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中秋節就是要吃肉啊,不然要幹嘛?(已經國慶日了,小姐

我最難考的一科考完了,而且我居然還被老師陰了QAQ

我看了那麼久的單字……但是卑鄙無恥陰險狡詐的帥哥老師(狗腿一下 不要當我QAQ)

居然給我全部出句型OTZ

被老師陰了 心情很沉重的出這篇(?)換我陰別人XDDD

 

*恐怕各種CP都有吧,幾乎每個人都會出現。

*是大小姐改版過後的國王遊戲,所以比較不刺激(吧?)XD

*後面簡直崩壞了,無法接受者請勿往下拉喔!

 

 

正文>>>>>>

 

今天大小姐把大家都集合起來,通常這樣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眾人心想。

然後大小姐就開始長篇大論的解釋,簡單來說:是這樣的,大小姐為了抽獎卷想升等,所以他想在每次任務都多賺幾個Bonus,所以想要選出個倒楣的先鋒,但是直接決定一定會引起反彈,所以今天就用玩遊戲來決定!

「什麼遊戲?」梅倫倒是滿躍躍欲試。

大小姐讓弗雷跟伯恩拿出一桌食物跟籤筒。

「這個遊戲叫國王遊戲,不過我有稍微改版過了,因為我怕國王叫你們打起來之類的,那我一個禮拜都不用出任務了,所以我已經把指定項目寫在這邊的籤筒上了!等等我就發一張卡給你們,上面有你的數字,然後拿到KING這張卡的人就來這邊的籤筒先抽出一個數字,然後抽我寫的籤,再抽一個數字。這樣懂了嗎?」大小姐解釋完,卻看到一堆人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好吧,這樣好了我們先示範一局,弗雷給我牌吧。」

弗雷特里西撐著黑眼圈把手上他跟他哥哥熬夜做的卡拿給大小姐。

沒辦法,因為他們是這個月的值日生。

(想知道為什麼他們變成值日生可以去看大小姐的定期茶會XD)

 

「每個人都拿一張卡,不要給別人看到喔!」

等她發完之後,問:「哪位是國王?」

阿修羅默默亮牌,舉出那張KING的卡走向前。

「先抽一張數字吧。」

「7號。」

弗雷舉起手:「是我耶?我要做什麼?」

「阿修羅再抽這邊的籤筒。」大小姐指著任務的籤筒。

「………………脫他一件衣服。」阿修羅猶豫很久才表情僵硬的念出他手上的紙條。

「什麼!?」弗雷很震驚。

「阿修羅再抽一個數字。」

「……3號。」

伯恩用陰沉的臉舉起他手上的卡。

「很好,弗雷你去脫他一件衣服吧。」大小姐淡定的說

「大小姐這個˙˙˙˙」

「這遊戲就這樣玩的啊,順便說一下這個籤裡面大概有十個脫一件衣服吧,因為我想玩到最後全裸的那個人就當先鋒這樣。如果有人不想玩可以直接當先鋒喔!」大小姐露出無害的笑容。

「……」正常人都不會想給這位笨蛋大小姐當先鋒,每次牌不是放反沒發到技能,就是每次都誤判情勢,導致先鋒都死的很慘,如果不幸的第一階段任務就死了,接下來的任務就是你繼續當先鋒這樣,讓你從先鋒直接變成一張卡。

所以大家都只好硬著頭皮玩下去。

 

弗雷特里西無奈的脫了伯恩的外套,伯恩挑了挑眉。

阿修羅的表情像是在對兩位兄弟懺悔。

「這只是玩運氣囉,誰一直當到國王就不會有事啦,順便說一下為了時間的關係,脫衣服的籤全部都要放回籤筒,其他的可以拿出來。」

這樣不就等等誰當國王抽中的就全部都是脫衣服。眾人打了寒顫。

 

「大小姐啊,我可以先回去穿件衣服嗎?」阿貝爾欲哭無淚的問。

「開始就不行了啦~還是你要直接當先鋒?」

「……請繼續遊戲,大小姐不用管我。」

 

大小姐把卡收回來,又重發了一次。

這次利恩是國王。

利恩緊張的抽完籤,把數字跟任務串起來「5號坐在8號的背上?」

傑多無言的站起來,阿貝爾無奈的趴到地上去。

不知道是因為坐的人還是被抽中很不滿,他非常用力的坐下去,引起阿貝爾的慘叫。

 

接下來艾茵抽中了國王。

「1號幫9號綁辮子!?」

「………辮子要怎麼綁?」快要睡著的王子,突然發現他被點到了。

大小姐無奈的說:「請瑪格莉特教你好了,9號是誰?」

布列依斯不知道該開心還是該難過的走到王子旁邊。

 

然後是梅倫,他露出超級閃亮的微笑抽出籤。

「2號請對6號做出一顆心的動作……」

 

沃肯默默的站起來問:「誰是6號啊~真是幸運。」還撥了一下他的頭髮。

馬庫斯默默的亮牌,讓沃肯露出可惜的表情,然後對著馬庫斯做出一顆心的動作。

大小姐好笑的看著沃肯的動作說:「你要一直維持這個姿勢到下個人抽中你。」

「什麼?!?!」

「下一個。」大小姐微笑。

每個人都很努力的憋笑。

 

里斯抽中國王,開心的念出任務。

「4號跟8號要十指緊扣。」

里斯看完期待的偷瞄弗雷跟伯恩,沒想到卻是雪莉跟多妮妲站了起來,兩個人都發出恐怖的殺氣瞪著里斯。

啊啊啊,完蛋了。

里斯連忙丟了籤跑回自己的座位。

「大小姐一定要到下個籤抽中我才能放開她嗎?」她們幾乎異口同聲,交握的手還發出骨頭摩擦的聲音感覺就很痛。

「忍耐一下吧……」

 

尼西抽中國王,覺得有點不妙。

「10號請對15號做出攻防抗衡的動作……」

薩爾卡多用簡直是大魔王降臨的姿態從座位上站起來,瞪向大小姐。

嗚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有惡魔啊啊啊啊啊啊!!大小姐感覺性命不保。

幸好在馬庫斯亮出15號的牌的時候,薩爾卡多有感覺比較平靜一點。

所以現在馬庫斯前面有兩個人在對他做出不同的動作……

「……」

 

傑多難得抽中籤,大小姐幫他把籤拿過去,為了不讓他離開阿貝爾的背。

「大小姐你是想殺了我嗎?」

「我是很重嗎?!」

「……沒有。」

「18號請戳著7號的臉?」好怪的指令。

 

利恩默默的站起來,沒想到一邊做著攻防抗衡的薩爾卡多瞪了他一眼。

所以馬庫斯前面又多了一位正在戳著薩爾臉頰的利恩。

而且利恩感覺自己等等也要性命不保了。

 

伯恩抽中國王,他嘆了一口氣,站起來去拿籤。

「……9號請躺在11號的大腿。」

里斯緊張的亮出籤,該不會是要躺到女性的大腿上吧?

沒想到一旁的阿修羅再度僵硬的拿出籤。

阿修羅僵著臉只好跪著,讓手舞足蹈的里斯躺到他的大腿。

里斯還朝伯恩比出了謝了的手勢。

看著阿修羅不知道為什麼紅到不行的臉,伯恩覺得他也該對他懺悔。

 

古魯瓦爾多一邊亂捆著布列依斯的頭髮,一邊從大小姐的手上抽出籤。

王子真的不會綁辮子,布列依斯無奈的看著被他綑的亂七八糟的頭髮。

「16號請餵5號吃冰淇淋……」古魯瓦爾多沒什麼精神的念著,布列依斯頭髮好難綁他有點累了。

伯恩無奈的去拿弗雷自己做的冰淇淋,一整把塞進弗雷的嘴巴,弗雷不慌不忙得把冰淇淋拔出來,笑的是一整個燦爛,感謝大小姐的遊戲囉!平常可是沒這種機會呢!

 

 

然後是布列依斯抓著自己的辮子,走上前去抽籤。

大家都用同情的眼光看著他。

「3號請對14號做出超級女主角的姿勢。」

阿奇波爾多嚇的連煙都掉了。什麼超級女主角!?

多妮妲露出迷人的微笑說:「需要我教你嗎?」

雖然要比給自己看的,但是動作實在是太好笑了,利恩很努力的憋笑。

「小子!你給我記住!」

馬庫斯只覺得為什麼自己前面的人越變越多!?

 

阿貝爾覺得自己躺的腰很痠,但是大小姐還是拿著籤走過來,讓他不用起身,不知道是不是該說她很貼心。

「17號請脫下8號的一件衣服。」阿貝爾把籤塞回籤筒。

利恩悲劇的頂著布列依斯的怒瞪走到王子旁邊脫了他的外衣,然後走回去繼續戳著薩爾的臉。

 

接下來幾乎都是脫衣服的籤,讓大家想說該不會只剩這種籤了吧?

阿奇波爾多被多妮妲脫了褲子,導致他只剩上衣跟四角褲。

「妳為什麼一定要脫我褲子啊!?」阿奇波爾多慘叫。

「因為這樣比較好玩的樣子啊。」多妮妲老實得說出自己的感想。

 

利恩被薩爾脫了一件衣服、弗雷被雪莉脫了外套、阿修羅也無言的脫掉里斯的外衣,阿貝爾更慘,他被傑多、阿奇跟沃肯各脫了三件,導致他只剩下四角褲。

 

「大小姐!!難道你真的要讓我全裸嗎?!」阿貝爾大聲慘叫。

「放心,等等你再輸一場你就直接當先鋒了,不用脫……」阿貝爾的籤運比自己還差啊,大小姐默默思考。

「是喔,真可惜呢。」多妮妲默默補了一句。

「……」

 

大家盯著快陣亡的阿貝爾投以同情的眼神。

阿奇波爾多拿起籤。

「13號請幫6號搥背。」這邊居然還有別的籤喔?

薩爾用著痛死人的力道幫梅倫搥背,讓梅倫覺得他根本是要殺了他。

 

雪莉抽出籤。

「請14號跟7號互捏對方臉頰。」

弗雷特里西跟里斯都站了起來,他們本來只是輕輕捏,結果不知到哪方開始用力,然後他們就越捏越用力。

搞得回座位的時候,兩個人的臉上都有著紅印。

「你們再耍白痴嗎?」伯恩無言的問。

「我只是說為什麼是你啊?結果他就說你以為我願意啊?然後就變成這樣了。」弗雷揉著痛得要死的臉頰。

 

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脫衣服籤,搞得許多人也跟阿貝爾一樣岌岌可危,大家都開始後悔沒有多穿幾件衣服了。

 

最後多妮妲抽出了籤,然後用美麗的微笑宣判了阿貝爾的死刑。

「2號脫9號一件衣服。」

利恩大笑著走過去:「阿貝爾你就敢做敢當好了。」

然後傑多跟多妮妲都一起開始扯阿貝爾的四角褲。

「不要啊~~」阿貝爾一邊阻止他們一邊逃離這個地方。

 

「剩下籤沒用掉很可惜,我想很久耶!」大小姐把籤倒出來,除了脫衣服的籤外,剩下全部都折起來,叫每個人都來抽一張,叫他們回去對室友做。

「如果室友什麼都沒做可以來跟我說喔,我不介意進去你們房間偷窺你們做。」大小姐露出詭異的微笑,根本是超想直接進去偷窺的樣子。

「……」

 

「弗雷跟伯恩,可以開始收拾了。記得洗碗喔!」大小姐吩咐。

「好的……」還真是累啊。

 

 

小番外-里斯阿修-蝴蝶吻

 

打開紙條看了上面的指令,阿修羅完全不懂上面的指示到底要怎麼做。

他只好跑去找大小姐求救,大小姐跟他解釋完,看他還是不懂,就叫正在整理桌面的弗雷對著伯恩做一遍。

看著他們做完動作,阿修羅的臉也變得跟伯恩的臉一樣超紅。

大小姐微笑的看著他,問說需不需要她幫忙在旁邊一邊看一邊教?

阿修羅慌張的連忙揮手說不用,然後謝謝他們的幫忙,跑走了。

 

 

阿修羅冷靜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然後才推開門,一開門就看到里斯對著他露出燦爛笑容,讓他有點想奪門而出。

「那麼,你要先還是我要先?」里斯坐在床上,手上拿著他的紙條。

「……」阿修羅想到剛剛弗雷對著伯恩做的動作,感覺臉頰一陣燥熱,他連忙拉起圍巾遮住臉。

看著一語不發的阿修羅,里斯站起來走向他,然後把他的紙條摺了好幾次,放在手上。

「不然用抽籤的吧?」

阿修羅看著他手上的紙條,好像也只能這樣了,把自己的紙條也摺了幾次放到他手上。

里斯把兩個紙條拿起來圈在手上晃了幾次,然後扔到床上。

「選一個吧?」兩個人一起坐到床邊,里斯這麼說。

阿修羅指著前面的那個紙條。

里斯拿起來一看,看到上面的指令露出微笑,然後攤開來給阿修羅看。

阿修羅看著上面熟悉的字句,剛消下的紅潮又再度回到他的臉上。

「我需要做些什麼嗎?」里斯微笑的問。

「……閉上眼睛。」猶豫了良久,阿修羅這麼說。

里斯聽話的閉上眼睛,等待。

 

他感覺到阿修羅靠近他的臉,近到都能感覺到彼此的氣息。

然後他那長長的睫毛輕輕刷過他的臉頰,來到他的眼睛,停在他的睫毛上輕輕眨了一下,就像一個吻。

里斯感覺他正在輕手輕腳的離開他,他連忙抓住他的手,睜開眼,不意外的看到一臉紅潤的阿修羅。

他笑著靠近他耳邊說:「換我了。」一手拉開他的圍巾。

低頭靠近他的鎖骨,貼上白皙的肌膚上吸吮,感受懷裡的人一僵,他在自己造成的痕跡上印上一吻,然後才笑著放開他。

看著連耳朵都紅了的阿修羅他笑著問。

「是誰教你的啊?」他才不相信阿修羅會懂那幾個字。

「……」阿修羅正把圍巾圍好,好遮住鎖骨上的紅痕,聽到這個問題他別過頭小小聲的說:「大小姐。」

教得還真不錯。里斯心想,只是他可能沒想到是有人示範才會學得這麼好。

 

「吶、阿修羅。」里斯看著他的眼睛靠近他。

阿修羅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可以再一次嗎?」他溫柔的對著他露出笑容。

「……」得寸進尺。

阿修羅露出了掙扎的表情。

里斯笑著趁勝追擊,他居然閉上了眼,再次等待。

 

 

等到第二次的蝴蝶吻結束,他笑著抱住眼前的人,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

 

 

直到隔天早上里斯才從床下撿起他的紙條,上面寫的其實是:

「餵他吃草莓。」

他笑著把紙條用火焰銷毀,卻把阿修羅的紙條留了下來。

 

END

 

我崩壞了對不起OTZ

所以最後送上小甜文WW

然後剩下的配對大家自己配自己想像吧(光速逃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ose40255370
  • 不愧是大小姐改良版的國王遊戲(笑到肚子好痛)

    我很想關愛可憐的阿貝爾www

    伯恩抽到的籤讓里斯賺到了

    我也想躺在阿修羅的大腿上阿(痛哭)

    番外:阿修羅的蝴蝶吻好棒www

    里斯根本是故意的XD應該要買草莓才隊不是種草莓吧(吐槽

    伯恩好無辜WWW

  • 真的嗎WW看樣子我陰別人陰得也不錯(喂
    阿貝爾怎麼在我手下變搞笑角色?!他明明就該很強啊XD
    我也想躺啊XDD我們一起躺好了(喂

    我想寫蝴蝶吻幻想很久了WW
    終於今天把他硬加進去哈哈
    對呀WW所以里斯故意沒把籤給阿修看變成自由發揮WW
    弗雷也賺到了哈哈哈

    鏡之璄 於 2012/05/27 10: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