人努力使用火焰跟烈風來擋下大部分的攻擊,但還是被碎石跟飛舞的火藥擊中,在草地上滾了好幾圈才有辦法停下來,里斯護著阿修羅直到爆炸結束。

 

看到一整片滿目瘡痍的巨大墳墓,要找個活人好像還是困難了點,不過,無所謂,反正主要目的不是這個。

「師父說不定不希望你這麼做。」雖然這麼說,他卻覺得心中好過了一點。

「沒關係,這樣你跟我就是共犯了,他會捨不得罵你。」他輕啄他的薄唇,得意的看著他漸紅的臉頰。

他覺得自己好像能想像他無奈的抗議聲,不要帶壞他徒弟什麼的,他勾起微笑,擁緊懷中的人。

 

里斯將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燒了一半扔進那個巨大的洞裡,連同自己身上的外衣。

這樣隨後的人如果笨一點可能計畫就會成功了吧?

 

 

為了洗掉渾身髒汙順便換衣服,里斯決定要找個沒人的湖邊清洗,阿修羅只好背對他坐在岸邊,順便幫他注意有沒有敵人。

「你不用順便洗一洗嗎?」從背後傳來的聲音帶著笑意。

「…不用。」他感覺自己的臉頰很不爭氣的發熱。

「你現在轉過來可以大飽眼福喔。」里斯欠扁的聲音還是一直傳過來。

「閉嘴!」里斯終於決定聽從他的意見。

先聽到衣物掉在草地上的聲音,然後是水聲,他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過了一會兒,里斯突然說話了。

「阿修羅,可以幫我拿一下衣服嗎?放太遠了。」

搞什麼啊,阿修羅在附近看了一下,發現在自己旁邊,他拿起了衣服朝身後遞過去。

「喂,我現在在水裡,你可以轉過來啦。」里斯的聲音很無奈。

好吧,這樣遞衣服也很奇怪,他認命的拿著衣服轉過頭,先是看到里斯那惡作劇得逞的笑容,然後拉住了他遞衣服過去的手,他整個人連同衣服一起被拉過去。

 

突然被拉進水裡,因為完全沒心理準備不小心喝了幾口水,才被里斯拉出湖面,因為嗆到而咳了幾聲。

「抱歉抱歉,沒事吧?」里斯緊張的拉著他的手。

「咳…你這…咳咳…」他瞪著他,然後繼續咳。

里斯面帶笑容等著他咳完,在他開口要罵人的那一瞬間吻上他的唇,然後拉住他的雙手,將他整個人拉到自己懷中。

「唔…!」所有罵人的字句都被堵住,氣得他想要掙脫,但是雙手被制住,里斯又像是不想讓他呼吸一樣,硬是與他的舌葉交纏,奪走他所有的氧氣,直到他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

「-呼…呼…」里斯一放開他,他馬上就深吸一口氣,低頭喘息。

里斯看著他因為缺氧泛紅的臉頰,他改成一手摟住他的腰,另一手勾起他的下巴讓他抬頭看著他。

「…你…到底想怎麼樣…」有氣無力的問句。

當那雙琥珀色的眼瞳映上自己的倒影,水滴從他的髮梢滴下,沿著臉側、脖子滴進他的胸口,他忍不住再次靠近他,露出迷人的微笑。

「吶,阿修羅。」

「?」他感覺有點不妙,尤其是這個笑容,他將頭往後,逃開里斯勾著他下巴的手。

察覺到他的動作,他露出更深的笑意,他改將手撫著他的臉側,在他的耳側輕語。

「我想要你。」

 

一瞬間集中到臉上的熱度,讓他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有多紅。

「…你瘋了!」這邊是戶外!!不對!這不是他該在意的點吧?

「現在的時間跟地點,是你規劃的吧?你自己說過這附近鮮少人煙。」好像聽到他內心的吶喊一樣,里斯準確回答出他心中的疑問。

「就算如此,這附近也不是就沒人經過。」他皺眉看著他,臉上的紅潮不退反增。

「我知道。」里斯還是不放開他。

「搞不好敵人等等會經過…」他企圖退開,里斯沒有放手。

「我知道。」里斯的笑意更深,更加靠近他。

「那些都不重要,我問的是你的答案。」月光照在湖面上,他看清楚他臉上的認真以及…期待。

 

他盯著里斯一會兒,然後猶豫,里斯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

最後,他嘆了一口氣,望進他的眼睛裡,當里斯笑著吻上他的唇的時候,他沒有退開。

里斯勾起嘴角,擁著他加深這個吻,映照在湖面上的月光隨著他們的動作晃動,伴隨著卸下衣物的聲音。

 

什麼都不能阻止我擁有你。

什麼都沒有你的想法重要。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專屬護衛。

 

 

END

 

後記

很好,這是一個爸爸嫁兒子的故事(咦?

後面就這樣了,我不知道要怎麼打野戰(喂

這邊的里斯好像妻奴喔哈哈哈哈

突然憑空冒出個師父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心虛

 

話說我被卡在忘卻之島了(頭痛

已經快兩個禮拜了,不管搜1234816小時還是1天都不出來=  =

難道說我被BOSS忘卻了嗎˙˙˙

不要啊 我要出去啊!!我要去幻影城啊!!!!!!

然後最近開始忙了起來WW

找工作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啊(喂

 

感謝大家看到這邊OTZ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烈歐
  • 後續!!!!!!!!!!!!!!!!!!!!!!!我要R18!!!!!!!!!!!!!!
    反正你也有要我寫後續嘛~(邪笑
    里斯被誤會好好笑XDDDD
    \妻奴里斯/\妻奴里斯/\妻奴里斯/\妻奴里斯/\妻奴里斯/\妻奴里斯/\妻奴里斯/
  • 好啊!你生一篇R18 我生一篇,很公平吧WW
    等你生出來我再寫吧XD

    因為里斯只學過怎麼追女人咩(攤手XDDD
    我差點琴棋書畫都寫了XD
    妻奴不錯WW(喂

    鏡之璄 於 2012/06/30 15:02 回覆

  • 小藍
  • 隊長壯烈犧牲wwww

    是說有點快被師父跟隊長<=搞混的感覺

    可以解釋阿修跟隊長跟里斯的關係嗎?(燦笑

    里斯被誤會的點很有趣!因為很容易就誤解為他是花花公子(爆)

    到後面里斯還是免不了要吃阿修嘛(苦笑)也不管有沒有人在偷看(大小姐?XD)
  • 隊長就是師父啦XDDD
    就是阿修小時候被師父撿到帶大的,然後隊長是接到任務要去殺那個爆發戶商人的時候遇到了里斯,就變成朋友了這樣WW<<這是什麼腦洞腦補啊啊啊啊我好恥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艸

    故意要裝成花花公子辛苦他了XDDD
    因為心意相通就要肉體相通(大誤
    我正在偷看沒錯哇哈哈WWW

    鏡之璄 於 2012/07/01 22:07 回覆

  • 加加
  • 好可愛~又好喜歡~XDDDD
    打工休息時一直在看著=W=+
    興奮到叫出來XDDDD(有變態

    阿修好可愛好可愛WWWWW
    里修依舊的對著阿修就會什麼法子都沒了
    變成大笨蛋了~WWWW
    不過每次都有同通點~
    好色好色好色好色^q^
  • 吃醋小阿修WWW 妻奴笨里斯也好可愛哈哈
    打工的時候打開這糟糕頁面這樣好嗎˙˙喔喔喔(艸
    我玷汙了加加大的心靈會不會被老闆打死(XD

    里斯自動自發變成這種結局我也有點困擾(?)<你明明就寫很開心
    其實我只是想寫湖裡擁吻而已啊(搔頭
    看得開心真是太好了(土下座

    鏡之璄 於 2012/07/01 2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