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中秋節就是要吃肉啊,不然要幹嘛?(已經國慶日了,小姐

*白色情人節賀文(差點就忘記了這回事)


*附上濱崎步My ALL http://mymedia.yam.com/m/3013343

 

 

被烈焰所覆蓋的狂氣山脈,創造主的寶座。

 

「那裡就是…這個世界的盡頭。」少女遠遠眺望著最高峰以喃喃自語般的語氣開口。

三位侍者站在她身後,第一次沒有了開玩笑的心情,接下的他們必須為了迎接最後時刻做準備。

戰士們長久以來的努力都是為了回到原來的世界,一路跟隨聖女的他們,或許在此地就是他們的終點。

「…前進了,能夠得到什麼嗎?」不知道是誰突然在這壓抑的氣氛中帶著疑惑的語氣開口,眼前的少女並沒有回頭,她輕輕嘆了一口氣,以帶著些微遺憾的語氣回應。

「不知道,但是必須前進。」

必須前進,不管是否願意、不論是否可以得到什麼。

 

人類,一開始就是一無所有的降生於世界,或許是為了填補那份空虛感,不斷的努力,試圖去擁有著什麼。

雖然直到最後,他們依舊是一無所有的來到這個地方。

不過來到這邊的每個人都沒有放棄。

那既然如此,她的任務就是陪著他們,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好好把握剩下的時間吧。

少女閉上了眼,握緊了雙手。

 

 

寒風捲起片片殘葉,在潮濕的空氣襯托之下,就連微弱的陽光都帶著涼意,青年站在空無一人的庭院中觀察著又開始變化的天氣沉思。

如果是以前這個時候,現在應該是跟著大小姐一起出任務的時候,但大小姐已經三個禮拜沒出任務了,所有人早就見怪不怪。

剛開始或許也有些人會惱火,但是在知道最後的對手之後,所有人都反常的選擇消極。

 

那裡是一切的終點,在想要實現願望的同時卻又害怕去面對那些曾經。

回去曾是他們刻不容緩的願望,即使不知道回去又能改變什麼,也不肯在這裡放棄,所有的努力跟戰鬥就像是為了這一天而到來。

但反到這個時刻終於到來的時候,所有人卻猶豫了。

在這個世界的漫長等待中,似乎連一開始的焦急和悔恨都消磨在時間中。

 

明明必須前進的,卻在此刻停下了腳步。

在不斷流逝的時間中,沒有誰是不會改變的,或許願望跟目的都未曾改變,但隨著時間、隨著環境…

所有曾經熟悉的東西都變質了。

 

當時得自己是怎麼想的?當時的自己是想完成什麼?

不管是當時的心情、記憶還是痛苦…全都記不清了。

時間悄悄帶走一切,連經歷的所有磨練後,在最後卻也都是徒勞無功。

  

他不是不懂,或許他只是裝作看不見而已。

 

在整座宅邸都圍繞在微妙的氣氛中,大小姐卻還跑來提醒他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明天是利恩大哥的生日喔!阿修修知道是什麼日子吧?」大小姐帶著一如往常的笑容這麼詢問,讓他本來五味雜陳的嚴肅心情瞬間化為渣。

他沒有忘記…雖然他很想無視,但日期就是今天了。

其實不只是大小姐,某個傢伙最近也是莫名興奮的在倒數日期,看向他的眼神帶著一種期待,那種樂呵呵的樣子讓人很想先賞他一段爆打,再把他倒吊在外面的樹上去淋雨三天三夜之類的!

…但他卻會在這種期待的眼神下坐立難安。

 

幸好這次那傢伙沒有死黏著自己不放,所以他早就準備好了,但問題就是要怎麼交給他?

因為之前直接扔在他看的見的地方無效,還被威脅不跟他老實祝賀就要去宅地到處宣揚之類的蠢事,所以這個方案只好作罷。

直接走過去他面前,先把回禮扔到他臉上,再說句情人節快樂?

憑他的身手好像也不可能真得砸到他臉上,除非先來一段戰鬥然後再出其不意的扔過去?

腦中突然浮現某個白癡奮不顧身得衝去保護他回禮的愚蠢畫面讓他臉頰很燙。

或是叫影分身送過去,然後回禮完就直接消失不見?

這樣確實可以減少尷尬的時間而且所有該說的話還是能說,但這樣的話他晚上恐怕不能回房,免得前功盡棄

還是要睡前交給他…不,這樣感覺更危險了。

 

苦思了一整個早上還是沒結果,讓阿修羅臉色鐵青。

偏偏這時候大小姐帶著詭異的笑容走到了他面前來了。

「要不要來個久違的任務?烈歐少爺給的地圖喔!」大小姐身後跟著這個月才來的倒楣新人-威廉少佐,就是那個傳說中爛骰是王道的存在,因為他剛到的時候正是大小姐完全不想動任務的時候,所以他到現在還沒有經過大小姐的洗禮。

他沉默的沒有回應,但卻站起身走到少女身旁。

「或許可以在戰鬥後找個時機給喔。」大小姐一臉燦笑的說出令人意味不明的話,威廉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他也只是默默拉起了脖子上的圍巾移開眼神。

 

 

身為任務固定班底,看到大小姐走過來當然就知道要做什麼了,里斯二話不說得準備好裝備後就站到了阿修羅的身旁,直視他的眼神耀眼的不可逼視,臉上明明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卻讓阿修羅尷尬的迴避視線。

威廉一瞬間回想起王子殿下對著他露出的同情眼神,他好像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大小姐先是對著布勞吩咐了幾句後就看著烈歐少爺給的地圖帶路了,路上免不了因為大小姐迷路而引起的爭吵,最後還是阿修羅找到了路。

 

一進到地圖領域從前方跳出的兩隻藍色小貓讓某兩人一陣傻眼,這不是土星貓嗎……?

依照大小姐的進度當然不是可以遇到土星貓的階段,烈歐少爺一直都是領先大小姐任務進度,看樣子根本就是因為少爺不想打就變成送給大小姐玩了吧…

「之前有帶王子殿下出來打過,但王子殿下根本沒出來,兩隻都被多妮妲單吃了,然後王子殿下就不想打了,他明明就說要土星貓的標本說。」大小姐自動自發的對著兩個無言的人解釋,威廉倒是根本不知道怪物的強度,就被大小姐推上去當頭陣。

「喔喔!!威廉你好壞!哈哈哈哈~」大小姐看著威廉發動技能,土星貓發動34攻擊力爆骰,一下都沒有打到威廉,讓她忍不住一直狂笑,但是當看到威廉24攻擊力也爆骰然後一下也沒打到對面她就閉嘴了。

局面當然不可能一直這麼輕鬆,威廉很悲情的一直被大小姐實驗到底技能是如何計算的,導致血量越來越低…

當威廉只剩三滴血,對面攻擊力十三的時候,大小姐的腦抽發病了。

威廉在發動技能卻神防的情況下…可以算是自殺死亡了,然後大小姐一臉嚴肅的盯著威廉的屍體默默說了一句。

 

「威廉…你好難用。」

站在大小姐身後的兩人再次對威廉投以同情的目光。

 

……他現在真的懂王子殿下那同情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了。

 

三個禮拜後的首次任務,威廉成了第一位犧牲品,但他耗了七回合結果對面半滴血都沒損,大小姐抱著要被滅團了的心情叫里斯先上了。

里斯不慌不忙的走上前,眼神盯著眼前的土星貓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在看到拔劍出鞘的黑曜刀瞬間染紅的劍身,就可以知道眼前的人根本鬥志高昂,里斯立刻搶下主動權衝到土星貓的眼前,絢麗的火焰毫不留情的施展攻擊,同時精準的展開防禦,土星貓的反擊完全沒有影響他的攻擊節奏,反倒是因為他一直搶先攻的關係,讓土星貓的攻擊完全無法發揮作用。

 

剛開始土星貓還試著要拉遠距離,但大小姐在里斯的示意之下,沒有讓土星貓得逞,反倒是土星貓的技能被壓制的無法出手,牠身後的土星貓也一同受到了火焰的傷害。

在里斯凌厲的攻擊之下,三回合之後第一隻土星貓宣告死亡,連里斯的衣角都沒傷到。

「…阿修修,你回禮已經給了?」大小姐看著彷彿越戰越勇的里斯這麼低聲詢問。

「……」阿修羅很想回一句干我屁事或是這跟我回禮有沒有給有什麼關係!但他不得不說這是合理懷疑。

里斯打任務除非是有啥特殊理由,不然節奏也不可能這麼快。

 

如同夕陽般火紅的火焰轉眼又吞噬了眼前的土星貓,受到重傷的土星貓還在做最後掙扎,里斯露出一抹冷笑隨即揮動手上的劍,給予眼前的敵人最後一擊。

兩回合,又一隻土星貓化為灰燼。

里斯得意洋洋的看向大小姐,抬高了他的下巴就像是在說:如何?

「居然毫髮無傷單吃…好啦好啦,你比多妮妲強啦!吼~」大小姐眼神死的敷衍稱讚,里斯一臉這沒什麼的欠扁姿態,還以一個帥氣的姿態收劍入鞘,那模樣要說有多囂張就有多囂張,大小姐眼神死的決定無視。

「算了算了,我去照顧一下威廉。」大小姐說完便拿著急救藥品走向一旁倒地不起的威廉。

這尷尬場面頓時只剩下兩個人。

 

里斯一語不發的走近阿修羅,讓兩人的距離越靠越近。

「這次、我有保護好你。」他露出淡淡的微笑這麼說。

這一句話包含太多太多的意思,讓阿修羅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回應。

到底是指土星貓的技能攻擊還是指上次來不及拉住他的手?或者還有很多次必須讓他收拾慘局的曾經?

「…誰說我需要保護了?」當機了老半天的腦袋也想不出要說些什麼,也只好這麼豪無新意的回應。

「我。」里斯簡潔有力的這麼回應,又走近了他一步。

「哼…也只有你會這麼想。」這距離讓他下意識想要後退,但這感覺就好像真的需要他保護似的示弱,他堅定的瞪向眼前的人終究是沒有後退。

「是只有我能這麼想。」里斯以有些嚴肅的口吻這麼回應,他湊近阿修羅的唇側再次補充。

「不管你需要什麼或不需要什麼,想要的或不想要的,都只能是我知道、只能是我想到。自始至終。」

這到底是什麼鬼推論?自己這麼覺得就算了,還不准別人擁有相同的想法,住海邊啊?管這麼寬!

 

阿修羅的腦袋感覺打結了,發楞著好半晌答不出話,漸漸浮上臉頰的紅暈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里斯勾起一抹微笑,正想讓雙唇交疊的時候卻被一個用布包裝的物體擋下。

「唔?」里斯有些驚愕的睜大雙眼,然後伸手接下阿修羅推在自己唇上的包裝。

用白色帶著花紋的布包裝起來的盒裝只有差不多手掌般大,里斯正疑惑的看著手上的包裝,阿修羅趁機退開了兩步,當里斯看向他的時候,他還擺出了準備戰鬥的狀態但隨時方便逃走的姿勢。

 

里斯看著他的動作不禁輕笑出聲,他不疑有他的打開了手上的包裝,入眼的黑色典雅盒裝看起來有點像便當,但是當他一打開蓋子,鮮豔配色的內容物讓他有些驚訝。

花瓣餅、櫻餅、玉兔團子、抹茶葉子、火焰、丹頂鶴…總共有六種不同造型的糕餅,這種精巧的手工糕餅他還沒有見過,他只好愣愣的發問。

「這是什麼?」他驚訝的語氣卻讓眼前的人露出一絲不滿。

「………情人節回禮。」阿修羅沒好氣的回應,那什麼語氣?是覺得自己根本不會送是不是?

「不是啦!我是問這個是?」里斯一手指著盒裝的食物,然後悄悄靠近了阿修羅兩步,讓他剛剛拉開的距離瞬間化為零。

「和菓子。」阿修羅一臉淡定的回答,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里斯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簡單來說比較像麻糬,這有特別調過所以不會太甜。」

「這樣啊…可是、可是…這還真捨不得吃…」里斯看著六個造型的和菓子還真是難以下手。

 

這種賞心悅目的小巧糕餅根本可以刊比藝術品的存在,要把它吞下肚其實還滿需要勇氣的。

 

「我可以…」他露出期待的樣子才剛開口就被打斷。

「不行。你給我立刻吃完。」阿修羅目露兇光的瞪向里斯這麼命令。

我只是想要放在冰箱"展示"一下…喔不,我只是想要每天品嘗一個啊!

所謂好東西就是值得花時間慢慢品嘗!

里斯想了數個好理由還沒說出口就再次被阿修羅打斷。

 

「你今天就給我吃完,不然晚上你就自己吃完布丁。」

「……」里斯立刻舉白旗投降。

畢竟之前吃一百天布丁的處罰還沒完成,通常只要他主動吃一口,剩下阿修羅就會幫自己解決…但也有時候,阿修羅會盯著他吃完整個布丁…。

 

雖然得吃恐怖的布丁,但阿修羅又會盯著自己看…

整個過程還真不知道該說悲情還是該說幸福。

 

 

回到宅邸之後,布勞果然準備好利恩的生日派對,不過氣氛沒有以往那樣的歡樂,其實帶著些許的壓抑。

大小姐視若無睹的舉起手上的高腳杯,看著手上的香檳汽水不斷冒著泡,她露出一抹微笑看向站在眼前的壽星。

「準備好了嗎?」大小姐難得嚴肅的口吻彷彿是在做最後確認,利恩愣了一秒後隨即回答。

「啊、那是當然的。」利恩沒有猶豫的也一同舉起手上的葡萄酒。

「我還有想做的事,所以必須回去。」

就算能夠做的事情少之又少,就算沒有半點改變,那都無法成為阻止他前進的理由。

 

大小姐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就前進吧。」兩個相撞的高腳杯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彷彿是什麼祝賀儀式般的莊嚴。

 

布勞也笑著把大家準備好的生日禮物的給利恩,與此同時大小姐先是放下了手上的高腳杯後看著眼前的利恩。

「那麼、生日快樂,利恩大哥。」大小姐露出不尋常的燦爛笑容,然後突然往旁邊閃開有兩公尺。

「嗯?!」利恩還來不及反應,臉上就正中一個雪白的蛋糕。

「聽說砸蛋糕是你們的習俗嘛?」薩爾卡多燦爛的微笑,手上還拿著兩塊蛋糕。

「你怎麼還在記仇啊!」利恩再次驚悚的閃開攻擊,這次蛋糕砸在阿奇波爾多的臉上。

 

「死小鬼們!讓你們見識一下大叔致命的蛋糕槍法!」阿奇波爾多惱怒的撥下臉上的蛋糕殘渣這麼怒吼。

「啊?那是什麼鬼?」

「聽都沒聽說過。」

阿貝爾跟傑多兩人同時吐潮,卻也不忘閃開攻擊。

現場再度變成一片狼藉,看樣子砸蛋糕真的已經變成這棟宅邸的習俗了。

 

里斯當然早早就拉著阿修羅離開這恐怖的戰場,寧靜的庭院中對比喧鬧的大聽顯得更為寂靜,漆黑的夜色中高掛著上弦月,不過卻有個比月色更為明亮的火光吸引他們的目光。

在夜晚中更加明亮的火焰。

被烈焰所覆蓋的狂氣山脈-聖女的寶座

 

「這樣看就更清楚了呢…」里斯盯著遠方的山脈喃喃自語。

以前是看不到這座山脈的,這是他們通過了某張地圖的屏蔽後,才終於現身的隱藏山脈。

最終的決戰之地,也是連接他們原本世界的『門』。

 

然後…

 

 

 

「阿修羅。」他看著眼前的景象突然這麼呼喚。

沒有得到預期的沉默,阿修羅幾乎是在他剛開口就回答了他。

「廢話少說。」

「……嘛、你又知道是廢話了?」一段心虛的沉默之後,里斯也只好無奈的反問。

「反正又不會改變,多說無益。」阿修羅仍舊鐵石心腸的這麼回應。

前進的決定不會改變,擺在眼前的事實不會改變,想要確認的心情也沒有改變。

不管最後結果是什麼,你還是你,也不會改變。

但是…我卻會因此動搖。

 

「我從來沒有阻止你前進。」里斯聽出他的意思,不禁帶著嘆息的口吻這麼感嘆。

「…因為你都陰魂不散的跟在我身後!」阿修羅強忍住對他大吼大叫的衝動,盡量以平淡的語氣回應,試圖表示這對他而言沒什麼影響,雖然效果不彰。

「嗯。所以,從今以後也會是如此。」里斯露出溫柔的微笑,握緊了他的手。

聞言他垂下眼簾沒有回應。

早就清楚的事沒必要一再說出口。

誰也不清楚回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但兩人終究是要分道揚鑣。

不過即使清楚卻誰也沒有說出口。

反正這傢伙也不會放棄…那就這樣吧。

 

他輕輕閉上眼,回握了里斯的手。

 

「那麼就在此許下約定吧。」里斯也收緊了交握的手,湊近他的耳側輕聲低語。

阿修羅微微睜大了他的眼睛,顯然是有點驚訝,但他還來不及表示什麼,里斯隨即湊近他的唇側再次開口。

「吶、今天是什麼日子啊?」里斯勾起一抹燦爛的微笑明知故問。

阿修羅翻了翻白眼,隨即不情願的開口。

「…情人節快…-」交疊的雙唇堵上了接下來的話語。

 

永遠到底是多長一段時間,其實誰也沒有概念。

但此時的他不會這麼祈求。

與其期望未來,不如把握現在。

他們都已經決定好自己前進的方向,剩下也不用多想。

 

繼續前進吧。

哪怕又會品嘗更多的痛苦與悲傷,

哪怕也無法改變想要改變的事物,

哪怕最後…必須鬆開你的手,與你的回憶不論何時都會沉澱在心底,直到真正死去的那天也不會消失。

 

那麼…在此許下最後的約定。

 

 

『在終點之地,再相會。』

 

 

Fin

 

 

 

後記

 

 

 

唉˙˙˙最近UL讓我身心俱疲。

新角無力、地圖無力、沒R卡無力、復活卡也讓人無力雖然王子帥到掉渣

最近終於找到工作的方向了,感覺很有挑戰性,但還是得先把這份工作做個結束。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擇你所愛,愛你所擇。

因為一開始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真的想要什麼,所以總是要試過才知道適不適合…

只好趁年輕多吸收經驗吧(菸

 

附上里斯復仇圖

里斯復仇記  

 

 

 

為了幫大家對付無力的惆悵感,以下收錄腦洞聖女大戰,如果想要維持憂鬱氣氛的孩子請速按上一頁。

 

大小姐細看最終大BOSS的技能中。

大小姐:O的!老媽你不公平啊!你為什麼有兩階段~~~~!

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無法造成暈眩。減輕詛咒效果。

大小姐:他O的咧~老媽你開外掛啊!!!!!

 

『在你體內所存在著的,那新的靈魂正是我所追求的東西。去吧,為了復仇回到地面上去吧。』

聖女的復活是以吞食開始萌芽靈魂的人偶之心而成。

 

布勞:不…大人您不要吸她啊…

路德:聖女大人!快吐出來那是不乾淨的東西!

梅倫:…聖女大人…(眼神死


眾戰士:………妳一定會拉肚子。

 

炎之聖女莫名受到70點傷害。

 

WIN

 

大小姐:喔喔喔喔?發生啥事了?

眾戰士:就叫你別吃她啊…她根本是個病毒…(同情貌)

 

因為炎之聖女拉肚子,所以所有戰士都不能回去現世了。

 

(完)<遭毆打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囉OW< 

 每次都在玩遲到中

 



創作者介紹

鏡花水月

鏡之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A
  • 第一次用威廉的時候也一直讓他自殺wwwwwwww <笨蛋
    看到大小姐對威廉說你好難用那裏大爆笑XDDDDDD 瞬間有種啊我懂的感覺ww
    (威廉表示:。
    阿修思考怎麼送回禮的畫面好可愛啊QQ
    可惡竟然不是選擇最後一個太可惜了(欸
    阿修手藝好棒啊真想吃看看里斯你這個爽人嗚QQQQQ
    薩爾大人好可愛啦wwwww
    然後最後聖女死法也太壞啦wwwww
    感謝大大每次的里修 遲到的也超級好吃 QQQ
    看到氣氛壓抑的宅邸好不習慣啊XD (?)
  • 想要賺個技能經驗,就手滑丟了兩張11科科,節哀吧威廉(喂
    威連根本是想殺死我的數學腦細胞!那敘述我看了20遍都還是不會算!

    欸欸欸~選最後一個我肯定會遲到一個禮拜的啊(汗)
    和菓子好漂亮WWW玉兔造型的超可愛難以下手啊OXO
    薩爾大人表示為了今天的報仇,他等了快半年WWWW
    誰叫她要吃大小姐呢(攤手
    我覺得聖女每次吃不同的大小姐應該都會有不同的後果XDDD
    我覺得最近UL的氣氛也這麼壓抑ˊˋ
    越來越多人棄坑(遠目
    UL也變了很多啊(菸)我也有點不習慣(沒人問你

    鏡之璄 於 2014/03/20 01:35 回覆

  • 愛鈴
  • 啊我看到"住海邊啊,管這麼寬"就笑了XDDDDDDD(感傷呢#

    其實UL就是個充滿相互矛盾的世界吧。沒有絕對的正義和邪惡,只是因為立場不同才做了不一樣的選擇而已。
    我一直覺得星幽界是個讓死去的戰士還願或是把生前未能說到的話、未能見到的人能重逢重遇的地方。
    雖然過程和結果不會是完全的美好,但是為了能讓自己心安理得,短暫的幸福也是必經之路吧?

    就像阿修和里斯一樣,本來應該不會相遇的人,在此因為各種的牽連所以認識結識了。
    即使最末的道路可能是分離,但是兩人會相遇會相知相惜的過程並不是謊言,而是貨真價實的存在。
    所以阿修才會希望里斯不用再執著於未來或過往吧,因為現在的交往就是最好的寫照。


    嗚嗚嗚不知為何突然變得很沉重QQ(我也沉澱了(XXXX)
    只能說大家的相遇不會是偶然吧//
    然後我也不會用威廉。(一秒)那孩子實在是浪費我金抽的存在啊~(威廉:怪誰##

    &歡迎璄璄回歸ˊwˋ(雖然不知道一個月前去哪裡了(欸##
  • 我喜歡沒有絕對的正義跟邪惡那句話!!打1000000000000000分!!!
    大大說得好有道理嗚嗚我要哭了QAQ(喂
    等到所有人復活之後,或許就會覺得體驗昨日的美好記憶是今日的殘酷之類的吧(茶
    畢竟聖女是為了復仇回去的˙˙˙雖然她最後被驅邪成功冏
    然後大小姐就變成乙女遊戲(XXXXX

    沒錯!!!
    未來無法預測,過去無法介入,所以只有現在,才是貨真價實的存在,所以兩位請永遠留在宅邸閃瞎我吧阿哈哈哈哈(被燒滅+燕飛

    嗚嗚嗚沉澱不錯喔愛鈴桑,覺得累了就一起沉澱休息ㄅ(哪招
    在UL的大家就算生前沒什麼關係,既然被大小姐們帶回家了,那麼就跟所有人都有關係了=ˇ=
    聽說威連打對戰不錯用,但依照我的判斷肯定還是會讓他自殺(默

    歡迎出來冒泡泡W因為工作的關係比較晚回來,早上就起不來了˙˙˙
    前三天才想到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生˙˙˙˙˙急急忙忙衝回了><
    久等了OWO

    鏡之璄 於 2014/03/20 01:4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