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端午節腦洞劇場)
「這是粽子。端午節要吃的!」大小姐發著熱騰騰的綠色粽子這麼說明。里斯跟阿修羅疑惑的看著手上的食物,大小姐連忙補上一句解釋。
「要先剝掉外皮再吃喔!利恩跟阿貝爾整個都吃了,現在在鬧肚子疼。」阿修羅點點頭表示理解,一旁的里斯緩緩看向阿修羅。
喔,先剝掉外衣...再吃掉...
「嗯,吃法一樣嘛。」
「?」
還是別解釋好了。

*里斯生日賀文

*賠罪文again  某個淚腺發達的烈O是白癡!!!)



夏天的清晨總是比較早,耀眼的陽光即使隔著窗簾依然覺得刺眼,雖然他已經醒來滿久了,但他還不想起床,更何況是個難得比枕邊人要早起的日子。

里斯撐頰盯著阿修羅的睡顏,幫他擋住了大部分擾人的陽光,均勻的呼吸感覺一時半刻也醒不過來。

里斯露出微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髮側,輕輕滑過他的臉頰,然後停在他佈滿曖昧紅痕的頸項。

阿修羅輕輕皺起眉,移動身子轉向另一邊,本來蓋在身上的薄被也因為移動而掉落,露出白皙的肩頭,一覽無遺的鎖骨也一樣散落著吻痕。

 

里斯盯著他毫無防備的誘人姿態愣了幾秒,隨即湊上前輕吻著他的額側,另一手卻不怎麼紳士的伸進他的衣服,俐落拉開他腰間的腰帶。

「嗯…?唔。」阿修羅總算察覺不對的睜開眼睛,里斯直接堵上他微啟的唇,一反剛才溫柔的態度,探進他口中狠狠掠奪。

阿修羅睜大雙眼卻完全無法抗議,雖然想起身卻發現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然後他才遲鈍的發現里斯溫熱的肌膚已經貼上他的胸口,人已經壓在自己身上。

 

就算已經發現事情大條了,但他的掙扎還是很微弱,里斯吻得他頭重腳輕後才依依不捨的鬆開他紅腫的唇。

「喂、你做什…昨天才…!」他滿臉通紅的開口想要挽回錯誤的第一步,可惜已經回天乏術。

「嗯…今天很熱。」里斯吻著他的頸項,在同一個地方又增加了不少吻痕,漫不經心的回答。

「這跟那個有什麼關係!」阿修羅努力避開里斯的接觸,並氣急敗壞的反駁。

「所以…慢跑改成別的『運動』。」里斯輕而易舉抓起他的右手舉至頭上,輕吻著他的胸口這麼回應。

「當然,你的修行也是。」里斯笑容可掬的做出最終結論,無視阿修羅所有的抗議跟掙扎。

 

想當然他們的早餐就遲到了。

 

 

 

 

「你今天吃錯藥?」阿修羅不悅的瞪著眼前心情很好的人,顯然對一大早的激烈運動有很大的不滿。

里斯心情愉悅的用毛巾細心擦著阿修羅的頭髮,還故作沉思貌思考了一下子之後,給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答案。

「嗯…大概是因為今天比較餓。」里斯眨眨眼露出無辜的表情。

「餓了就給我去吃飯!」阿修羅再次爆跳如雷的這麼怒吼,伸手揮開里斯的手,搶過毛巾決定自己擦。

里斯沒有阻止他的行為,但卻再次動作順暢的將他壓倒在床上,阿修羅面紅耳赤的瞪著他有些手足無措的開口。

「你又幹嘛!」該死,早知道應該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至少離門比較近!

「你不是叫我吃飯?」里斯笑得一臉理所當然,越靠越近。

阿修羅生平第一次覺得禍從口出是這麼危險的一件事。

 

幸好敲門聲即時響起,大小姐跑來送早餐了。

「快點開門~快點吃飯~然後陪我出任務!」大小姐在門外開始碎碎念。

里斯露出可惜的臉,慢吞吞的起身跑去開門。

「欸?你幹嘛一大早洗澡啊?就因為這樣所以早餐不出來吃?害我還要再跑來一趟!」大小姐不滿的看著里斯還有些濕的頭髮這麼抱怨。

「喔,因為很熱嘛。」里斯露出燦爛的笑容,大小姐有些發顫。

「熱什麼熱,現在全宅邸都有空調,你是在熱什麼…」大小姐隨口問了一句,只見里斯依舊燦爛的微笑卻不發一語。

「算了…你們幾點可以出任務?」大小姐只猶豫了一秒就決定放棄探討這個問題。

「嗯,大概是一點半吧。」里斯往房間看了一眼,仍然慢吞吞擦著頭髮的阿修羅這麼回答。

大小姐無言了幾秒,最後只好妥協的跑走了。

離下午一點半還有兩個小時,你們吃個早餐是要吃這麼久…法國人喔?

算了,還要準備一下里斯的慶生會,晚點出門就可以晚點回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下午一點半正是太陽最火熱的時間,大小姐撐著雪莉的洋傘還是痛苦的每兩分鐘念一次好熱,但在這種天氣阿修羅還是帶著他熱死人的圍巾,而且一直拉到半張臉都看不見了。

「阿修…你不熱嗎?」大小姐看著全副武裝的阿修羅不禁覺得自己快悶死了。

阿修羅瞪了她一眼,大小姐馬上從惡如流的閉嘴繼續專心走她的路。

里斯走在他身邊,幫他調整了一下圍巾的角度,露出他不悅的臉色。

「不用遮這麼高,看不到啦。」里斯湊近他耳側低聲開口,笑的非常燦爛。

阿修羅冷哼一聲,二話不說揮開里斯煩人的手,然後接下來的任務都離他有兩公尺遠。

 

「阿修…您沒忘記今天是…吧…?」大小姐欲哭無淚的在他旁邊低語,讓他更加感到煩躁。

阿修羅面孔扭曲了一秒,抿緊了唇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盯著正在乾淨俐落解決魔物的里斯發呆。

大小姐有些苦惱的看著正在快速進行任務的里斯有點鬧頭疼。

平常沒事就打得慢的要死,現在有事情需要拖延時間就給我快速秒怪…這人怎麼那麼難搞啊!

現在還不能回去啦!等下任務提早結束要怎麼辦!

 

上天恐怕不想給大小姐太多時間思考接下來的問題,里斯已經精神清氣爽的把任務完成之後,正朝這邊走來。

管他的!隨便找個藉口好了!大小姐豁出去的對著眼前的壽星提出詭異的要求。

「…荔枝?」里斯有些錯愕的重複,阿修羅看向別的地方很想裝死。

「對!呃呃呃…現在荔枝很便宜啦!正在特價,我上次看到但是因為錢不夠所以就沒買!你今天跟阿修去買個…買個三箱回來好了!」大小姐一邊從口袋掏錢一邊胡言亂語。

「三箱也太多了?!你是要拿來做什麼啊?」里斯無言的反問,大小姐已經把錢塞進他的後腰包,然後拉著身後有些昏昏欲睡的王子對著他們揮手。

「錢不夠就買一箱就好了!不要太早回來…我是說!你們可以逛逛有沒有別的需要東西可以一起買回來!」大小姐偷偷朝阿修羅比了個加油的手勢之後,就火速拉著王子殿下跑了。

「………」阿修羅只能眼神死的看著某個人偶越來越遠的背影嘆氣。

 

為什麼只要某人生日他就得遭受無妄之災?

 

 

 

 

「還好吧?要不要先去哪邊坐著休息?」里斯觀察著他的臉色這麼提議。

阿修羅再次不悅的瞪了他一眼,雖然很想回現在自己會這麼累到底是誰害的之類的,但這傢伙永遠只會把這種話當成稱讚,不說也罷。

「我就說不要出任務比較好啊。」里斯用一種我就知道的語氣這麼感嘆,讓他再次一陣氣結,所以他決定直接開始找哪邊有水果店,在心中第一千遍詛咒大小姐不得好死。

 

大小姐果然沒什麼金錢觀念,要買一箱荔枝只給了一千Gem,根本連三袋都買不起。

反正只是要拖延時間,乾脆不買回去也沒關係吧?當他正在思考是否要多換個幾家比價的時候,一回頭里斯卻不見蹤影了。

 

搞什麼鬼?這麼大的人還會跟丟?阿修羅皺起眉不知道是該去找人還是該留在原地等,他在原地張望了一陣子,發現好像還真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去找,果然還是在原地等比較快。

畢竟在大太陽底下等恐怕會有中暑的危機,他只好走進離他最近的屋簷下等某個白癡找過來。

 

一走進屋簷下,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眼前擺滿琳瑯滿目的茶具坊。

雖然這家店規模不大,不過樸素簡約的造型透著一股古色古香的氣息,有個架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茶杯和茶壺,另外一個架上擺滿咖啡機跟咖啡杯,在過去還有賣一些茶葉跟咖啡豆。

有些猶豫的停下腳步,只因為又想起某個很吵的大小姐的嘮叨。

 

「就買個一模一樣的東西嘛!弗雷特里西他們都買一樣的禮物給對方啊!!」

「他們是雙胞胎。」他皺眉。

「又沒關係!又不是送對練或是戒指…」大小姐小聲嘀咕,得到他的怒瞪一枚。

「就送需要的東西嘛!你們都會用到的嘛~像冬天就是手套跟圍巾啊!」大小姐依然滔滔不絕,他依然採取無視模式。

他確實還沒決定好那傢伙的禮物,但他實在不想聽大小姐的意見。

 

需要的東西。

腦中回想起某人喝咖啡的樣子。

宅邸又不是沒杯子,只是通常都是馬克杯,畢竟馬克杯最便宜,咖啡也都是最方便最便宜的即溶咖啡包,雖然有些人會很挑剔,不過那傢伙倒是沒什麼抱怨。

有些苦惱的站在攤子前面發呆,顧店的人是個老爺爺,已經呈現打瞌睡的狀態了,所以當然也就沒人督促他做決定。

 

他仔細看著架子上的各種咖啡杯陷入苦惱。

 

 

「啊、謝謝。」里斯伸手接過服務生遞過來的飲料,然後馬上沿著原路跑回去找阿修羅,但是水果店前面已經不見人影。

「咦?阿修羅?走丟了?」里斯有些無奈的搔搔頭,只好在附近的商家轉了轉,總算遠遠看到一個人站在巷子低頭沉思的阿修羅。

里斯盯著他幾秒,隨即偷偷繞了路從後面的巷子慢慢接近他,平常的話肯定會被發現,但阿修羅不知道又在想什麼事情想得很專心,連他都走到他後面都沒發現。

里斯直接用手上冰涼的飲料貼上他的臉側。

「!?」阿修羅果然嚇了一跳,隨即瞪向他。

「這是荔枝冰茶喔,喝喝看吧?」里斯露出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阿修羅忿忿的接過他還貼在自己臉上的飲料,正想打開的時候卻聽到里斯疑惑的問了一句。

「嗯?這一袋荔枝嗎?」里斯說著還想伸手幫他拿他手上的袋子,他立刻緊張的將手上的袋子轉了一圈遮住封面的字,然後換到另一手避開了里斯的手。

「不是,這是…這是大小姐叫我幫她買的,你不能碰!」阿修羅強作鎮定的隨意編造藉口。

「啊?為什麼?」里斯一臉疑惑反問。

「總之,她怕你用壞,所以不行。」阿修羅眼神飄移的默默補充,還和他隔了一段距離。

里斯心有不甘的看著阿修羅的舉動不放棄的繼續爭取。

 

「借我看一下又不會死…」

「不行。」

「你不要告訴大小姐就好了啊。」

「就說了不行。」

「不然你拿著,我看就好?」

「你耳聾了嗎!!!」

兩人就這樣邊走邊爭論的前往水果店,引起許多人側目。

 

 

 

 

「因為錢不夠,所以只買了一袋荔枝。」里斯拎著那袋荔枝拿給有點傻眼的大小姐。

「喔喔!欸…不知道要拿來做什麼…算了!你們先進去大廳吧?」大小姐最後露出微笑的讓路給他們倆進去。

里斯一走進大廳就看到大大的字條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跟生日快樂等字樣,餐桌上擺滿著食物,跟去年不一樣的布置,卻一樣熱鬧的氣氛。

里斯露出淡淡的微笑,禮貌的接受每個人的祝福,但通常很熟的人才會只會講客套話。

「前輩!恭喜你死第二年了。」弗雷特里西拍拍他的肩膀一臉欠扁的樣子。

「……很快就換你了,彼此彼此吧。」里斯無言的回禮,一旁的阿奇波爾多也湊過來拿了一張所有連隊生寫的祝賀卡片給里斯,讓他有些意外。

但是當看到卡片上面寫著什麼祝您音容宛在,您的精神永遠長存之類的…實在不怎麼高興得起來。

「你們到底是在幫我過生日還是來咒我死的啊?」里斯一臉沒好氣的抱怨。

弗雷特里西很淡定的表示他已經死了,所以咒他死這句話是不存在的。

伯恩哈德還回頭認真的回答:都有。

 

大小姐再次拿著生日蛋糕衝了過來,還要他幫忙點蠟燭。

「阿奇波爾多的打火機沒油了,你自己點吧!」大小姐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這麼開口。

重點是在他無奈的點火、切完蛋糕的第一刀之後,蛋糕立刻被大家蜂擁而上,好像是幾萬年沒吃飯的餓死鬼一樣。

里斯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蛋糕上,一如往常的習慣,他總是會搜尋某個人的身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總是在尋找他的身影。

他在這棟宅邸的地位一向跟那聒噪的薩爾卡多不相上下,跟薩爾卡多威權似的高調不一樣,阿修羅永遠都是那麼安靜不發一語,但從他身邊散發的氣息永遠是那麼有壓迫感與距離感,他不與人相處也根本不想去管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就算他一直看著他,他也依然是那樣無關痛癢的態度,所以他也就自然的走進他身邊,也是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態度。

 

搜尋了一陣子,果然在最後面的桌子看到正在喝飲料的阿修羅,他就避開喧鬧的人群走向他的身邊,很自然的坐到他旁邊。阿修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沒講話,他也樂的裝死,搶走他手上的飲料一飲而盡。

「喂。」阿修羅微紅著臉抗議,他也適當的回了個疑惑的微笑。

「今天是你生日。」言下之意就是壽星應該待在熱鬧的地方,畢竟今天他是主角。

「我知道啊。」里斯故作淡然的回應,看著手上的杯子幾秒鐘後,慢條斯理的轉移話題。

「所以,那是我的禮物對吧?」里斯看向一旁有些僵硬的阿修羅,指著他放在桌上的牛皮紙袋。

阿修羅整張臉通紅,假意咳了幾聲移開眼神。

「現在總算可以給我看了吧?」里斯認真的盯著他有些不滿。

「…回房間再說。」阿修羅仍然盯著旁邊的盤子小聲的回答。

里斯盯著他的側臉愣了幾秒,然後湊近他的耳邊輕聲低語。

「嗯,剩下都回房再說。」他微笑,悄悄在桌子底下握緊了阿修羅的手。

 

一室的喧嘩,此時此刻他已不在意。

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他注視的就只剩一個人。

 

 

 

 

大小姐最後塞了他一大罐剛榨好的荔枝汁當作生日禮物,讓他頗為無言。

這根本就是剛剛自己去買回來的吧!

回到房間後,阿修羅才把手上的禮物遞給他,而且死都不肯看著他給。

里斯飛快的打開了包裝典雅的紙盒,然後先看到了兩個製作精美的咖啡杯,而且一看就知道哪個是自己的,因為全白的咖啡杯上只有一個杯子的邊緣上有著小小艷紅的花紋,還有附兩個攪拌匙。

「以後有人會泡咖啡給我喝了。」里斯笑著這麼宣言,拿起杯子仔細端詳。

那個某人完全不想理他,故作鎮定的面對窗戶裝沒聽到。

「剛好今天有人教我做荔枝冰茶耶,不然現在做做看?」里斯興高采烈的把大小姐給的荔枝汁拿來平均分配,還興沖沖的跑去廚房拿了糖跟冰水回來,可是因為食譜記得不夠熟,調味出來的荔枝冰茶簡直是經典的失敗作。

「…好甜。」甜到連阿修羅都皺眉肯定是個極致的大失敗,里斯勉為其難的喝了一小口露出了好像剛剛喝下毒藥般痛苦的臉色。

「…乾脆拿去給大小姐喝好了。」里斯隨口說了一句,正想把調味過的荔枝冰茶倒進一大瓶的荔枝汁時,結果因為力道過猛,把整罐荔枝汁都打翻了,不過兩個人在意都不是打翻的荔枝汁,而是因為受到波及差點跟地面進行親密接觸的兩個咖啡杯。

「………」兩個人一起伸手搶救的結果就是兩個人都噴了一身荔枝冰茶,還一起滾在地上。

「唉…杯子沒事吧?」里斯扶著阿修羅的手這麼開口。

「嗯。」阿修羅簡短的回了一句,一抬頭才發現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才想尷尬的往後退,里斯就突然順手解開了他的腰帶。

「反正都要重洗了。」他微笑著吻上還有微愣的阿修羅,唇上傳來甜膩的荔枝香,他忍不住舔了舔他的唇吻得更深。

他扶著阿修羅的臉沒讓他掙脫,另一手握緊了他的右手,仔細傾聽著他的呼吸聲。

細微的聲音隨著舌葉交纏而消散,阿修羅本來僵硬的身子像是放棄般的停止掙扎,彷彿妥協似的微起唇瓣任他貪婪的佔有、掠奪。

他輕扯開阿修羅的圍巾,露出他白皙的頸項,沿著他的唇側一路往下,看著尚未消去的吻痕讓他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你、最近是、在發情期嗎…?」阿修羅深吸一口氣沒好氣的抱怨,對上里斯不懷好意的微笑。

「嘛、如果你的體力跟的上…」里斯脫下自己的上衣,湊近他的唇側低語。

「我想每天都可以是吧…」

阿修羅一陣氣結,伸手想要敲醒某個根本已經神智不清的白癡,但他才剛舉手就被里斯握住。

「我想你今天的體力很夠…」里斯握緊他的左手吻著他的指尖,露出迷人的微笑。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忍不住。

只要看著他,只要一直看著他。

他的一舉一動,他看著自己的眼神,他對自己露出的表情。

全部,都讓他愛不釋手。

每一次,就想把他們之間所有的距離都消除掉。

 

「嗯…哼…」阿修羅抿緊著唇,像是有些逃避現實的看著別處。

他的指尖輕拂過他的腰側,再次在他的鎖骨留下許多痕跡,有些自私的希望這些記號永遠不會消失。

荔枝的香氣飄盪在整個房間,沾濕的衣物被隨意扔至桌腳下,殘存的碎冰在兩人掌心融化,卻無法熄滅緩緩燃起的慾火。

他知道阿修羅所有的肢體語言,就算什麼也不說,就算用任何方式掩飾,他總是能夠分辨他真正的感覺。

他輕吻著他胸前挺立的乳尖,他感受著他顫抖的身體及劇烈的心跳聲,當他逗弄般的輕舔或是輕咬,阿修羅總是會先握緊他的手卻又偷偷的鬆開,他反客為主的握緊他的手,十指緊扣。

 

不到最後關頭他總是不會輕易觸碰最為敏感的地方,想陷的更深…想狂亂的毫無保留。

如果不到極限,阿修羅仍舊會隱藏著有所有情感,只要能夠讓他沒有偽裝,不管多久他都能等。

他吻著他的鎖骨安撫,手指在他體內緩慢的摸索,感受越來越熱的身體,看著他染上情慾的表情,永遠是那樣的惹人憐愛,他想好好珍惜卻又想狠狠的霸佔。

「呃哼…嗯嗯…」阿修羅仰起頸項忍受著他的進入,灼熱的溫度像是也要跟著融化。

「…不用忍著。」聽著他隱忍的喘息,里斯在他耳側輕聲開口。

當阿修羅像是求救似的擁緊他的頸項,他就知道自己的忍耐也跟著崩解。

他的聲音、他盈滿水霧的眼睛、當被快感逼迫而引發的顫抖,全部、全部都只屬於他一個人。

 

他稍緩步調,一遍又一遍的吻著他的臉側,吻去他的淚珠也是給他喘口氣的時間,但或許也只是貪心的自己想讓這段時刻變得更加漫長而已。

「你…這傢伙、今天…果然吃錯藥……」阿修羅彷彿是覺得疲憊垂下眼,有些吃力的開口。

他露出微笑沒有回應他的質疑,只是再次挺進他的體內,緩慢的卻又精準的撞在敏感點上。

阿修羅用沒多少力氣的雙手抓著他的肩膀,不停的顫抖,卻仍舊緊抿著唇不肯發出任何聲音。

他溫柔的吻著他紅潤的臉頰,另一手卻又像是不經意的觸碰著他胸前的乳尖,被情慾快淹沒的身體敏感的一直在他身下顫抖。

阿修羅輕哼一聲開始有些掙扎,抓在自己的手上有些用力像是催促,但他卻避開了自己的眼神。

 

「看著我…阿修羅,看著我。」里斯輕聲開口,伸手抓著他的下顎轉向自己。

「…你這渾蛋……」阿修羅咬牙切齒的開口,淚眼婆娑的琥珀色眼瞳美的像是雨過天晴的月圓。

突然加快的速度讓身下的人發出難耐的呻吟,甜膩的讓他徹底陷落情慾的深淵。

在越發高漲的快感之下,他突然狠狠咬住阿修羅白皙的肩膀。

「啊啊、嗯嗯……唔…」突如其來的刺激與占據全身的高潮融合,讓阿修羅忍不住喊出聲同時到達顛峰。

 

好一段時間,房間都只有兩人的呼吸聲,直到里斯再次輕柔的吻著他肩膀上的咬痕開口。

「…很痛嗎?」里斯的聲音帶著笑意,顯然早就知道答案。

「…………我要殺了你……」阿修羅用著稍啞的聲音不甘願的回應,聲音帶著一絲委屈般的哭腔,讓里斯露出安撫似的微笑。

「你就知道你每次在那個時候…對我動手動腳我到底要多忍耐了?」里斯露出一臉受害者般的無辜神情,讓阿修羅氣的直打他,里斯也沒躲開只是埋在他體內的熾熱又再次頂了一下而已。

「……你、你你給我…出去…」阿修羅用瞬間紅透的臉這麼怒罵,只見里斯突然舔了舔他肩膀上的咬痕,害他全身一顫。

「嗯…我很喜歡你給的禮物。」里斯慢條斯理的開口,讓阿修羅再次有不好的預感。

「所以…我想我應該要給你獎賞…」里斯吻了吻他紅腫的唇瓣,再次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阿修羅震驚的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可是他這次完全動彈不得,而且完全來不及抗議就被堵上嘴。

 

他開始考慮分房睡的可能性。

 

 

 

 

「幫我泡嘛…」

「你給我走開!」

「可是我很久沒喝到了…」

「滾!」

「而且啊…我覺得如果我今天沒喝到你親手泡的咖啡…晚上我好像會睡不著耶……」

「………」

弗雷特里西和他哥哥在下午經過廚房的時候不幸聽到了這段話,當然身為一個常識人他立刻就脫口而出。

「胡說什麼啊?是喝了咖啡才會睡不著吧?」

結果等他看清楚在廚房放閃的是連隊前輩之後,他就後悔不已。

里斯和藹可親的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對著他們打招呼,然後說了剛剛沒聽清楚他的建議,可否再說一次的要求時,他立刻裝出他失憶了。

而且感覺萬般不樂意的阿修羅正在默默拿出架子上的咖啡機,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大小姐剛好跑來要找那兩個缺席一整個早上的人出任務,結果剛好看到阿修羅難得的要動手泡咖啡,就很開心的舉手說她也要一杯。

 

阿修羅感覺心情很差,他瞪了大小姐一眼彷彿很想無視,結果大小姐跑向他可能是想要來個抱大腿求情攻勢之類的,但好死不死她拉到的是圍巾。

「唉呀,大小姐要喝咖啡就給布列依斯泡就好了,他是專家嘛~回房間在泡吧!」里斯依舊維持著皮笑肉不笑的狀態以最快的速度拉好阿修羅的圍巾,搶走了唯一的咖啡機跟咖啡罐就這麼拉著阿修羅跑了。

 

所有人感覺好像有一群烏鴉跟冷風吹過,他們全身都凍僵的感覺。

好半晌才一起開口說出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是齒痕…」弗雷特里西有些無法相信的開口。

「…是齒痕啊…」伯恩哈德呆呆的重複。

「原來這次是遮齒痕啊。」大小姐一臉我明白了的表情,讓人不禁覺得她好像知道更多內幕,但他們都不想變成黑炭,所以只好少管其他人的八卦,這是明哲保身的好習慣。

 

 

 

 

 

 

 

END

 

後記

啊啊啊啊啊!!!趕死線成功!!!都是臭烈O的錯!!!!
雖然里斯確實每天都在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來表達他欲求不滿,

但實際上寫出來真的有點恐˙˙˙
總之,生日快樂啦~里斯!!
難怪最近阿修都有點爛骰,然後你骰的都特別好,還以為是升上R3後的關係咧~嘖嘖

總之~感謝大家看到這裡OWO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熊阿希
  • 看完這篇我半夜都興奮到睡不著了QwQ
    前輩不要這麼變態好嗎QQQ小心半夜被阿修割喉(X
    R18好甜!!!!甜到快蛀牙了啊啊啊啊!!!豪吃!!
    阿修還是那麼可愛>///<(被燕飛
    可是啊,全身荔枝冰茶不會黏黏的嗎阿修...(被瞪

    然後偷偷提出錯字ˊ艸ˋ
    >>>「你給我死開!」
    我 我不知道鏡桑是想寫走開還是甚麼的ry(爛國文
    >>>里斯和藹可親的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對著他們打招呼,然後說了剛剛沒聽清楚他的建議,可否再說一次的要求時,他立刻裝出他失「憶」了。
    後記也有個小錯字>>>「趕」死線

    感謝鏡桑在前輩生日送上這麼熱騰騰的大塊肉QQQ好吃嗚嗚嗚嗚嗚(哭什麼
    趕死線辛苦了!!!(這人也是#
    然後希望前輩禁慾一下好嗎...這樣阿修好可憐...(遠目
  • 事實證明不可以在晚上看R18!?
    他表示餓很久了,所以想要呃...感情溫存一下嗯嗯!
    對呀~會黏黏的喔~沒關里斯都會幫你洗乾淨˙˙˙˙(燕飛燕飛燕飛

    感謝我的錯字小天使OTZ 晚點去更改一下
    不小心變成大陸人啦哈哈哈WW是走開沒錯XD

    你放心,里斯也只有特殊節日有肉吃而已XD
    平常阿修也是不怎麼給人碰的~
    但是特殊節日總會有那麼一點妥協意味W
    不過我還是可以同意阿修去跟王子換房間睡得哈哈哈哈(被燒滅

    鏡之璄 於 2014/08/14 22:35 回覆

  • 相思
  • 我看到這句"為什麼只要某人生日他就得遭受無妄之災?"時瞬間心想:
    因為你是他老婆嘛。∀。) (被燕飛
    不過鏡大家的阿修比較溫柔,我家的已經分房了(大爆笑)順帶一提受惠者是大小姐>WO(被燒滅
    前輩再不禁慾小心精盡人亡ww到時就UCCU了www
    感謝鏡大餵肉/‧ω‧)/非常好吃!!XD
  • 天啊!!相思桑怎麼那麼聰明!!!!
    我打完這句話也OS了相同的一句話啊~~(握手握手<人家不要
    分房不錯,睡眠品質有保障(再次被燒滅
    其實這裡里斯很節制了,他在我夢中還有各種不同姿勢(XXX
    這次給他吃飽一點~叫他不要在早上閃瞎我而已冏。

    感謝大大的留言XD

    鏡之璄 於 2014/08/14 22: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