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遲到的白色情人節(全副武裝

 

 

雖然事出突然,但全宅邸都進入了「平民化運動」。

大小姐的理由是:因為回去原本的世界後,可能他們沒了原本得地位又身無分文,恐怕會因為窮途潦倒而餓死,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所以要加強訓練這方面的知識。


對於本身就過著流離失所生活的暴風駕馭者或是邊境民族們當然都沒問題,但對於嬌生慣養的貴族和工程師們可就難以忍受。

富家少爺沃蘭德首先發難,大小姐立刻把他歸類到初心者等級,非常好心的帶著他出門了一天。
直到傍晚灰頭土臉回來的沃蘭德徹底棄甲投降,抱著大小姐叫他好好養育的馬鈴薯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第二個衝出來抗議的是羅索,原因是因為初心者在成功繁殖馬鈴薯之前之能吃素。
大小姐表示那他們一起去增添葷食,然後把羅索身上的儀器全都扔了,把他拖出去愉快的戶外教學,還跑去暴風雪地帶玩鑿冰抓魚的遊戲,因為大小姐堅持必須抓十條魚以上才算完成任務,所以他們一直拖到深夜才回來。
羅索深深覺得養馬鈴薯的任務可愛多了,吃素也總比浪費時間當原始人好太多了,其他工程師瞬間把所有意見往肚裡吞。

 

聖女宅邸如火如荼的展開改革,里斯他們當然也不例外,除了馬鈴薯繁殖、打獵、設陷阱外,還有辨識可食用植物跟有毒植物之類的訓練,不過最痛苦的是最近還新增了黑暗中閃避攻擊跟尋找食物的高難度訓練,讓各路英雄好漢都慘遭滑鐵盧,當然包括里斯先生。

「…我說我們可以先從有氣息或殺氣之類的訓練開始嗎?」在第七次筆直撞上門框的里斯指了指自己的眼罩無奈的提議。

「……嗯。」身為訓練搭檔的阿修羅非常努力忍耐才止住了笑聲並且表示同意。

 

工程師據說還被新增了遮著眼打出求救訊號的訓練,就算是平時最頂尖的工程師聽到這項訓練也傻眼了,已經開始覺得這不是訓練而是大小姐新想出來的整人方式。

雪莉還直接讓羅布充當導盲犬通過了訓練,讓所有沒養寵物的人大喊這是作弊!

「可是王子殿下根本不需要寵物也通過訓練了啊?」大小姐一臉沒問題的表情這麼回應,還當場讓半睡半醒的古魯瓦爾多表演閉著眼從客廳移動回房間的任務,中間還秒殺了大小姐設置得擋路小怪,歷時一分十五秒完成了訓練,讓所有人嘆為觀止並且默默記下以後不要擋在古魯瓦爾多的行進方向,免得慘遭秒殺。

 

「嗚噗!」里斯眉心正中一枚小石子,腳剛好又被交叉的雜草絆倒,所以他因為不可抗力得地心引力大字形得倒在地板上,後腦杓受到重擊HP-5

「阿修羅!你不要鬧!」里斯憤怒得坐起身大罵,還聽到阿修羅很沒良心的笑聲。

「你說過不會隱藏氣息的!」里斯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不滿的抱怨。

「習慣了。」阿修羅帶著笑意的聲音越靠越近,他握緊了里斯的手將他從地上扶起來,里斯瞬間覺得不能看到他的臉真是太可惜了。

 

「這個該死的訓練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里斯故作不滿的發牢騷,握緊阿修羅的手不放開。

「嗯,大小姐說今天十點就可以了。」阿修羅淡淡的回應,或許是覺得他太可憐所以沒有掙脫。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這樣阿修羅可以在里斯看不到的情況下完成他的白色情人節回禮罷了,為了讓訓練很逼真,大小姐沒良心的拖了全宅邸的人下水。

「可惡,我要設鬧鐘!」里斯邊在内心咒罵那死人偶邊這麼宣言。

「如果你看的到鬧鐘在哪的話。」阿修羅淡定的回應完,又忍不住笑出聲。

 

里斯突然覺得今天一定不是他的日子。

 

在阿修羅沒有隱藏氣息的攻擊下,里斯總算有辦法勉強閃過小石頭的攻擊,然後接下來就是要摸索出正確的方向回宅邸,里斯只好沿著聖女宅邸摸一圈像個可憐的盲人一樣尋找大門入口,結果在大門的柱子旁撞到了人,兩人互相道歉完才發現對方是布勞。

「大小姐說我畢竟是侍者又是人偶,叫我蒙著眼睛出門買蘋果回來…但我已經在這邊晃了三個小時還是找不到往哪邊出去才對。」布勞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

「好狠啊…」里斯忍不住有些同情他。

「…沒關係,我已經請通過測驗的雪莉小姐幫忙了,但我現在回不去宅邸,明明繞了好幾圈了…」

「你繞的是大門的住子。」阿修羅無言的給了答案,讓布勞尷尬透頂。

 

為了避免里斯也陷入同樣的窘境,所以阿修羅還是把這兩隻睜眼瞎拉回宅邸去了。

宅邸内也沒好到哪裡去,更重要的是還更多人在裡面摸黑走路。

「啊、抱歉…」里斯雖然感覺到氣息想要避開,但那個人顯然是閃避不急還是撞到了。

「里斯嘛!!我受夠了這個訓練啦啊啊啊啊啊!本大爺只是想拿杯水已經走了一個小時了!卻找不到廚房在哪裡啊!本大爺才剛來沒幾個月耶!是不是該放寬標準啊啊啊啊啊啊!」迪諾在發現是自己的同伴後就開始歇斯底里的喊了起來,讓兩人都非常汗顏。

「你的搭檔呢…?」里斯尷尬的詢問,結果迪諾更加崩潰了。

「出葉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決定不吃不喝度過今天的訓練了!本大爺要瘋了啊啊啊啊!」

 

畢竟連隊除了特殊能力外也是普通人,想擁有古魯瓦爾多那種特技確實需要好幾年的訓練…

所以阿修羅只好又幫忙作弊,帶著兩人到廚房去,還倒了一杯水給迪諾,迪諾還突然有了水是多麼重要的資源,必須節約使用之類的醒悟,最後還多幫出葉要了一杯水帶回房間。

但能不能成功帶回房間還真是個謎。

 

「大小姐要我把這個給你。」充當跑腿的雪莉突然出現在門口,把一袋東西交給阿修羅。

「欸,大小姐發現你幫布勞得忙了?布勞沒事吧?」里斯聽到聲音這麼詢問。

「大小姐已經罰他去掃廁所了。」雪莉淡定的回答。

「惡魔啊…」里斯無言得這麼嘀咕。

「大概是因為今天的登入獎勵是50GM吧。」雪莉事不關己的回答里斯的問題,讓里斯陷入沉默。

所以該說是自做自受嘛?

 

「蛤?!你叫我這樣削頻果?」等雪莉離開後,阿修羅提出了接下來大小姐要他做的訓練,讓里斯臉色大變。

「這已經超脫了原本的意義了吧!黑暗中尋找食物後,誰還有閒情逸致削皮啊!!」里斯雖然崩潰的怒吼卻還是乖乖拿起了蘋果。

答案很簡單,當然是因為他不想刷廁所。

 

當他很努力的確認手上的蘋果有沒有削乾淨時,他聞到了淡淡的奶油香,正想發問的時候,阿修羅搶走他手中的蘋果,交給他一個攪拌棒跟盆子,他開始覺得不妙。

「等一下!大小姐該不會想叫我這樣做飯吧?」

「不是。」阿修羅毫不猶豫的回答完,就不知道又跑去忙什麼了,里斯無奈得攪拌手上的盆子,有點好奇是什麼東西,所以他拿起來聞了聞,除了奶油什麼也沒聞出來。

 

他聽到阿修羅打開瓦斯爐的聲音,比剛剛更加濃烈的奶油香傳了出來,害他有點餓了。

「你不要告訴我,等下我們沒通過訓練的人要這樣吃飯啊?」里斯有些哀怨得這麼問,阿修羅想了想之後表示他也不清楚,依照大小姐的性格,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那你一定要記得餵我!」里斯驚恐莫名的要求,他可不想發生把別人的飯菜送進口中的窘境,阿修羅給的回應又是一陣悶笑。

 

後來阿修羅把他手上的盆子也拿走了,然後拿了好幾罐調味料出來遞給里斯,叫他找出糖罐是哪一個。

「蛤啊!這太高難度了吧!你想害今天的晚餐泡湯嘛!」里斯連忙把所有調味料都放到桌上,默默的一字排開,從第一個開始拿起來聞一聞跟嘗一嘗。

「哈啾!這是胡椒。」里斯把第一罐推到稍遠的位置。

「這是鹽啊。」從口中常到鹹鹹的味道應該沒錯。

「好辣!咳咳咳!這該不會是芥末吧!」里斯嗆得連連咳嗽,阿修羅只好又倒了一杯水遞給他,雖說大小姐是想請里斯一起幫忙,但這刁鑽的訓練方式還真有點公報私仇的感覺。

 

「嗯…這有點辣…但不是辣椒得味道啊?」里斯皺起眉有些疑惑的反問。

「那是肉桂。不喜歡?」阿修羅公佈完答案,有些介意的反問。

「也還好,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啦。啊!這個甜甜的,總該是糖了吧?」里斯露出微笑把那罐調味料遞給他。

阿修羅接過糖罐後,又不知道在炒什麼東西,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叫他張嘴。

「啊~唔?」里斯咀嚼著口中甜甜又軟軟的食物疑惑得皺起眉。

「會太甜嗎?」阿修羅的聲音好像有點緊張,里斯搖搖頭表示還好,然後阿修羅又不知道去做什麼了。

 

「你到底在做什麼啊?這應該不是晚飯吧?」里斯疑惑得抓了抓頭反問。

「打蛋吧。」阿修羅沒有回答他,又把一個碗和一顆雞蛋遞給他。

里斯開始無法克制自己得好奇心了,他正想偷偷拉起眼罩時,大小姐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門口,讓他直接把蛋朝大小姐的方向扔過去。

 

「阿修修…呃?!」被雞蛋砸得滿臉的大小姐錯愕了兩秒後,開始河東獅吼。

「里斯你這渾蛋在幹嘛啊!!!!!!!!!!!!!!」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妳啊!只是手滑了一下而已,妳知道的,我看不見嘛~」里斯立刻裝死的狡辯。

「最好是可以這麼準啊!」大小姐衝去洗手台洗了把臉,把臉上的蛋白質都洗掉。

「那當然,我可是有阿修羅陪我特訓得呢!」里斯面不改色的宣言,阿修羅決定不要揭穿里斯根本是靠氣息來辨別方向的,因為這樣沒有氣息的大小姐會繼續沒完沒了。

 

「哼,結果你還不是沒通過測驗!」大小姐這麼鄙視。

「…還不是妳朝我們亂丟東西來測驗!有時候叫我們接住,有時候又叫我們砍斷,有時候又叫我們躲開的,我們才不會沒通過測驗咧!」里斯激動的控告主考官。

「哼,王子殿下還不是通過了!」大小姐嘟嘴這麼回應,雖然里斯看不到。

「那不是廢話嘛!」里斯回想起當時的狀況就來氣。

其他人就是接住、砍斷、閃開之類的詞,大小姐幫古魯瓦爾多測驗的時候卻是,骨頭、怪物、布列依斯之類的名詞,根本是作弊啊!

 

「正確來說,王子殿下的試題比較難。」大小姐異常認真的回覆,讓里斯瞬間啞口無言。

確實正常人來說聽到那三個字應該都是閃開。

「讓你們好好體驗一下盲人得辛苦啊。嗯,不該只做糧食跟緊急訓練,明天學蓋房子吧!」大小姐摸著下巴思索過後這麼宣言。

「…隨便妳了。」里斯已經無力吐潮大小姐的思維了,反正受苦的也不會只有他。

 

「差點忘了,阿修修,這個給你。」大小姐從自己手上的袋子拿出模具,里斯因為看不到只好問是什麼,大小姐二話不說得直接把模組壓在里斯的手上,把里斯嚇了一跳。

「嘿嘿,給你猜。我先走了喔!」大小姐送完東西就很乾脆得跑了,里斯疑惑的旋轉著手上圓形的模具,感覺著像是花邊似的邊緣,但還是弄不懂這是什麼。

「唉…這就是看不見的困擾嗎…」里斯放棄得把手上的東西還給阿修羅,阿修羅接過模具後,突然問了一句。

 

「你要喝什麼?」因為問題跳動太大,里斯疑惑的回了什麼。

「算了,反正一定又是黑咖啡。你先回房間吧。」阿修羅又開始忙東忙西,然後給了里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你叫我一個人走回房間!」里斯激動得大叫以表達他的不滿,阿修羅淡然的回應。

「從廚房走回房間也很多次了,還有問題嗎?」

「唔…」確實今天阿修羅是帶著他走了很多次沒錯,但一想到會進錯別人的房間就覺得很丟臉啊!

「你不自己走回去,你的東西就沒了。」

「呃…」雖然里斯很想問是什麼東西,但在這種狀況下問好像不太適合,第一肯定會得不到答案,第二絕對有包含他的咖啡在裡面。

 

所以里斯只好悲憤的思索廚房回自己房間的路程,出去右轉直走後…左轉第三個門…應該沒記錯吧?

里斯膽戰心驚的走出去,結果很不幸得一轉腳又跟某人對撞了。

「抱歉…」里斯在心中第三千次詛咒大小姐不得好死。

「…前輩嗎?快救救我啊!!」弗雷特里西沒形象的大吼大叫,原因是因為早上的測驗他在一旁給伯恩哈德添亂導致兩兄弟都沒通過測驗,然後伯恩哈德整個化身成大魔王狀態,開始使喚自己的弟弟去幫忙跑腿,拿咖啡、拿餅乾、倒茶、背連隊歷史、講笑話給他聽之類的消遣,只要稍有不對就會被解放劍伺候。

 

雖然里斯很想說那是你自己活該…但他畢竟沒有落井下水的興趣,只好委婉得拒絕。

「…愛莫能助!我現在不快點回房間我的咖啡就沒了!」里斯也激動萬分得爭取自己的權益。

「你只在乎自己的咖啡嗎!我們不是同伴嘛!你快點去幫我勸一下伯恩哈德啦!」弗雷特里西哭訴到一半,結果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臭!這個菸味是阿奇波爾多嗎?」

「沒禮貌!不要用這個方法認人啊!」阿奇波爾多羞憤至極得低吼,然後告知弗雷特里西他哥哥等得快抓狂了。

「你最好在你哥哥用解放劍把你們房間拆了之前回去比較好,我剛剛只是經過而已,就感覺到非比尋常的殺氣,差點被砍死。」阿奇波爾多心有餘悸得這麼勸告。

 

弗雷特里西慘叫一聲,連忙衝向廚房,結果被這麼一折騰,里斯已經忘了自己走到哪去了,可惜阿奇波爾多也是正在尋找自己房間的受害者之一,所以幫不上什麼忙。

里斯只好隨便敲了一間房間,好確定裡面的主人是誰,來開門的人心情也很差。

「幹嘛!」是傑多的聲音,也是少數通過測驗的人!兩人眼睛一亮,連忙請求幫助。

「告訴你們也沒差啊?要付我多少錢啊?」傑多帶著笑意的聲音此時此刻聽起來像是惡魔。

「……」兩人同時無言得繳交情報費,花費千辛萬苦才回到了房間。

 

 

「啊!好累!」里斯躺平在自己的床上,聞著棉被上的味道確定真得是自己的房間才鬆了一口氣,基本上在自己房間不做訓練也沒差,不過出門就一定要帶著眼罩了,不然被大小姐發現可能會被叫去打掃廁所或者更慘。

里斯躺了一會兒就聽到房門被輕輕打開的聲音,咖啡香跟一股淡淡的蘋果香充滿了整個房間,讓他立刻坐起身。

「總該告訴我是什麼東西了吧?」

「吃了不就知道了。」阿修羅的聲音由遠至近,里斯跌跌撞撞得跟到餐桌,手上雖然被塞了餐具,但他卻突然動不了手。

「我連看都沒看到就要吃光了嗎?感覺好可惜…」里斯故作憂鬱的這麼嘆息,阿修羅沉默了一陣子最後聽到他輕嘆一口氣離開椅子的聲音。

「…只能一下子。」阿修羅略為猶豫的聲音帶著一點羞怯,里斯笑意更深的等待。

當眼罩被解開時,里斯第一眼是先看向牆上的月曆,然後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看向眼前的蘋果派。

 

看得出來應該是第一次做,蘋果派上編織的網狀有些歪歪扭扭的,金黃色的餅皮邊緣有些烤過頭,但其餘的部分看起來很完美,里斯心滿意足的拉回眼罩看向阿修羅。

「好了,你可以餵我了。」里斯把叉子遞給眼前的人這麼說。

「為什麼我要餵你!」阿修羅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里斯不慌不忙的回嘴。

「是你說一下子而已的啊?這麼漂亮的成品我捨不得破壞啦!而且上次是我主動餵你吧?」

「…呿。」他聽到阿修羅小小得咋舌聲,露出了勝利得微笑。

 

他不知道阿修羅猶豫了多久時間,但他早已習慣去等待。

等待著他逐漸接近的氣息,等待著他不耐卻又溫柔的動作,等待著他彆扭又講究得回禮。

湊到唇側得暖呼呼的蘋果派讓他毫不猶豫得咬了一口,酥脆的餅皮配上恰到好處的甜味,還有一絲絲的肉桂味,讓他有些驚豔,畢竟自己不是很喜歡吃這種甜品的人,可見阿修羅有調過甜度。

「…怎麼樣?」阿修羅的聲音雖然已經壓抑過了,但還是有些緊張,想起當時阿修羅邊做邊緊張的聲音他忍不住露出微笑。

 

「嗯…我覺得有點不甜耶,你吃吃看?」里斯接過手上的蘋果派遞給阿修羅。

阿修羅不疑有他得靠過去,里斯立刻將手上的叉子轉了個方向,吻上那輕啟的薄唇。

「…我覺得這樣就剛剛好。」里斯偷偷拉起眼罩得一角,正好對上那雙羞澀又驚訝的眼神。

「謝謝,我很喜歡。」他輕勾唇側拉起了他的手。

「哼、這、只是上次的那誇張…的回禮罷了。」阿修羅吞吞吐吐的解釋,里斯將他拉到身邊這麼反問。

「那、你不是該跟上次一樣做回應嗎?」阿修羅疑惑得看向他顯然不太記得上次得事情,里斯也沒有解釋緩緩閉上眼睛,勾起的嘴角像是在嘲笑他得遲鈍。

 

阿修羅掙扎的時間比剛剛還久。

最先感覺到得是他的手指輕拂過自己的臉龐。

在感覺到那太過小心的吻,他伸出手壓住他欲離開的後腦勺將他拉到懷裡。

 

他不在乎要等多久的時間,因為他會把那些等待的時間加倍的要回來。

 

 

 

Fin

 

結果兩篇都變成里斯視角OTZ

算了,當做慶祝里斯R5吧!(里:你很隨便耶!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