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禮拜後,氣溫漸漸回暖。

里斯決定先出去觀察一下其他地方的狀況,如果可以找到一些藥材會更好,因為阿修羅的身體狀況恢復得很慢,先前勉強自己使用符文導致內傷非常嚴重,光是兩個禮拜就咳了兩次鮮血。

滿月五天後,符文效力又會變弱,阿修羅說過:往後還得再補強兩次,才能確保結界的穩定。

里斯只好到外面碰碰運氣,他不准阿修羅跟著出來,還要式神好好盯著他,並且保證會在天黑前回來。

 

關於阿修羅的事情他還沒有思考清楚,他也不需要去詢問他的選擇,因為他早就知道他的回答。

既然不能阻止他,也就只能陪他一起去,但自己能做的真的有限,他也不敢太依賴火焰的力量,上次的力量失控還心有餘悸。

突然感覺到的氣息讓他戒備得爬到樹上,冬天結束後魔物的數量明顯又開始增多,但這條路徑上都是阿修羅施展過月之符文的地方,不可能是魔物那就只可能是人類。

 

感覺往這裡移動的氣息只有兩個,他稍微放下了心,這樣應該不可能是工程師,畢竟經過上次得事件他無法保證自己還有沒有辦法保持冷靜。

不過從林間現身的兩人讓他非常得驚訝,雖然批著斗篷還是依稀可以看見他們身上穿著連隊的制服,藏在連身帽下的面容有些不清楚,但他還是認得他們腰間的劍。

 

「真是好久不見了呢。」里斯看著那兩人這麼開口,兩人緊張的看向聲音來源,在發現是他之後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真是的,前輩,你可找死我們了!」弗雷特里西拉下兜帽亮出手上的地圖,那是他託威廉拿給連隊的,看樣子威廉也平安無事得找到了古魯瓦爾多吧。

「怎麼只有你…小修…」弗雷特里西問到一半就問不下去了,里斯想到阿修羅的狀況也忍不住沉下臉。

「…別問了。」伯恩哈德也一同氣氛凝重的看著他,還很慎重的道歉。

「很抱歉,我們什麼忙都幫不上。」

「怎麼會?你們已經盡力了。」里斯雖然有些疑惑氣氛為什麼變得有些沉重,但他還是慎重的謝謝他們的幫忙,結果兩人露出更加自責的神情。

 

「前輩,你不要這樣。我們心裡也很難受!你應該好好安葬他了吧?」弗雷特里西露出了然於心的神情這麼安慰,里斯瞪大了眼睛腦袋想到的是已經去世的懷仁爺爺跟花幸小姐,忍不住心情沉重的回覆。

「…我不知道,是該找個時間回去看看…」

「呃…我以為你會親手安葬他的,你託給別人了?」弗雷特里西有些意外的看著他,伯恩哈德狠狠撞了自家弟弟一下,讓他連忙改口。

「算了,我們不提這些傷心事,至少告訴我們被葬在哪裡,做為同伴一場也該去看看他的。」

 

「呃…?我不確定…因為我接到消息也沒多久。還是從工程師那邊知道的…」里斯越來越覺得很奇怪,但他還是告知了自己知道的情況。

「蛤?小修為什麼會在工程師手上?你不是把他救走了嗎?」弗雷特里西總算察覺不對的反問。

「對呀!我是說懷仁爺爺跟花幸小姐的事情,我最近才知道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被好好安葬…」

結果雞同鴨講很久就算了,還額外得知一個令人悲傷的事實,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弗雷特里西他們解釋接到威廉消息沒多久,剛好基地要派人前往東部去支援梅爾茲堡,但他們還沒抵達就被一大群魔物襲擊,部隊整個潰散,好幾個人下落不明,他們只好帶著幾個傷兵先趕往梅爾茲堡。

因為等了很久都沒有基地的消息,所以他們就把傷兵留在那裡安頓好,就決定先跟著這張地圖來確認是否真的是里斯。

 

「我們走來的路線真的比較少魔物,真虧你們可以找到這種路線。」弗雷特里西一邊稱讚他們一邊跟在里斯後面回神社,因為伯恩哈德為了以防萬一有在身上帶著藥材,雖然可能不是治療內傷的,至少止痛藥之類的還是有的。

「那不是找到的…是阿修羅自己施下的。」里斯簡單解釋了月之符文,還有因為工程師的誤會,封印被破壞才導致東區的渦開啟的事情,以及他們現在的打算。

 

兩兄弟都見識過五月雨的力量,所以他們覺得其實可行,但這個想法在見到阿修羅的時候瞬間變得不確定。

「阿修羅,你看我遇到誰了…阿修羅!」里斯邊開心的帶著弗雷特里西走到阿修羅的房間,才剛打開房門,阿修羅倒在門側,雙手跟衣服上全是怵目驚心的血紅。

「冥!發生什麼事了?」里斯只好看向好像被罰站在旁邊似的式神這麼詢問。

「…少主說,不要告訴您。」白髮的少女皺著眉搖了搖頭,看著懷裡的阿修羅這麼表示。

「那跟我說,他沒說不準跟我說吧!」弗雷特里西馬上緊張得跳出來這麼說,式神歪著頭思考了幾秒鐘好像同意了這句話。

 

「少主,找到那個攻擊的術式了。測試的結果就是身體完全撐不住。」冥以公事公辦的口吻看著弗雷特里西回答,弗雷特里西雖然完全聽不懂但里斯立刻懂了。

「真是的!冥,先去幫忙取水來。」里斯心疼的扶著阿修羅蒼白的臉,將他抱回棉被,冥聽到他的命令立刻出去了。

現場瞬間陷入沉重的氣氛中,伯恩哈德嘆了口氣這種內傷不可能只靠藥物就能治好,調養身體才是重點。

 

「不如先到梅爾茲堡吧?在這裡沒辦法接受治療,跟工程師會合後或許能得到資源。」弗雷特里西這麼提議,但伯恩哈德搖搖頭表示。

「當時接受治療的時候,工程師也沒有針對內傷做出調養,真的懂的人恐怕只有花幸小姐了。」

「他不會離開這裡的。如果能暫時阻止他使用符文就好了。」里斯壓著自己的腦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趁著里斯出門後,阿修羅整理著地下室的書櫃,往更裡面的房間走。

當時一下來,他就有發現只有最後的門被施下了術。

雖然他知道怎麼解開,但某人還在這裡的時候貿然使用符文,昏倒還是小事,接下來他恐怕無法再碰任何一本符文書。

沒有太多時間,他必須盡快找到可以對付屍鬼王的方法,在所有的渦都被開啟的狀況下,人類最後的防守也會隨之瓦解,更重要的是核心魔物可以繼續開啟新的渦。

到時候別說解決屍鬼王了,光是魔物的數量就不是月之符文能夠負荷的量。

 

所以他還是走到了那扇門前,解開了術的封印,進到了那個房間,還找到了母親留給他的一封信:

 

「終於還是到了這一天,雖然我一直避免著這個事情發生,但該來的命運還是避不掉。

我的孩子,我必須告訴你這個房間裡的術,都是你追求的強大力量,我想你早已知道自己必須付出的代價,而我在這裡必須告訴你另外一件事。

 

那些可怕魔物通到的另一邊,是另外一個與我們不同的『世界』。

工程師一直在做很可怕的事情,他們奪走那個世界的核心,做為我們這個世界的能量。

失去核心的世界會毀滅,但留在我們這世界的核心會不斷的造成災難。

在面臨這樣的選擇,我退卻了。

我無法因為自己的自私,摧毀那顆名為『生命』的核心。

 

但我知道總有一天,人類還是會面臨抉擇。

所以我的孩子,不管你做出的任何選擇,我都會支持你。

所有能夠結束災難的方法都在這裡,並不需要為了守護世界這麼富麗堂皇的理由而使用。

不過當你能夠施展這股力量的時候,肯定是,有了想要守護的人吧。

 

那麼,我會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給你。」

 

 

信的內容到這邊就沒了。

或許是母親當時無法用言語傳達,轉由信件告訴自己,可能是親自想要教會他使用這股力量的吧?

 

但,現在已經沒有人會教導他了。

他需要這股連母親都曾畏懼的力量,即使必須付出代價也早有覺悟。

 

在心中一閃而逝的臉龐讓他下定了決心,伸出手拿下書架的古老捲軸。

 

 

 

 

在高度的集中力之下,不需要刻下符文就能自在的使用它們,當符文正確的啟動,符文的殺傷力取決於術士的氣力。

但光是有殺傷力是不夠的,屍鬼王那超速的再生能力必須先防範。

他一邊練習著攻擊符文的設置,一邊尋找著可用的封印,一陣頭暈目眩讓他差點站不住腳,從咽喉傳來的一陣腥甜讓他驚覺不妙。

他只記得自己好像有聽到冥的呼喚,他只來得及叮嚀她不要告訴里斯就昏過去了。

 

感覺腦袋不再暈的那麼疼後,阿修羅才緩緩睜開眼,現在應該是清晨了,里斯睡在自己旁邊,房間還多兩個熟悉的人讓他差點以為自己在作夢,他默默坐起身,里斯立刻驚醒,看到他就氣得想開罵,阿修羅指著睡在一旁的那兩位低聲打斷。

「…怎麼會在這裡?」成功轉移了里斯的注意力,里斯只好從他拜託威廉帶口信開始說起,畢竟那時候阿修羅不在。

 

他們的說話聲也吵醒了兩兄弟,弗雷特里西還是一如往常熱情的打完招呼就開始自動自發講起了他們的事情,伯恩哈德只是淡定的點點頭算是打招呼,順便打斷自家弟弟得滔滔不絕,畢竟病人還是要休息的。

「…有屍鬼王的消息嗎?」本來準備出房間的雙胞胎被阿修羅這麼一問都愣了,里斯剛剛消退的怒火瞬間燃燒得比剛剛更旺盛。

「你好意思問!先顧好你自己行不行!你這種狀態要怎麼在後天施展符文?」

 

「嘛、只是問消息而已,前輩就別發這麼大火了。」弗雷特里西連忙打圓場,伯恩哈德淡淡的回應。

「最後探查的結果已經不在西部了。可現在基地已經無暇顧及屍鬼王的事情,東部的渦跟救援讓基地忙的不可開交。恐怕短時間不會有牠的消息。」

「從西部消失…那北部森林的狀況呢?」阿修羅回憶得著地圖皺起眉這麼詢問。

「沒有異狀,啊、還是偶爾會有魔物來襲啦…」弗雷特里西回憶這幾個月的事情這麼回答。

 

「所有魔物的動向都是往哪邊移動?」阿修羅面色凝重的開口。

「嗯…沒有動態圖也不太清楚呢。」弗雷特里西看著自家哥哥,伯恩哈德也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梅爾茲堡。」阿修羅突然開口。

「…同種類的魔物不會自相殘殺,那麼、能夠獲得食物的就只有梅爾茲堡了。」

所有人愣了幾秒,隨即大驚失色看著阿修羅,阿修羅握緊了右手堅定的開口。

「…必須在下次滿月之時,解決牠。」

 

只剩一個月。

 

兩兄弟住了幾天就決定先回梅爾茲堡待著,一方面是等待其他同伴的連絡,另一方面也是擔心阿修羅的推測成真,梅爾茲堡現在容納了大半的倖存民眾,如果那裡遭受核心魔物攻擊,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有消息我隨時會回來通知你們的。」弗雷特里西這麼說,伯恩哈德把大部分的物資都留給他們,只留下幾天的回城糧食。

「…小心點。」里斯也只能這麼勸告,兩人向里斯揮揮手就離開了。

 

 

阿修羅接下來幾天難得變得非常忙,修行除了冥想外,就是研讀符文,還對著里斯提了一個詭異的要求。

「訓練體力?」里斯疑惑的重複。

「你在使用火焰後不是覺得力不從心嗎?因為你的體力跟不上。反正我也得訓練,就順便一起。」阿修羅這麼說完就舉起五月雨對著他,里斯立刻嚴肅得阻止。

「你的身體還沒好!」

「過兩招而已。我不會用術,所以負擔不會那麼大,你就放心接招吧。」阿修羅正經的這麼回應。

「不是這個問題!」里斯還在想要怎麼解釋,阿修羅就直接衝過來就攻擊他,他只得先閃開攻擊。

 

雖然阿修羅說得是過招,但他的力道完全不像只是過幾招那般的簡單,即使帶著傷著狀況下,阿修羅的速度還是很快,所以他只能用劍鞘擋下來不及避開的攻擊,以稍重的力道揮開阿修羅的刀。

雖然雙方武器都沒出鞘,但基本上已經是在動真格的在戰鬥了。

最後的下場當然是他陪阿修羅完成了體力訓練成就…完全是被牽著鼻子走的狀態。

 

「阿修羅,該睡了吧…已經凌晨一點了。」里斯打了個哈欠,跑來書房這麼提醒,完全覺得自己像個老媽。

「…很麻煩。」阿修羅皺著眉不知道是遇到什麼困難,但里斯完全不可能幫助他,因為這可不是什麼普通小孩的功課,而是艱深難懂的古老文字,他本來還有想請阿修羅教他的念頭,但一看到那奇形怪狀又密密麻麻的符文他徹底宣告投降。

「沒有實驗品,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發動。」阿修羅總算結束了思考,站起身吹熄了桌子旁的蠟燭,讓周圍變回一片黑暗。

「嗯…?是你上次說的,封印再生能力的術式嗎?」里斯又打了個哈欠努力在腦袋尋找相關的資訊,阿修羅點點頭。

「對象又是核心魔物,沒有測試的對象…」阿修羅皺起眉跟著里斯回房間時還在煩惱,到時候如果無法如期發動就會功虧一簣了。

 

為了隨時隨地都能發動符文的訓練,阿修羅又多了一項訓練符文的任務,但因為里斯這次打死不肯幫忙,所以阿修羅提了個他更加吐血的提議。

「去找魔物訓練好了。」

「想都別想!你現在這種身體狀況去了只會受傷,你不要忘了這邊沒有藥材,受傷會很麻煩!」里斯爆跳如雷得繼續持反對意見。

「總比對上屍鬼王的時候,因為訓練不足而發動失敗要好。」阿修羅依舊認真的看著他,沒有打算改變主意。

「而且你得跟來。」阿修羅像是看穿他的顧慮般這麼開口。

「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的。」他堅定得這麼回答。

 

面對魔物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但他還是下意識控制著火焰的力量,對付小怪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對上百鬼蜘蛛這種火焰根本不管用,里斯立刻避開那如鋼鐵般堅硬的腳,突然間所有的魔物都轉向阿修羅的方向,里斯震驚得看著阿修羅拔出了五月雨。

「你在做什麼!把刀收起來!」里斯連忙想往阿修羅的方向跑去,阿修羅無動於衷的看著里斯,認真的開口。

「你在害怕什麼?」

「我…」里斯欲言又止,想起上次充滿胸腔的憤怒,完全失去控制的火焰,他連想要守護的人的都認不得,那麼空有這股力量又有什麼用?

「如果又失控了的話…」里斯皺起眉拿起劍這麼低語。

「那又如何?」阿修羅舉起五月雨,用手輕撫過劍身,月之符文就這樣發著光鑲進刀身內,刺眼的光芒逼退了所有靠近他的魔物,他筆直的看著里斯輕聲開口。

「我隨時都能喚醒你。」

 

所有不安就在一瞬間全都消失了,里斯握緊自己的劍重新將火焰聚集在周圍,像是力量的泉源被開啟似的,火焰的靈氣纏繞在他的劍身,漫天的火焰吞噬了眼前所有的魔物。

里斯踩碎化為黑炭的魔物,走到阿修羅的面前露出一抹微笑。

「那麼、我就這麼相信了。」

 

在煩囂喧鬧的戰場,我只需要看著你的眼神,就能知道我必須前進的方向。

那怕前進也只有死亡的深淵,我也會與你一同前去。

 

 

離滿月之日只餘五天,屍鬼王伊路弗格身影流連在梅爾茲堡邊境外圍,牠聚集在牠身邊的魔物與日俱增,工程師的基地完全失去連絡,弗雷特里西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但也無能為力。

 

在人類最後的土地上,最後的惡戰即將展開。

 

 

 

 

 

陽光透進霧氣瀰漫的森林中,帶來了一線曙光,阿修羅安靜的坐在廊下閉目養神。

里斯結束了晨跑,梳洗過後重新著衣,即將面對核心魔物,批上的卻不是連隊的制服讓他些許的不習慣,但失去了這個身份,他該做的事情還是沒有變。

冥服侍著他著裝完成,他一身漆黑得站到阿修羅的面前,感覺到他氣息的阿修羅緩緩睜開眼,琥珀色的眼瞳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散發著堅定的意志。

 

「…里斯。」他異常認真的開口,站到里斯的面前。

「無論什麼事,只要是我的願望,你就會答應。這個承諾,還有效嗎?」

阿修羅以平淡的表情開口卻讓里斯變了臉色,在大戰前夕,怎麼想都不是好事。

「…我能先知道你要做什麼嗎?」里斯露出一抹苦笑這麼回應。

「接下來的戰鬥不論是輸是贏,你都要以保住自己的性命為優先。」阿修羅沒有猶豫得這麼回答,像是這件事早就在他心中成形已久,根本不需要思考。

 

「…你的意思是要我對你見死不救?」里斯瞬間拉下臉不悅的反問。

「因為如果你先死了,這場戰鬥就結束了。只有我一個人是不可能的。」阿修羅仍然沒有退縮,堅定的回應。

「要我丟下你,一個人活下去也是不可能的事!」里斯也同樣堅定得這麼回應,阿修羅不慌不忙的回答。

「那你就答應我。」阿修羅看著他的眼神沒有任何的迷惘。

「因為這就是,勝利的最快捷徑。」里斯露出不解的神情,猶豫了好半晌沒有回話,阿修羅也沒有催促他就只是那樣看著他等待。

 

「…能告訴我理由嗎?至少讓我知道,是什麼讓我必須優先考慮自己的性命、是什麼讓我不能守在你身邊!」里斯有些認命的開口,阿修羅看著他的表情帶著一絲無奈,但他卻又笑了。

「…因為你死了,月之符文就不能發動了。」

只能守護一個人得符文,只為守護一個人才能發動的力量。

里斯這次徹底愣住了,他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人,確實本來不能發動得符文,突然能夠發動肯定不是沒有契機,但他一直以為是阿修羅在戰鬥中領悟了什麼,但從現在的話聽起來,其實那只是為了保護他而已。

 

勉強自己發動的所有符文,他流的每一滴血,都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已。

然後也因為這股力量,所以他不能留在他身邊,必須自私的先考慮自己活下去的方法。

「阿修羅…如果只剩下我,那也沒有意義了…就算贏得了這場戰鬥,就算、世界因此可以苟延殘存下去!但那對我而言!已經…」

「我知道。」阿修羅沒讓他說完,看著里斯悲傷的神情他還是沒有退讓。

「但這是…我的願望。」

 

如果是你,你到底會選擇實現他的願望還是為了保護他而阻止他?

我會,陪他一起去完成他的願望。

 

啊、所以當時的紅是這種感覺嗎?

胸口像是被撕碎,心臟跟喉嚨像是焚燒般的痛,卻還是說不出拒絕的話。

任由自己的心被撕碎,卻還是這麼選擇了。

我以為我能,不一樣。

我以為我能,一直陪在你身邊。

 

「…你在如此決定時,有把…自己活下去的選項考慮進去嗎?」里斯無奈的看著他露出苦笑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嗯。」阿修羅沒有猶豫的點點頭,總算讓他覺得沒有那麼難受。

「那麼…我答應你。」里斯伸出手將他擁進懷裡,緊緊的抱住他。

 

還有時間,還有方法。

既然你已盡力,我也會全力以赴。

就算是命運,我也會親手改變。

 

 

凌晨,從梅爾茲堡的空中降下幾輛武裝車,位於本部的工程師總算前來支援,弗雷特里西他們連忙去會合,雖然對工程師的所作所為他們不能認同,但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如果到了現在人類還不能團結一致,滅亡就在眼前。

 

指揮的人戴著連身帽看不清楚面貌,他指示工程師在城牆外圍啟動暫時驅逐魔物的儀器,所有連隊成員分成了四隊,被分配到不同的工作,似乎是想將魔物引進白曜山,不只可以保護城鎮,在森林中那巨大體型的魔物行動也不方便,雖然這樣他們閃躲起來也比較辛苦,不過這指令卻深得兩兄弟的心。

「看樣子這指揮官不是吃素的啊?」弗雷特里西吹了聲口哨,比起只顧著自己保命的工程師來說值得讚許。

「這樣,或許能跟他們會合。」伯恩哈德淡然回應。

白曜山佈滿了符文,能夠大幅牽制魔物的行動,雖然指揮官不知道這點就是了。

 

在魔物發動攻擊時,他們的佈署也剛好完成,兩個部隊兵分兩路朝魔物的側翼發動攻擊,剩餘兩個部隊則負責牽制跟防守,不過兵力明顯不足,工程師的儀器又很脆弱,還是有城牆被魔物破壞闖入了市區,士兵們負責第二線的戰鬥保護人民。

引怪的工作卻進行得很不順利,尤其是核心魔物屍鬼王根本不想靠近白曜山,似乎是知道那邊有著麻煩的東西。

指揮官不悅得更動命令,派兵器部的工程師前去支援白曜山苦站的連隊成員,但這命令讓兩兄弟臉色大變,尤其是在看著那武裝車載著自動人偶與辛西亞的時候,他們的心情徹底盪到谷底。

 

「真是…這時候別亂來啊…」弗雷特里西一邊戰鬥一邊這麼自言自語,也不知道是在對誰說。

「是不是該去通知他們?」伯恩哈德皺起眉這麼問,但他也很清楚這種情況是不可能輕易脫身的。

他們持續戰鬥了一個小時,但即使派了工程師,魔物也仍是不肯踏進白曜山作戰,負責牽制的連隊成員一個一個陣亡,無形中加重了負責防守的負擔,無法分散魔物的數量,又失去了戰力,先前追著側翼部隊的魔物又陸續往梅爾茲堡的城牆前進。

 

所有人失望的認定作戰失敗,指揮官只好下令讓所有側翼連隊撤退,回來支援主部隊,但這時候所有魔物的動作卻停了下來。

數量龐大的魔物突然比直得望向白曜山的方向,像是被什麼吸引似的,所有人還搞不清楚狀況之時,屍鬼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居然率先衝入了白曜山,所有得魔物緊跟在後。

 

「…怎麼回事?」指揮官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他沒有錯過時機,立刻更動命令,只留一個部隊再城門,其餘得部隊將魔物趕上山。

雙胞胎兄弟互看了彼此一眼,毫不猶豫的加入了討伐部隊。

本來以為把魔物引進白曜山後會比較順利,但對於山勢不熟悉得連隊成員亂成一團,但有人還是敏銳的發現魔物的數量再減少。

 

「這座山…好像有不可思議的力量。」黑髮的青年有些疑惑得這麼開口,用槍支援前方的同伴。

「但現在還是相信自己的力量比較好喔。艾伯李斯特。」已經追上學生們的弗雷特里西露出微笑這麼回答,雖然他很清楚這是什麼力量。

伯恩哈德觀察著周圍,將魔物引進符文的範圍,輕鬆省下戰鬥的體力。

「這些小怪不成問題,問題是那隻核心魔物。」伯恩哈德皺起眉這麼說。

「啊、不過既然魔物都聚集到山中,那表示前輩她們在這裡吧。」弗雷特里西嚴肅得這麼回應。

 

山區傳遍了戰鬥的聲音,前往支援的武裝車就停在山區口,兵器部的工程師根本沒有進白曜山去支援,反而是留在了山區外,自動人偶在山區裡面巡邏著狀況。

他們在此架設兵器,情況不對就封山,將所有魔物困在山中處理掉,當然,這是最後最後的手段。

 

「…怎麼可能?」辛西亞看著人偶傳回來的影像資料,出現了兩個不可能活著的人。

「花幸,妳這傢伙說不知情…嘛、算了,編號108聽令,跟著他們,不要被發現。」辛西亞冷冷得下指令,突然有個女聲悠悠在背後響起。

「初次見面,當然這也是最後一次見面。工程師。」

辛西亞轉過身,看向眼前白髮的女子,一身異國服裝,有著豔紅如鮮血般的眼瞳,看著她的眼中帶著狂喜與瘋狂。

 

「什麼?妳從哪冒出來…」辛西亞一臉不耐煩的說到一半,突然覺得喉嚨不適,她抓緊著喉嚨覺得呼吸困難,從胸口傳來陣陣的刺痛,不斷延伸到四肢,她想請求幫忙卻連話都說不出口。

「妳…」辛西亞抓著胸口費盡力氣才說出這麼一個字,全身不斷湧上的痛覺讓她不得不跪在地上。

「很痛苦嗎?這是把自己的生命力轉化為能量的禁術呢。我想以妳悲哀的生命應該也無法守護什麼,所以無法體會這個術的意義吧。」紅蹲下身面無表情的看著痛苦掙扎的工程師閒話家常。

 

「為什麼…!咳咳咳…」辛西亞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不斷咳出鮮血。

「好好記住這個感覺,因為妳差點殺害的一個孩子,他的母親為了守護他體驗了這種痛苦。妳害她的努力全白費,不覺得該承受同樣的痛苦嗎?」紅笑得非常美麗。

「更何況,妳還差點也讓那孩子品嘗同樣的痛苦呢,這樣讓妳死掉已經很便宜妳了,好好感謝我吧。」

辛西亞怨毒的瞪著她,但全身碎裂般的痛苦讓她只能倒在地上。

 

「喂!妳在做什麼!」總算有工程師發現這邊的異狀拿著武器衝了過來,紅站起身對著他們指尖輕勾,他們瞬間被不知名得力量所束縛住,讓他們所有人露出驚恐的表情。

「你是…術士…」

「正好呢,殺害我們術士的帳,今天一起來清算一下吧。」紅發出毛骨悚然的笑聲。

「那、那又不是我殺的!我不知情!」

「跟我沒有關係!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工程師們立刻異口同聲的表示自己是無辜的。

 

「呵呵,果然只要會牽扯到自己得時候,人類總是很自私呢。」紅無所謂的聳聳肩。

看著別人的痛苦卻事不關己,不是自己遇到的事情就大放厥詞,批評著別人的做法,結果換做同樣的立場時,卻做得更爛。

「不過我不討厭你們這種個性喔。因為…」紅看著地上因為全身骨頭與經脈全部斷裂而休克的辛西亞露出微笑。

「只要你們這種心態越強烈,我的咒術就越強啊。」紅張開雙手看著天空發出瘋狂的笑聲。

只要牽扯過的人都無一幸免,咒術會無限的延伸。

 

吶、響鈴,這就是我,能夠守護他的方式。

這就是,身為咒術師的我,唯一可以做好的事情了。

 

 

 

 

「退後!」一名隊員大吼,即時避開了致命尖爪,屍鬼王伊路弗格憤怒的發出吼叫,最前排的隊員立刻受到了麻痺狀態動彈不得,弗雷特里西連忙衝過去支援。

周圍的樹木根本無法承受牠的力量紛紛倒下,不僅一點牽制作用都沒有,刻有符文的樹木一偏離位置,金色的結界便消失了一個,更不用說那超速得恢復力,重生後一次比一次更加堅硬的表皮,正面交手根本是死路一條。

「小心腳邊!」伯恩哈德發現異狀連忙提醒,但還是有人閃避不及被低階得食屍鬼限制行動。

 

屍鬼王揮動爪子想將所有擋路的人類一次解決,但牠這次卻沒有得逞,突然出現的金色符文在他面前爆開,屍鬼王發出慘叫退開了幾步,腳邊礙事的食屍鬼開始起火燃燒直至化為黑炭。

「站起來。」星火不斷紛飛,隨風飄揚的黑色外衣對比身上的火焰顯得更加明顯,那火紅色的劍身環繞著淡淡的火焰靈氣宣告了他的身份。

「前輩!」弗雷特里西高興得驚呼,連忙站起身。

 

「等我指示,一起攻擊!」里斯舉起劍對著眼前的屍鬼王認真的下指示。

「是!」所有隊員應了一聲整齊的圍起屍鬼王,好像里斯仍是他們的隊長一樣。

位於後援的工程師都變了臉色,畢竟里斯的通緝令可沒取消,但現在也無暇顧及這些,只能專注對付眼前的敵人。

屍鬼王有些忌憚的看著里斯的火焰,再次朝著所有人怒吼一聲,弗雷特里西下意識想要避開,里斯舉起劍要所有人都不用動。

 

狂風吹起,一個一個浮現在半空中的金色符文擋下了那會使人麻痺的能力,里斯抓緊屍鬼王遲疑的那一秒先發制人,操控著火焰在屍鬼王眼前一字排開,暫時遮掩了牠的視線。

里斯將所有的火焰都集中在火紅色的刀身中,耀眼的火焰吸引了屍鬼王得注意力,牠露出利牙對著里斯發出嘶吼,尖銳的爪子就要朝里斯揮下,里斯卻在此時下令。

「攻擊!」所有人一同衝向屍鬼王發動攻擊,槍聲不絕於耳。

里斯跳起身閃過爪子高舉著劍,狂風限制了屍鬼王的行動,里斯乘著風勢朝屍鬼王的頭部揮下,藉著重力壓下,但屍鬼王體內的某個東西發出了強大的能量將他彈開。

 

「該死…」里斯怒罵了一聲,連忙穩住身體降落於地面,雖然造成的傷害沒有預期高,但只要能看到核心的位置也就夠了。

屍鬼王迅速復原了所有的傷勢,張牙舞爪得朝他們撲來,速度快得他們差點閃避不及,但迅速形成的金色結界擋住了屍鬼王的去路,里斯趁機重新擺好架勢開口詢問。

「看到核心在哪裡了嗎?」

「啊、直接攻擊那裡嗎?」弗雷特里西握緊雙劍這麼問。

「先牽制牠的行動,再發動一次總攻擊。」里斯這麼下完指示,讓所有隊員先退開屍鬼王的攻擊範圍。

 

這次屍鬼王卻沒有立刻朝著他們的方向衝來,反而開始四處破壞周圍的東西,被一掌截斷的樹幹飛向他們,嚇得他們只得慌忙閃過,里斯一劍劈開煩人的木頭,再次衝到屍鬼王的面前,想將屍鬼王的注意力引回來,但他才剛踏出符文範圍,屍鬼王立刻就朝他發動攻擊。

 

里斯微訝的閃開攻擊,同時將劍身朝剛剛看到核心的方向砍去,堅硬的表皮只畫開了第一層皮膚,讓里斯震驚得退開了幾步,重新聚集火焰。

雙胞胎兄弟立刻補上他退開的位置,從兩邊得手臂砍去,但堅固的表皮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兩人看攻擊無效立刻朝旁邊退開,狼狽得閃過爪擊。

 

里斯再次從屍鬼王的死角發動攻擊,使用高溫的火焰將屍鬼王拖進火焰之中,全身被火焰焚燒得屍鬼王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有個身影突然從樹旁衝了出來,他迅速得抽出身後的刀,金色的符文在他的刀身閃閃發光,他繞到屍鬼王的背後用力砍下。

 

所有人被他嚇了一跳,里斯不慌不忙的補上攻擊,將劍送進屍鬼王的腹側,位於中心的核心又再次嶄露它的光芒,屍鬼王的高速恢復力幾乎在同時發揮著作用,所有人這才趕緊衝上來用劍擋下試圖掙扎的屍鬼王。

所有人看著他握緊五月雨割破了自己的手掌,鮮血沾染著所有得刻文,金色的符文浮在空中,纏繞在屍鬼王的核心位置,他朝核心伸出手啟動了符文的效果,強大的風勢牽制著屍鬼王的動作,符文瞬間爬滿了屍鬼王的全身,奪走了它正在恢復的生命力。

「退開!」里斯感覺到和剛剛一樣的反彈力連忙抽出劍這麼大喊,但那核心的衝擊還是將所有人彈飛。

 

「你們在做什麼!不要針對核心!快點把那個怪物給我幹掉!」工程師看著他們的舉動激動得破口大罵,但所有人剛剛才被核心的能量震飛,根本沒有人聽到他在吼什麼。

里斯也完全沒有要回應的意思,他連忙跑向阿修羅,察看他的傷勢。

「…專心戰鬥。」阿修羅揮開他的手,毫不在意得抹去嘴角的鮮血。

看那蒼白如紙的氣色就知道氣力消耗過甚,不能再拖下去了,里斯連忙握緊著思考該如何解決掉核心。

 

屍鬼王剛剛被他們所傷的地方流著血,雖然恢復的速度沒有剛剛快速,但牠原本的自癒能力沒有被奪走,尤其有著核心位置的地方傷勢恢復比較快,恐怕封印再生力也無法維持太久,周圍的低階魔物因為少了月之符文的結界又開始聚集了過來,增加他們的麻煩。

 

屍鬼王睜大了牠血紅色的眼睛,像是發了狂似的衝向里斯他們,後方支援的人立刻開槍,但槍擊仍然對牠的表皮無法造成任何傷害。

「唉,真是難纏。」弗雷特里西有些疲憊得這麼說,要所有人舉起聖劍,以削弱屍鬼王的體力為主要任務。

里斯跟阿修羅同時閃開攻擊,飛快的往兩個不同的方向奔跑,屍鬼王趨於本能得追著阿修羅發動攻擊。

 

金色的符文再次擋下了牠的爪子,里斯迅速從其背後發動攻擊,火焰之劍雖然成功砍進了牠的身體,但還是一樣被核心的力量彈開,里斯咬牙退開一步閃開攻擊,但長時間使用火焰的疲憊感讓他一陣踉蹌,差點被致命的爪子切成兩半。

「前輩!」弗雷特里西緊張得大叫時,突然現身的金色符文擋在他面前,阿修羅一邊微持著結界的發動,一邊舉起五月雨再次在刀身刻下符文,毫不猶豫的刺進核心的位置,屍鬼王發出通苦的嘶吼,立刻轉身就撞飛了阿修羅。

 

「阿修羅!」里斯連忙想起身擋下屍鬼王的攻擊,但那一瞬間自己的火焰就像是燒完的柴火般直接消失了。

里斯震驚了兩秒沒能阻止屍鬼王往阿修羅的方向走去,當他想重新使用火焰時,劇烈的頭痛讓他完全無法順利發動。

「小修!」弗雷特里西這麼大喊提醒他,其他人也往他們的方向衝過去。

「咳咳…不用過來。」阿修羅咳出鮮血卻依然冷靜得這麼阻止,他連忙站起身避開致命的利爪,繞過屍鬼王從背後取回自己的刀,在一個翻身閃過了牠的尖牙。

 

阿修羅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如果無法維持高度的專注力,是無法自由的使用符文的,他吐掉鮮血,刻意忽略胸口傳來的劇痛,重新將月之符文刻印在五月雨的刀身。

每使用一次,核心的能量就會被削弱,只要撐到所有的濘量都消耗殆盡,那就是屍鬼王的死期。

所有的隊員一邊小心得避開攻擊,一邊掩護他進行攻擊,但體力似乎也消耗殆盡了,動作開始有些遲鈍。

 

阿修羅深吸一口氣,決定速戰速決,狂風圍繞在他的身邊,加快了他的速度,屍鬼王一把揮開那些隊員,雖然爪子已經沒有太高的殺傷力,但被衝擊波揮到恐怕也暫時不能動彈。

阿修羅吃力得避開攻擊,視線卻越來越模糊。

 

不行。

現在還不行。

那股疲倦感開始侵襲著大腦。

 

感覺到氣息突然逼近,他下意識用刀去擋,刺進手臂的利牙稍微讓他回過神,他想抽回劍卻沒能閃開從左邊來的攻擊,他連忙退開了兩步還是被擊中,那一瞬間傳來的劇痛讓他知道骨頭已經斷了,他被衝擊擊飛,一聲清脆的碎裂聲讓他瞪大了眼睛,有個人衝過來抱緊自己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緩衝了攻擊。

「阿修羅!你沒事吧?」里斯的聲音緊張又擔心,但他看不太清楚他的臉。

 

阿修羅勉強起身看到五月雨已經斷成碎片躺在地板上,皺起眉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屍鬼王迅速朝阿修羅他們衝來,弗雷特里西他們想過來幫忙卻還是有一段距離,煩人得食屍鬼還擋住他們的去路。

里斯立刻抱起阿修羅緊盯著屍鬼王的動作,因為火焰還是無法自由使用,本來打算先暫時迴避,但阿修羅卻拉住了他的衣服,用沾著鮮血的手指再次在他臉上畫下引出火焰的符文,里斯看著火焰再次從他手中出現,兩人同時站起身看著眼前共同的敵人。

屍鬼王朝著他們衝來,在空中發出光芒得符文再次擋下了攻擊。

阿修羅伸出手輕撫過里斯的劍身,將月之符文的刻紋印在里斯的劍上。

 

兩人同時交換了眼神,里斯堅定的看著前方舉起手上的劍,耀眼的火焰比之前還要旺盛,兩人一前一後的朝眼前的敵人跑去。

風在耳邊呼嘯,所有的聲音像是消失一樣,里斯將所有的火焰纏繞在劍身,火焰的靈氣護在全身散發著灼熱的溫度。

狂風再次吹起,屍鬼王的動作明顯一滯之時,里斯毫不猶豫的將劍刺進了核心的部位,而這次核心再也沒有把他彈開的能量。

里斯握緊著劍,看著符文的力量一點一點在侵蝕著核心。

 

總算發現他們的企圖,工程師們像是發瘋似的大吼大叫,朝著一旁的技官這麼命令。

「阻止他們!他們想要摧毀核心!射殺那個術士!」

突如其來的槍聲,讓里斯愣了一秒,阿修羅瞬間摔落在地,里斯覺得心臟冰冷的都要停止了,緊張得想要轉身。

 

「…別回頭!」阿修羅虛弱的聲音卻帶著強烈的意志。

「看著你的敵人!解決牠!」他聲嘶力竭得這麼大吼。

 

里斯握緊雙手咬著牙沒有回頭,他更加堅定的往前刺穿核心,將所有得力量灌入核心,核心發出耀眼的光芒,籠罩著屍鬼王直達天空,照亮了整座森林。

最後,光芒漸漸變弱,碎裂成微小的光芒從屍鬼王體內消失了。

里斯才鬆了一口氣,默默將劍拔出時,屍鬼王居然對著他發動了攻擊。

 

里斯完全來不及避開攻擊,就這樣被爪子打飛,飛出好一段距離才停下來。

受了重傷的屍鬼王發狂似的朝所有跑向他的人攻擊,首當其衝的就是倒在地上已經不省人事的阿修羅。

「阿修羅!」里斯心痛得大喊,卻還是趕不及到他的身邊。

「小修!」弗雷特里西連忙朝著屍鬼王的背後發動攻擊,但屍鬼王卻絲毫不為所動。

尖銳的爪子就要朝阿修羅揮下之時,突然出現的鋼絲阻止了牠的行動。

 

「你們這群蠢貨還愣著做什麼,給我馬上把這垃圾給我解決掉!」鋪天蓋地的鋼絲降下,徹底困住了已經重傷的屍鬼王,指揮官惡狠狠得下令。

「是,薩爾卡多大人。」他身後所有來支援的審問關帶著工程師跟連隊成員,立刻將屍鬼王團團包圍發動集火攻擊。

在所有人合作無間的攻擊下,屍鬼王伊路弗格終於發出此生最後的哀嚎,頹然得倒在地上。

 

里斯連忙趁機趕往阿修羅身邊,但他忘了阿修羅的敵人不是只有一個。

在阿修羅身後一公尺的工程師舉起手槍,很明顯是發現阿修羅的氣息還在正要再補上攻擊,讓他平息的怒火又再次熊熊燃燒起來,他毫不猶豫的使用火焰朝前一揮,鋪天蓋地的火焰立刻燒死了那個不知好歹的工程師。

「同樣的錯誤我不會犯第二次。」里斯走到阿修羅的身邊冷冷的看著即將斷氣的工程師這麼開口,身後突然出現不合時宜的拍手聲,里斯疑惑的轉過身。

 

「做得很好。」紅露出一抹絕豔的微笑站在他身後,身上白色和服上全是鮮血,里斯疑惑的看著她。

「稍微教訓了一下目中無人的工程師,不過看樣子這邊還很多啊。」紅看著所有工程師緊張的拿起武器對著他們,便微笑這麼說。

里斯看都沒看他們一眼,直接蹲下身查看阿修羅的傷勢,幸好剛剛的槍擊只有傷到腳而已,他馬上撕開自己的衣服先幫他止血。

 

薩爾卡多他們總算將所有剩餘的魔物的清理乾淨,現場的工程師立刻衝向他開始抱怨里斯他們把混沌核心摧毀的事情,弗雷特里西跟伯恩哈德立刻警戒的護在他們面前,面露不善。

「我們不需要核心的力量,現階段蕾格烈芙大人的命令是剷除渦的威脅。」薩爾卡多毫不在意得丟下這句話,其他工程師灰頭土臉的還想再辯,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就禁聲了,只好默默得跟著他們撤退。

 

紅看著那些工程師都離開後,她才走到了一直閃爍著亮光的地方,當看到已成碎片的五月雨她愣了一下,隨即攤開了自己的手,將所有的碎片全數回收。

 

五月雨可是術士打造的刀劍,若不是強大的術式是不可能破壞掉它的。

你這孩子…施加的術連五月雨都承受不住,更何況是你的身體?

真是太亂來!

 

「先離開這裡吧。小修需要治療。」弗雷特里西擔心得這麼說,紅建議他們先回懷仁神社,以資源來說還是以懷仁神社比較多。

里斯點點頭抱起阿修羅,阿修羅微微睜開眼看著他,以氣音詢問。

「都…結束了…嗎?」

「啊、都結束了。我們、一起回去吧。」里斯看著他蒼白的表情,深吸一口氣硬擠出微笑這麼回答。

阿修羅總算安心的微微一笑,然後他再次閉上眼睛,徹底得暈了過去。

 

里斯擁緊著懷裡的人,兩人一起踏上歸途。

 

 

 

 

寒冬過去,和煦的陽光又再次照射在大地上,緩緩融化冰冷白雪。

在剷除核心魔物後,除了被稱為赤之玉座的渦消失外,位於西側的兩個渦也一同消失了,魔物的數量大幅減少,工程師正擬定政策優先對付東側的渦,顯然已經沒空找術士的麻煩。

紅將暉月神社的所有資料跟式神一起帶到了懷仁神社,並對暉月神社重新施下了禁制,畢竟現在東側不安全又物資缺乏,很不適合休養。

 

懷仁爺爺與花幸小姐就葬在庭院的一角,據紅的描述,他們兩人死後,靈魂還不願離開神社,直到她傳達里斯他們平安無事之後才安心的離開。

「…謝謝你們。」里斯沉重的在他們的墓前獻上鮮花。

要不是他們,當時阿修羅或許就活不下來了,他們救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自己卻救不了他們。

「他們沒有任何得後悔或怨恨,如果有的話是無法離開世間的。」紅看著他的背影沒好氣的開口,里斯苦澀的微微一笑沒有再說什麼。

 

「…阿修羅,還好嗎?」猶豫了半天,里斯還是問了。

「如果好了,我就不會留在這裡了。」紅冷冷的回應,顯然覺得很棘手。

現在是由三個式神在房間照顧他,都已經一個月,但是狀況完全沒好轉。

為了停止氣力的流失,紅施下了一個陷入長眠的結界,才暫時保住了阿修羅的性命。

 

五月雨的反噬,加上内傷嚴重的到已經傷及肺腑,保住性命已經是極限了,處理得不好就算活下來也不能再施展術式,更不可能動用武技。

那對阿修羅而言還不如死了更好。

「我說過了,把他送回水之洞窟恢復的才會快。」紅瞄了眼前的人一眼淡淡的表示。

「…他在裡面已經待得夠久了。」里斯皺起眉還是堅決的反對。

如果施展了封印…說是自私也好,說是膽小也好,他擔心阿修羅會就這樣一睡不醒。

如果不讓他待在自己眼前的話,他擔心阿修羅會就這樣不知道走到哪裡去。

 

「你真得是個麻煩的傢伙!你給我過來!」紅似乎是憤怒了,她朝里斯這麼這麼吼完,就轉身回神社了,里斯一頭霧水跟著她回到阿修羅的房間,只見紅握起阿修羅的手,然後她冷冷的看著里斯說。

「從今以後,你自己照顧他。」紅毫不猶豫的解開了阿修羅身上的結界,里斯緊張的看著她還來不及說些什麼,紅身上散發著光芒,將自己所有的靈力緩緩灌進阿修羅的體內,房間內的兩個式神瞬間就消失了。

 

「接下來我會睡很長很長得時間,或許再也見不到你了也不一定。不過你身邊有個傻瓜,就讓他負責保護你吧。」紅的身體慢慢化成光,她輕觸著阿修羅的臉龐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說完最後幾句話,她看著里斯震驚的臉龐笑著消失了。

 

響鈴,這樣也算是完成了約定吧?

你的孩子,已經完成他該做的事了。

如果妳再次見到他的時候,一定要代替我好好稱讚他…

 

 

 

 

「唉唷!腰痠背痛的,我也老了嗎?」弗雷特里西伸著懶腰,聽到喀啦喀啦的聲音忍不住這麼開口。

「那只是因為這幾天都在清除魔物罷了。」伯恩哈德毫不在意得這麼反駁。

因為魔物的大量減少,人類的村子也開始重新建立了起來,神社附近的貧瘠土地還未恢復地力,不過後山的村子倒是回來了很多人。

為了不讓魔物跑來去影響他們,所以這幾天他們都在大刀闊斧的把山林間所有魔物殲滅乾淨。

 

「或許我們該找個副業…啊啊!伯恩,你說我們開個酒吧好不好?剛好村子有釀酒師…」弗雷特里西興奮的說到一半,立刻被自家哥哥冷冷拒絕。

「駁回!」上次村民為了答謝他們趕走魔物,請了一頓宴席,里斯因為急著回神社,就把他的份都留給弗雷特里西了,結果就是弗雷特里西喝醉還發酒瘋了一整晚。

開酒吧還得了,那不就是要天天發酒瘋的意思嗎?

 

「別擔心!伯恩,如果經濟發展好一點我們還可以賣咖啡喔。」弗雷特里西笑咪咪得這麼建議,伯恩哈德就開始猶豫了。

天天喝咖啡的美妙日子跟天天看人發酒瘋的日子正展開激烈的拉鋸戰。

「我先走了。」里斯尷尬得揮手道別,沒有加入兄弟倆的創業爭論。

「喔!記得幫我跟小修問好。」弗雷特里西朝他揮揮手這麼說。

 

紅消失的第二天,阿修羅就醒了。

身上的傷還需要時間調養,不過已經沒有生命危險,讓里斯總算鬆了一口氣但又有些罪惡感。

不過紅會放手的意思,就是信任自己的意思吧?

 

稍涼的微風吹來,里斯看著夕陽下漸綠的景色有些感概,這小小的平靜不知道是多少人用命換來的。

走完神社的石階,就看到有個小小的人影躺在廊下睡著了,冥一臉無奈的看向他,他忍不住笑了。

「阿修羅,在這邊睡會感冒喔。」里斯連忙走過去握起阿修羅的手,把他扶起來。

阿修羅迷茫的睜開眼睛,眨了眨眼才發現自己修行到一半又睡著了。

「身體好點了嗎?」里斯溫柔的撥了撥他額前髮絲這麼說。

「好得很…」阿修羅揉了揉眼睛這麼回應,看起來還是很睏的樣子。

最近都是這個樣子,常常走到哪裡就睡著了,雖然也是因為這個樣子他總算乖乖待在神社安份一點了。

 

「反正屍鬼王也解決了,你何必急著恢復以往的修行,多休息一下也好啊。」里斯語重心長的這麼勸。

「…還沒結束。」阿修羅突然認真的看著他這麼說。

「飛龍王梅爾基努,你不可能忘了。」里斯明顯一僵,久久沒有答話。

曾經的失敗,被摧毀的家鄉,失去的家人…確實,自己一次也沒有忘記過。

 

「…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降臨的戰鬥,隨時準備好才是上策。」阿修羅撐起起身子走到庭院,看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猶豫了幾秒才轉頭看向他。

「因為,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

 

在夕陽的餘暉下那認真的神情,讓他久久不能移開視線,被看穿了想法讓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走到阿修羅的身邊,抱緊他瘦弱的身體這麼低語。

「…先把你的身體養好再考慮這個問題。對我來說,你平安無事比較重要。」

「但是你…」阿修羅皺起眉還想再說些什麼,里斯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一下,馬上讓他忘光自己要說什麼。

「不要緊,還有時間的。」里斯輕撫著阿修羅瞬間紅透的臉這麼說,無視他的掙扎握緊他的手走回神社。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的飛龍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的和平。

或許是明天,或許是一百年之後。

但只要有你在身邊的話,不管是怎麼樣的難題,我都能去面對。

 

為了,延續所有人託付給我們的未來。

 

 

 

 

『若前進只有死亡深谷,你要在此停下腳步嗎?』

『那裡、有我必須完成的事。』

 

 

 

Fin.


後記

 

嗚嗚嗚,要不是被強迫加班,我才不會遲到呢嗚嗚嗚(搞不好還是會

感覺這篇還是偏沉重。

人總是會有些非做不可但又不想去做的事情,所以就一直拖著逃避著,但該做的事情還是不會不見。

 

總是要面對、總是要去完成的。

即使很痛苦,但撐著撐著,總有一天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度過了那最痛苦的時段。

 

大概是想傳達這種感覺(?

不過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想法,所以我說得就當參考就好!OWO

 

這新版面各種不熟啊˙˙˙˙

總之,感謝各位看到這裡!!!QAQ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