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有點沉重

*腦補嚴重

*三日月之劍的名字抽出來用XD

*有老梗

*雷者請勿進入@@

 

搭配歌曲:http://www.youtube.com/watch?v=siT5mie0kx4

花たん-笹舟

 

 

 

『不論生死,都要遵守約定。』

 

日落時分,剛結束任務的他,面對著夕陽沿著寧靜的小路往樹林裡走,這條路上根本不會有人,因為這條路的前方只有墓地。

穿過樹林便會看到一整片的紅色彼岸花,搭著黃昏看起來就像被火焚燒的火照之路,每當迷惘的時候他總是想回到這裡,一方面這邊很寧靜有助於思考,另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同伴也被葬在此處。

說是葬在這邊,其實這邊也沒有他們的遺體,任務失敗的忍者通常都回不來了,但是他會為他們建個衣冠塚,紀念這些為了任務捨身的同伴們,因為也不會再有別人為他們這麼做了。

 

不過很意外的,今天的墓地居然有別的訪客。

那人蹲在花叢中,他望著夕陽好像在看著西沉的太陽卻又好像沒有再看著什麼,面無表情的臉龐流露著一絲脆弱,感覺像是在發呆,但是他看得出來:他很悲傷。

 

他看到他身上的軍服還染著鮮血,那應該不是他的血,他微微猶豫了幾秒,但是還是決定離開。

他知道他該做的應該是確認他的身份,但是最後他還是沒有打擾這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本來欲轉身就走,卻沒注意到腳邊的樹枝而不小心發出了聲音。

聽到這聲音,那位青年猛然回過神,馬上站了起來,露出了戒備的眼神看向他,隨即可能因為是沒見過的人,反而就這麼愣在原地,臉色稍嫌蒼白。

有問題,這種反應。

 

你是什麼人,本來想要先問清楚他的身份,問出口的話卻變了樣。

「你…為什麼而悲傷?」在這種地方,獨自一個人默默承受悲傷,就像過去的他一樣。

聽到問句,顯然又引起他剛剛不穩的情緒,他抿了抿嘴,似是強忍著悲傷,就這麼過了一會兒,他細微的聲音才幽幽的傳來。

 

「……失去了…重要的同伴…」像是從牙縫中硬緊出來的字句,隱含著憤怒跟濃濃的悲傷。

從來沒有見過的人,突然出現在這種地方,而且還失去了同伴,剛剛瞬間展現的戒備態度,依照這幾點判斷就該知道他並非這附近的村民,而且一定身經百戰,最有可能的是,敵人。

或許該問清楚他的身分,但是看著他的表情他卻說了別的話。

「那麼,你可以向這些花訴說你想對同伴們說的話,聽說它是唯一開在冥界的花,或許能夠將你的思念傳給你的同伴。」他撫著一株豔紅的彼岸花這麼說。

 

「……能夠傳遞的到嗎?」他愣愣的回問,看向他的眼神透著明知不可能卻又想要相信他的話。

「我是…這麼相信的。」他這麼回答。

他看到他微微睜大了他的雙眼,然後一滴淚滑過他的臉頰,他連忙別過頭抹去他的淚。

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他現在只想放他一個人靜一靜。

他轉過身,背對著夕陽,看到漸漸漆黑的夜空中,一輪耀眼的明月。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他,對他悲傷的臉龐留下深刻的印象。

 

 

勉強擋下敵人的一擊,他的呼吸亂了,因為肩膀的傷讓他無法全心全力的戰鬥,敵人數量很多,但是時間不夠了,他奮力架開敵人的刀刃,對著同伴比出快走的手勢,一個疏忽,敵人的劍就這麼朝著他的脖子砍來,突然他的同伴將他拉開,對著他說快走,然後劍穿過他同伴的身體。

當鮮血濺滿他的衣襟,他什麼都來不及抓住,就這麼跌下階梯。

 

這是第幾次了?他站在他同伴的衣冠塚前面,連傷口都懶的包紮,鮮血延著他的手臂流下,滴在彼岸花上,他望向璀璨的星空,對總是重蹈覆轍的命運感到疲憊。

突然查覺到一抹亮光,他看向亮光處,這才發現自己的周圍都布滿了這種小亮光,就像螢火蟲圍繞著他一樣,他靠近仔細觀察才發現,那其實是一小小的火焰。

 

「你也是來哀悼的嗎?」他看向聲音來源,看到那天看見的青年對他露出溫柔的微笑,手中操弄著火焰。

他震驚的看著他,居然能夠操縱火焰?果然不是等閒之輩。

他看到他走到自己面前,將所有的小火焰比直的朝向東方展開。

「如果身處黑暗的話,看著光明處前進比較好喔。」然後將手比向正前方,彷彿與他的話做為呼應,東方的天空泛起白光,將黑夜一掃而空,他望著晨曦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呼吸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是什麼人?太多問題了他不知道到底該問還是不該問。

「有些事還是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青年對他這麼說,讓他沉默了下來。

「你受傷了?!」青年這才看見他身上的血跡,他拉起他的手,他連忙退開,卻牽動到傷口。

「別動。」他翻找了自己身上的小包,找出了急救用繃帶,簡單的包紮了他肩上的傷口。

隨身攜帶急救用品,就表示跟他一樣,是個隨時都會遇到致命危險的職業,他聽過風聲,不過還是需要仔細的調查。

「…謝謝。」不過該說的還是得說。

他看到他訝異了一秒,隨即露出微笑,果然還是微笑的表情比較適合他,他感嘆,隨即轉身準備離開。

「還會…再見到你嗎?」問句充滿著猶豫,可見他也知道這不是該問的問題。

他回頭,剛好看到他眼中一閃而逝的寂寞。

 

「或許會,或許不會。」最後他還是給了模稜兩可的答案

或許是覺得這個答案就夠了,他再度露出笑容,晨曦照在他的臉上,讓他終於看清他的面貌。

 

 

確實從那之後他偶爾會回去,不過因為回去的時間都不一定,他有時候會遇到他,有時候不會。

就算遇到了,他們也不會說些什麼,不過是一起等日出或是一起看日落,如果有哪個人受傷了,另外一個就會幫忙包紮,也就只是這樣的關係而已。

他想他應該也只是想要找個寧靜可以平靜心情的地方,他回去之後確實也有去調查過那些風聲,異界的路口,討伐它的軍隊,但是在查到關鍵部分的時候他就停手了。

有些事還是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他是這麼說的,他也是這麼覺得的。

與其查清楚了反而還要煩惱要不要動手,還是就像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用做。

 

不過先打破這個規則的也是他自己。

「能夠…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他終於問出口了,他想。

每次他走或是他來的時候,他知道他都在掙扎,在想知道與知道後的後果中掙扎。

「無可奉告。」他淡淡回答。

「是嗎…」不意外的看到他先是露出失望的表情,隨即露出一抹勉強的笑容。

老實說,那個笑容比他悲傷的臉龐還難看,他嘆了一口氣,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了?

 

他突然拔出苦無,他還是維持那個笑容看著他,已經沒有之前那種戒備的態度。

然後他用苦無在地上的土壤上劃出”阿修羅”這三個字。

他再度看到他訝異的表情,然後他對著他伸手,他也就很自然的將武器交給一個陌生人。

然後他在他的名字旁邊劃下兩個字。

里斯,他在心中重複,看著他終於露出適合他的那個笑容。

 

但是他們一直都沒有叫過對方的名字,因為這本來就不該是知道的事。

 

這天里斯突然心血來潮硬是拉著他,跑到另外一個山頭去,阿修羅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看到他一臉開心的樣子,他也就不打算打擾他的興致了。

然後他將他帶到一棵比較高的樹上,然後坐在樹上指著前面的小鎮。

那個小鎮好像在舉行什麼慶典吧,街上很多人很熱鬧,突然從那個小鎮發出不知道什麼的光,在天空炸開來,展現美麗的光輝,隨即在天空中消散,那是煙火。

 

「聽說那個小鎮今天晚上會放煙火就想說帶著你過來。」里斯對著他解釋。

五彩繽紛的煙火點綴著天空,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煙火,他也曾看過比這個更大更盛大的煙火,但是他卻覺得這個小鎮的煙火秀美麗多了,他們不是為了權勢也不是為了展現財力,只是單純為了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而開心的放煙火。

「嗯,很美麗。」他看著他眼中的神色,他覺得心中突然湧起了一股溫暖的感覺,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所以他只能愣愣的看著他,直到煙火結束都沒能移開他的雙眼。

察覺他的視線,阿修羅看向他露出疑惑的眼神,里斯連忙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低下頭打算隨便說幾句來打混過去。

「呃,你一直待在那裡不會覺得很奇怪嗎?」他指的是墓地,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還嚇了一大跳。

「不會,因為只有那邊不會有人。」不會有人看到他露出悲傷的表情,當然也不會有人安慰他。

然後才察覺到他的問句怪怪的,奇怪?哪裡奇怪?他看向他才發現他的臉色很僵硬,又露出一絲害怕。

「為什麼會奇怪…?因為是墓地…啊!難道說?」阿修羅看著他緊張的神色突然想通了他在說什麼。

「你怕鬼?」

「誰怕鬼啊!!!」里斯突然暴躁的反駁,但是那緊張的臉色,還有不敢看他的眼神,已經招出一切。

虧他還真能在那種地方等著自己,他有點無言,突然想起一件事。

「這麼說,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以為我是…」里斯突然用手摀住了他的嘴,但是滿臉通紅的他顯然已經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了,看到他沒有再說下去才放開他,可是還是不敢看自己。

所以那個時候的戒備態度,以及蒼白的臉色,都只是因為他以為自己是鬼。

 

他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里斯氣的轉過來想要給他一個教訓,卻在看到他微微勾起的嘴角後,打消念頭。

現在他才發覺,他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笑過或是哭過,將自己的感情即使是在那種沒人的地方,還是收得乾乾淨淨,他沉下臉。

 

察覺到里斯的沉默,阿修羅以為他生氣了,他忍著笑解釋。

「我沒有笑你的意思,只是覺得我誤會你了。」誤會什麼他沒有問,因為他沉浸在他的笑容中迷失了自己,在心中湧起的感覺是什麼?這種焦慮卻又溫暖的感覺是什麼?

他凝視著他,覺得自己再也無法以平常心面對他了。

 

 

雖然如此,里斯還是很倔強的站在那個墓地等著他,每次看到他就露出一個陰沉臉。

阿修羅很想要佩服他戰勝恐懼的勇氣,但是卻又不能笑出來,這對他來說實在是一種酷刑。

 

這天正走在那條寧靜小路的時候,卻突然聽到無數的爆炸聲,他連忙往聲音的方向奔過去,他知道這條路的盡頭有個小村莊,已經很少有人住在那裡了,大部分的人都移居去比較富裕的城市,這邊只有少數的老弱婦孺,想到這裡他心頭一緊,連忙加快腳步前往目的地。

 

他到的時候,只看到滿目瘡痍的村子,無數的被分肢的屍體,還有從沒見過的生物殘骸,他連忙滿村找著生還者,卻在一個轉角看到一個熟悉的人。

里斯手上抱著一個小男孩,身上都是血肉模糊的炸傷,他慢慢走進他,在他抬起頭的那一瞬間,看見滿意在他眼中的憤怒還有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悔恨。

小男孩還有微薄的氣息,他聽到他喃喃念著。

「…好痛…爸爸…在哪…裡……?」里斯擁緊他,這村子沒有生還者了,因為他到的太晚了,等他知道導都居然把這邊當犧牲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小男孩因為這個擁抱稍稍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爸爸…你的笛子…我…有保管好喔…」小男孩鬆開緊握的小手,那是小竹笛,小小的身體為了保護這個東西不知道受了多少折磨也不肯放開。

里斯無論如何也無法接過這麼重要的禮物,他緊咬著唇,猶豫著。

阿修羅見狀便輕聲蹲到那小男孩的身邊,他知道小男孩已經沒救了,現在他能做的就是讓他好走。

他慎重的接過竹笛,不顧上面沾滿的鮮血,將它湊進嘴邊,已經很久沒吹了,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聽過。

依著記憶中模糊的旋律,笛聲幽幽的響起,不知道是什麼曲子,但是能夠感覺到淡然的憂傷以及不捨。

懷中的小男孩終於哭了,里斯緊握住他的手,男孩緊靠著里斯,終於沒有了聲息。

 

笛聲沒有中斷,但是曲子已經不成調,斷斷續續的笛聲成了最後的安魂曲,他不敢停下來。

因為他怕一停下來,他的淚水就會奪眶而出。

 

里斯將他葬在那個墓地,阿修羅將笛子放在他的墓前。

里斯沒有解釋為什麼他在那裡,他也沒有解釋為什麼那個村莊會出事,他沒有問,因為他悲傷的表情早就已經證明他跟這件事沒有關係。

 

所以他們只是站在那個墓前沉默,直到夕陽落下。

 

 

從那之後,里斯來的時候總是帶著傷,那不是什麼小傷,但是他除了幫他換藥什麼也不問。

里斯還是那個樣子,什麼都沒有改變,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問,只有那個他已然看習慣的笑容沒有變。

 

「前輩?」看著眼前的人還是兩眼無神,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專心,他對著他的眼睛揮了兩下還是不見他回神。

「前輩!」他終於決定用力拍桌大喊,嚇得里斯馬上醒了過來,看清眼前的人居然露出了一臉失望。

「喔,弗雷啊。」他想那個人想的太專心了,完全沒發現後輩再叫他。

「想什麼想到失神啊?」弗雷疑惑的盯著他,自從來到這個村子附近後,這個前輩突然變得很…該怎麼說呢?應該是說很呆,總是六神無主的樣子。

「沒什麼。」他淡淡回答:「有什麼事?」

又變回那個兇巴巴的樣子了,弗雷嘀咕,不過最近上頭的決定讓他脾氣變得更暴躁,所以還是少刺激他為妙,雖然好像在那次他們進駐的小鎮正好在慶祝鎮長的生日放了他們一天假後,他整個人就變的很柔和,不過發呆的次數還是沒減少。

弗雷才剛要解釋任務的事情,發現他又走神了。

 

「喂!!!」人的耐心是有極限的!!他露出抓狂的表情,里斯終於決定好好聽他講話了。

「你剛說什麼?」

「米利安隊長找你啦!」弗雷現在很想要翻桌,但是這個桌子很重他搬不動。

里斯愣了一秒總算站起身,終於走去找米利安了。

「又不是戀愛了,怎麼變得這麼呆?!」弗雷特里西受不了的抓抓頭。


 

 

這天的天空帶著微微的烏雲,在夕陽的照射下變的一片通紅。

里斯帶著一臉有心事的表情來。

雖然他有極力想要隱藏自己真正的情緒,但是很不湊巧在他眼前的這個人,最善於觀察微小的事物,更精於觀察人的表情,只是他不會說出來。

 

只是在他要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叫住了他。

「我…恐怕會離開一陣子。」像是下定了沉重的決心一般,他直視著他的雙眼,一字一句認真的訴說。

他對著他點點頭表示明白。

「能夠跟你做一個約定嗎?」他必須要跟自己的過去做個了斷,他知道這一趟凶多吉少。

阿修羅走到了他面前,等著他的下一句話。

 

「不論生死,都要回到這裡。」

「不論生死?」讓他煩惱的事果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事,他默默思考。

「對,不論生死。」他強調。

生的時候無法給予承諾,至少在死後或許可以將一切想要告訴他的話說出口,他握緊自己的雙手。

 

「我答應你,不論生死都會回到這裡。」他要的是一個能夠繼續往前走的約定,那他就給他。

生的時候他不能給予幫助,至少死的時候再見他一面。

 

聽到想要的回答,他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

「能夠閉上眼睛嗎?一下子就好。」他的聲音帶著懇求,雖然不習慣,但是阿修羅依言閉上了眼。

他先是感覺到他的吐息近在咫尺,可能只維持了幾秒,但是他卻覺得過了好久。

本來想要落在他唇上的吻,卻在最後縮了回來。

他只是盯著他的臉,想要將他的容貌深深印在自己腦海裡。

 

如果不能保證可以活下來,那他最好還是什麼都別留下,什麼都別帶走。

 

所以他最後什麼也沒做。

「在我離開後再睜眼。」

 

 

所以他最後也沒有看清楚他離去的表情。

但是他看到了他離開的方向,有著美麗的上弦月。

 

 

所以他依照約定等待。

即使接下來好幾個月都沒有他的消息,他還是會回到那個地方。

看著彼岸花開花落,花葉永不相見,生生交錯。

 

直到任務再次遇到危險,而這次他孤身一人,他才想起來不是只有自己在遵守著約定。

那個人一定也是希望自己能夠遵守約定,所以才會向他提出這個要求。

面對勢均力敵的對手,他就算竭盡全力也不能保證可以脫身,感覺有人重擊了他的頭,他強忍著疼痛,回身將劍送進敵人的心臟,鮮血染上他的身,然後他撐起身體,擋下下一個攻擊。

雖然解決了敵人,但是他也受了重傷。

 

他支撐不住重傷無力的身體,倒在雪地上,在雪地上的鮮血格外觸目驚心,雪花的冰冷讓他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些。

他不能死在這裡。

「不論生死,都要回到這裡。」

他記得他的聲音、他記得他哀傷的表情、記得淚水划過他的臉頰,很令人心疼。

直到現在他才察覺,即使他對他什麼都不了解,但是他還是在他心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他不能死在這裡,他有個約定要遵守。

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他撐起身體,不論摔倒多少次都確實的往那個約定的地方前進。

當他好不容易看到熟悉的風景,他終於累的倒在已然枯萎的彼岸花旁。

感覺生命力漸漸流失,他用沾滿鮮血的手拉開自己的頭巾,將它繫在枯枝上。

 

我已經遵守約定了。

 

現在換你了

 

 

我會,一直等著你。

 

 

對於上頭的做法太過反抗的結果就是被犧牲,他早就知道自己被視為眼中釘,但是同伴們全被蒙在鼓裡,老實說他已經放棄希望,或許會有點小小的遺憾,但是只要能夠得到他的約定就已經…很幸福了。

雖然什麼都不能說出口,但是這樣就夠了。

當能量在近距離爆炸,他盡全力防禦但還是被炸飛,他感覺意識漸漸模糊,應該是失血過多的關係,他自嘲的笑了笑,還是盡力擊退眼前的異形,他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當他再也沒有力氣揮劍的時候,突然感覺眼前一黑,然後墜入了黑暗。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全身的痛覺讓他知道自己還活著,他起身觀察周圍,是沒有見過的地方。

「你終於醒了啊?你已經睡好幾個禮拜了。」那個看起來像醫療員的人這麼對他說。

「其他人呢?」里斯皺起眉頭,自己居然被救了?

「E中隊全滅,這是官方給的紀錄。你知道一個叫米利安的人嗎?」醫療員問。

里斯還在整理自己腦中的資訊,他點點頭。

「他叫你快點離開。」隊長果然知道這次的事情啊,他露出嘲諷的冷笑,他本來就不打算回去,應該是說他本來就打算就這樣被犧牲掉,但是同為受渦所苦的米利安,恐怕也知道自己加入連隊的原因。

至少他還能遵守約定,他感嘆。

 

 

重新回到這個地方,還是過了好幾個月,一方面是他的身體還沒恢復,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躲躲藏藏不能曝露身份。離開的時候,彼岸花開的像血一樣豔紅,過了這麼久,他重新回到了這個地方,彼岸花也還是一樣的如火如荼。

 

但是他在一片艷紅中卻看到一抹藍,他仔細一看,覺得心臟徹底被凍結了。

他徹底愣在那裡,看到那熟悉的藍色頭巾帶著不難察覺的鮮紅,是血,而且應該已經有段時間了。

他想要深呼吸,卻覺得有人掐著自己的心臟讓他無法順利呼吸。

 

他最後跪在那條頭巾綁著的地方,努力想要思索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頭腦卻無法運轉,他強忍著悲傷拉下那條頭巾,緊握在手裡。

是啊,他怎麼會沒想到呢?

就算他遵守的了約定,他也不一定能夠遵守這約定直到最後,他太天真了。

他記得第一次見面他說的每句話,他記得他看著煙火那閃耀光輝的眼瞳,他記得他第一次勾起微笑的弧度。

想到他最後還記得跟他的約定,為了跟他的約定特地到了這個地方,他就希望哪個人快來把自己殺死。

他不能忍受自己的無理取鬧給他添了這麼多麻煩,無法克制的淚水盈滿了他眼眶。

他希望時間就這麼停止在這裡,因為往後走的時間也他通通都不想要了。

 

「你為什麼而悲傷呢?」

突然響起的問句以及熟悉的聲音,讓他硬生生停下了思考。

他愣愣的轉頭,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到了一個他無比熟悉的人,他幾乎要以為是幻影了。

 

他只有穿著一件薄衣,沒有穿著他的輕甲,連武器都沒有帶,他的頭上纏著繃帶,唯一沒變的是他圍在脖子上的藍色圍巾,對著他露出疑惑的眼神。

 

他無法克制的衝到他面前,拉起他的手,沒錯,很溫暖,還活著,他還活著。

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青年問著眼前的人。

「請問你認識我嗎?」

什麼?他震驚的看著他的眼神,知道他沒有說謊。他失憶了?

「一個做笛子的老先生說他是在這邊撿到我的,說我當時受了很重的傷,但是因為我什麼都想不起,只好常常跑到這邊來……」說到一半,看到眼前的人又露出悲傷的表情他一時說不下去。

「不過,我還記得,有一個約定。有點不記得內容是什麼了,但是我知道我在這邊等一個人。」看到他露出悲傷的笑容他就覺得一股難受,他連忙解釋。

 

他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卻記得跟他的約定。

他連戰鬥方式都忘了,卻記得跟他的約定。

他終於忍不住抱住了他,感覺他全身一僵,他只是更加擁緊他比想像中瘦弱的身軀,眼淚都滴在他的肩上。

「…阿修羅……」他第一次呼喚他的名字。

 

這個名字就像一把鑰匙,讓他的腦袋一陣疼痛,所有的記憶就這麼湧出來,塞滿他的腦袋,他痛得幾乎撐不住他的身體,里斯擁著他慢慢坐下,直到那陣疼痛過去。

然後懷裡的人抬起他的手,抹去了他的淚。

 

「…你回來了。」

「不,回來的是你。」再次抱緊他,阿修羅猶豫了幾秒後,他輕輕回抱。

明明覺得心痛的不得了,但是卻又覺得這樣也不錯,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

但是只要他還活著,只要他還在這裡,他什麼都無所謂了。

 

 

救他的人,很巧就是那位他們曾經救過的小男孩的父親,得知了村子被滅的消息他衝回來,卻看到什麼都沒有剩下的村子,他心灰意冷的想要自我了斷而走進了墓地,卻看到了墓地前,他生日做給兒子的竹笛,那是他兒子最喜愛的寶物,在他發現居然有人將他的兒子好好埋葬了,他便決心要為了兒子好好活下去,或許能夠再見到那位恩人,因此他常常會回到這裡跟自己兒子說說話,才會發現倒在墓地前的他。

 

突然恢復的所有記憶,讓阿修羅覺得很疲憊,但是他硬撐著雙眼不肯閉上。

「累了就睡一下吧,等等我再去跟那位先生道謝。」他憐惜的撫著他的髮。

阿修羅搖搖頭,努力保持清醒的看著已經不知道看了第幾次西沉的日落。

看著不聽話的他,他只好將他拉進懷裡,使他躺在自己的肩上。

 

「?」阿修羅疑惑的看著他。

「睡一下吧,我怕你太累了。」

他還是搖搖頭,皺起了眉。

「怎麼了嗎?」

阿修羅沉默了一會兒,才無聲的回答。

 

「我怕我又會忘記你…」他讀著他的唇語。

這個理由讓他一愣,然後忍不住笑出來,他溫柔的回答他。

「那就忘吧,我會記得你的,我會記得你。」他的吻落在他的額上,然後擁緊了他。

感受到溫暖,他終於閉上了眼。

閉眼前他確實看見了里斯身後的天空,有著一輪明月。

就像他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一樣,在日與夜的交接,太陽與月亮同時在空中遙遙相望。

就像月亮反射著太陽的光芒而發亮,只要他在身邊,他就能面對每個明天。

 

他沉沉睡去。

而里斯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

 

 

太陽與月亮的約定,明日的延續。

 

 

 

END

 

最近看到好多甜文治癒了我的身心,讓我這篇寫不下去啊WW<根本是你自己難產

被我騙到的人可以留言罵我<被打死

不過人生在世總是會遇到很多困境,

就算事情糟到不能再糟的時候,能夠支撐自己的到底是什麼?

或許是一個約定,或許是一個心願,或許是一個可以依賴的人,能夠讓自己繼續走下去。

大概就是想寫出這種感覺吧?(蛤?

 

是說里斯怕鬼這點我很喜歡WWW

是說朋友家的里斯平常骰得好好的,但是對於鬼火、人魂之類的一定會爛骰。

根據朋友的觀察,最後結論就是他怕鬼。

 

而在我跟我朋友換帳號玩對戰的那天,阿修被里斯殺掉了。

當天我用他打任務的時候,本來一直都很普通的人魂突然對我家阿修爆骰!

阿修第一次被人魂打掉7滴血,嚇得我要死。

我朋友聽到之後就說因為他身上有里斯的味道WWWWWW

然後我家阿修不知道為何也爆骰了XDD

阿修羅:誰跟你有里斯的味道!!= =+

然後接下來遇到的鬼火、人魂全部神防。

這是題外話XDD

 

昨天抽獎的時候我帶著惡魔雙子跟一等阿修羅去抽。

本來要帶2等,但是突然想到2等的阿修會烈風,所以默默的換成一等。

然後上次三次過家門卻沒能來的里斯,這次只出來了一次就下來了XDDD

里斯你果然是被吹走的嗎XDD(笑死

然後因為銀抽抽到了里斯,所以就決定來試個金抽,沒想到連多妮妲都來我家了OTZ

這是說我可以升雪莉的意思嗎WWW

 

因為里斯你來了,[番外]執著與覺悟-願望 我補完了阿修羅的回答了喔呵呵WW

 

然後,

親愛的薩爾大人,終於等到你了啊啊啊啊
身為第一個金的角色,
現在突然出了R讓我好驚喜啊WW

為了湊剩下的碎片
早上6點起來殺蝙蝠殺的我好累(辛苦阿奇了XD
一聽到你要出R我馬上把艾茵的碎片給了你WWW
艾茵再度被插隊XDD乖乖,我還是會升你的!
雖然還不知道你的配對到底是誰!
相信我,我還是會把蕾格烈芙大人帶回家的(咦?)
以後也要請您多多指教!
非常期待您下個禮拜的故事啊啊啊啊啊啊啊WW


R1薩爾大人  



最後補上歌詞WW


 

夜幕將至落日影綽 還記當初隨舟泛细波


風恬浪静輕淡陰影 寂静無聲月如彎弓


嗚呼深愛的你 遠如夏霞

嗚呼夢中花火 璀璨缥缈依舊


遠離塵囂 蟬鳴聲聲

一世戀情散落成花

深愛之人追憶容颜

飘飘摇摇 飘飘摇摇

將千年憂愁隱藏于世

羽睫輕眨獨自细數

短暫夜晚默問群星

深愛的你是否也在凝視夜空

嗚呼何時已將

頰邊的類遺忘

愛戀如水天河長流

今夜向着那人許下心願

深愛的你不見那鵲鳥

誰來 誰來

將之喚作永久的别離

黄昏海中竹叶船漂泊

消逝何方于時光之中漂盪

愛戀之心交織如星

于夜晚之中于黑暗之中

輕輕零落

遠離塵囂 蟬鳴聲聲

一世戀情散落成花

深愛之人追憶容颜

飄飄搖搖 飄飄搖搖

 

 

 

歌詞引用網址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611100102675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烈歐
  • 我家里斯就怕鬼我能說什麼啦!(扶額
    話說我以為你又給我寫悲文還不給我標示啦!
    嚇死我了!=3=討厭你抽到里斯跟多妮妲你這人生贏家!QAQ
    就跟你說是被吹走的!你現在相信了嗎?W
  • 我寫悲文一定會標示得好嗎...我才沒有這麼壞!
    里斯來我家之後我的人生已經圓滿了(淚
    頂多薩爾大人的配對需要再去抽了吧(遠目
    我相信你了WW應該真得是被吹走的XD
    辛苦你啦里斯WW

    鏡之璄 於 2012/06/23 23:40 回覆

  • 加加
  • TMD的!我真的快哭出來喔啊啊啊啊啊!!!!!!
    因為最近有點累有點廚心身不太平衡XDDDD" (+BGM的錯覺)
    可惡= =+
    不過最後感覺收尾得超快的XDDD
    有點趕的感覺 (沒關係~我也趕著要去打工(艸))

    我終於看完了QWQ
    繼續說~
    快~出~本~啦~W (被打
  • 我怕我再不快點收尾我會想要˙˙˙˙˙(逼)消音
    打工真的很累,辛苦你囉!
    要記得好好休息W
    你可以等有空再回來看啦XDD
    身體比較重要:)

    乾脆我只出一本然後送給你算了啦XD

    鏡之璄 於 2012/06/25 13:11 回覆

  • ivy880918
  • 喔喔怎麼辦我看到哭耶QAQ(淺水粉絲浮出
    一篇好文+BGM真的很能讓人感動.....
    謝謝大大的里修(哭
    讓我看了好感動
    以後會持續追蹤的w!(變態
  • 什麼!居然騙到了大大的眼淚我真是罪該萬死OTZ
    其實是BGM真的唱得太感人了QAQ<光聽就想哭
    我才要謝謝大大來看這麼神奇的文章OTZ
    謝謝你的留言喔=ˇ=ˊ
    歡迎持續追蹤 毆打 潛水XDDD<喂

    鏡之璄 於 2012/07/05 08: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