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在遙遠的遙遠之後許下約定。
哪怕那是詛咒、是謊言,亦或是痛苦的開始。
我仍然會...在此等待。

*薩爾大人生日賀文OWO
*6/7新增番外



「啊…已經在狂風暴雨了。」大小姐一邊死魚眼的盯著滿地落葉斷枝的庭院,完全不想出門打任務。

「應該明天才會停了。」布勞站在一旁苦笑著回應。

「可是這樣怎麼出門買食材啦…薩爾大人明天生日!」大小姐一邊整理被狂風吹亂的頭髮一邊這麼抱怨。

布勞也露出苦惱的表情,畢竟買完食材後還要有時間去準備。

「只好在晚餐慶祝會前先進行什麼遊戲來拖延時間了。」布勞這麼提議。

「………我不想讓他們破壞宅邸。」大小姐微弱的提出抗議。

「那就做一些靜態的活動好了。」布勞突然露出燦爛的微笑。

「……要做什麼?」大小姐看著這個笑容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

「這就交給我來安排吧?」布勞繼續微笑。

呃…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大小姐雖然有些猶豫不決,但自己又想不到什麼其他活動…

「呃…好吧,你還是要負責做完蛋糕喔。」

「沒問題。」布勞露出無懈可擊的微笑答應了下來。

 

 

 

 

「因為颱風來襲,所以日常任務改成進行宅邸遊戲,請每個人妥善保管自己的樸克牌,遊戲將於六點整時開始。」一大早梅倫就帶著異樣濃厚的微笑站在公布欄面前,對著每個經過的戰士們這麼說。

「…這又是在搞什麼?」利恩一臉不妙的這麼詢問,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大小姐該不會又想找個先鋒吧?」回想起當先鋒的慘痛經驗,阿貝爾不安的這麼反問。

本來很多人雖然很想要不要參加,但感覺不參加搞不好會更慘,因為梅倫已經說過會有處罰遊戲了。

 

然後在眾戰士萬分不甘願的情況下來到晚上六點鐘,毫無預警的全聖女宅邸突然停電。

「喂!這又是在搞什麼鬼?」正在進行例行研究項目的羅索爆跳如雷的打開房門大罵,他的研究資料都還沒存檔,氣的破口大罵,只可惜一片黑暗的宅邸沒有人回應。

在圖書館的薩爾卡多更慘,他當然沒管那該死的什麼屁遊戲,他正如以往平常的日子整理圖書館的資料,很不湊巧的他正拿著一疊書踩在梯子上放書,結果突然燈光一暗,他伸手不見五指,要整理書也不是,要下梯子也看不太見,讓他一時進退兩難。

正在睡覺的古魯瓦爾多當然沒有任何影響,卻讓正在整理房間的布列依斯很困擾。

 

 

「搞什麼啊?這也是遊戲的一部分?」大小姐無奈的問著眼前帶著笑容的路德,一邊伸手接過自己剛買好的事件卡。

「就請大小姐好好期待。」路德心情很好的這麼回應,拿出了手電筒遞給大小姐沒有做解釋。

「嘖!就不要到時候他們還是拆了房子!我就叫你們賠!」大小姐拿起手電筒這麼說,結果好死不死馬上聽到一聲超大聲的玻璃碎掉的聲音。

「咦?」路德發出了疑惑的聲音,大小姐已經氣得邊大吼邊衝向出事地點。

「你看啦!就說不要玩遊戲了!」

 

大小姐怒氣沖沖的衝向事發地點想要痛罵到底是哪個渾蛋打破了窗戶,結果手電筒一照就看到站在碎裂鏡子前面的古魯瓦爾多,她立刻驚訝的改口。

「啊?王子殿下!?您為什麼要打破鏡子?打破鏡子是要衰七年的!」大小姐壓著自己的臉大吼大叫。

「…妳的重點是這個嗎?」也聽到噪音趕來的里斯和阿修羅剛好聽到大小姐的話,里斯立刻無言的反問。

古魯瓦爾多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因為他一直維持著警戒,所有人也跟著他的視線一直移動。

沉默了良久,古魯瓦爾多總算皺眉說了一句話。

「剛剛…這邊有東西。」因為布列依斯要他去找大小姐要手電筒,所以才會出現在這裡,結果走到這邊的時候黑暗中有種帶著殺意東西靠近他,他想都沒想就直接揮劍,卻什麼也沒砍到,反而用力過猛就把廁所前的鏡子打碎了。

 

「…什麼?什麼東西?難…難道是倉庫的魔物跑出來了嗎?」里斯突然很緊張得這麼反問。

「怎麼可能!魔物怎麼逃過王子殿下的猛擊!」大小姐再次重點錯誤。

突然在走廊的盡頭響起了某人的腳步聲,讓他們停止了談話聲,大小姐把手電筒從走廊照過去腳步聲突然消失了。

「喂,誰在那裡?」大小姐皺眉問著,開口回答她的卻是阿修羅。

「那邊沒有人的氣息。」氣氛一瞬間突然變得很詭異,偏偏這個時候大小姐的手電筒突然閃了一下,變的比較暗淡無光。

「呃…好像快沒電了…王子殿下陪我去拿電池好了。」大小姐故作鎮定的這麼說,一手已經抓緊了王子殿下的衣服。

「嗯。」古魯瓦爾多以沒有睡醒的聲音這麼回答。

五個人默默走在黑暗的走廊上,在經過大廳的時候,突然有個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喔,大小姐妳們在這啊?」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的慘叫聲反而嚇到前來搭話的梅倫,梅倫連忙拿起自己的手電筒照亮自己的臉有些無奈的回應。

「是我啦。」

「你不要那樣照!看起來更可怕啦!」大小姐氣的對著他揮拳,然後順便問了一下遊戲到底是在玩什麼。

「都寫在公布欄啦,每個人抽的樸克牌代表的是自己,抽到鬼牌的就是鬼,會搶奪其他人的樸克牌,遊戲結束沒有樸克牌在身上的人就要參加處罰遊戲。」梅倫簡單解釋,順便說明了現在的戰況。

「有些一開始就沒有來抽樸克牌的人都被隔離起來了,免得影響遊戲的進行。順便說一下,我們已經決定好處罰遊戲了喔。」梅倫微笑補充。

「這是一定會打起來的吧!你們是白癡嘛!」大小姐氣得想抓梅倫的領子,但只可惜身高太矮只能扯他的衣角。

「樸克牌有損害也算出局,我想他們不會這麼做啦。」梅倫有些無奈的這麼表示。

 

碰!

突然從另外一邊的牆壁傳出一聲沉重的聲響,讓所有人愣了一秒。

「怎…怎麼了啊?」大小姐盡量維持平靜的詢問,但是牆壁另一邊沒有人回應。

「啊!應該是工作人員吧?」梅倫淡定的推論,走到了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後打開房門,然後用手電筒照進了房間,可是這間房間因為是沒人用的,所以只有基本配備,卻沒有人在。

「咦?難道是用窗戶逃走了嗎?」梅倫將手電筒移向了窗戶,可是窗戶是從裡面鎖住的。

 

叩叩叩。

敲門聲。

是從隔壁的房間傳出來的,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但梅倫還是故作鎮定的回應。

「呃?怎麼了?其實是這間才對嗎?你被鎖住了嗎?」梅倫擠出微笑再次縱容的開門,所有人再次看見一個空的房間。

大小姐吞了吞口水再次用力抓緊了王子殿下的衣服,她小聲的詢問。

「裝神弄鬼是你們遊戲的一部分?」

「呃…我們確實沒有禁止…」

 

叩叩叩。

又是敲門聲,又是剛剛進去看過的房間。

所有人面面相覷,剛剛應該確認過那裡沒有人才對。

突然從背脊蔓延的緊張感壓迫著心臟,古魯瓦爾多握緊了腰間的劍,大小姐吞了吞口水。

梅倫鎮定的想要走回之前的房門,手上的手電筒突然開始一閃一閃的。

「喂、感覺你的也快要沒電了耶…」大小姐緊張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卻在此時王子殿下突然說了一句。

「有東西。」然後二話不說突然拔劍朝空中揮了一劍,揮劍的風聲在寧靜的走廊格外清晰,可是還是什麼都沒有砍到,與此同時,梅倫的手電筒突然熄滅了。

 

一片黑暗中,里斯突然感覺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腳。

「哇啊啊啊啊啊啊!」里斯立刻跳開,撲向了一旁的阿修羅,反應不及的阿修羅被他這麼一撞當然維持不住平衡,兩個人都跌在地上滾了一圈。

「幹麼啦!又幹嘛!?」大小姐逼不得已開了快沒電的手電筒,照著滾到地板上的兩個人,然後又朝附近照了一下,然後她看到地板上某個被燈光照的閃閃發亮的液體。

詭異的綠色液體。

一滴一滴從天花板滴下,大小姐整個人僵住,她突然想起有人說過如果撞到阿飄的話,就算看到也要裝成沒看到,所以她決定默默移開視線,卻感覺到從自己的頭頂上垂下了很長的頭髮。

「哇啊啊啊啊啊!」大小姐立刻秒丟下手電筒,退後了好幾公尺撞上身後的木門發出了一聲很大聲的碰。

 

「不要再吵了!都給我閉嘴!」某個人的聲音從大小姐身後的木門裡面傳出來,讓所有本來想拔腿狂奔的人都停了下來。

「薩爾大人?薩爾大人嗎?這邊是圖書館?」大小姐現在完全不想靠近手電筒,只好出聲確認。

「閉上你的嘴,然後給我從外面把鎖打開!」薩爾卡多心情很差的這麼表示。

梅倫連忙去撿起大小姐的手電筒去找出圖書館的大門,果然外面有個東西固定住了門把,讓薩爾卡多無法任意離開圖書館。

 

「誰把您關在這的啊?」大小姐鬆了一口氣這麼詢問。

「我哪知道!被我知道他就死定了!」薩爾卡多一臉不滿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好像有點狼狽。

「您…您是在整理圖書館嗎?」大小姐有點傻眼的看著全身髒兮兮的薩爾大人有點無言。

「到底是誰給我把宅邸用停電的!?」薩爾卡多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想知道到底是誰是害他跌下梯子的兇手。

在黑暗中找不到落足點,他只好先把書放在最高層,一邊維持平衡一邊找下梯子的方法,就在他快到地面的時候,不知道哪個白癡的尖叫聲嚇的他手滑了一下,然後摔下來就算了,連梯子都一起失去平衡,害他在黑暗中也不知道要往哪邊閃,就這樣被壓倒在梯子下。

好不容易搬走了梯子,想說要去找那個白癡人偶算帳,哪知道自己卻走不出圖書館,不知道是哪個白癡在圖書館外面加了鎖,害他出不去。

 

他記得圖書館有別的門可以出去,問題是在黑暗中他是要怎麼找?

當然只能沿著牆壁敲過去,反正木門的聲音不一樣他可以辨認出來,問題是圖書館也有很多給工程師實驗的地方,導致他敲了半天也沒找到那扇門,他正想只好踹開圖書館的門出去的時候,剛好聽見大小姐恐怖的尖叫聲,他才破口大罵。

 

「啊、該不會是因為沒抽樸克牌所以被關起來的吧?」一旁的梅倫這麼推論,薩爾卡多憤怒的瞪了過來。

「到底是哪個傢伙,我要把他碎屍萬段!」

「冷靜、冷靜只是個遊戲罷了!」大小姐連忙安撫,一旁的里斯也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一起抱怨。

「嘖!原來只是薩爾卡多!那就不要亂嚇人啊!真是。」里斯一臉不悅的這麼抱怨。

「那就不要抓著我的手。」阿修羅默默這麼抗議。

里斯沒有回應,但反而抓得更緊。

 

「算了!我要去找人開燈,布勞在哪裡?」薩爾卡多顯然已經對這現況失去耐心,立刻想要結束這場鬧劇,大小姐聞言非常緊張,該死啊!如果布勞還沒準備好,那薩爾大人的慶生會就泡湯啦!

「啊!那在結束遊戲之前,先看看我們的樸克牌是不是都在好了。」大小姐連忙對著梅倫擠眉弄眼要他拖延時間,然後一邊東翻西找自己的口袋。

「欸?我的樸克牌不見了耶…」大小姐緊張的翻來翻去。

「咦?我的也不見了。」里斯也翻了翻自己的口袋。

「什麼?我的怎麼可能不見?」梅倫很認真的重覆翻了好幾次自己的口袋。

王子默默亮出他的黑桃A表示他的還在,阿修羅也默默亮出他的菱形K表示他的也在。

「奇怪?!難道是剛剛的攻擊嘛?慘了!遊戲還剩幾分鐘!」梅倫有些驚恐的這麼表示。

「當時說好是七點晚餐前,所以還剩二十八分鐘。」大小姐緊張的補充。

「完了!沒有樸克牌的人要參加處罰遊戲!得快點搶回來!」梅倫瞬間臉色微變的大叫。

「什麼?處罰是什麼?」里斯也一臉緊張的詢問。

「要吃大小姐的親手料理。」梅倫一臉嚴肅的這麼說。

所有人都晴天霹靂,沒有卡片的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大叫。

「得快點搶回來啊!」然後就以最快的速度衝出去了,里斯衝出去之前還不忘拉著阿修羅一起跑,就連薩爾卡多都默默加入了搶奪卡片組。

王子殿下默默把自己的樸克牌塞進自己的腰帶,決定誓死捍衛這張樸克牌。

 

「我討厭你們…」大小姐淚流滿面的留在原地哀嚎。

 

 

 

 

「啊!給我站住!弗雷特里西!」里斯以時速百米的速度衝向正拿著手電筒對著伯恩哈德做鬼臉的弗雷特里西,毫不客氣的奪走他放在桌上的樸克牌。

「前輩!你作弊啊!」弗雷特里西見狀立刻追了過去,伯恩哈德無言的關了手電筒。

薩爾卡多非常作弊的用鋼絲阻擋了很多人的逃難路線,然後意外的發現蕾格烈芙大人也在裡面。

「啊!真是失禮了,蕾格烈芙大人。」薩爾卡多馬上想要解開鋼絲。

「喔,吾沒關係的,因為吾也沒有樸克牌,呵呵。」

什麼!?薩爾卡多的腦袋中浮出了蕾格烈芙大人吃了大小姐料理死去的畫面。

「您別擔心!我會搶兩個回來的!」說完薩爾卡多就朝著正在用劍劈開鋼絲的利恩跟阿貝爾衝過去。

「嗯?不用這麼激動的…唔?」蕾格烈芙傻眼的看著已經跟利恩和阿貝爾打成一團的薩爾卡多有些不解。

 

在被里斯大肆宣傳沒有樸克牌的人要被處罰吃大小姐的料理之後,搶奪戰就變得更加激烈。

在最後一分鐘之時,梅倫終於從仍然專心做實驗的沃肯口袋中偷走了救命的樸克牌,與此同時宅邸的燈全都亮了。

「好了,遊戲結束。所有沒有樸克牌的人站到左邊,有的人就站到右邊吧。」布勞露出微笑這麼表示。

結果三分之二的人都站到了左邊。

「啊、我想各位已經知道處罰是什麼了呢。現在我們就請這次的兩位抽到鬼牌的戰士們亮出自己偷到的所有樸克牌吧。」布勞露出幸災樂禍的微笑這麼說。

 

「哼哼,我是不會輸的。因為這已經是定數。」傑多得意洋洋的亮出手上黑色鬼牌和偷來的十八張樸克牌。

「呼呼呼呼呼呼、結束了,全部都結束了。」伴隨著狂妄的笑聲,史塔夏從天花板跳下手上拿著屬於自己的紅色鬼牌,還有八張別人的樸克牌,其中包含了里斯的梅花K、大小姐的黑桃J、梅倫的愛心A。

「居然是妳偷的啊!」里斯無奈的看著洋洋得意的史塔夏有些沒面子。

阿修羅嘆了一口氣,也難怪他感覺不到氣息,因為根本不是人類。

 

「那麼,現在請往餐廳移動。」布勞指揮著大家進入餐廳,然後宣布慶生會的開始。

「薩爾大人!生日快樂喔!這是我答應給您的!」大小姐從裙子的口袋中拿出了咒三事件卡,連同放在桌上的薩爾卡多娃娃一起遞給薩爾卡多。

「喔。」薩爾卡多用手接過禮物,沒有什麼表示。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薩爾大人。」大小姐笑著唱起生日快樂歌。

 

呿、明明是個笨得要死的主人。

整天只會惹麻煩,就連這種日子、這種東西…其實也是不必要的東西。

總有一天會回去的。

在那之前…

 

「嗯。」他輕聲回應,專注的聽著眼前的人偶唱歌。

 

就這樣吧。

 

 

Fin

後記

抱歉啦XDDD薩爾大人生日居然這麼衰WWWWW

我為了抽薩爾大人的娃娃居然花了26張抽獎卷啊!!!連尤利卡都被我抽回家了啦冏!

薩爾大人超難抽的啦!

不過衣櫃還有一格才會爆,我希望快點爆了我才能把討厭的衣服扔出去啊(扶額

官方真的很奇怪,我就是因為不想要那個獎勵所以才不解任務的,什麼朋友解了就會一起拿到獎勵的設定真討厭啦!!!!

 

薩爾大人是認真工作的好男人,我終於買了第一張咒三送他啦!

薩爾大人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貓貓薩爾大人殺好快XDDD超開心的。
吃我的直傷六滴啦!

 

感謝~大家看到這邊OWO

最近跑去玩艾爾之光玩得頗兇呵呵。

我感覺回不去楓之谷的畫風啦~~~~嘖嘖.

謝謝大家~

 

 

 

 

番外-大小姐的料理



 

中午時分,大小姐非自願性的在廚房忙東忙西,身為監督者的弗雷特里西膽戰心驚的待在旁邊指揮著大小姐的動作。

「妳又在加什麼?」弗雷特里西緊張兮兮的搶過大小姐手中的調味料仔細端詳。

「加鹽啊!不要大驚小怪的,嚇我一跳!」大小姐不滿的站在椅子上對著弗雷特里西抱怨。

「…這是辣椒粉。」弗雷特里西無言的打開蓋子判斷內容物之後說出正確答案。

「……辣椒粉不要用白色的罐子啦!」大小姐頭痛的看著已經煮好的三道菜都上了辣椒粉大聲慘叫。 

「那這個就給阿奇波爾多、羅索跟沃肯好了。」弗雷特里西無奈的在旁邊附上標籤,免得等等不小心變成自己最後的晚餐。

 

 

「那、這個要不要加醬油?」大小姐邊攪拌熱湯邊諮詢意見,弗雷特里西再次打開那個看似醬油瓶的黑色瓶罐聞了聞之後,他再次遙頭。

「…這是黑醋。」弗雷特里西默默把這罐放到廚房在最高的架子上免得又被大小姐拿來亂加。

「煩死了!我等下要叫布勞全部打調味料貼上標籤啦!」大小姐勃然大怒的開始拿起菜刀切菜,弗雷特里西立刻跳開她一公尺,還不忘囑咐切的不一樣長的蔥不要放在他的盤子裡。

「你到底是來幫忙的還是來損我的?」大小姐一臉鄙視的瞪著弗雷特里西,沒注意自己把大蒜扔進了熱湯裡。

「……我是為了活下去才來的。」弗雷特里西已經懶的阻止她了,默默拿出口袋的紙在三道菜的後面再次補上了熱湯不能喝的筆記。

明明很多人都哭著求他過來一起幫忙了,但他還是無法阻止大小姐煮出生化武器…他是說正常人的料理,但這實在不能怪他。

算了…反正是那群人的處罰遊戲,弗雷特里西心如死灰的看著健忘的大小姐在同一道牛肉上加了第三次的鹽已經懶的阻止了。

 

 

 

接受處罰的人至少有十六個人在吃完這頓之後跑去拉肚子,還讓五個人直接進了重生室。

畢竟在那個遊戲之後已經過了一個多月,誰都不記得自己還有這個處罰,也就少了防備之心,再加上大小姐的料理用看的根本看不出來有問題,幸好優勝者都會被布勞通知今天是恐怖的處罰日才不至於一起去重生室報到。

 

因為大小姐自己也得受處罰,不過她倒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欸?這個馬鈴薯一點味道都沒有,我該不會忘了加鹽吧?」大小姐邊咀嚼編疑惑的看向弗雷特里西。

「因為妳都加在牛肉上面了。」弗雷特里西把那道加了三次鹽的牛肉送到她面前要她自己吃吃看也只得到了她一句:喔,真的有點鹹而已。

 

……人偶的舌頭都這麼有問題還是只有自家大小姐這麼重口味?

那道牛肉可是鹹到大家只吃了一口就會立刻吐出來,然後衝去找水喝的程度。

「妳還是放棄料理吧…」弗雷特里西語重心長的這麼勸告。 

「你以為是我想做嗎!」大小姐立刻爆跳如雷的反駁。

 

 

至少今天過後大家吃飯時間可以安心一點了。




FIN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彗
  • … 這個有點像鬼故事呢 ~ 我超 ~~ 喜歡哦 ~~
    嘻嘻 … 嘻嘻嘻嘻 ~~~~~~ ((笑得一臉燦爛
    其實你可以寫得更恐怖的 ~
    這樣才有真實感 ~~~
  • 我自己寫有點毛毛的~XDDD
    其實要寫鬼故事,還是烈歐比較厲害!
    因為他是住過宿舍的人~住過學校宿舍的人總是有很多恐怖體驗~
    下次我只好請他幫我啦XDDD

    鏡之璄 於 2014/08/06 23:29 回覆

  • 小藍
  • 大小姐親手做的料理就是最恐怖的懲罰(喂)XD
    不考慮找露緹亞學做料理嗎?
    小夏人生大贏家(?
    ___
    這邊的颱風天我家的情況是
    R3前輩被阿修吹的颱風吹走了XDDDD(R3前輩是黑岩前輩!(X
    前輩被吹走的話里修文就絕種啦(里斯:喂
    ___
    回不去的人有很多XDDD(哀傷(還好意思說

  • 沒錯XDDD
    露緹亞表示我已經沒救了,叫我不要進廚房荼毒生靈XD
    小夏厲害是嚇人功力XD
    我覺得她倒吊在天花板上對著大家微笑很有恐怖片的味道˙˙˙

    我明明就很想回去練我的角色啊QWQ
    可是那楓之谷容量真的有夠胖,我家筆電跑不動啦!QQ

    鏡之璄 於 2014/08/06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