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注意捏造過去有

*捏造人物個性有

*阿修羅視野較多


其實我只是想寫阿修羅他絕對不是壞人啦哭哭喔 <哭屁啊

因為他跟好多人都有限定對話

但是好像都不是很˙˙˙˙(默

所以以下是我超級自我想像跟腦補過頭的幻想

不能接受者請按上一頁

有雷到在下也決不負責醫療費喔(遭毆

還有我家沒有里斯啦嗚嗚嗚QAQ









正文>>>>>>



是夜,

望著不知道第幾次噴濺到身上的鮮血,

從剛開始的顫抖與不忍,

如今他已經很習慣面對這些。



這次的暗殺任務受到沒有預料到的頑強抵抗,他的許多同伴也喪身與此次的任務,但是他沒有停下腳步,就算只剩下他一個人,這次的任務他也必須完成。



在確定目標身亡之後,阿修羅總算停下動作,面無表情的低頭看著遍地同伴的屍體。

悲傷,這個情緒是忍者不該有的,他很早就知道了這件事,理智上知道,但情感上總是無法接受。

他飛身而出,離開這個地方。

回到魯比歐那,向大公報告這次的任務結果。



大公顯然對於這次任務犧牲了這麼多人有點不滿,他聽完報告後就讓阿修羅退下了。

大公當然不會慰問這些犧牲的同伴們,忍者死了就再找替代的人,就只是這樣而已。

已經太多次了,對著自己微笑的人,幫助自己的人,他什麼也來不及報答。

任務失敗的代價就是死,面對敵人手軟或是不忍心根本不是忍者應該有的情緒。

阿修羅阻止自己去想無謂的事情,他無視身上的傷,任由傾盆大雨經自己淋個透徹,他握緊苦無,反正他早就沒有退路。





戰爭如火如荼的展開,人民的哀嚎並沒有傳到統治者的耳中。

阿修羅只知道他的劍不斷展過一個又一個人的身體,他盡力想保護無辜的人民,但是卻徒勞無功。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保護的是什麼了。

滿手血腥的自己,真的有辦法保護什麼東西嗎?



感覺身體越來越沉重,他聽到尖叫,聽到哭泣,聽到刀劍相撞的聲音。

他好累好累,

如果就這樣睡著了,

是不是就不用再殺人了?

是不是就不用再失去同伴了?

他憑著最後的意識撐著疲憊的身軀,

他想要看清未來,但是眼前一片黑暗,他伸手卻什麼也抓不到。

他覺得自己好像在墜落、墜落、到一個很深的地方...




他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溫暖,

眼前出現一抹光線,他想要看清楚是什麼的時候,有一隻手突然抓住了他,

然後他睜開了雙眼,正好對上一雙淡綠色的雙眼,正在擔心的望著他。



「……里斯?」他感到口乾舌燥,發出的聲音也點沙啞。

「你沒事吧?」里斯一手握著他的手,一隻手把手放在他的額頭上,他這才發現他的額頭上敷著冰袋。

「我聽到你一直在說夢話,做惡夢了?」

「……我怎麼了嗎?」里斯靠得太近,他覺得有點不自在,稍微移開眼神問著。

「還問怎麼了!?你忘記今天早上你出任務出到一半昏倒了嗎?然後大家才發現你發高燒了!」里斯有點生氣的質問,「為什麼身體不舒服沒有說?」里斯抓著他的下巴強迫他面對他。

「……?」阿修羅望著里斯的臉,努力的思考著今天早上的事。

喔,好像有這麼一回事,本來今早跟著大小姐一起出任務,但是一直覺得力不從心,一疏忽就受了傷,接下來頭就開始痛了起來,然後就不記得了。





里斯看著恍神的阿修囉,捏起了他的臉往旁邊拉,「快說為什麼沒講你身體不舒服!!!」

阿修羅痛的回過神,本來想抗議,沒想到卻嗆到,開始咳了起來。慌的里斯趕緊鬆手,到處找水杯。



阿修羅一邊咳一邊回想起了昨天出任務的時候打到一半就開始下大雨,結束任務後大家早就被淋成落湯雞,回到聖女宅邸前,雨又變小了,其他人都趕快去換衣服了,只有他還跑到附近做一些地形勘查,一到晚上風又大,他回來時衣服都乾了,也沒人發現異狀。

早上被挖起來要去做任務時,也只是覺得頭稍微有點昏,沒什麼大礙,結果開始打任務的時候,覺得身體不聽使喚……。

這麼說他就這麼昏倒了,肯定是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



「來來來快喝水。」里斯小心翼翼的扶起他,讓他喝了一口水,里斯的貼心舉動讓阿修羅覺得不知所措,他只好聽話的喝水,然後縮回棉被中。



「對不起。」阿修羅拉著棉被遮臉,小小聲的道歉。

里斯嘆了一口氣,「覺得抱歉就不該抱病出任務啊。」

「……對不起。」阿修羅本來想要說小病沒什麼大礙,但是最後還是道了歉,畢竟也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他很自責。

里斯看著越來越消沉的阿修羅,也就不忍心罵他了,「不用說這麼多遍啦,只是下次覺得不舒服要記得先告訴我,雖然背著你回來我覺得很不錯。」

「!?」什麼!?

「是說睡著的你很可愛呢。」里斯靠在他耳邊輕輕說了這句。

「……胡言亂語什麼!!」阿修羅臉紅的跟蘋果沒兩樣,卻還是故作鎮定的怒罵。里斯笑著看著他,決定還是不要告訴他這件事,免得他惱羞成怒。



「話說,你是做了什麼惡夢嗎?」里斯突然轉了話題,讓阿修羅愣了一下,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他確實從阿修羅的臉上看到一抹哀傷。

「沒什麼,只是夢到過去罷了。」阿修羅維持正常的表情回道。

里斯稍微沉默了一下:「好吧,不想說就算了,但是…」里斯看著阿修羅認真的說,「如果有哪天想說出來的話,再跟我說好了。」里斯握起了他的手說,「不論何時我都會廳的。」然後給了他一個陽光的微笑。



阿修羅看著里斯的笑容,想起了夢最後的那道光。

他想起剛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什麼也想不起來,只覺得頭腦昏沉沉的,被聖女之子帶回家,

對什麼都不懂得他,里斯是第一個很熱心的幫助他的人,雖然有的時候會開一些惡劣的玩笑,但是卻也很體貼。

雖然過去不能改變,但是現在他在這裡。



想到這裡,阿修羅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回道:「嗯。」





里斯看著阿修羅的笑容,內心中大叫不妙,他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快斷了,他靠向阿修羅。

阿修羅看著越來越靠近的里斯,緊張的問:「你要做什麼?!」

「吻你。」里斯理直氣壯的回答。

「開什麼玩笑,我還在生病!!」他伸手擋在里斯的胸膛,阻止他繼續前進。

「不用擔心,我很強,不怕被你傳染。」里斯抓住了阿修羅的雙手,溫柔的吻上那輕啟的唇瓣。









後記

哇哈哈終於寫完了XDDD

為什麼後面變超甜的我也不知道啊(燦笑




前幾天飆完好多神人的大作之後我就掉坑掉的超徹底


然後因為最近的天氣很不穩定忽冷忽熱的

然後就覺得我頭有點痛


然後,我就想讓到台灣沒多久的某位仁兄感覺一下這神奇的天氣啦XDD

聖女宅邸治的好傷卻治不好感冒什麼的BUG請無視吧OTZ

好,以下開放砸雞蛋。(逃走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