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王子殿下的生日賀文,但出現的都是里修(遭猛擊

 

 

 

「頭蓋骨?」大小姐一臉稀鬆平常的重複古魯瓦爾多的話,讓站在一旁的布列依斯瞬間覺得毛骨悚然。

「嗯,人類的…比較少。」古魯瓦爾多一臉沒睡醒得這麼回覆大小姐的問題。

「也是吼,通常比較常收集到魔物的。」大小姐摸著自己下巴認真的思索,布烈依斯立刻打斷這越來越不妙的話題。

「啊、也該吃早飯了吧!我們先出去吧!」布列依斯立刻握上門把這麼提議,確保自己的逃生路線。

幸好兩位神經大條的人沒注意到他的緊張,默默同意了他的提議。

 

畢竟某人的生日越來越接近了,宅邸的人開始人心惶惶,深怕大小姐提早發難,他們可就插翅難飛了。

「嗯?」在前往餐廳的路上有個物體就這麼撞上大小姐的腿,大小姐低頭一看是雪莉的愛犬正在對著她搖尾巴。

大小姐蹲下身摸了摸羅布的頭,而牠的主人也正好迎面走了過來。

「啊~~我也好想要可愛的寵物喔。」大小姐盯著眼前用腳幫自己抓癢的羅布這麼說。

「絕對不行,妳一定不會照顧牠。」布烈依斯立刻嚴厲的禁止,結果一旁的古魯瓦爾多一改先前睡意萌朧的樣子,認真的盯著那隻小狗。

「王子殿下你看,很可愛吧?」大小姐指著對著古魯瓦爾多吐舌頭的羅布露出微笑這麼說,只見古魯瓦爾突然拔出了劍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既然如此,我就把牠變成妳的收藏品吧。」然後二話不說就朝羅布揮劍。

「咦咦咦咦咦咦咦?王、王子殿下冷靜啊!」大小姐一臉驚恐貌的阻止,布列依斯立刻上前架住王子殿下的刀,雪莉立刻抱起受到驚嚇的羅布逃之夭夭。

 

從那天開始王子殿下瞬間變得疑神疑鬼,從雪莉開始有寵物的人到可以變成貓的艾茵,只要跟大小姐打招呼都會王子殿下用毛骨悚然的表情盯著,甚至連名字很像寵物狗的瑪爾瑟斯都不能倖免。

只要敢多說一句話都可能被當作挑戰宅邸權威,然後變成收藏品,只不過這次是變成大小姐的而已。

大小姐表示被王子殿下形影不離的感覺雖然很不錯,但這樣實在很難開始著手準備他的生日禮物,所以她只好先行詢問王子殿下有關於他如此介意寵物的事情,其實答案很簡單但很棘手。

 

「活的寵物會占據妳太多時間,死的比較方便。」古魯瓦爾多依舊殺氣騰騰得這麼回覆,顯然覺得連隻寵物都可能挑戰他的宅邸地位。

大小姐只好再三保證就算有可愛的寵物也絕對不會影響王子殿下的地位,但古魯瓦爾多顯然一點也不相信常常空口說白話的大小姐。

 

本來以為這件事會這樣落幕,結果半夜大小姐緊張兮兮的跑來敲里斯他們的門,成功把睡意朦朧的里斯嚇個半死。

「噓!不要那麼大聲!吵醒王子殿下怎麼辦!」大小姐批著白色床單這麼怒吼,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哪裡不對。

「……」阿修羅雖然想反駁大小姐的聲音更大聲,但因為里斯已經更大聲的吼回去了,所以他只好先把兩個擾人安寧的傢伙拉回房間。

 

大小姐一進房間就緊張兮兮的掀開批著的白色床單,手上用保暖的毛巾捧著一隻蛋黃色的小鳥,牠正有些害怕得發抖,兩人馬上一愣只好問這隻鳥哪來的。

「我去找沃肯幫忙製作王子殿下的生日禮物啊!結果正好看到沃肯從窗戶旁邊撿到這小傢伙。」大小姐有些困擾的這麼說明。

「因為沃肯要開始趕工王子殿下的禮物了,可是這小鳥照顧起來需要很多時間,所以我只好來拜託你們。」

「你是說把他變烤小鳥嗎?沒問題,明天早餐就吃這個吧。」里斯一臉冷淡的這麼說還想伸手接過。

「誰跟你烤小鳥啊!!我叫你照顧他!不是叫你把吃了!」大小姐一臉憤怒的大叫,再次嚇到了手中的幼鳥,大小姐不得已只好先安撫牠的情緒。

 

「你說得好像我們會養小鳥一樣!這種細心事根本就不該找我們吧?找女性照顧還差不多。」里斯的話說得很有道理,但大小姐一臉尷尬的回應。

「那個、因為王子殿下不小心看到我捧著牠,所以他以為是我要養的小鳥…」大小姐吞吞吐吐的表示,後續不用說他們也知道,恐怕是王子殿下想直接讓這隻小鳥變成最新收藏品。

「呃、所以…我有去找薩爾大人幫忙,如果放在其他人那裡,難保王子殿下一個手滑,牠就一命嗚呼了。」大小姐無奈得這麼解釋。

「但是薩爾大人只是冷眼看了我一眼,回了我一句圖書館近禁止帶寵物就把我關在門外了啦…」大小姐當時還碎碎念為什麼庫勒尼西可以帶寵物進入她就不行,薩爾大人只回了一句因為深淵不會破壞書本為由讓她只好閉上嘴。

「所以…宅邸只剩布列依斯跟你們比較安全,但布列依斯基本上跟王子殿下同一間房間實在很難保護這隻小鳥…所以只好來拜託你們啦…」大小姐再三拜託,還帶著一本沃肯的養鳥教學書籍,連同小鳥一同遞給一旁沉默的阿修羅。

 

坦白說,這絕對是個麻煩事。

但眼前的小鳥一直不停的掙扎想要逃出大小姐的手掌,看在求生意志的份上,阿修羅默默伸出一隻手朝向那隻小鳥,大小姐開心的稍微鬆開雙手,那隻小鳥立刻跳到阿修羅手上就這樣縮在他手上。

 

里斯露出一臉不悅的臉色,大小姐燦笑的看著他表示,如果他不想照顧也沒關係,只要交出他的頭蓋骨的話,沃肯就有時間照顧這隻小鳥了。

「…養不養得活還是個問題。」里斯有些緊張得這麼回覆。

「盡力而為就好,反正也不可能養太久,最後還是要放生比較安全…啊、但如果是出於人為死亡的話…我想明年王子殿下的生日禮物就提早決定好了。」大小姐桀桀怪笑得看著里斯這麼表示。

 

里斯立刻表示他們要睡了,就把大小姐扔出房間。

 

 

 

 

就這樣他們接下了一個燙手山芋,不只不能被古魯瓦爾多發現,還得負責照顧這個小麻煩的生活起居。

這鳥的品種名好像叫芙蓉鳥,好像正在學飛的年紀,不知道是出了什麼意外,摔到沃肯的窗邊,翅膀還受了傷,雖然沃肯已經處理好了,但未來還能不能飛是個問題。不過他也沒看清楚沃肯的筆記上寫了什麼,因為基本上照顧小鳥的工作是在阿修羅身上。

 

雖然他不想碰那脆弱的東西是主要原因,但自從自己不小心差點摔死那隻小鳥後,那隻小鳥對他的敵意就非常深,只要他靠近,不是攻擊他就是一直亂叫。

當時要不是阿修羅救的快,他真想就這樣摔死這隻死鳥。

 

牠的飼料更是麻煩,基本上都是植物的種子,有時候還得用切片的蘋果跟切碎的青菜做替換,飲用水跟食物盤還得每天清理,所以那陣子他們的任務是徹底的停擺。

因為天氣很熱,所以這點他沒什麼意見,但阿修羅的注意力完全都擺在那隻死鳥身上讓他超極有意見。

 

「前輩…再怎麼說你吃鳥的醋也太…」弗雷特里西無奈的聽著里斯的抱怨尷尬的笑著。

「就是!身為萬物之靈還跟鳥吃什麼醋!還不是你都不幫忙照顧,阿修才自己一個人來的!」身為罪魁禍首的某人偶還義正嚴詞的對著他說教,讓他差點沒氣到把大小姐抓起來當烤小鳥的燃料。

「妳不要帶來不就得了!說到底,妳該把牠放回鳥巢裡,母鳥自然會照顧牠!」里斯瞬間暴怒的反駁。

「我跟沃肯到處都找過了,就是沒找到鳥巢才帶回來的!」大小姐一臉鄙視的瞪著里斯開口。

「拜託你有點風度好嗎?小氣成這樣這樣,阿修修肯定也很困擾!」

聽著大小姐義正嚴詞的指控,里斯本欲開口反駁,可腦袋卻先一步飛快的回想這幾天是否真的造成阿修羅的困擾。

「嘛、反正那隻鳥也不會待很久,你就大人有大量的包容牠吧?」弗雷特里西隨口安慰一句打發他已經讓他心情很差,偏偏一旁的大小姐還搭腔。

「對呀!我還得準備王子殿下的生日會呢!你少幼稚了!」

 

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

……就算是真的他也絕對不會承認的!

 

 

里斯深呼吸了好幾次還是決定默默回房,一邊告訴自己要有風度一邊打開了門,一眼就看見那隻雞…

反正不會飛的鳥類都是雞!…邊蹭著阿修羅的手指邊啄他手上的飼料。

我也想蹭啊!渾球!!!!!!!!!!!!!!

「大小姐找你做什麼?」因為感受到一旁傳來無限殺氣,阿修羅只好看著里斯一臉疑惑的詢問。

她叫我宰了那隻雞當作晚上的加菜!!!里斯咬牙切齒的在心中回應但還是硬擠出如沐春風的微笑回答。

「沒什麼,只是古魯瓦爾多生日會的事情。」因為剛剛是以找大小姐為藉口跑出去的,他當然也只能這樣解釋,他瞪著那隻鳥思考要怎麼把牠扔回紙箱裡。

 

阿修羅看著他的表情也沒多作詢問,默默將手上的小鳥捧到眼前觀察牠翅膀上的復原狀況,讓里斯瞬間有了早知道弄點傷再回來的念頭。

「你沒帶開水回來?」阿修羅默默將鳥放回櫃子大得紙箱如此詢問,因為暫時找不到鳥龍,所以只能找個保暖的地方安置牠,裡面還放了個小小的保暖燈泡。

「呃、忘了。」里斯這才想起阿修羅的吩咐瞬間有點尷尬。

如果是要煮那隻雞的話他肯定不會忘了帶開水回來,但他很清楚那是要幫小鳥洗澡要用的冷開水。

阿修羅也沒多說什麼默默站起身就想出房門,里斯只好搔搔頭萬分不甘願的表示他去拿回來就好。

 

「你知道他的飼料怎麼調配?」阿修羅挑起一隻眉這麼反問,讓里斯一時語塞。

阿修羅也沒說什麼,自顧自得就出去了,讓里斯再次有殺雞滅口的衝動。

他只不過是稍微靠近了紙箱,那隻正再理毛的蛋黃色小鳥很不討喜的退了幾步,戒備的對著他亂叫。

好吧,如果有個人第一次見面就差點摔死自己他肯定也會這麼戒備,但問題是他好歹也是負責照料這之畜生的受害者之一,也不想想自己到底霸占他跟阿修羅多少相處時間,還敢在他的地盤對著他發威?

里斯一把捧起那毛茸茸的小動物,想說乾脆拔幾根羽毛讓牠知道誰才是老大?

 

正當那隻鳥在他手裡瘋狂掙扎,偏偏這時候阿修羅帶著冷開水和一袋蘋果開了門。

「…你在做什麼?」阿修羅很疑惑的看著他的動作,里斯尷尬的收回了手隨口胡扯。

「呃…幫他整理毛。」他順勢用手指滑了滑小鳥的翅膀,小鳥絲毫不給面子的啄他,他還得忍耐直接把牠掐死的衝動。

「那你順便幫牠洗吧。」阿修羅把冷開水倒入臉盆倒到半滿後一臉平淡得這麼說。

「嗄?!我根本不會洗啊!」里斯瞬間露出厭惡的表情,腦袋中浮現把小鳥當成抹布弄濕之後再擠乾的畫面。

「…你放著,牠會自己洗。你沃肯的那本書沒看完?」阿修羅再次疑惑的看著他的表情反問。

因為一個禮拜只需要洗一次,所以他對這件事一點印象都沒有,也難怪不記得。

里斯將手上的小鳥以有些不溫柔的力道扔進臉盆,小傢伙立刻對著自己鳴叫來抗議自己的粗魯。

里斯瞪著那隻該死的小生物,在心中第一千次把牠烤成黑炭。

 

阿修羅也沒管他們之間的互動,將沃肯那本書推往里斯的方向後,居然開始削起蘋果。

「我對照顧那隻雞一點興趣也沒有!」里斯有些惱怒的坐到阿修羅旁邊這麼說,直接拉過他的手把切好的蘋果吃掉。

「……那是給鳥吃的。」阿修羅有些無言的抽回他的手這麼說。

「我都還沒吃過,哪輪得到牠。」里斯不由分說的掠奪切好的第一顆蘋果。

阿修羅顯然拿他沒轍,他把切好的蘋果分成兩盤裝,但里斯又有意見了。

「為什麼我的比較少…唔。」阿修羅二話不說的多塞了一片蘋果進里斯的嘴,就把那盤蘋果放到臉盆旁。

小鳥開心的洗完澡跳上了臉盆邊緣,甩動身子把自己弄乾,好奇的啄了啄旁邊切成小塊的蘋果,牠顯然很開心,馬上就啾啾的對著阿修羅唱起歌來。

 

里斯的心中瞬間浮出『噪音汙染』這幾個大字。嗯,他肯定跟鳥八字不合。

阿修羅還是一樣面無表情沒發表什麼感想,他看著小鳥一會兒後,突然轉向里斯。

「你看著牠一下。」阿修羅這麼說完就往房門走去。

「為什麼!!」里斯立刻暴跳如雷的抗議,好像叫他做什麼骯髒的工作般一樣激動。

「…我想去找牠的鳥巢是不是真的不在。」阿修羅看著他大驚小怪的反應默默這麼解釋。

「喔!那太好了!我也跟你…」里斯瞬間燃起一絲希望的這麼開口,馬上被阿修羅打斷。

「所以你看著牠。」然後阿修羅也不等他回答就默默關上房門就出去了,瞬間將他的好心情轟成渣。

 

 

 

 

里斯只好乖乖瞪著眼前開心啄著蘋果的小鳥,免得在阿修羅不在的情況出了什麼意外,他的頭蓋骨就不保了。

其實大小姐本來想幫這隻雞取名字,但因為本來就沒打算要養,阿修羅堅決不准她取,大小姐只好作罷。

說起來通常這種普通的鳥類都指可能生長在聖女宅邸附近,因為只有這附近不會有魔物的侵擾,不過這物種會出現也是代表聖女的記憶之中,有關於牠們的記憶才會出現。

正當他思考到一半,那隻鳥突然像是對桌子外的世界感興趣似的一直在桌子邊緣跳來跳去。

 

「喂!你這隻笨鳥!」里斯連忙走過去想把牠扔回紙箱裡,牠拍了拍翅膀拼命閃開里斯的手,但不知道是因為還沒學會飛行,還是之前翅膀受傷的關係,牠立刻失去平衡噗通的掉進一旁的臉盆裡。

「噗…你該不會真的是雞吧?飛不起來?」里斯看著小鳥滑稽的動作忍不住大笑出聲,然後小鳥憤怒的啾啾幾聲後用翅膀朝里斯潑水以表達牠的不滿,因為這大動作水全部濺到臉盆外。

「喂,你想變成水煮雞嘛!」里斯一臉不悅的抓起抹布清理臉盆旁的水,這死鳥還敢扭過頭不理他。

只不過是隻雞!!!!!!!!!!!!!!!!擺什麼架子!

「你不要阿修羅對你好一點就以為自己是老大!」里斯也幼稚的朝牠潑水,心想把牠淹死算了!

一人一鳥就算語言不通也可以大吵起來,阿修羅一回來就是看到這景象讓他有些錯愕。

 

「…你在幹嗎?」阿修羅看著桌面上跟地面上都是水忍不住發問,里斯瞬間尷尬的說不出話,那隻鳥抖抖了身子,就跳到蘋果旁繼續啄,好像一副不關牠得事情一樣,讓他差點沒氣到中風。

里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壓下自己的滿腔怒火,一邊告訴自己身為人類的風度一邊將桌面上的水擦拭乾淨。

「所以,你有找到鳥巢了嗎?」里斯決定轉移他的注意力,不然他老覺得那隻雞正用嘲笑的眼神看著他,他懷疑自己等等會衝過去掐死牠。

「之前的那場暴風雨好像摧毀了那個鳥巢,我只有找到殘骸。」阿修羅默默拉下圍巾讓自己的脖子透透氣。

 

「那我們該不會要一直照顧這個拖油瓶吧!」里斯瞬間暴怒的這麼反問,阿修羅雖然覺得他的形容詞很奇怪但他也沒表示什麼,只是幫忙轉達了大小姐的話。

「她說只要牠會飛了,就能放生了。」

「很好,那我們從現在開始訓練好了!」里斯瞬間燃起熊熊的鬥志。

「沃肯說牠的傷勢完全恢復還需要兩天,你就等等吧。」阿修羅淡然回覆,低著頭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事。

「還得再兩天…」里斯發出不耐的哀嚎。

這幾天早晨都被鳥叫聲吵醒可不是什麼好經歷,如果只有一兩天可能會覺得是個美好的早晨,但問題是連續好幾天都這樣你就不會這麼覺得了。

 

反正再過兩天就能回到他跟阿修羅的兩人世界!就忍這兩天也沒什麼。

 

 

因為沃肯還在趕工古魯瓦爾多的生日禮物,據說是個精工細緻的禮物,所以要花費很多時間研究,教小鳥飛的事件又落到了他們頭上。

飛翔是鳥類的本能,基本上應該沒什麼太高的難度才對,但里斯很快就發現自己低估了母鳥的職責。

在看到阿修羅第八次衝過去接下失去平衡而掉落的小鳥,他又有了想燒死那隻小鳥的衝動。

這絕對不是嫉妒!

哼,本王牌才不會吃鳥的醋呢!

 

「阿修羅,搞不好他的品種是雞!不要再勉強牠飛了。」里斯擠出燦爛的笑容這麼開口。

「…你先把你的火焰收起來。」阿修羅有些無言的這麼回答。

品種是芙蓉鳥這點沃肯不可能說錯,羽毛剛長齊也是正值學飛的年紀,有可能是之前翅膀受傷後掌握不了平衡,但也有可能真的要母鳥教導才能學飛?

「現在也不可能找到母鳥吧?鳥巢都毀了,搞不好家人也只剩牠一個。」里斯看著阿修羅有些嚴肅的表情難得正經的開口。

「…或許還需要時間。」阿修羅皺起眉輕聲開口,但語氣也透露出不確定。

這種情況里斯也不好說什麼,所以他只能陪著訓練外,還得看著阿修羅幫小鳥補充營養!

 

這真的不是嫉妒!

 

「…你是松鼠嗎?」阿修羅看著鼓著腮幫子似乎心情不佳的里斯這麼問。

里斯冷哼一聲也不回話,假裝一點也不在意阿修羅正在幫某隻死鳥類撥水煮蛋。

阿修羅撥好蛋殼,將手上的水煮蛋用刀飛開,挖出蛋黃後切了四分之一放到小鳥的飼料桶,然後剩下遞給某個絕對再吃醋的笨蛋。

「吶。」因為里斯背對著似乎還在鬧彆扭,他只好出聲喊他。

「哼,我排在鳥禽類後面嘛!」里斯不甘願的轉過身,拉過阿修羅的手故意吃得很慢。

阿修羅看著他的動作本來毫無表情的臉色突然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像是被他的舉動逗笑,讓他想氣也氣不起來。

可惡,不准笑得這麼可愛。

 

可能是因為補充了營養,這幾天小鳥的身體狀況很好,連黃色的羽毛也變得很有光澤,但這對學飛還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再過幾天就是古魯瓦爾多生日了,或許過了那時候再請沃肯來教或許會比較好,但那小鳥好像急著學飛似的,每天總是拼命的敲著紙箱,每次訓練的時候很努力得拍動翅膀直到筋疲力竭。

老實說那拼命想飛的樣子讓里斯暫時失去興致嘲笑那小小動物,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每天只要學不會飛翔,那隻鳥似乎就會垂頭喪志般低著頭,發出像是悲鳴般的鳴叫。

 

只要聽著那鳴叫聲,阿修羅的臉色就會變得很難看。

 

這種情況又過了一天,里斯不得不做出壞的打算。

「或許當時翅膀受傷就注定牠再也不能飛了。」里斯有些猶豫的這麼開口,阿修羅皺起眉像是在思考他說的話,里斯扯開一絲微笑安慰道。

「嘛、留著養也不是不行,我再跟大小姐說說看…」

「…不可能。」阿修羅卻有些冷淡的打斷他說的話,他看著還在地上掙扎,拼死扇動翅膀的芙蓉鳥緩緩開口。

「牠這個樣子是不可能活在人類飼養中成長。」阿修羅緩緩走向在地上因為筋疲力竭而喘息的小鳥旁。

「那也沒辦法,只能放棄了吧…」里斯隨口這麼感嘆,阿修羅本欲捧起小鳥的手明顯因為他這句話一僵,然後氣氛瞬間陷入了一片沉重。

 

里斯立刻感覺阿修羅的樣子不對勁,他正想走過去詢問,說時遲那時快,阿修羅立刻拔出了苦無,毫不猶豫的刺向已經動彈不得的小鳥。

「阿修羅!」里斯連忙抓住他的手及時阻止了悲劇發生。

「等等,你冷靜點!」里斯緊張得要死,再怎麼說想要宰了鳥的都是他,怎麼動手的變成阿修羅讓他有些不能適應。

「牠無法活在那種環境,就算在此處留了命,最後還是會選擇死亡。」阿修羅看著他的眼神冰冷的感覺不出絲毫的情緒,他很熟悉那樣的眼神。

 

那是阿修羅逼迫自己為過去作出了斷的時候才會出現的樣貌。

自己的話肯定讓他想起了什麼,雖然他瞬間就為自己的失言感到後悔,但現在不是說服他的時候。

 

「我知道了!我先去問問沃肯!」里斯一手抓著阿修羅握著苦無的手一手捧起已經在草地上睡著的小鳥。

「這件事情先交給我!」里斯以認真的口吻這麼說完,就捧著那隻小鳥立刻跑不見了。

阿修羅看著里斯走遠的背影也沒有追,感覺自己握著苦無的手在顫抖。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因為沒有辦法,所以只能放棄。

他閉上眼睛,握緊了雙手。

 

 

 

 

「沃肯!你馬上幫我檢查這隻小鳥的翅膀有沒有問題啦!」里斯衝回宅邸直接踹開沃肯的門就這麼大喊。

剛好在監督沃肯工作的大小姐看著里斯的樣子覺得有些奇怪,只好先詢問里斯發生什麼事情。

「啊?為什麼阿修修要殺蛋黃?」大小姐聽完來龍去脈後非常驚恐得這麼大叫。

「…不是說不准取名字了嗎?」里斯將手上的小鳥交給有些疲累的沃肯檢查,一臉鄙視的看向大小姐。

沃肯的檢查發現是沒什麼大問題,只能暫時判定這隻鳥恐怕第一次學飛就導致翅膀受傷,所以對飛翔有了恐懼症才無法掌握平衡。

 

「如果遇到生命威脅的緊張時刻,或許會有幫助。畢竟老鷹要教小鷹學飛行的時候也是把自己的小孩推下懸崖。」沃肯思索後這麼下了結論,讓里斯有些臉色難看。

「是說你之前不是吃蛋黃的醋吃的要死,現在怎麼這麼想救牠的命啊?」大小姐有些好奇的反問。

「這傢伙死一千遍我都不會救牠!」里斯沒好氣得這麼反駁,然後再度捧起已經恢復力氣的小鳥就想出房門。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他露出那樣的表情而已。」里斯認真的說完最後一句話,就立刻跑出房門。

 

那時候沒有改變的事情,這次我絕對不會讓它重蹈覆轍。

 

 

「死鳥,你聽好。是你選擇了想要飛翔的路。那在死之前就絕對不准放棄。」里斯將那還在自己手裡掙扎的小鳥放到地上,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著牠開口。

「如果這也失敗的話…」里斯緩緩的握緊腰間的劍,對著自己開口。

「那我也不會讓他來動手結束這件事。」

蹲在地上的小鳥像是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牠拍打翅膀像是想要逃離般的往里斯相反方向跳去,雖然因為翅膀的拍動向前滑行了一小段路,但仍然掉落在不遠處。

 

里斯皺起眉跟著牠一起移動,心中盤算著沃肯說的生命威脅要做到什麼程度,如果這隻小鳥就這樣被他害死了,肯定什麼問題都解決不了。

在他刻意留手的情況下,威脅一點也不成功,小鳥最後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完全不把他的恐嚇當一回事。

他開始後悔救下這隻畜生了。

 

「喂!我為了你費了那麼大工夫,你還有閒工夫休息!」里斯拿他沒轍似的看了看天空,畢竟都已經黃昏了,或許確實該休息一下,明天再來?

但阿修羅那邊要怎麼解釋好?

其實不會飛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把牠當殘障就好?

但想到阿修羅那時的眼神,總覺得他當時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趁他這麼一不注意,那隻小鳥似乎又想練習,又貼地飛行了一段距離,似乎是掌握了一點訣竅。

「嘛、你也挺認真的啊…咦?等等!」里斯看著小鳥前進的方向瞬間想起那邊的地形,連忙衝過去想要阻止牠。

 

那隻鳥朝著天空拍翅飛到了一段高度之後,又筆直的往下掉,而這次下面可不是柔軟的草皮。

里斯咬牙跳過去在空中接下那隻找死的小鳥但還是慢了一步,感覺到腳下一空的瞬間,里斯不慌不忙的拔出了劍刺進那道峭壁上,好減緩下降的衝擊,當腳下踩到一個可以落腳的岩石時才停止往下掉的趨勢。

「該死…我可不是真的老鷹媽媽好嗎?」里斯瞬間被嚇出一身冷汗,捧在手上的笨鳥也開始發出驚慌的鳴叫。

「閉嘴啦!你這笨鳥,跳上去!」里斯將他舉高想要送回峭壁上,但發現滑下來的距離已經不是能讓那隻腿短的笨鳥跳回去的高度了。

 

他刺進峭壁上的劍突然滑動了一下,有些碎石隨著他的動作掉進了他身後的萬丈深淵,讓他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

他很確定自己死了能復活,但這隻笨鳥可不是聖女力量復活的戰士。

失去的生命不會再回來,他當然清楚。

只不過是鳥。

壽命跟他們不一樣,最多也就十年左右而已。

 

但…就因為這樣就能隨意對待了嗎?

 

他感覺鳥在自己的手掌心中不停得發抖,但是第一次牠親暱的用牠的頭蹭著自己的手指,像是再感謝他的救命之恩,里斯還來不及感動,那隻鳥就張開翅膀離開了他的手掌心。

迎面而來的狂風讓牠再次失去平衡,里斯看著牠努力拍動翅膀,但仍舊不敵狂風,再次被吹落山谷,而他這次根本沒看清牠掉下去的方向。

 

強烈的失落感壓迫著胸口。

阿修羅早就看出來了吧…學會飛翔是牠認定最重要的事情。

即使必須為此付上性命。

果然,寵物跟主人還真有點像啊。

 

當他感嘆到一半,突然一抹金色的影子飛到了他的身邊。

里斯震驚的看著那隻努力拍動翅膀飛到他身邊的金色芙蓉鳥,緊張的朝他啾啾叫。

「…看樣子,這次不能再叫你是雞了呢。」里斯才剛鬆了一口氣,腳下突然一滑讓他緊張得立刻抓緊了自己的劍,連忙用另外一隻手抓著附近的藤蔓。

那隻鳥在他頭上繞了兩圈,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朝原路飛去。

 

 

因為聽大小姐說里斯帶著那隻鳥跑出去了,而且也不知道跑哪裡去。

雖然自己可以去找,但他仍是決定默默坐在門口等待。

去了也沒什麼幫助是原因之一,但他其實清楚,他只是不想看到結果罷了。

 

他看著黃昏開始發起呆來,突然出現的氣息讓他回過神,飛到自己面前的金色小鳥讓他愣了愣。

「喔喔!居然真的會飛了耶!里斯還真厲害!」一直在門口偷窺的大小姐馬上跳出來指著鳥這麼說。

阿修羅皺起眉,看著那隻小鳥緊張的先是在他頭上飛來飛去,然後一直用鳥嘴扯著自己的圍巾,似乎是想帶自己去哪裡。

「怎麼了?這麼說來,里斯怎麼沒出現?」大小姐奇怪的看著鳥的舉動這麼反問。

阿修羅立刻站起身,馬上有了不好的預感,那隻鳥立刻帶著他飛往森林的方向。

 

以極快的速度穿越重重樹林,聖女宅邸附近的地形他們早已熟悉,他不認為里斯會忘記,這附近也沒有魔物,照理來說不可能會遇到危險的狀況。

他沿著山路走到盡頭,那隻鳥不停的在懸崖峭壁上飛來飛去。

阿修羅往下探頭一看,沒有看到其他人影,但是看那隻鳥的反應,里斯應該是在這裡才對。

 

現在也沒時間多想,阿修羅正想順著峭壁爬下去的時,有個人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你在找我的時候,警覺性比較低耶。」灰頭土臉的里斯對著微訝的阿修羅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你怎麼上來的?」阿修羅看著里斯拍著身上的土塵疑惑的問。

「沒有那隻笨鳥,我當然上得來啊!好痛!」里斯指著在他們頭上到處飛的小鳥這麼說,小鳥立刻衝過去用翅膀拍亂里斯的頭髮以示抗議。

「你這是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嘛!臭鴨子!」

 

「…你該不會是故意掉下去的吧?」阿修羅瞪著里斯那游刃有餘的態度這麼推測。

「因為沃肯說如果有生命威脅的話,或許會有用。我哪知道這隻笨鳥還給我真的跳下去啊!」里斯聳聳肩如實回答完,又露出俏皮的微笑反問。

「不過你找我的時候真緊張,連我的氣息都沒感覺到…嗚噗。」里斯開心的說到一半,立刻被阿修羅重擊腹部只好閉嘴。

「哼,回去了。」阿修羅瞬間有將里斯踹下山崖的衝動,但還是決定這次放他一馬。

「嗯。」里斯連忙走到他身邊握緊了他的手露出滿意的微笑。

小鳥停在阿修羅的肩上,又開始啾啾的唱起歌。

 

 

 

 

「王子殿下!!!!生日快樂!!!」大小姐在看到王子殿下走進客廳的一瞬間就這麼大喊,估計超過70分貝以上。

所有人緊張的排排站,深怕王子殿下看哪個不順眼就順手跟他們要個頭蓋骨當加菜。

沃肯拿出了熬夜做的立體人骨拼圖,據說是以大小姐偷拿烈歐少爺的身高呎吋訂做的,材質是以製作人偶骨骼的合成樹脂,遠看真的逼真得不得了,總共203塊還加上人體內部的各個內臟部位,看得現場的大家是冷汗直流。

 

古魯瓦爾多坐在主位上眼睛發亮的把玩著大小姐送上來的禮物,聽著大小姐對著他唱著生日快樂歌。

「喔、對了對了!你看!王子殿下,這是沃肯幫我做的寵物狗喔!」大小姐完全沒有記取教訓的從口袋中拉出一個像是絨毛玩具的灰色小狗這麼炫耀。

「我已經決定叫他嘟嘟了…嗚哇!!!王子殿下你做什麼!」大小姐才介紹到一半,只見古魯瓦爾多直接拔出了他的劍很煞氣得把那可愛的絨毛娃娃砍頭。

「這樣可愛多了。」古魯瓦爾多默默撿回地上的玩偶,放到大小姐手上一本正經的這麼說。

在現場的戰士莫名覺得自己脖子好像涼涼的,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否還在。

 

「咳咳、大小姐,請容許我再次提醒您,不要養『任何東西』製造傷亡。」布列依斯慎重的提出忠告,不理大小姐還在為自己的玩偶心碎。

「嗚嗚嗚嗚!王子殿下是小氣鬼啦!」

宅邸大BOSS都表現的這麼明顯了,當然也就沒有哪個不要命的人出來幫大小姐說情。

至少這景象讓里斯跟阿修羅都下定決心,明天就趕快讓那隻笨鳥離開宅邸才是明智之舉。

 

 

 

一大早就聽到清脆的鳥鳴聲,芙蓉鳥的叫聲比起平常還要有精神,吵的里斯只想罵髒話。

紙箱已經無法阻止小鳥的動作,牠飛向已經甦醒的阿修羅手上唱起最後一首歌,然後親暱的飛到他肩上啄了啄他的臉頰。

「你這隻死鳥得寸進尺嘛!」在一旁看的里斯再次有了烤小鳥的衝動,只見小鳥飛向他再次用翅膀扇亂他的頭髮後,在他們頭上繞了一圈就從他們的窗戶飛了出去。

「哼,逃得真快。」里斯不悅的撥了撥自己亂七八糟的頭髮,阿修羅看著窗外若有所思。

 

「未來不會跟過去一樣。」里斯摟著他的肩將他拉近自己的懷裡,突然認真的這麼開口。

「我不會讓它一樣,阿修羅。」他握緊了阿修羅的手再次重複。

阿修羅看著他似乎是想說什麼,但最後他還是什麼也沒說。

但是當他吻上那微啟的唇瓣,他確實感覺到阿修羅也握緊了他的手。

 

 

 

 

Fin.

 

 

後記
王子殿下不要殺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里修放閃!
還不是都是因為您不肯讓我養寵物嗚嗚嗚嗚!

芙蓉鳥其實就是金絲雀,可是芙蓉鳥比較好聽(喂
找了很多資料,發現鳥也真不好養,不過真得好可愛WW

 

為了生這篇文還沒吃晚餐,所以我決定現在去煮泡麵了。

大家不要學我喔,太晚吃會變胖,泡麵吃太多身體不好!(你來說沒說服力)

 

謝謝大家看到這邊!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