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不要停下腳步。不要放棄渴求。
等待或許是最難熬的事情,但堅持不會是沒有意義的事情。
未曾知曉的未來,已然捨棄的權利,我很確定這之中沒有絲毫後悔。
...直到,再見到你的那一天為止。

*坑

*我真的覺得我快寫完了...

 

傾斜的鳥居,倒塌的倉庫,碎裂一地的石燈籠倒在庭院,木製的御之神社本殿多處受損,可見當時與地母的戰況激烈,在那之後御之神社元氣大傷,失去主人的神使們除了選擇一同封印沉睡外,就只能留在神社內等著靈力耗盡消失的那一天。

如果薩爾卡多是個普通的神使,東奔西跑就足以讓他耗盡力氣消失了,幸運的是他原本為妖怪,就算失去主人的靈力供應也還是能撐一段時間。

 

庫恩一邊嘖嘖稱奇的看著神社內的構造,一邊像個考古人員般努力畫下建築物,說是要回去家鄉的時候給美麗的碧姬媞大人看。

原本庫恩應該是進不了這種排除妖氣得結界內的,但因為阿修羅覺得這妖怪後續或許會有用,所以破例讓里斯用靈力再結界開了個洞讓他進去,結界內就只有旺盛的靈氣不會對妖怪造成太多影響,然後他就順理成章的變成死觀光客,神使們對此雖然表示不滿,但因為真的是力量極小的妖怪,現在也沒空搭理這種小人物,也就隨他去了。

 

御之神社大部份的神使都為了保留靈力輪流進入沉睡,通常只會留兩位神使保護神社,過一段時間就會換下一位,目前其中一位就是尤哈尼。

「…另一個是誰?」薩爾卡多倒是沒多少訝異,神社失去主人靈氣會逐漸變弱,這樣的安排反而能撐比較久的時間,自己也消耗太多靈力,讓他現在有點昏昏欲睡。

「馬庫斯。他守著神鏡,沒必要他不會出來。所以你打算怎麼救出蕾格烈芙大人?」尤哈尼沒什麼耐心的回答完,立刻續問了他最在意的事情。

 

「…這需要泰瑞爾的幫忙。他…在哪裡?」小狸貓坐在地上一邊等待著傷口緩慢癒合,一邊正經的發問。

「那得叫醒他。他是下一輪的看守者。你要他做什麼?」尤哈尼皺起了眉似乎覺得不太妥當,這就表示他們必須先破了封印才有辦法喚醒他。

「重新鑄刀。」薩爾卡多先是深吸一口氣後,以認真的語氣說道。

「你打算重新打造神器?」尤哈尼還一頭霧水的狀態,里斯立刻發覺他的用意,震驚的反問。

古鏡為神器,如果擁有相同力量的神器或許就可以進行破壞,當封印物消失,那封印術法也能解除。

 

「…你有把握嗎?」尤哈尼第一次放緩語氣,有些擔憂的詢問。

或許真的可以破壞神器,但是那可是地母的神器,會不會對蕾格烈芙大人的魂體狀態造成影響還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沒把握。但…值得一試。」薩爾卡多老實的回答,若不是有這樣的猜想他也不會把碎裂的五月雨碎片收集回來,思及此他立刻轉頭看向阿修羅說道。

「若真的順利救出蕾格烈芙大人,這把刀我會還給你。」

「嗯?」里斯微微一愣,他完全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阿修羅只是沉默的看著眼前的狸貓沒有回應。

 

「咳咳、說到底,那確實也是我的責任,我沒有後悔過。原本是打算交給你後面那個笨蛋…但現在既然你還在…那就物歸原主是最好的。」薩爾卡多因為沒有得到預期得反應有些尷尬,但他還是把自己的打算全盤托出。

原本是打算做為補償,為了達到目的總是會需要犧牲,就算人已不在,但他總覺得那是他們兩之間的連結,就算不可能被原諒他也打算在救出蕾格烈芙大人後…把這把刀送回那個白癡自然靈的手中。

這不能改變什麼,他也清楚。

 

 

「…剛好我也有事情想問這個神社主人。既然目的一致,那就這麼辦吧。」阿修羅感覺到身後的里斯心情再度變得很差,為了避免他再次回想起那些難受的回憶,他淡然得回應,順道提醒身後那個笨蛋他們真正的目的。

既然原本的主人都這樣接受了,里斯當然也不好說什麼,所以只能乖乖跟著尤哈尼去破除泰瑞爾的封印,但因為心情不佳的緣故,導致破除封印的靈力沒有掌控很好,不只拆了封印跟神社還差點殺了本人。

 

「喂。」阿修羅皺起眉看著被炸出一個洞的神社喝止幼稚守護神的遷怒舉動,一旁的兩個神社神使已經再用高分貝大吼大叫了。

「你在做什麼!這個野蠻人!你是想拆了蕾格烈芙大人的神社嘛!」狸貓雖然還是很虛弱的狀態,但看到被破壞的神社還是忍不住爆跳如雷。

「別增加我的工作啊!!!!!」尤哈尼第一次沒形象的捧著自己的臉驚聲尖叫,跟身後也在驚嘆這恐怖實力的庫恩其實有點像。

 

「咳咳咳、尤哈尼,我說…你這叫人起床的方式是否太粗暴了點…」一名青年灰頭土臉的從神社的洞裡爬出來,一臉哀怨。

「不是我啊!泰瑞爾!是這個沒品的自然靈!」尤哈尼立刻痛心疾首的指向一旁的里斯喊冤,里斯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露出燦爛的微笑直接以命令句的方式開口。

「起來工作了。還是說你想再繼續清醒一下?」

泰瑞爾再三揉了揉眼睛,有些懷疑自己是否沒睡醒,怎麼眼前會有惡鬼啊…

 

在一番雞同鴨講之後,薩爾卡多跟尤哈尼總算把現在的情況解釋清楚給泰瑞爾聽,沒想到聽完之後泰瑞爾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喔…居然沒有靈力也可以看得見我們身影的人類?可以借我做實驗…噗唔!」

當然話都還沒說完就直接被里斯打趴在地上,庫恩一臉同情的看著他,感覺好像看到先前的自己。

「你嫌活太久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把你轟到連魂體都不剩喔。」里斯還是一臉燦笑的狀態說出威脅之語,成功讓現場的人都打了個寒顫,阿修羅已經不想管這邊的狀況,跑去堆柴準備煮飯,剛好商隊送的食物這時候派上用場。

 

「重鑄刀是可以,但神器之所以為神器是因為有灌注神明的力量,現在地母的力量早就消失殆盡,就算我重新打造這麼把刀也不可能會有先前的力量。」泰瑞爾面無表情的觀察著眼前的五月雨碎片提出疑慮。

神使畢竟是借用神靈的力量,就算是由神使的他打造的刀劍也不可能會擁有神器的力量,頂多沾染他的靈氣,擁有一點抵抗妖氣的力量而已。

「…還是有試試看的價值。」薩爾卡多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不放棄的這麼回答,他也清楚這麼原理,但他不想都還沒試過就這樣認定不可能。

聞言泰瑞爾也就沒再多說什麼,默默召喚出他的式神開始為鑄刀做準備,還要再收集一些同質的材料,一旦碎過一次的刀要重新打造就不可能跟原本的一樣,為此需要很多的時間準備。

 

因為很介意蕾格烈芙大人的壯況,薩爾卡多在能自由行動後就決定先去正殿看看古鏡。

蕾格烈芙做為人神本來是沒有御神體的,做為人神原本仍受限於人類的壽命,但因為蕾格烈芙的離魂術技術已經純熟,大大減緩了成長的時間,率領域之神社也長達百年的時間,靈力的狀況基本與神靈無異,解放她的靈魂後,只要賜予御神體,就依然能夠做為神靈行動。

可是做為神祇,力量就會受制於信徒的多寡

到時候…或許現在所做的努力也會白費,但他也沒有其他選擇了。

 

「喂,小鬼。陪我過去正殿一趟。」薩爾卡多躊躇了半天還是叫上了阿修羅。

不為什麼,因為他是人類,神祇只要有一個信徒就不會消失,雖然這個人類的壽命已經所剩無幾,但至少還是能撐一下。

能做為信徒很簡單,只要相信這個神的存在就已足夠,這個人類既然能看見,就必定會相信她的存在。

「你這是什麼態度?明明就只是個蠢浣熊!」里斯毫不客氣的拎起狸貓的後頸,放著他在空中揮爪。

「我沒有叫你這個眼瞎的野蠻人!」雖然薩爾卡多拼命想掙脫,但力氣還未恢復的狀態當然是徒勞無功,所以他只能被拎著去正殿,阿修羅因為也打算看看古鏡的狀態,所以沒有拒絕。

 

正殿的靈氣反而比其他地方微弱,讓薩爾卡多有些緊張,里斯隨手召喚了精靈跟在他們身邊來補足不夠的靈氣,但是當他們踏進正殿時,卻沒看到古鏡,只看到一個小小的木偶趴在地上。

「馬庫斯?你怎麼變成這樣?」薩爾卡多連忙掙脫了里斯的手衝到那個小木偶身邊。

木偶大概只有手掌那麼大,臉上帶著一個面具所以看不清長相,但他像是被吸乾一樣毫無靈氣,聽到薩爾卡多的聲音才勉強得抬起頭,他虛弱得撐起身體伸出手指了指神社的後門,他們這才發現後門是開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古鏡呢?」薩爾卡多到處都找不到古鏡又得不到詳細得訊息而急得像個熱鍋上的螞蟻,但馬庫斯虛弱到沒辦法說話,里斯只得操控精靈將靈氣圍繞在那個小木偶身上補足他不夠的靈氣。

好一陣子後,馬庫斯才默默從地上爬起來,用力指著後門,但很可惜遲鈍的神使跟自然靈完全看不懂他在幹嘛,阿修羅只得伸出手讓他站到自己手掌心上,帶著他走到後門。

後門前有著一大堆凌亂的腳印跟馬車的痕跡,所見之處都被破壞,看起來像是被搶劫了。

「這到底是…?難道說有人闖進神社?!」薩爾卡多看著眼前的景象大驚失色的做出了這個結論,馬庫斯用力的點點頭,這下他們全都傻了。

 

古鏡被人類偷走了?!這是什麼不可收拾的情況!

「你們到底是怎麼看管神社的!人類走進來都不知道嘛!」薩爾卡多氣的破口大罵,雖然以狸貓的姿態實在沒什麼威嚴,但留下的神使們全都愧疚得抬不起頭。

「現在追究這個沒有意義,鏡子被偷走幾天了?」阿修羅這時完全像是個盡責的輔佐官一樣,看著手上的馬庫斯冷靜的詢問。

馬庫斯用小小的手指比出了三的數字,從古鏡被偷走也才三天而已,本來人類是打算進來神社洗劫一空,但因為馬庫斯耗盡了靈力一直移動他們想動的東西,才把他們嚇跑,所以搞得自己完全沒有剩餘的靈力進行移動,被迫變回式神的原形。

 

「你記得那些人的長相嗎?」阿修羅又這麼問,馬庫斯用力點點頭,比手劃腳的表示大概有十幾個人,坐著馬車,戴著武器之類的訊息。

「那應該是商隊說的後山盜賊團,沿著馬車應痕跡該有辦法追蹤他們。」阿修羅如此推測完後看向里斯似乎是再詢問他是否有別的見解。

「人類要那個舊的要死的古鏡做什麼?」里斯只對這點表示疑慮,阿修羅稍微思考了幾秒後開口。

「應該是打算賣掉吧,對人類來說沒什麼用,但盜賊團居然跑來偏遠的神社偷東西,可見城內治安良好讓他們無以下手,最後只好來這荒廢的神社。那麼、只要到鎮上去的話,或許就能找到線索。」阿修羅緩緩下了結論,看著眼前的神使們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們倆。

 

「我第一次覺得有人類相助是不錯的事情…」尤哈尼以有些訝異的語氣緩緩說了感想,里斯則是一臉得意的反駁。

「哼,普通的人類可沒有阿修羅這樣的觀察力跟判斷力!算你們走運囉,這次還有辦法把你們家鏡子小姐找回來。」里斯裝模作樣的攤手聳肩一臉得瑟。

「這又不是你的功勞!是在那邊囂張什麼啊?還有不准說鏡子小姐!那是蕾格烈芙大人!」薩爾卡多第一個無法忍受得吼道。

「唉唷,看樣子你好像有辦法自己去找你家鏡子大人?那我們可以在這邊等你喔?」里斯以一臉微妙的表情彬彬有禮的表示,破天荒讓薩爾卡多也無言以對。

 

「那麼,現在到鎮上的話大概…」阿修羅倒是沒跟著起鬨,默默將馬庫斯放回地上,然後看著天色盤算著可能會花費的時間,卻被里斯一口否決。

「不行,現在太晚了。鎮上的商店也關了吧?明天再說。」里斯一臉不容妥協的強硬態度,這才讓神使們想起來人類畢竟還是需要休息的,雖然很擔心古鏡的下落,但還是乖乖摸摸鼻子閉上嘴。

但是當事人卻沒有立刻答應,他只是用著那雙讓人看不透的眼神凝視著里斯幾秒後,緩緩開口。

「可是,你…唔啊!做什麼啊!」里斯沒讓他把話說完,直接把他抱起來扛在肩上就往神社裡走去。

「該睡了。」里斯只是微笑的得回了這麼一句,無視阿修羅的抗議直接把人帶走,留下一群不知該做何反應的神使們與小妖怪一枚。

 

 

「我說…那個樣子該不會是…」尤哈尼看著無法理解的狀況,難得主動跟薩爾卡多搭話,但薩爾卡多只是看向一旁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他的推測。

「是喔,從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的時候就這樣了喔!」庫恩也不顧自己的身份有多麼格格不入,硬是搶著回答。

「那個人類…靈氣很弱。」泰瑞爾雖然也覺得意外,但仍以平淡的語氣述說事實。

現場立刻陷入了微妙的沉重氣氛,薩爾卡多沒有多做解釋只是默默轉身離去,一方面是他的體力還未恢復需要休息,另一方面是他也清楚那些無法改變得事情,多說無益。

「人類跟…自然靈啊…真是個大笨蛋呢。」尤哈尼一手撐著頰一手把玩著手中的光劍,想起也身為人類的主人,他罕見的露出了一抹無奈的微笑。

 

 

幸好今天奔波了一天,阿修羅似乎也累了,也就沒掙扎太久的時間。

輕撫著阿修羅額前的髮絲,里斯溫柔的握起他的手,將外衣蓋在他身上。

他很清楚阿修羅想說什麼,但那些沒有必要,也沒有他重要。

…或許自己也變任性了吧?

 

他無奈的輕吁一聲,靠在阿修羅的身旁,凝視著他的睡顏。

 

 


 

 

感覺到『氣息』。

不屬於這裡,陌生又遙遠的存在。

他緩緩睜開眼,耀眼的星空在眼前閃閃發光,無邊無際的延伸到黑夜的盡頭。

這片天空沒有月亮,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圍繞著星辰的光之軌道。

這是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色,身體卻出於本能的伸手觸碰著離自己最近的光之軌跡,視線突然被拉進另一個空間,在模糊不清的影像中他依稀能夠辨認出樹木、火堆、人的影子以及!?

 

『真是個棘手的能力。』突然從背後傳來的女聲讓他微微一愣。

『不能再讓你繼續破壞規則了』他警覺得回過身卻失去了視線,他只感覺到有人的手壓在自己的左眼上,整個空間像凝結了一般讓他動彈不得,他感覺空間開始碎裂,或許該說是夢境。

『呿、被干擾的很嚴重是觀測者嗎?沒辦法那麼、』眼前的女性收回了手,與此同時他聽到了焦急呼喚聲重疊在一起。

 

『阿修君!』

「阿修羅!」

夢境徹底碎裂,回過神來的同時他感覺到劇痛。

!」他壓著左眼緩緩坐起身,鮮血緩緩從眼角滴落,里斯緊張得拉著他的手。

「怎麼回事?難道是那個該死的小妖怪?」里斯憤怒的這麼推測,在神社中唯一會對眼睛有興趣得除了庫恩也不會有別人,阿修羅只是擺擺手否認了這個推論,左眼像是被灼燒一樣,讓他沒辦法進行思考。

「在神社怎麼可能被攻擊?」里斯發怒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神社,所有神使立刻跑過來查看,也讓里斯稍稍冷靜了一點。

有他的守護術法在,庫恩是不可能對阿修羅出手的,能夠讓他得術法無法發動也就只有神使而已。

 

是在夢裡」阿修羅感覺到里斯懷疑的視線已經跑到薩爾卡多身上,他只好先解除誤會。

「夢裡?」別說里斯,所有神使都一頭霧水,庫恩身為妖怪倒是很了解的樣子。

「夢的話,難道是夢魔?可是我記得它們只會吃人的夢境,應該不可能攻擊宿主才對

因為阿修羅的眼睛還是血流不止,里斯嘆口氣還是放棄先找兇手,伸手治療傷眼睛的傷勢。

「不是夢魔,那個氣息不像妖怪,這不是重點。有找到古鏡的下落。」感覺到劇痛劇減,阿修羅總算有辦法冷靜回想剛剛的狀況,先說出了最重要的情報,所有神使立刻緊張的想詢問後續,被里斯狠狠瞪了一眼又全都灰溜溜的閉嘴。

 

「後山的森林,山賊們在那邊紮營,我看到古鏡被他們擺在一個類似祭壇的地方」阿修羅試著回想他看到的畫面,雖然不覺得山賊們會有祭神的習慣,但那個外觀確實是像祭壇。

「很好!那麼我們立刻去山賊的地方!把蕾格烈芙大人帶回來!」薩爾卡多也不管現在還是深夜,立刻很有氣勢的這麼宣言,如果外貌不是狸貓的話確實很有氣勢。

古鏡我們不是沒辦法碰嗎?」一直沒發表意見的泰瑞爾默默提醒了這麼一句,讓薩爾卡多瞬間僵硬了幾秒。

確實在古鏡完成封印後,不管是法術還是靈力都會被彈開,別說移動鏡子了,根本連觸碰都沒辦法。

看樣子這邊還是只能靠人類他們將視線轉回現場唯一的人類。

 

「還痛嗎?」里斯無視周圍透來的視線,只是確認傷口已經止血便鬆開阿修羅的眼睛。

沒有。」阿修羅眨了眨眼後,猶豫幾秒後淡然回應,里斯頓了幾秒,從阿修羅那邊傳來的微妙感覺讓他有些疑惑但他沒有詢問,只是輕輕擦拭阿修羅臉上的血跡。

夢境的敵人憑他不可能完全防禦的住這方面他完全插不上手,可惡。

「山賊應該是祭祀了什麼東西,而那個東西攻擊了你,可以這麼理解嗎?」尤哈尼雙手環胸試圖釐清現狀。

「還不能確定。我找到的那個光應該是神使留下的靈氣,但攻擊我的那個女人不是同樣的氣息。」阿修羅微微轉過頭這麼回應,光之軌跡延伸的過去,是他想追尋的古鏡下落,或許是在這個神社入睡的關係,所以有所連結吧。

 

「神使留下的氣息?」薩爾卡多有些訝異又困惑的重複,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嘛、這也只能天亮再去找那個古鏡,只要找到那個地方肯定會弄清真相吧。天亮山賊們應該也會鬆懈一點。」尤哈尼聳聳肩結束了話題。

……」阿修羅微微皺起眉有些欲言又止,里斯突然伸手遮起了他的右眼把他嚇了一跳。

「眼睛,真的沒事嗎?」里斯突如其來的質問,讓所有神使都微微一愣。

阿修羅沉默著點點頭,里斯沉下臉看向一旁剛剛打小報告得庫恩,庫恩嘆了一口氣尷尬的解釋。

「你的那隻眼睛,看不見吧?本大爺可是百目鬼,人類眼睛的光芒不可能認錯。但你的那隻眼睛的光芒消失了喔。」庫恩解釋完一邊痛心疾首的表示他先看上的藝術品居然先被人下手了,里斯雖然很有把他燒成灰燼的衝動,但他現在更擔心阿修羅的狀況所以沒空理會。

 

丹藥的效果還在,我想只是休息一下就好」阿修羅故作鎮定的輕聲解釋,現在被里斯遮著右眼的狀況下他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就在想夢境的攻擊怎麼可能只造成這樣得傷口!不能復原嗎?」薩爾卡多看著里斯這麼問,剛剛都治好了傷口或許這也能藉由靈力治療好。

「我試過了,但有股力量一直擋在中間,傷口有復原,所以我以為是我多心了」里斯氣餒的收回了手。

「有力量擋著的話,那就只是封印不是被奪走視力,看樣子攻擊你的傢伙很怕你的眼睛呢。」庫恩天真的這麼推論,不愧是新生妖怪,完全不知道沒有靈力的人類能夠看的到他們是多麼違反常理的事情。

 

眾神使不想替他解釋,只是抓著這沒常識的小妖怪決定默默告退,以免被某個熊熊燃燒的守護神當做遷怒對象。

原本是都會被封印。」阿修羅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里斯輕聲解釋。

「但梅莉突然跑來」聽到熟悉的名字也沒讓里斯看向他,阿修羅只得硬著頭皮講下去。

「跟你一起把我叫醒了。所以只被封印了一」里斯終於忍不住將他拉入懷裡讓他沒能說完,里斯抓著他的手微微顫抖著,他靠著自己的臉側沉重得一字一句低語。

「為什麼不說?為什麼,總是不說?」

在自己無能為力的地方,獨自一人戰鬥著,對著什麼也無法守護的自己。

至少、至少也該擁有知道的權利吧?

 

如果說了的話就會增加待在這裡的時間。」阿修羅垂下眼簾輕聲開口,里斯微微一僵已經知道了他不肯讓他知道的理由。

就如同昨夜,阿修羅用著那雙彷彿看透他的眼神開口卻未說完的話。

「可是你不想留在這裡。」與現在重疊。

 

確實、不想留在這裡。

別人的神社,同樣被地母吞噬的人類,同樣的神器、同樣的結果

這邊的一切,讓他有種說不上來的窒息感

 

「找到線索就會離開的。」阿修羅以平淡的語氣對著不發一語的他開口,聽起來像是在安撫鬧彆扭的小孩,他有些不悅又有些無奈。

都怪那個浣熊不中用。」現在留在神社的神使都還算新生,雖然現存於御之神社的神使都有耳聞過當時妖怪與人類相戀,最後卻被修道者討伐得事件,但畢竟不是當事者,不清楚後續的發展,知曉事情所有經過的神使又早已消亡,目前唯一知情的只剩這座神社的主人-蕾格烈芙而已。

比起大海撈針,還是問知情者比較省時間,雖然她還記得這件事的可能性很低,但仍舊比毫無線索要好。

他也清楚。只是那股不祥的預感一直揮之不去

 

畢竟離天亮還早,他還是讓阿修羅睡下了,雖然很擔心在夢境的敵人,可人類得身體沒有足夠的休息反而更危險,接下來還有戰鬥,可不能疏忽這一點。

施下守護術法後,里斯便到庭院再次召喚了精靈傳話給梅莉,除了請她多多注意夢境得異狀外,也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情報。

「敵人不會再來了應該是說,那個人類已經找到自己要的東西,所以不可能再連結夢境。」泰瑞爾毫無起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里斯疑惑的轉過身看向又跑回來的神使皺起眉。

 

「今天輪到我守神社。」泰瑞爾簡單的解釋了一句算是回應里斯的疑問,里斯依然沒有回話,只是對著他露出不太耐煩的眼神,一副是要他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的態度,讓泰瑞爾也罕見得尷尬了起來。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那樣花費心思,要連接哪裡的主控權完全是在那個人類手上。

「那隻浣熊又多嘴了是吧?」里斯沉下臉立刻就明白泰瑞爾指得是金烏得干涉能力,要入侵人類的夢除非是夢魔或是像梅莉這樣特殊的妖怪,不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這不是重點,他想知道的是敵人的目的。

「能夠封印金烏的力量不,敵人無法封印這股力量,所以能做得只有封印他身為人類的視力這股力量就是這麼棘手的東西。」泰瑞爾頓了幾秒,再做出結論的同時皺起了眉。

 

「你想說什麼?」里斯雙手環胸靠在神社的柱子,似乎失去了廳他廢話的興致。

「你根本不知道你救下的『東西』是什麼。或許是足以顛覆常理的某種存在。」泰瑞爾第一次嚴肅得看向里斯提出忠告,就像先前無數次對他提出勸說的神使們一樣,里斯不禁笑了。

「那也跟你們無關。」里斯的回答只有這麼一句話,帶著一抹了然於心的微笑結束了話題。

泰瑞爾有些愣了愣蛋沒有再多問什麼,守護神都這麼說了,身為局外者當然也不會干涉什麼。

「本來以為只是一時興起嘛、也許是因為無聊。那把刀、我會盡快鑄造完成。」泰瑞爾說完最後一句話便揚長而去,里斯站在神社前輕嘆一聲。

 

他當然清楚那份不合常理的力量,被眾神們所忌憚,不然金烏族也不可能會消亡。

但就算這股力量再危險,阿修羅也只會為他的願望而使用。

身為阿修羅的守護神,這是只有他最清楚的事。

神祇們想要防範於未然,但還未發生過的事情又能如何定罪呢?

 

從命運手中奪回的短暫時間,看樣子也不可能風平浪靜直到結束啊。

里斯望著燦爛的星空握緊了雙手。

也絕不可能輕易交出。

 

 


隔了好久OTZ
公司太忙了QAQ
4/15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森
  • 第一名!((
    鏡桑加油!羨慕2月都在放假,我放一點點就繼續上班了QWQ
    里斯你一臉炫耀老婆一臉又護妻心切真的是....霸道總裁啊(歪了
    蜜月旅行(X)果然到哪都是亮晶晶www
    小木偶馬庫斯感覺好可愛www會是像大小姐的手提娃娃那樣子嗎ww
    另外>>當然話都還沒說完就直接"把"里斯打趴在地上
    那個是植錯字嗎?被?
    泰瑞也太慘剛醒就是被燒跟被揍,恩,默哀3秒繼續吃糧(((
  • 恭喜頭香XD
    上班辛苦了!!過年一定很忙QQ
    閃亮的蜜月(被阿修踹飛
    拖了很久OTZ 可惡我要趕進度!
    比玩偶更小XD可以捧在手掌心上唷!!
    感謝提醒!立刻去改!!QAQ

    鏡之璄 於 2018/04/15 2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